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一百九十七章:骊落,人族真正处境
    不过在此之前,季长风需要见一个人,一个被骊落村奉若神明的人。

    他隐藏在暗处,连询问都不需要,凭借听到的只言片语,就知晓了骊落所在。

    没错,季长风要见的就是村长骊落,这个用谎言蒙蔽村民,实际上和种族生灵达成协议的人。

    “进来吧!”从这道声音中,对方的年龄似乎不大,只是听上去有些支离破碎,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季长风有些惊悚,竟然有人能在自己隐匿的情况下,察觉到自己的行踪。

    里面的人,不凡!

    不过他也不是扭捏之人,大大方方进了这座位于骊落村正中心,看上去像是架子上的草原大帐篷的草房之中。

    此时正值入夜,帐篷里亮着微弱的烛光,简陋的设施看上去不比寻常村民富裕多少。

    一个满头银发的少年模样男子,此时胸口起伏着,盘坐在一把宽大的椅子上运功。

    他的模样略显俊俏,刀削的脸庞,透着一股子坚毅和亲切。

    季长风注意到,他的脸色苍白,这副模样,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少年应当是骊落无疑!

    只是季长风想不到他会这般年轻,三百多岁,已是法相后期的境界,这在扶摇宫中,都算得上一等一的高手了,其资质,更是能冠绝大半个扶摇宫。

    如此天才,竟会在这个地方,做出隐瞒人族,和种族生灵交易的行径?

    “你看起来伤的很重。”季长风寒声道,有些难以理解骊落,观其寿命,在不断的流失,明明时日无多了,为什么要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勾当。

    如果对方是带领人族抵死抗衡种族生灵,从而受了这般严重的伤,他完全可以用系统替他疗伤。

    “你好像知道了些什么。”骊落淡淡一笑,睁开了眼,那双眼是琉璃色,不染杂质,很纯粹,也非常吸人眼球。

    双脚放下,缓缓站起,他淡定的模样似乎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势。

    “你伙同那些种族生灵,将村民圈禁在此,这算是知道几分?”

    “八九分吧。”他依旧很淡然,像是温文尔雅的绅士,处变不惊。

    骊落先是自己品了一杯茶,好像特地证明壶子里的水没有毒,随后沏了一杯茶,端到了季长风的面前。

    季长风眉头一皱,还是接过了茶。

    “坐吧!”骊落很是随和的说道。

    看到季长风没有行动,他先是自己坐到了一把侧椅上,既而静静茗茶。

    “你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在乎又如何,不在乎又如何?”茗茶的头,连抬起一下都觉得费力,说话间,轻咳了一下。

    “行了,今天你来的目的想来也不是兴师问罪,有什么想问的,尽管说吧!”骊落终于仔细端详起季长风,放下了茶杯,认真说道。

    看他这副神情,季长风感到很是诧异,骊落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聪明许多,甚至拥有洞若观火的能力,知晓自己真正的意图。

    “我想先听你解释一番,人族被种族生灵圈禁,你为什么会默认这种行为。”

    其实季长风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答案,只是想听听骊落心中真实的想法。

    他选择了开门见山的交谈,因为知道,骊落是一个聪明人,和聪明人交谈,不需要太多的拐弯抹角。

    “默认?”听到这两个字,骊落陷入了魔怔,惨笑一下,缓缓说道“前提是我有能力去改变!”

    他盯着季长风,很是认真的询问“你觉得,是活着好,还是死了好?”

    “当然是活着。”季长风也是很认真的回应。

    “呵呵,是啊,活着!既然你都知道答案了,为何还要问我?”骊落摇摇头,神情有些落寞,像是想起了很难忘的往事。

    似在追忆,其旁若无人的轻轻呢喃“亘古之地,人族的地位就和猪猡差不多,只有个人的强大,才能被稍许认可,可那又如何,人族分布整个亘古之地,一个人强大又如何管的过来?”

