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一百九十五章:恻隐之心,巨齿族
    一碗粥,季长风喝了十几分钟,这听上去有些不真实,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别说一碗热粥,就是一碗岩浆喝下肚,那也是弹指间的事。

    当然,这样做的目的纯粹是为了配合鸢儿母女俩。

    “对了,阿娘,阿爹人呢?”鸢儿有些意犹未尽的咋巴着嘴,对于她来说,热粥也许就是人间美味。

    “你阿爹陪你阿叔他们几个出去狩猎了。”妇人说出这话,眼神有些落寞。

    季长风暗暗疑惑,狩猎?

    骊落村的附近哪里有什么猎可以狩,四周的鸟兽,怕是遇到那些个种族生灵,吓都吓死了,哪还敢在周围栖息?

    “这里有地方可以狩猎吗?”季长风将自己疑惑说出。

    “有的,大哥哥,东山有一片地方专门供大家狩猎。”鸢儿放下小碗,细心的解释道。

    专门供大家狩猎?

    季长风听着这几个字,总觉得有些别扭。

    “鸢儿,你先出去玩,阿娘有些话和你大哥哥说,记住,别跑远了。”妇人温柔却也不容置疑的推搡着鸢儿。

    她嘟囔着嘴,有些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总归是乖巧的走出了房门。

    看到鸢儿三步两步转头恋恋不舍的目光,季长风不由一笑,对她摇摇手,一个简单的小动作,让小家伙脸上乐开了花,像是吃了蜜一样,扬着笑,慢慢离去。

    待到鸢儿走远,妇人脸上的抑郁之色渐深。

    “小哥,你不该来此的。”她叹了口气,神情不振。

    “夫人何出此言?”季长风眼神一闪,看来她知晓一些真相。

    “骊落村,就是一座被诅咒的村庄,这里,有进无回,想要出去的人,最后都死了。”

    她顿了顿,然后说道“曾经有像你一样进来的外来客,他们很强大,和骊落村的一些守护者一样强大,但是最后想要出去的,都没了消息。”

    妇人找了一把残破的扶手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悻悻然的坐下。

    随即,她又是一声冷哼,似乎有些不屑一顾,“东山,呵!”

    其摇了摇脑袋,像是丢了魂魄一样“那个地方,就是一处置换场,以人命换取食物,每次狩猎,都会有几个人离奇失踪,虽然带回了大量的猎物,可那又如何?”

    听到这,季长风沉默了,这才想起,那些种族生灵谈论的话语,东山,不过是它们的陷阱,仔细想想,才是清楚其中门路。

    “既然知道那里不详,为何你们还对那里趋之若鹜?”季长风不解。

    “如果不去那里,大家的这一点口粮都是换不到,只要去狩猎一次,就可以一个月不愁吃喝,省着点,三个月也是可以捱过的。”妇人语气中颇为无奈。

    气氛变得有些沉重,季长风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些多余,若非生活所迫,谁又喜欢铤而走险。

    “唉!虽说东山那个地方不详,但总归是要感谢骊落村长,要不是他的争取,大家可能连这个狩猎的场所都是没有!”妇人哀声的同时,眼神对说到的那个骊落村长,敬若神明。

    骊落,季长风想到了骊落村的名字,看来这个村落是他创建的。

    只是听妇人所说,骊落应该知晓背后的真相。

    在季长风还在愣神间,突然,好些个脚步声传入耳朵,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到鸢儿去而复返,同时,还带了好些个健壮的男子。

    没过一会。

    “阿娘,阿娘,阿爹不见了!”鸢儿的小脸上,神情带着些许慌乱。

    进了屋,看到妇人,她几乎是扑进她的怀抱,小脸再也绷不住,发出呜咽声“阿娘,阿爹他不见了。”

    这时,尾随她的一队男子也是走近了屋门,领队之人脸色难看“叶嫂,叶三哥他.....”似乎是难以启齿,几人都低下了头。

    妇人颤抖着身体,抱着鸢儿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却是沉默不语。

    季长风在一旁,心中不禁微微叹气,刚是说道着东山之事,没想到祸事转眼就降临。

    “叶嫂,以后你母女俩的口粮,都由我们来承担。”这句话说出,鸢儿哭的声音逐渐变大,她虽年幼,却不无知,许是知道发生的事情。

    “阿娘,你去求求村长爷爷,去找找阿爹好不好,我不要没有阿爹,呜哇哇......”

