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四十章:大道之伤,拜师!
    “说清楚,好!我便与你说清楚!”

    “纪浮尘,别说!咳咳!”简纾云冷喝道,试图阻止他。

    谁知这句话,不仅没有起到阻止的作用,反而激发了纪浮尘心中的不忿,“简长老,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要不是他!你怎么会受伤至此?”

    纪浮尘指着季长风,怒斥道“你可知,守护扶摇宫的大阵,是何人所创?你又可知,这大阵有何危险?”

    听他这样说,季长风的脸色变得凝重,想到了当日闯阵时那几人的规劝,不过他可是记得,大阵并没有降下多大的劫罚。

    见他的模样,纪浮尘继而冷笑,“想必你也是有所联想,你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大阵的全部吗?”

    “够了!”简纾云的气息扑散开来,脸上的血色更是少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纪浮尘咬了咬牙,面目中全是愤恨,接着道“护宫大阵,乃扶摇宫开派祖师所创,经历代祖师得以完善,只有在扶摇宫中施加独有的印记,才可来去自如,不然便会降下连悟道境强者也要忌惮的劫罚。”

    “简长老,乃是我扶摇宫数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人物,不过踏入悟道并非很久,那日,若非你踩不得天梯,她也不用强闯大阵,带你上来。”

    “看你这样,自是没有承受什么劫罚。毕竟是有人替你受了!”

    “是谁也不用我多说,只是我实在想不通,你有什么特殊,简长老竟这般维护于你。”

    “扶摇宫的大阵劫罚之恐怖,又岂是你这等蛮夷能看出来的?不知为何,简长老之前就已经负伤,这次伤上加伤,道力入侵,已成了大道之伤!你可知何谓大道之伤?这种伤倘若治不好,可是要死的!”说道最后,纪浮尘已是歇斯底里,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软坐在地上。

    季长风怔怔的听着这些,心中似乎有了一些猜测。

    想到当初简纾云带自己出幽灼禁地,自己都受了那么重的伤,她跟个没事人一样,如今看来,她只是隐而不发罢了。

    看向简纾云,心中充满了歉意,不知不觉,她已经做了这么多,当初还咒骂她蛇蝎女人。

    这时,身旁有一位身着淡紫色道袍的女子出声,同样是一位核心弟子,“但凡我扶摇宫人,皆要登天梯,方可入宫门,天梯是为了防止那些别有用心的种族而设,非我人族之生灵登天梯,也是登得,不过难度加倍。”

    “至于你,我们曾怀疑你不是人族,但是简长老全力维护下了你,说你就是。还说什么如果你愿意,便会收你为徒,你可知道,即便是我等这些核心弟子,即便是这些个亲传弟子,大部分人都想做她的弟子而不得?”

    “简长老为了你,不仅受了大道之伤,还屈尊维护于你!”话毕,女子有些恨恨的看了季长风一眼,退了回去。

    身旁有几位仙风道骨的强者,也是叹了口气,似乎纪浮尘和女子,把他们要说的话说完了。

    站在原地,季长风对收徒之事倒是没有什么感触,倒是切切实实,体会到了哪怕是前世,也没有过的关怀。

    像是久逢甘霖,头一次被滋润。

    季长风望着简纾云,心中已是有了一些决断。

    而简纾云也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望而去。

    似是看出了季长风的思虑,轻启朱唇,淡然道“不必因此,断然做些决定。”

    换成别人,季长风可能还觉得是在以退为进,但是前些天已经熟悉了简纾云清冷的性子,她这样说,便是真的心怀坦荡,即使自己反悔,不愿拜师,她也不会为难自己。

    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季长风也并非不知好歹,从简纾云当初在凝霜血蜈口中救下自己的一刻,两人之间,就似乎注定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没有眼前之人,即便当初大难不死,也不知还会在幽灼禁地呆多少岁月,简纾云不过几千年寿限,于他而言,弹指一挥间!

    既是如此,她又那般中意自己,倒不如拜师报恩,遂了她的意!

    他没有走那些所谓冗杂的流程,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只是盯着简纾云坚定道,“我季长风,今日愿拜简纾云为师,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今后,师之难,便是我之难,如违此誓,人神共弃!”

    话毕,整个人已是躬身,对着简纾云一拜。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走过的十万年,他都没有跪拜过谁,当日,简纾云用威压差点逼迫他连命都要没了,他也是没有下跪。

    今日这一躬,于季长风而言,形同下跪。

    这是一种高度认可!

    “你可知什么是拜师,三跪九叩,那才叫拜师,就这么一躬身,还想拜师?”

    “就是!拜师就要有个拜样!”在场之人对季长风的做法开始指指点点,还有几人同时降下威压,逼他下跪。

    此时,季长风没有任何言语反抗,而是默默的咬着牙,不曾屈服。

    只是几息之间,整个身子骨就快要承受不住了。

    “够了!”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冰凉的,柔软的纤手已是搭在了季长风参拜的双手之上。

    此刻,季长风身上的压力陡降,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绝世的奇女子,目光复杂。

    简纾云和他对望了一眼,脸色虽是苍白,却也温柔,平静道“起身吧!”

    随后转身,对着众人说道,“今日我徒长风不当之处,他日纾云必定登门谢罪,可若是今后谁敢在背后使绊子,耍手段,我便不会放过他,简纾云在一日,季长风便在一日!”简纾云强忍着大道之伤的不适,同样做出了宣誓。

    这是双方的认可,不仅是季长风对简纾云认可,同样也是她简纾云认可季长风。

    两人的师徒之情,亦在今日正式缔结。

    说完,左手弹指射出一个药瓶,飞到青袍男子身前,右手射出一个锦囊一般的物件,给到纪浮尘手中。

    这样做完后,简纾云似乎更加虚浮。

    季长风注意到,简纾云生命流逝速度在此刻加剧!

    “师傅,你!”

    这是第一次季长风开口喊简纾云师傅。

    眼下,救治已经刻不容缓,他也顾不得什么叮嘱和惊世骇俗了,准备就在此处为简纾云疗伤。

    可是惊颤的发现,系统根本没有提示音,也就是说根本无法救她!

    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必要的条件?季长风心急如焚,百思不得其解。

    蓦地,一道力量拖着他腾空而起,感受到是简纾云发出的,季长风便没有反抗。

    踩在熟悉的飞剑上,闻着令人沉醉香风,这一刻没来由的稍稍心安了些。

    “今日拜师礼,还请宫门中各位执事,长老和掌门多多担待,他日纾云再是一一拜谢!”清冷的说完这些话,便是身化流光,带着季长风,离开了祥鹏殿中,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