    “那些种族生灵,合起伙来欺压人族,强大的人族被胁迫,只能当它们的代言人,不然就肆意屠戮,你以为,我想当它们的合伙人吗?”

    “如果你不选择当代言人,所有的村民,只能白白牺牲,而你只有在这个地方镇守着,才能保证他们平安无事。”

    “以前我觉得,人或有一死,死的其所便是无所谓了。”

    “然而真正面对种族生灵,哪里有死的其所这一说法,强大的反抗了,它们就屠戮弱小者泄愤,弱小的,它们不高兴了,就肆意屠杀,我人族数量何其之多,却也受制于数量。”

    “不存在死得其所的说法,因为亏损多的,永远是我们人族。”

    “强者始终是少部分,真正有话语权的也只能保一方周全,亘古之地何其无垠,人族的状况,谁又能管的过来?”

    “我这样的做法,至少能让他们不会无意义的死去,保留了火种,它们也只是豢养我们而已,杀的只会是年长的,年幼的是希望,也是我们人族的底线。”

    到最后,骊落有泪水从脸上滑落,说出了人族惨烈的真相,也和季长风想象的有些地方重叠。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族甘愿成为种族生灵的走狗,至少这样活着,会很潇洒,很肆意,比大多数的人族,过得都要滋润很多。

    师父简纾云曾经和他说了有关人族的现状,不过她说的都很含糊,虽然想让他背负责任,却也没有真正让他去承担什么。

    这一刻,季长风沉默了,人族确实过得很艰难,无法想象的艰难。

    在顽石中求存!

    “至于不说真相,不应该所有人都知道真相,这样只会无意义的牺牲。”骊落重咳了一会,有血迹喷出。

    季长风发现,自己有些错怪骊落了。

    他并没有背离人族,没有伙同种族生灵,只不过因为他妥协的缘故,这里的村民,才能无忧无虑的活着。

    骊落选择了一个人背负所有。

    这一刻,他不好再对这样一个默默付出的少年,有任何仇视的心理。

    几个箭步,已是抓上了他的手。

    骊落欲做反抗,季长风却是将全身力量凝结,镇压住他,“别动!”声音不容置疑。

    骊落则是惊骇的看着这道俊朗非凡的少年,惊讶的说不出话。

    一个醒魄境,生生将自己的力量扼制住!

    “获得睡觉值200.....获得睡觉值200.....”下一刻,骊落震惊的发出了呃的一声,却是如鲠在喉,硬生生的将话吞回了肚子里。

    良久,季长风吐了一口气,看着脸色渐渐红润起来的骊落,也是坐到了一把侧椅上。

    随着实力与日俱增,对系统一些特殊功能的使用,也没有最初那么费劲了。

    就像这次使用系统疗伤,一次性搞定,速度也比先前快了太多。

    左手放在侧椅旁的桌子上,轻轻敲打,像个没事人一样,表现的很悠闲。

    “谢谢你。”身体的变化,骊落自是能感受到,他站起身子,对着季长风作了一揖。

    季长风则是示意他坐下。

    “你的伤怎么来的,似乎是道伤?”这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季长风见识过大道之伤,感觉到了熟悉。

    “唉,说来话长。”骊落叹了口气,将原因缓缓道来。

    原来,“代言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骊落除了要镇守骊落村,寸步不离以外,每隔一段时间,附近的种族生灵就会派遣强者过来切磋,名义上是切磋,实际上是车轮战,好几个和他一个决斗。

    这还不算什么,上面的无伤族总会派遣悟道境强者,美曰其名,指点。

    实际上,暗地里下手,留下道伤,侵蚀他的修炼根基!

    骊落的伤不是一天形成的,是经年累月受种族生灵的强制挑战,“灌输”,落下的。

    这一刻,季长风面容阴沉。

    简直是欺人太甚!

    种族生灵的做法,无非是扼制骊落的天赋,避免他踏入更高的境界,也是为了将其无形的扼杀在摇篮之中。

    人族和种族生灵究竟有什么仇怨,值得这般处心积虑的对付,欺压?