    鸢儿哭的很伤心,也很无助。

    场上的气氛一度很是压抑,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伤心过度,鸢儿睡了过去,房间里一下变得安静起来,安静的可怕......

    “带我去东山看看吧。”季长风出声说道,本来他不想管这摊子闲事,祁仙绝还未找到,耽误的时间也够久了,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

    可是看到可爱的鸢儿梨花带雨的模样,看到温柔的妇人坚强隐忍,他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什么是修炼,如果强大变得漠然,变得冷血,那修炼似乎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可言。

    他追求的修炼是随心而动,随刃而行。

    “这位是?”领头之人小心询问,其实早在开始就看到了季长风,只不过因为鸢儿阿爹的事情,没心思去在意。

    现在季长风发话,领头之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看出他并不是骊落村之人,实在是季长风俊朗非凡,气质出尘。

    “这是外界来的小哥。”妇人出声解释,只是声音有些沉重。

    她还处在伤心之中,加上季长风模样太过年轻,所以并没有对他抱太大的期望。

    “这.....”领头之人也是沉默不语,他是队伍中唯一一个修炼之人,感受不到半分季长风的气息波动,和妇人的感观一样。

    “带我去便是。”季长风轻点地面,气息有那么一瞬是逸散的,不过被其很快遮掩,而且能感受到他气息的只有领队之人。

    那如深海之不可窥测的力量,几乎让领队之人头皮炸裂,惊骇的看着眼前这道年轻的身影,神色有些震惊。

    是希望!

    .......

    东山

    季长风来到这里,还是不住微微点头,这里是一处丛林之地,依山傍水,远处确实也有些许野兽奔走,不过他能感觉到,同时有几股强大的气息在窥伺着这里。

    是种族生灵!

    当然,这种强大是相对于骊落村的人来说,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神魔之类的生灵,悟道之下,皆为蝼蚁!

    季长风现在对自己的实力,已经有了清楚的认知,也空前自信,是岁月之下磨砺出来的。

    “这些人族真够贪的,刚才拿了那么多粮食,现在竟然还要来送死。”

    “他们要送死就由他们,反正我们和他们的那位有过约定,但凡是来东山取食物,就要付出代价,今天就当多开点荤,多几个人族打打牙祭。”

    “人族的肉真是不多,分到大家伙身上,就更少了,反正我连牙缝都是塞不全。”

    “你可得了吧!还塞牙缝,你那几百个二十厘米的牙缝,别说分到手上的不够,就是一整个人都不够你塞牙缝的。”

    ......

    季长风目光微寒,这几个生灵是巨齿族的家伙,听它们的谈话,俨然是骊落村的村民来此地狩取猎物,它们则是狩取村民。

    等同于一种交换,用人命,换取口粮!

    而这些,似乎都是被默认的,口中的那位,大概率就是村长骊落。

    既然知道真相,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样的方式?

    仅仅是为了活命?

    如果知晓背后的真相,为什么不和大家说?看这些人似乎都被蒙在鼓里,知道的都是用生命堆积出来的答案,如果讲述真相,他们至少可以亲自做出选择。

    默认的交易和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

    这一刻,季长风对村长骊落的感官差到了极致。

    再次看向隐藏在暗处的巨齿族,杀心四起。

    这里的巨齿族,最高不过醒魄境,最低是启魂境,它们的战力水平,很是一般,丢在万灵血域,不出三天就会人间蒸发。

    如此弱鸡的存在,却在这个穷乡僻壤之地作威作福。

    “大人,就是这里了。”领头之人恭敬的说道,身后的那些青壮男子,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领队会对眼前男孩如此低声下气。

    季长风淡然道,“多谢了,只是还请几位就此离去。”

    他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底细,眼下人多眼杂,并不好直接将巨齿族的家伙揪出来。

    “我们撤!”领队之人很是果断的命令着。

    ......

