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六十章:守护一脉的栖息地
    燃烧的篝火旁,三三两两皮肤黝黑的,穿着简陋的人,露出他们的大白牙齿,一脸敦厚的笑容,望着出现的季长风。

    什么鬼?

    这是一个房门里,地上是松软的黄沙。墙角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盏灵烛,将漆黑的房屋照亮。

    很难想象,眼前所见就是守护一脉的人,季长风更觉得自己像是来到了非酋部落。

    越过那扇破落的,岌岌可危,随时像是会崩毁的木门,刺眼的阳光,让季长风进一步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门外是一个看上去很大的四合院模样,上下两层,都是由黄土构建。

    嗯,准确来说是黄灵厚土,非法相生灵不能损毁。

    院中间,全是普通的黄沙,除了一间醒目的公厕,再空无一物,随处可见有人带着孩童,陪着家人,在黄沙之上嬉戏。

    院落之外也是一片荒漠,不过上面隐有风沙飘荡,似有力量卷起黄沙,看上去有些危险,荒漠尽头,被结界笼罩着。

    四合院内,挨家挨户的小型居所,足有上千户,这里土梯交错,看上去显得拥挤,却有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感觉。

    若非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就是守护一脉的栖息地。

    这里没有湖泊,没有山河,也没有草木森林,完全就是一副缩小版的蛮荒景象。

    非酋部落这个年代,应该都没有设计的这么夸张吧?

    季长风忍不住想到。

    蓦地,后方走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其牙齿缺失了几颗,感觉说话会漏气,喝水也要比常人多喝上一些才是可以喝饱的样子。

    他的笑容很淳朴,满脸褶子,礼貌的询问道,“你是使者大人吧?”

    “你是?”

    “罪民阿不多向使者大人问好。”老者的声音显得很是沙哑和苍老,但是不难看出眼中的崇敬和激动。

    嗯?这种表情不像是惺惺作态,如此季长风便有些疑惑。

    扶摇宫在他眼中地位这么高的吗?

    竟可以让他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还抱有这般的虔诚,看上去极为不可思议。

    尤其罪民二字格外扎耳,这似乎是贴在他们灵魂深处的标签,他们还欣然接受。

    来之前,简纾云可是没说他们是罪民。

    这里到底有怎样的历史?季长风忍不住好奇。

    “我确实受了些委托,但不是什么使者大人。”

    “既是能来此的,都定然是使者大人,大人不必谦虚。”面对这样的推崇,季长风实在有些不知道如何和他交流。

    看着阿不多眼中热切的目光,季长风有些尴尬,似是想到了什么,询问道“塔姆族长呢,我找他有点事。”

    不经意间,天眼扫出了阿不多的信息。

    种族:人族

    修为:无

    命轮:1855岁

    剩余寿命:365岁

    此刻,季长风的内心是震颤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又看向了不少守护一脉的其他人。

    最后,一一收回目光,心中已经是不间断的翻滚。

    众所周知,人族没有修炼,寿命只有那么两三百年,但是守护一脉的人,没有修为,寿命却有千年,翻了近十倍,这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他们也有匿息术?季长风忍不住想到,不然何以千年寿命还是凡人,总不至于人人都和自己一样长生不老吧。

    这时,阿不多也是回话,“使者大人,正好是族长委托我过来,引荐你过去的,请随我来吧。”

    在阿不多的指引下,季长风总算见到了塔姆族长。

    这是在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房子中,房间里,只有一张黄灵厚土打造的椅子,显得很单调。

    但该说不说,椅子是真的宽敞,比起前世皇帝用的龙椅,还要大上那么几分。

    塔姆族长赫然就坐在椅子之上,一人占尽!

    看到塔姆族长时,季长风嘴角也是不住的抽了抽,让他不禁联想到了纳美克星的大长老,只不过,塔姆族长的皮肤要黑上许多。

    种族:人族

    修为:启魂初期

    命轮:9460岁

    剩余寿命:1856年

    怎么回事,他的寿命也不成正比。

    抛开这些不说,季长风敢保证,塔姆族长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特别的人族。

    修炼者到了开灵,都会洗筋伐髓,褪尽铅华,身材保持匀称,美感。

    但是塔姆族长偏偏反其道而行,肉累积在了一起,一层一层的,富有层次感,修炼到这般程度,也算是古今中外头一例。

    尽管塔姆族长很胖,但其眼神极为锐利,顷刻间就看出了季长风心中那份对他的不解。

    浑厚的声音如佛陀咏唱,“使者大人想必不曾了解我们守护一脉的过去。”

    “是的,我此次前来也是受师命,给你们带来物资。”说罢,将简纾云交代的紫灵戒中的所有物资,一股脑的尽数交出。

    看着单调的房间内,立刻摆满了各种资源,阿不多的脸上颤抖的厉害。

    当即跪拜而下,高呼“使者大人高义!”

    对于这样的一幕,季长风更加不解,却是将目光看向了塔姆。

    “阿不多,你先退出去吧,将房门关上,我有些话,要单独和使者谈谈。”

    “是的,族长。”

    阿不多恭敬的退了出去,眼中余光对季长风的狂热,却丝毫不曾退散。

    待到阿不多走后,塔姆那随时可以跳舞的脸部肥肉,挤压的更为细腻,本就微不可查的眸子,和肥肉之间的缝隙持平,即便如此,也是不难看出他的和蔼和感谢之意,“使者大人,你是这些年来,不曾对我们抱有恨意的,谢谢你。”

    “恨意?”

    塔姆的话越说越玄乎,不过季长风还是静静的听着,看他的样子,似乎准备坦诚什么。

    “守护一脉,不过是扶摇宫的先祖,对我等的怜悯,我们其实称之为罪孽一脉,才更为贴切。”

    “想当初,我等先祖犯下如此滔天大祸,我们作为他的后人还能在扶摇宫的庇护下苟延残喘,实属侥幸。”

    “没想到扶摇宫历代祖先念及我等之辛劳,不仅供我们吃穿用度,还是赐下了守护一脉的头衔,实乃我等之幸!”

    “大人现在在想,到底是怎样的罪孽,让我们还能如此感恩戴德。”

    “大人可曾听闻魔兽?”说到这,塔姆停止了言语,全身肥肉轻轻震颤,带着浓烈的恐惧和忌惮。

    “魔兽?”

    这两个字,季长风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

    但是有些不明白,每个人为何都会对魔兽畏惧成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