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一百九十一章:醒魄大圆满,再见祁仙绝
    这才是魔!

    这就是魔!

    敢作敢为!

    “深渊大人,你!”燕惊鸿惊呼,满脸不可置信,她也才意识到深渊巨兽的行为。

    “对不起,我违约了,不能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深渊巨兽的话语中透露着一股虚弱,同时有如释重负的解脱之意。

    它所做,兴许如一粒微尘,不入世人之眼,但总有一天,魔之所为,会被万千生灵所知,被接纳和肯定。

    季长风和深渊巨兽又聊了一些自己的见闻,是有关幽灼禁地的。

    “幽灼禁地?”深渊巨兽言语中不难听出其在思索。

    它巨嘴上下起伏,听了有关季长风的叙述,说出了一个秘闻。

    “我听说过那个地方,传闻幽灼禁地镇压了一个魔物,其实不然。”

    “幽灼禁地存在的根本就是纯种魔兽,血脉精纯犹在我之上,一身实力更是夺天地之造化,在苍界之中无可匹敌!”

    “而且,它不是被镇压,是因为一个约定,镇守在那个地方,至于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你来自那里?”

    “没错,我自幽灼禁地出来。”季长风颔首,俊秀的眉目满是诚恳。

    “幸好你是人族,也只有人族可以在那个地方进出。”深渊巨兽替他庆幸道,不过接下来,它似乎很是疲惫,不想再有过多的交谈,“好了,我需要休息一下,这里你随便参观,如果可以离开,也不必和我打招呼。”

    深渊巨兽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番,自我封印不仅是力量上的割舍,也是精神的自我摧残,它下了“逐客令”。

    季长风咋巴了一下嘴巴,看它果真闭合了大嘴,有些意兴阑珊。

    他其实挺想从深渊巨兽听听有没有关幽灼的消息,总觉得那里存在一些问题,又说不上来。

    深渊巨兽活得比较悠久,实力强劲,应当见多识广,然而事实是,它对幽灼的了解也只停留在镇守的魔兽之上。

    内部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它太大的波澜。

    看了看燕惊鸿和天觉,耸了耸肩,“我随便逛逛。”

    转过身,捏了捏鼻头,自我缓解了尴尬。

    不过心中,反复思索着镇守二字的含义,虽只是只字片语,也值得深思。

    幽灼禁地有什么,值得一个纯种魔兽镇守?

    按深渊巨兽所说,魔兽的实力极有可能在悟道之上,那当初师父简纾云他们能逃跑,人家根本就没有当回事?

    也就是阴阳莲蓬那东西,不是它看守的东西?

    幽灼禁地,还有什么比阴阳莲蓬的价值更大?

    不知不觉,季长风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眼神一怔,步伐悄然止住,看着死骨魂草里一团灰白的东西,神色振奋。

    生死精华!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个地方,果然存在这种东西,不过生死精华是通灵之物,感受到季长风对它的觊觎,不断的在死骨魂草中穿梭,到了最后,还假模假样的化作死骨魂草,以图蒙混过关。

    奈何季长风天眼生成,其根本无所遁形。

    几个踏步间便将其捉在手间。

    来到深渊之海的目的多差不多全部达到,现在生死精华也有了。

    想好接下来的打算,季长风眼神坚定,来到天觉身边,严肃道“替我护法,我要做突破!”

    天觉丢给他一个白眼,不过还是郑重的点点头。

    对于季长风的妖孽,他已是深有体会,在万灵血域相处的那段时间,习惯了他每隔一段时间,气息就深沉几分的节奏。

    距离上一次,似乎确实很久没做突破了。

    其实季长风早就到了醒魄后期的门槛,不过一直压制,其目的就是为了等待生死精华,这是在计划中的一环。

    越是天才的生灵,对于修炼之道,越是吹毛求疵,尤其是似他这般妖孽,还涉猎极广,知晓什么样的提升对自己帮助最大。

    没有丝毫怜悯,生死精华虽然诞生不易,但修炼之途本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踏上修炼之途,就要收起那一文不值的悲天悯人之心。

    盘膝而坐,就地突破起来。

    燕惊鸿惊骇的望着这一幕,不可置信道“他这是在突破?”