    “他们怎么走了?”

    “这似乎和往常不一样,连猎物都没有猎杀。”

    “是啊,那么多的猎物,现在就一个看上去肉不多的娃娃了。”

    “我们可是说好了,娃娃是不能碰的,毕竟还没长大,肉不多。”

    “可是他的肉看上去好白好嫩啊!”

    “那也不行,等他长大点我们再是开宰,总归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可下次未必就是我们巨齿值班,要是被那些个种族看见了,一定会先下手的。”

    “说的也是,看他模样也不是孩童,要不就他了?”

    “就他吧!”

    ......

    季长风听着它们的谈话,不禁冷笑,还想把自己当做口粮?你们巨齿族的胃口,消化的下吗?

    几乎是眨眼之间,他就出现在了几个巨齿族隐匿的位置。

    彼此对视着,巨齿族的家伙活见了鬼,不可置信的看着季长风。

    巨齿族,是一种长相怪异的生灵,它们有十余米之高,形若蜈蚣,通体褐色,体上多手,可直立,两颗黑漆漆的大眼珠子附在两侧。

    最大的特点便是一双扁长的大嘴,轻微鼓胀,用一句血盆大口形容最为合适。

    大嘴之中,牙齿甚大,如锋刃,间距几十厘米。

    巨齿族的天赋和嘴挂钩,有些类似于魂蚁族的灵魂噬咬,不过比起魂蚁族要弱上许多,而且它们的天赋是物理伤害,只伤肉身,伤不到灵魂。

    此刻,五六个巨齿族的家伙正匍匐在地上,张合着嘴,露出了那一对血腥之气颇重的獠牙。

    “送到嘴的人族,真是有趣。”有族人反应过来,率先说话。

    “想死想活?”季长风思忖片刻,用出巨齿语言和它们交流。

    “你懂我们的话?”听到季长风发出标准的言语,有巨齿族人谨慎而又凝重。

    “我最后问一遍,想死想活!”季长风寒声说道,他想到了些许原因,并没有直接斩杀巨齿族。

    “阁下气息内敛,又通晓我巨齿言语,想必是外来之人吧?”一醒魄境巨齿族开口,往前耸动了两下身子,微微将整个身子抬起,与季长风平视。

    见季长风沉默不语,巨齿族人又是说道“阁下有什么要求,还请说来,如果合乎情理,我能做主。”

    这时,季长风才是点点头,巨齿族比自己想象中的种族生灵要聪明许多,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他心中所想。

    “将你们今天猎捕到的人族先放了。”

    “这不可能!齿千,不能答应他!”又有一巨齿族人发话。

    见到季长风皱眉,叫齿千的巨齿族说道“齿百,不要多说了,眼下之人我们开罪不起,将那些人取来放了!”

    “听我的,还不快去?!”齿千瞪了它一眼。

    不过季长风注意到,它们似乎发出了特别的讯号,叫齿百的会意,眼神闪动。

    暗度陈仓吗?

    季长风心中喃喃自语,比起幽灼禁地遇到的那些种族生灵,这里的生灵看上去尤为狡诈,表面屈服,背地里却是会耍阴谋诡计。

    这要是在地床那会,魂蚁,神眼有它们一半的脑袋,自己的日子不知道过得要艰难多少。

    也是暗暗有些可惜,要是真的有巨齿的头脑,自己现在的综合水平也应该能上升一个阶梯吧。

    不是有句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放下怪诞的心思,也是任由巨齿族施为,实力强大到一个地步,便是无惧任何阴谋诡计,巨齿族这些小九九,他摸得一清二楚,就是想看看它们会拉多少族人陪葬。

    同时心中思索着,这里的生灵,会不会有参与破灭扶摇宫的,不然,祁仙绝怎么会好歹不歹的选择这个地方?

    亦或者,他真的想来个狗急跳墙,用这里人族的生命威胁自己放过他?

    晃动着脑袋,这些都暂且放一边,眼下,周边种族生灵和骊落引起了季长风些许兴趣,很想知道,它们之间存在怎样的利益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