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二百章:参与势力,擒拿祁仙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博网

    这个悟道境也不知是孤僻还是求得安静,在无伤族中很角落的位置,周围也就象征性的两个神通境把守,不过都是离的远远的。

    它此刻正在一个乳白色的小型帐篷中,看起来是沿用了某个地域的人族文化。

    季长风到了一个没人的位置,将胖头陀的模样撤去,换成了一缕漂浮的烟气。

    “唉,你说烟老也真是的,有清福不享,躲在这个犄角旮旯的位置,可是苦了我兄弟二人。”

    “你可就知足吧,我们在这里打个盹什么的都没事,哪像其他弟兄那样,整天还要奔波。”

    “得了吧,我们族群哪会有危险,大家都是巡逻,也就装装样子,它们想打盹难道不行吗?”

    “说的也是。”

    “我们这里太偏僻了,有好处都很难先分到我们这里,每次有新奇的玩意,也都是那些在外围值岗的弟兄们先得。”

    “唉”

    季长风听着二生灵日常发牢骚已是飘到了它们后方。

    烟气只有淡淡的一层,现在又是炎炎烈日,根本没有谁会察觉到他的存在。

    在飘进了帐篷的时刻,已是随手撒出了遮天幕掩纱。

    这玩意属实是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宝贝,遮掩天机,寻常生灵哪能识破?

    可是刚一进帐篷,还没看清其中无伤族的模样,它竟是率先一叹。

    “阁下来了,就别隐藏了。”季长风分明看见,这是一个身材看上去不是那般臃肿的无伤族,虽然显得比较苍老,但其精神矍铄,胸口上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最令人惊诧的是明明拥有天赋无伤,其身上竟有一条蜈蚣大的疤痕。

    贯穿胸口眉目之间,似乎要将身子斜截成两段。

    此刻,它正端坐在一古褐色的宽扶椅上,其身前是与椅子颜色相当的长方桌,桌上放了不少书籍,似乎都是人族杜撰出的。

    这个无伤族,爱看书,似乎有点文化。

    听到它这般说,季长风也不再藏拙,现出身形,白衣飘飘,神姿绝世。

    “神通境?”无伤族皱了皱眉,有些不可思议,它仔细打量了两眼季长风,越是注视,心中越发骇然,阖上手中展开的书籍,进而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阁下这个时候造访,看模样有恃无恐,想必有备而来?”

    季长风眼眸微闪,眼前无伤族的书不算白看,不仅说的人族言语颇为标准,语言还很有水平。

    不过他并不会因为另类的欣赏,对它有丝毫的怜悯。

    “覆灭扶摇宫的,有哪些?说,我或可以留你全尸。”

    “你是扶摇宫中之人?”无伤族说完,还不待季长风回答,再度仔细打量了一番,骤而说到“难道你就是祁仙绝说的那个天命之人?”

    天命之人?听到这四个字,季长风莫名有些反感,像是被施加了命运的枷锁,又好像注定背负些什么。

    但这个世界,存在问道长生之说。

    天命之人,也并非空穴来风。

    又是天机族的预言?还是说其中有什么讲究?

    从无伤族的许多高层口中得知,扶摇宫的覆灭,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似乎真是他推动了齿轮,加速了扶摇宫的灭亡。

    可仔细一想,又是觉得荒谬,明明真凶另有他人,自己倒先成了背锅侠,好像扶摇宫的覆灭,他才是罪魁祸首。

    见季长风眉目微皱,没有回答它的话,无伤族离开桌椅范围,走到他的正前方,“听祁仙绝说,你前几天也只是醒魄境界,如今登临神通,看来有所机缘,战力想来也是更加不凡,我倒是想领教一番。”

    它略微思索了下,认真道“如果你当真胜过我,如祁仙绝所说那般超凡,我便将覆灭扶摇宫的势力,尽数告知你。”

    无伤族的声音很平淡,悟道面对神通,越了两个大境界,它却没有丝毫轻视季长风的看法。

    “如你所愿!”季长风身形暴退,已是出了帐篷之外。

    无伤族会意,也是跟着出来。

    它并没有恢复原形,选择了保留人族身形。

    两人僵持着,谁也没有率先出手。

    蓦地,季长风开口说话“你先出手吧!不然你没有机会了。”

    如今,他已是掌握三道神通的神通境,相较于几天前,已是有了质的转变,对方即便是大凶之族,即便是悟道中期,他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够碾压于它!

