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一百三十三章:渊狱,鼠神族的过去
    “获得封印之地,渊狱藏宝图一份。”

    对于这个声音,季长风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然后没有任何兴趣,连介绍都是懒得详细看了。

    这是一份在亘古之地的藏宝图,亘古之地有多大,比起他前世所在的星球,大了几百上千倍不止,在这样一个无垠的土地上,去找宝贝?

    说实话,他是没那个闲功夫。

    还什么封印之地。

    像是妖月之城这样的地方,没有玄弈的指引,他一辈子估计都不知道在哪里。

    更别说在亘古之地,去找一个封印之地,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吃力不讨好的事。

    小懒的离去,抽奖的失利,一下子,让他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回归现实,走出房间,此刻已是入夜。

    洞房的大厅中,亮着微弱的幽夜灯,这种灯类似于护眼灯,可以让人在黑暗中夜视,又不会觉得光芒过于强烈。

    嗯?眉头轻挑,视线很快就注意到了坐在石凳上,看上去同样惆怅万分的胖乎乎身影。

    不是鼠三通又是谁!

    它蜷缩在了一起,显得格外落寞。

    季长风不动声色的坐在了它的身边。

    你以为孤独的人坐在一起就会不孤独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

    是孤独加倍!

    两人沉重的心情,似乎让空气都变得有些窒息起来,烛火摇曳,显得岌岌可危。

    洞内显耳的冷风呼啸声,一度变得刺骨。

    鼠三通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才是回过神,注意到身旁无精打采的季长风。

    “老大,你有心事?”

    见季长风魔怔的看向一个地方入神,没有回复它,却是自顾自的道“懒二哥离开了,想必老大烦心的是这件事吧。”

    懒二哥,自然是小懒。

    鼠三通知道小懒和季长风关系莫逆,所以接触下来,也有了懒二哥的称呼。

    “其实懒二哥之前就有说过,和老大在一起很安心,很踏实,但是随着老大你的成长,它感觉到了与你之间慢慢有了隔阂。”

    “不是关系间的隔阂,而是看到你一个人在为了守护大家而不断努力,一人前行的那种隔阂,懒二哥说它不希望你是孤独的......”

    说到这,季长风忍不住轻颤了一下,看向鼠三通,喃喃道“真的吗?”

    虽然早知道了小懒的想法,但是现在听第三者说出来,心中还是很温暖。

    糟糕的心情,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糟糕了。

    “是的,老大,其实不止懒二哥,我,大姐头都有同样的想法。”

    “但是大姐头是魂体,无法修炼,只能乖乖在家呆着,她说不想给你添堵,希望你快快乐乐的,但是我看得出她很孤独,你得多陪陪她。”

    说到这,鼠三通有些迟疑,似乎还有话说。

    季长风也是看懂了它的微表情,“三通,有话但说无妨。”

    有了季长风应允,鼠三通表现的更为诚恳,轻挪了一下身子,端正了许多,“其实像是大姐头作为魂体,本就是像孤魂野鬼一般四处漂泊,虽然心无处安放,但好歹自在,可是现在的大姐头,拘谨了许多,终日都是呆在洞房,不敢踏出去一步。”

    “她曾和我说了有关你们的事情,看得出她很在乎你,正是这种在乎,她压制着自己,变得更加孤独,加上这些天我们聚少离多,你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关,我看着都觉得大姐头快抑郁了。”

    听鼠三通这么一说,季长风才是感觉到惭愧,诚如它所说,因为变强,这些天忽视了酒酒,忽视了小懒,也忽视了鼠三通。

    不过有了乾坤仙境,以后大家都不会像以前那样分离了。

    将手放在鼠三通的脑袋上,微微一笑,轻轻抚慰。

    这是季长风第一次与鼠三通这般密切。

    “放心,三通,以后我们都不会分开了。”

    “不会分开了吗?”听着这句话,鼠三通却变得有些颓败,看上去恢复了之前季长风看到它时的落寞。

    “怎么了三通?”季长风察言观色,发现了它不对劲。

    “老大,最后我终究还是要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看着鼠三通眼中的不舍,季长风也是随着它的话,念叨“回去吗?”

    每个来到万灵血域的生灵,终究是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鼠三通满打满算,也就能陪伴自己两年多,但季长风知道它是真心想跟随自己。

    思虑了一下,沉声道,“三通,你们种族在哪里,到时候我去找你。”

    左右不过在苍界之中,把它接过来就好了。

    “老大,没用的,那个地方你到不了,我也出不去。”

    “嗯?”

    听鼠三通的意思,它们族群似乎是被关押起来了。

    “老大,你知不知道渊狱?”

    “渊狱?”念叨着这两个字,季长风总觉得有些熟悉,蓦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不可思议道,“你不会是说,你们族群在渊狱吧?”

    见季长风有几分兴奋,鼠三通有些疑惑,“老大,你在笑话我,我不开心了......”

    看到鼠三通有所误会,季长风还是稍加解释了,当然,没有说出有关藏宝图的事情,并非是不信任,只是说出来又要编一些鬼话说明地图的出处。

    完全没有必要。

    知道季长风知晓渊狱,鼠三通恢复了几分神采,也给出了一些有关渊狱的信息。

    它说,那是一片诡异与不详的地域。

    鼠神族,既然背负着一个神字,显然是大有来历,曾经也在亘古之地有着很大的名头,只是后来先祖犯了错,举族被关押在了渊狱,以整个族群的血脉之力镇压那里。

    随着时间的沉淀,鼠神族的族人越来越少,血脉之力也越来越弱。

    对此,季长风微微颔首,显然知道鼠三通所言不虚,鼠神族,曾经确实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族群,甚至比起玄弈所在的苍玄族来头还大。

    只是在听到诡异与不详之后,心中又难免凝重了几分。

    听鼠三通的描述,它所在的诡异与不详之地,只怕比妖月之城还要可怕,以整个族群的退化镇压着。

    想来,非同小可!

    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埋葬了一段过往,鲜为人知。

    近一年里,无论是接触的魔,还是这些诡异与不详,都在说明,过去,不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