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七十三章:溯道镜
    三人有些惶恐,忙不迭的将自己知晓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没有任何添油加醋,也没有丝毫的隐瞒。

    就在这时,一个看上去刚正不阿,精神矍铄,头发有一半花白的国字脸老者站出,瞪大着他铜牛大般的眼睛,脚燃道火,灵力四溢,怒吼道“竖子,尔岂敢!”

    鎏金椅下方,是足有三十层高左右的灵心玉打造的阶梯。

    灵心玉是一种质地极其坚硬,美观的玉石,比起初入扶摇的玄灵石更加上乘,而且具有吸引灵气的作用。

    老者站在靠近灵心玉阶梯的左侧一排,与简纾云并列,排行第四,季长风注意到,他们一列足有六人,而且似乎离阶梯的位置挨得有些远,像是刻意腾出了一个位置。

    心中了然,想必站着的便是冠绝扶摇宫的七位长老,少了的那位应该是素未谋面的师祖大长老,而眼前这位怒发冲冠,带给他无限压迫感的便是扶摇宫的五长老,祁仙绝!

    与此同时,另外一股压迫感陡然袭身,那是站在一众乳白道袍的中年男子中,道袍上篆刻龙凤图案的一人,相貌普通,阴沟鼻,他没有说话,只是全身燃着灵力,蓄势待发,双拳紧握,看着季长风,眼中弥漫杀机。

    心有所感,季长风只是简单瞥了一眼,便不再理会,用屁股想都知道,如此这般的肯定是祁天歌的父亲,核心执事,祁一山。

    往前一踏,他没有丝毫示弱,金色灵力流转全身,压力骤降,冷声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难不成我就活该被祁天歌杀死?”

    当初季长风还没有迈入开灵之时,就能凭借神体硬抗简纾云的威压,祁仙绝也不过是悟道初期,祁一山更是只有法相中期,如此两人,想仅凭压力,就让开灵大圆满的他屈服,又如何可能?

    不仅不可能!季长风进而往前踏出一步,金色灵力如仙佛庇佑之光,笼罩全身,进一步将压力逼退,更加强势道“祁天歌寻衅滋事,技不如人,误死于我手,宫主还没发话,你们两人,莫不是欺我修为尚浅?”

    季长风注意到,简纾云本是打算出手相助,待看到他全身的金色灵力之后只剩下震撼。

    坐于高台的明尘心,看他也是眼眸一亮,随后大手一挥,众人的力量都被消弭于无形,威严道“够了,五长老,祁执事,吾知你们心中悲痛,不过天决殿中,切不可越俎代庖。”

    紧而道,“如果真如三位执事所说,这件事还真不好评判,不过事情的真相不能仅凭一面之词,且让大家看看时光回溯吧!”

    话毕,明尘心取出一面玉镜,镜身凹凸有致,上面有奇异瑰丽图案,其中似蕴含不可述之力量,镜面乳白,通体光亮。

    “是溯道镜!”......

    季长风听到有人议论,很快便知道了这面镜子是什么。

    溯道镜,高级灵宝,目前有用的信息就这两条。

    只见溯道镜被一股力量控制,滞留上空,明尘心指尖激射一道灵力打入其中。

    紧接着有光线从镜面射出,照在了他的全身,随后一道折叠光线,出现在他后方,展示了一块莹白光幕。

    光幕像是电影情节一般,将刚才发生的所有都给呈现出来,包括声音,神情,比蓝光高清还要高清。

    what?还有这玩意?远古监控?

    溯道镜,比他前世的监控摄像头还要牛皮,惊的季长风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这特么要是干点什么坏事,不全得露馅?这根本就是全方位监控嘛!

    一阵寒意油然而生,想到施展睡梦神体法时,要是这能力被看到,那就真的草率了,季长风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这种奇异的东西。

    似乎是看出季长风的震惊,叫纪天的内门执事,也就是面容严肃的那位,出言提醒道“不必担心,溯道镜限制很大,只能追溯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而且必须是使用者确定想知道的事,如果没有发生又或者不知道的事情,溯道镜是不会展示出来的。”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溯道镜只对低修为的人有用,真到了一定的修为,屏蔽天机,溯道镜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听到他的解释,季长风不由舒了口气,不过想到了睡梦神体法,还是不免凝重。

    这种力量,众人描绘他还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但如果在场众人,不乏悟道境强者,保不齐就一眼看穿了他的能力,届时,他是神体的身份也不得不暴露。

    到时候,就算天决殿的审判,他没有任何事情,也会被有心人挂念上,风波之后,只怕会引发一些不可预测的蝴蝶效应。

    他可是还记得,简纾云说过,扶摇宫,不太平!

    嗯?看到光幕的变化,季长风不禁惊住了,随后露出了喜色。

    不曾想施展睡梦神体法的时候,光幕竟然变得模糊,晦涩难明,到最后只剩下祁天歌尸骨无存的画面。

    是系统吗?季长风心道,这显然是纪天说的屏蔽了天机。

    尽管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对他而言,显然是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大殿之上却是陷入了死寂!

    震撼!

    全场震撼!

    开灵境的修士,斩杀了神通境的修士,这根本仿佛就是和他们在说鬼故事。

    在场之人,强如明尘心,也不可能做到如此这般,虽然最后最为关键的地方被阴云笼罩,看不真切,但众人知晓,无论是什么手段,季长风都只有开灵境的力量。

    天决殿中,声音落地可闻!

    “天歌!”“咯吱!”

    很快,便是有两股声音,打破了这种平静。

    祁仙绝和祁一山,皆是有不同的愤怒表现。

    即便惊艳于季长风的战力,但是死去的,终归是他们的孙子,儿子,是单脉相传,而且自从修炼之后,子嗣孕育远不如凡人那般效率,更别说花尽心力培养一个出色的后代。

    他们的反应,也是帮众人回了魂。

    看向殿中绝世的少年,心中五味陈杂,难以言表。

    “大家有什么看法?”明尘心再次打破了殿中诡异的气氛,发生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