    无伤族没有再说话,轻轻点头,转瞬,力量奔腾,手势变幻,一记法力掌印已是截空袭来。

    看模样,是人族创造的术法,属于灵法一种。

    级别虽低,却是在它手上,实现了巨大升华,威势无穷。

    季长风任何力量都没有动用,屈手一抓,利用单纯的肉身之力,生生将这股庞大的力量抓灭。

    嘶!

    无伤族倒抽一口凉气,感觉到了不可置信。

    它的力量自己最是清楚,不曾想季长风仅以肉身之力就破解了,强大的有些离谱。

    先前祁仙绝带来的消息,它都是一笑置之,觉得此人过于浮夸,夸大其词。

    然而真正见到季长风本人,才发现,祁仙绝原来是个务实派?

    “你的力量挺强,比起祁仙绝,强了十倍不止。”季长风一本正经的点评着。

    下一刻,一个甩手打了回去。

    虚空,大手成型,遮天盖地,整个地面似乎都要塌陷。

    无伤族却是和季长风一般,挺着身躯,表面镀上一层银灰色的气膜,试图硬接。

    然而下一刻,它惊骇的望着季长风,后退了两步。

    “你!”不再言语,只是身躯在不停剧烈的颤抖。

    法力之手不见踪迹,无伤族却是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招返璞归真,大道至简,看上去朴实无华,却掺杂了杀招。

    季长风施加了断道!

    断道,不仅能切断对手的道则之力,更是能封印天赋之力。

    虽然只能有一瞬时间的见效,却足够让季长风的攻击破除无伤族的防御。

    以有心,算无心!

    季长风才不会和眼前的生灵讲什么道义,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报仇,狮子搏兔亦用尽全力,对战悟道,他表面虽是自信,其实心中极其慎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现在告诉我答案吧!”淡淡开口,季长风全身依旧伺机而动,眼前的无伤族敢有丝毫异动,他便降下杀招!

    “没想到,人族之中,竟有你这样的青年才俊,输给你不冤。”无伤族呵呵一笑,依旧淡然。

    一段时间过后,季长风已是化作了悟道中期的无伤族模样,坐在帐篷中看书写字,遮天幕掩纱已是被他撤去,原先的无伤族也是收入了食材背包。

    让季长风没想到的是,这个无伤族死之前,竟然信守承诺,说了实话,告诉了他覆灭扶摇宫的势力。

    无极宫,风华楼,太阿族,无伤族,大衍千钧族,食骨族,吞魔象,四极凶魅。

    两个人族势力,四个大凶之族,一蛮兽族群,一凶兽族群!

    不敢想象,其中任何一方势力都不输于扶摇宫,竟是集结参与剿灭扶摇宫!

    这只是领头势力,还不是全部,还有诸多小势力也参与其中。

    比如神仙门,启道山

    甚至无伤族在临死之前还告诫他不要妄想复仇了,多方势力背后,还有更大的势力!

    至于是什么势力,它没有说,只是告知他,是一支他决然无法抗衡的势力。

    这个结果,让季长风心情颇为沉重。

    明尘心也是告诫他,不要回头,不要查探真相。

    最让季长风暗暗疑惑的是,当询问起扶摇宫奸细是谁,无伤族却是缄默不语。

    他仔细回忆起护宫大阵和二长老的实力,难道仅凭他悟道中期就可轻易撼动护宫大阵,要果真如此,扶摇宫还会延续几千,上万年的光景?

    现在季长风不仅仅是装模作样的看书,更是收集现在饰演的无伤族的身份。

    他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靠近祁仙绝,然后从他身上逼问一些东西。

    一个时辰过后,季长风算是清楚了现在无伤族的身份。

    烟老,无伤族资历最老的存在,连无伤族族长都要给几分薄面。

    族中的大事都会与其商量,但并不需要它出面,算是幕后者,也等同于颐养天年。

    “来人,替我向齐族长传讯一声,就说我有事要与它相商。”

    有模有样的学着烟老的音色,季长风向远处看守了一天,连句问候都没有的无伤族巡逻兵。

    很快,两生灵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地动山摇,让季长风颇为不悦。

    两生灵看起来都不太聪明的亚子,会不会办糊涂事?