    她犹记得上次分别之时,暗洞中有突破的痕迹,至于是谁,显而易见。

    如今阔别两年,故人再做突破,属实骇人听闻。

    她却不知,这不是季长风两年多时间中的第一次突破,要是知道,只怕会严重怀疑人生。

    ......

    五天五夜夜,是这次季长风突破的时间,可以窥见,周围的死骨魂草都已凋零,灵性尽数被抽空。

    这些全是季长风的手笔。

    燕惊鸿苍老的眼神中,布满了血丝,盯着那道逐渐归于平静的身影,久久无法自拔。

    季长风的突破动静,再次打破了她对修炼的认知,能感受到,其只是醒魄境的阶层跨越。

    然而即便是阶层的跨越,竟比有幸见过的法相境阶级跨越还要恢弘,离谱!

    无论是气息,力量的质量还是带给她的压力,都要远超许多。

    嫉妒的同时,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和挫败。

    有些人随意的一个落脚点,已是许多人望尘莫及的终点,自己竟结交了这样一个人,也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

    蓦地,季长风站起身,雷火在眼中交汇,整个人气息返璞归真,如同人畜无害的鸡崽子。

    扬着脸,露出温和的笑容,手一挥,无形伟力穿透燕惊鸿的身躯,奥妙的力量在她身上跌宕。

    她全身的皮肤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青春,充满活力。

    美眸中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男子,轻咬贝齿“你这是?”

    “我掌握的力量,能消除一部分死骨魂草的副作用,毕竟每个女孩都爱美不是?”季长风淡淡一笑,给人如沐春风。

    不过接下来,他的一番话又是那么冰冷无情,“你的模样虽然恢复了年轻,但是寿命已经透支严重,这一点,我没办法帮你。”

    他说的是实话,魔气的力量,根本不是她这种天资和心性能够操纵掌握的,强行拥有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已经不是逆天而行那么简单,根本就是欺天行径。

    仅仅只是折损寿命,已经是属于很人道的结果了。

    上天也算仁慈,给了她少许掌握这种力量的寿命。

    “谢谢你。”燕惊鸿嗫嚅着嘴,像是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到了后面,全被埋在了心底,

    她现在才是意识到,这个不顾自己阻拦,强行来到封印魔的地域的少年,拥有极强的资本,是这一生,她都得仰望的存在。

    两人注定形同陌路。

    季长风心中暗暗叹气,其实他有可以给燕惊鸿延年益寿的东西,却并没有选择这么做,这样只会徒增误会,也只是让她更为痛苦罢了。

    这样一个花季女孩,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所做的,已是仁至义尽。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天觉走过来,出声询问。

    “回宗门,做一些我该做的事。”季长风眸中燃火,极为笃定的说道。

    虽然明尘心告诫他,返回扶摇,会遇到未知凶险,但季长风更遵从内心的感觉。

    真的离开,就不知猴年马月再能见到简纾云,今日的真相到时也无从查起。

    明尘心也说,自己给简纾云带来了灾劫,极有可能是杀劫。

    不见到简纾云,他寝食难安。

    这片地域,其实已经出了封天锁地的范围,难以返回。

    好在季长风现在修为功参造化,又有真视之眼,可以捕捉到回去的路,折腾了一番,对着燕惊鸿说道“要和我一起走吗?”

    这个地方就是囚笼,如果燕惊鸿不走,就很难再离开。

    只见她坚定的摇了摇脑袋,“宫门毁了,我回去也没有意义,况且我已魔化,同样不想为人族抹黑。”

    她说的很牵强,像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季长风没有强求,人各有志,也许对燕惊鸿来说,呆在这个地方是最好的归宿。

    ......

