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六十八章:戮仙三式!打完了?
    “这是戮仙三式,第一式,剑斩日月。”

    “我在灵法阁曾留意过此剑谱,格外霸道,需要付出极大代价才能兑换,不过此剑法听说修炼也是极难的,常人别说一式,半式都是施展不出。”

    “听闻祁天歌已经学会了两式,第三式都已窥得门径,戮仙三式可是真正的极品灵法!”

    “有黑煞加持,加上他的重力压缩天赋,这一招的杀伤力,比大合葬只怕强了十倍不止。”

    .....

    有人在一旁议论分析,显然认出了这一式的来路。

    而季长风却是仓促之间,双脚踏地,双手护胸,呈现防御姿态。

    如果单凭身体综合素质,祁天歌比他还要强上几分,加上戮仙三式乃是快招,此剑招一出,季长风就知道自己无法躲避,只能硬抗。

    当!一声清脆的金属般撞击声发出,那道削瘦却异常挺拔的身影,沿着仙台节节败退,裤脚以下的衣物,皆是磨得粉碎,双脚渗进石板,在前方留下了一道几十米的划痕。

    几十米开外,季长风摆动着双手。

    这一招果然与自己预料的一样,极强!自开灵以来,还从来没有力量让他出现这般久违的痛感。

    不过酥麻之意也只是一闪而过。

    脚下雷霆奔袭,却是侧过身子,快速躲掉了险之又险的刺身连招。

    祁天歌显然动了真格!看到季长风反应过来,避开自己连招,他嘴中笑意越发残忍。

    黑煞剑的煞气喷薄而出,剑芒加持,再次化作黑影,欺身而上。

    这次,剑招一招接着一招,华丽又至简的斩落。

    看这架势,根本不打算再给季长风丝毫的喘息空间。

    仙台之上,白衣身影与黑衣身影交错,每隔一瞬,就可以看到有白色衣物凋落而下。

    这已经不知道季长风是第多少次中招,每中一招,众人都不禁替他捏了一把汗,因为每一招的力量都可斩醒魄,威力之强,令人叹为观止。

    可每一招,季长风都跟没事人一样,除了有稍微的吃痛之色和行动上的迟疑,再无其他落魄的表现。

    这般的结果,令人震撼更甚!

    他们不知季长风肉身是怎样修炼的,上百剑招落下,伤口未破,涓滴血液未落,体内依旧有灵力奔涌而出,就连眼中的战意也是依旧昂然。

    这,真的只是一个开灵境修士?

    暗暗记下季长风的模样,倘若这次他不死,以后他们打死也不会招惹这样一个怪物,这种人,光是耗,都能活活将人耗死。

    落入祁天歌眼中,却是越打越惊,越打越暴戾,从一开始的胸有成竹,到之后的不安惶恐,他自问即便是神通境中期,后期的强者,接了这上百剑招,不死也得重伤,偏偏一个开灵境的修士,毫发无损,诡异之至!

    而季长风,只觉得全身撕裂,血气翻滚的厉害,别人看他完好无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种感受有多难受。

    许久,没有尝试这种被虐的滋味了,记得上一次,还要追溯到一年多前的幽灼禁地。

    “这是戮仙第二式,开天辟地!”有人惊呼,显然看出了祁天歌酝酿的剑招。

    此招一出,天地惊变!

    本是晴朗天空,陡然阴沉了几分,寂灭,分离的意境,融合于剑招之中。

    黑光大盛的黑煞,带着一股极强的压迫感。

    季长风知道,这是一大杀招,祁天歌看上去,已是没有了耐心。

    剑光凝聚,剑芒涌照,几十米长的剑气,看上去削铁如泥,可劈天地。

    手腕陡然发力,黑煞在祁天歌手上,似已通灵,绝强的寂灭气息,从中爆发,一剑劈落,结结实实的从季长风的头顶落下。

    这招依旧避无可避,只能金拳迎上!

    砰!剑芒欺身,人瞬间如断了线的风筝,疾速倒飞出去,那速度,夹杂破空之声,让人心中惊惧。

    一剑恐怖如斯!

    眼看季长风就要跌落在仙台外,落入混沌氤氲处。

    众人的心情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左拳紫电金光爆发,一拳打在了仙台之上,那一角仙台直接被打的寸寸崩裂,沿袭至仙台半腰处,尔后季长风才是借着反冲之力,强忍全身撕裂的疼痛,发力倒跳在了另一座仙台之上。

    周围同门皆作退散,季长风身形又是暴退了几十米,才勉强稳住身形。

    可以看出,这招过后,他已经尽显狼狈之姿。

    再观原本仙台之上,剑威远不止如此!

    本季长风与祁天歌相距的地方,仙台分裂,一分为二!整座仙台若不是奇异力量笼罩,致使浮空,只怕已是坠毁!

    由此,也可以看出戮仙第二式的威力何其凶猛!

    “桀桀!我还以为你真的肉身无敌,看你这样定是修炼了什么秘法,导致看不出损伤,想必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了吧!”遥遥相望,祁天歌此刻也是喘着粗气,显露狰狞姿态,显然戮仙第二式他消耗不小。

    只不过他的声音,仿佛胜券在握,不可一世。

    对此,季长风虽是佝偻着身子,却是缓缓抬起头,可悲的望着他,露出同情的笑容,“打完了?打完该换我了吧。”

    他的每一个字都很清晰,蕴含魔性,牵动着围观的吃瓜群众的心跳。

    这话的意思,怎么有点?

    众人惊恐的望着他,听他的意思,他竟然还有一战之力。

    不少人,却是感受到了更深层的意思。

    这句话落在祁天歌的耳中,却是如同惊雷一般,让他脑袋嗡嗡作响,全然不可置信。

    只见那道看上去狼狈的绝世身影,缓慢的闭上了双眼,嘴角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明明像是引颈受戮的做派,却如同君临天地的帝皇。

    他身上的气息,在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充盈,就连佝偻的身形,也无限挺拔,像是顶天立地的巨人,气机昂然。

    寂灭雷域,不再是化成雷铠,那无数奔腾的雷蛇,汇聚于右手之上,有雷龙惊天之势,左手焚世炎将整条手臂浸染,化成火龙。

    明明那道身形从未睁眼,却是缩地成寸,眨眼到了对面仙台,祁天歌身前不远处。

    看着这一幕,祁天歌只觉得眉头跳动的厉害,一股危险的感觉,袭遍全身,现如今,他只剩下一个念头!

    那就是跑!

    这根本不是开灵境可以掌握的力量,怎么可能有人眨眼间,从一端消失,到另一端?连行进的路径都没有看出来。

    诡异的根本不像一个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