    不过眼下也没合适人选,也只能讲究。

    “烟老,有何吩咐?!”两生灵几乎异口同声。

    季长风脑门子上越过n条黑线,刚才他的传音可以说不啻于广场舞的影响力了,竟然还问一遍?

    是耳朵里夹了豆豉吗?

    将自己的意图再次告知了一遍,两生灵却是目光火热的看向他,没有马上动作。

    “你们在这里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季长风出言提醒。

    “烟老,您说是不是?”其中一无伤族放下狼牙棒,指了指后脑勺,搓动着厚实的巨掌,两眼放光。

    季长风一阵疑惑,看它们模样,下发命令,似乎还要给好处?

    可是自己身上都是人族的宝物,也没看烟老身上藏了什么宝物啊!

    这要是突然给了,岂不是暴露了?

    但是不给,好像也是存在问题。

    怎么办?

    就在季长风沉默间,另一无伤族指了指地上的狼牙棒。

    “烟老,给一棒吧!”

    “噶?!”季长风愣住了,给一棒,你们认真的?

    他目光瞟向远方,突然才发现,无伤族的狼牙棒,好像有很多讲究

    良久,两生灵眼冒金星,露出幸福并快乐的笑容,踉跄着走向远方。

    季长风看着它们笨拙的背影,再一次眼生黑线。

    “烟老好!”

    祁仙绝走入营地,躬身俯首,很是谦卑。

    季长风没有说话,只是平淡的点了个头。

    模仿一个生灵是技术活,他只能按照自己设想的去走,至于生灵原本的言语,神态,不是常年相处,很难吃透。

    所以少说话才是王道。

    抬手示意他坐下。

    落座,祁仙绝询问“不知烟老此次找我前来是何用意。”

    “齐族长没和你说起?”

    “并未说起,只是说烟老传唤,所以不敢怠慢。”

    “哦?是吗。”季长风眼神闪动,抬头已是将周边布下遮天幕掩纱。

    这一手,自是没有瞒过祁仙绝,毕竟他是悟道境,又身为人族,对于宝物极其敏感。

    他眉头跳动,感觉到了些许异常“烟老,您这是何意?”

    说完这番话,祁仙绝突然变得警觉起来,像是猫受到了惊吓,缩成一团。

    心中琢磨着,烟老刚才似乎只有神通之力?!

    “你不是烟老!”他暴喝道,身形豁然后撤,企图离开营地。

    祁仙绝没有施展悟道之力,季长风估摸着,其身上的伤势非旦夕之功能够复原,一旦进入修养状态,便如同结蛹。

    没恢复到一个地步,再难以动用力量。

    “祁仙绝,现在想跑了?晚了!”季长风冷笑,威压降下。

    其力量本来就超过了祁仙绝,更是迈入神通,力量呈几何倍数增长,加上祁仙绝如今重伤未愈,瞬间就占得先机。

    祁仙绝想动用道则之力,却是发现怎么都施展不开。

    有些匪夷所思,眼前生灵明明是无伤族辈分最高的烟老,为什么会对自己出手?

    而且为何只有神通的气息?

    这气息?

    很是熟悉!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却惊慌失措的摇晃着脑袋。

    他的步子,再也挪不开一步。

    “季长风?”最终,他还是叫出了这个宛如梦魇一般的名字。

    “你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季长风冷哼,现出本来身形。

    也不怕祁仙绝知道自己的手段,现在的他和尸体没有太大区别。

    你踏入神通了?他瞪大眼睛,宛如活见了鬼,境界的气息很难造假,只要有所泄露,就能立刻判断。

    祁仙绝还记得,季长风两三年前,不过是开灵境,这个速度,人族历史都没有出现这么变态的妖孽吧?!

    随即,祁仙绝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是无半分反抗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