    扶摇宫,季长风花了半天时间,从深渊之海返回。

    本想和深渊巨兽告别,但是看其紧闭巨口,就讪讪然的离去了。

    只是走的时候,叮嘱了一番燕惊鸿,多做了一些布置,也留下了些许物资。

    传送门已经恢复,没有魔气加持,变得很是平凡。

    可刚一出来,心中就是一紧,没有任何犹豫的施展浮屠歩,险之又险的躲避了一记杀招。

    尤可见,虚空塌陷,那道最后仅存的传送门,化为虚无。

    至此,扶摇宫再无传送区。

    待看清那道头发完全花白,精神矍铄的老者,不是五长老祁仙绝又是何人?

    他睁着铜牛大的眼睛,瞳孔里爬满血丝,闪动着嗜血之意。

    “季长风!”三个字,几乎是一字一字的从牙齿之中蹦出,带着彻骨的恨意。

    其神情,几分欣喜,几分疯狂。

    季长风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很冷,全身的力量攀登到了极致。

    大战法魔灭,神起,似在他背后化成虚影,与祁仙绝对峙着。

    这时,对方才是一愣,惊呼道“醒魄后期?!”

    祁仙绝脑海之中并没有大圆满的概念,看到季长风气息凝为一体,只以为是后期之境。

    饶是如此,心中也是惊起了惊涛骇浪。

    记得当初,此子不过开灵境界,两年多过去了,竟是抵达醒魄,还是后期!

    这意味什么?

    坐火箭速度都没这么快吧!

    “扶摇宫灭,是否有你的一份参与。”季长风寒声说道,力量在其体内压制到极致,做好了倾巢而出的准备。

    他清楚,对方是悟道境强者,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和保留,刚才粗略的感受了祁仙绝的力量,意识到自己有一战之力!

    以醒魄境大圆满,对战悟道境初期!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修炼速度如此之快,超出了我对修炼一途的认知,天歌输在你的手里,不冤!”话到最后,祁仙绝呈现出病态。

    眨眼间,一道遮天金光巨掌落下,像是天空塌陷一般。

    扶摇宫的废墟之地的瓦砾不断抖动,似是生成了惧意。

    “看来,你确实参与了!”季长风冷笑,背后的战法虚影,如傲视古今的王者,抬着头,就那么伫立着。

    全身璀璨光辉闪耀。

    下一刻,巨掌再也无法落下分毫。

    祁仙绝冷哼一声,收回力量,看着天纵身姿的身影,目露恶毒。

    “你是神体吧。”他陡然开口,冷笑连连,既而道“虽不知是何神体,但是醒魄境的力量便是如此之强,境界提升如此之快,想必在神体之中都属顶尖。”

    “有你这样的绝代英才祭奠天歌,也不枉他世上走过一遭。”

    话毕,他身前显现一把闪耀光辉之力,凌厉异常的剑。

    “此乃辰星,是陪伴了我百年的秘宝,死于此剑之下,你也算死得其所。”

    祁仙绝手中,道韵如波浪,一圈连着一圈震荡开来,天地之中,瞬间风起云涌。

    这不是季长风第一次感受悟道的力量,却没有一次比的上这次深刻。

    悟道,这个境界的力量带来的压迫,不仅仅是人本身威势,更是引动了天地之力,让天地间的力量为其所用。

    无论先前境界的根基再如何薄弱,到了这个境界都会因为彻底的质变而被抹平。

    站到了一定高度,季长风才对悟道境有了更为确切的认知。

    “本来,我只是回宫门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没想到,等到了你这条最大的鱼。”

    “明尘心处断不公,明明是你狠下杀手,竟然只对你施以小惩,既然他不能公平处决你,便由我代劳。”

    话毕,祁仙绝右手握剑,剑锋在虚空画地成圆,一道剑锋磨盘疾速飞来。

    “镇!”伴随一声低语。

    血红电鞭便是抽打而去,同时,季长风反守为攻,击出右拳。

    金色大拳似曾镇压神魔,虚空鼓荡间,霸拳已挟战法之势,瞬间命中祁仙绝。

    噗噗噗!天地间,似有奇异力量如断线风筝,不断折损,那是祁仙绝的魂识之力被摧毁。

    季长风如今已是醒魄大圆满,又觉醒神魂,更是在深渊之海中,炼化了无数死骨魂草,魂力之强,震惊寰宇。

    祁仙绝即便是悟道境,魂力也是无法与之比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