    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一个天机族的预言?

    没有在骊落的问题上停留太久,季长风想到了他出人意料的感应之法,继而询问“此前,你是否发现了一个外来人族,看上去显得很老。”

    季长风毫不怀疑祁仙绝与骊落有联系,两人的信仰不一样,一个自私到了骨子里,一个则是大爱无私。

    “确实有一个,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是悟道境,还是在早上那会。”

    定是祁仙绝无疑,季长风杀机乍现。

    “你和他有仇?”骊落忍不住出声询问,实在是刚才季长风身上显露的杀意太过强盛。

    噬人心神!

    季长风沉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出声,“他往哪走了?”

    “我记得是南边。”说出这条信息,骊落几乎是愣在原地。

    听季长风的意思,似乎是在追杀对方?

    醒魄境追杀悟道境?

    我是不是对修炼存在什么误解?

    他严重怀疑自己感觉出错了,但是几度确认,观季长风眉目煞气之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想到刚才被扼制的力量,生出的无力感,对季长风越发好奇起来。

    醒魄境便能如此厉害,其神通,法相,又会何等之强。

    想到这,眼神一亮,身体不住微微颤抖。

    对于他的心思,季长风并不知晓。

    只是望向南边的方向,感觉越发棘手起来,祁仙绝来这,果真是抱着目的的。

    不过,接下来骊落率先色变,出声提醒,“那个方向,是无伤族的方向,我劝你最好别去!”

    果然!

    听到这话,季长风非但没有丝毫畏惧,眼神还微眯着,看向了南边的方向。

    看来,无伤族确实参与到了扶摇宫的覆灭,不然祁仙绝不可能刚好这么凑巧。

    也证明自己来对了地方,骊落确实给自己提供了许多信息。

    “接下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有关无伤族的一些东西。”季长风的言语,很诚恳,带着些许请求。

    祁仙绝必须抓住,事关师父简纾云她们的下落和当初扶摇宫覆灭的真相,他不可能放过他。

    哪怕无伤族真是龙潭虎穴,他也得闯一闯!

    “你一定要去吗?”骊落眼神震颤,望向季长风。

    “非去不可!”

    听到他坚决之意,骊落站起了身,来回踱步,一边摇摇头,一边又是看向季长风,叹气一番。

    这样重复了几次,他终是定住了脚步,右手握拳,拍在左掌之上,似乎下定决心。

    “无伤族,这个种族很奇特......它们......”

    还不待骊落说完,季长风打断了他的说话,你只用告诉我,它们有多少悟道强者。

    无伤族的特点,季长风比骊落知道的多的多,现在唯一需要探知的,就是它们的整体实力。

    “这个......虽然我不清楚具体,但是据我所知,无伤族悟道强者不下十位,其中悟道后期都有三位,甚至更多!”

    这个数据一出来,不仅仅是骊落凝重,季长风心中也是一惊。

    这样的实力,已经是超越了扶摇宫的巅峰战力。

    可以说,光是一种种族生灵,都足以将扶摇宫踏平。

    然而事实是,参与覆灭扶摇宫的,不止一方势力。

    突然间,他明白明尘心的担心是什么了。

    可是下一刻,季长风恢复了自信。

    诚然,悟道距离他现在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然而这个境界,对他已是没有太大威胁,假以时日,超越这个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不建议你孤军深入,无伤族极其难缠,悟道只是它们巅峰战力,其中还有数不尽的神通,法相!”骊落再次好言提醒。

    季长风点头,知道他出于一片好心。

    一个族群,且是大凶,自然难以踹度其底蕴。

    “我自有分寸,多谢。”话毕,季长风不再停留,整个人已是眨眼消失。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下一瞬,季长风已是出现一座高山之上,山巅,目光已是能隐约看到那个蕴藏强大生灵的族群。

    他盘膝坐下,意识沉入脑海,接下来,便是要使用睡觉值了。

    诡异之劫过去许久,他一直奔波,还未来得及好好消化,现在,时机已是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