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睡十万年 > 第二百零四章:人恨长歌(第二更!)
    “放过她?可以啊!”百里人屠狞笑着,将鸢儿的父亲也化成一滩血雾,嘴里补充道“那你就替她去死吧!”

    “魔....魔鬼!”村民中,不知谁先开口,恐慌的叫出这样的称谓。

    下一刻,虚空有一遮天巨蹄,将他踏平。

    惨象不止这一幕,这些生灵,哪怕其中有人族,都没有丝毫留手,无情又果断的灭杀一条条生命。

    “快说,你犹豫一息时间,就多一个人会死去!”那是一团漂浮着的宛如幽灵的身影,它有两面身子,全身像是放大的面具模样,一半极冰之蓝,一半极炎之红。

    红蓝两色分割着它的身子,血盆大口中,那一颗颗猩红的獠牙上,垂着三尺长的口水,仿佛下一刻鸢儿不说,就会将她吞没。

    凶兽,四极凶魅,先前将村民冻成冰尸,亦是出自它手,那如幽灵的鬼爪连接着身子,像是薄雾一般虚无,却又勾魂夺魄!

    鸢儿整个人已经吓的呆滞,连哭啼声都停止,瞳孔中写满了绝望,在她犹豫的瞬间,四极凶魅已是毫不留情的收割一条生命。

    才是几岁的她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

    父母活生生在眼前惨死,还有这些长相怪异的邪魔生灵,一切的一切,都颠覆着她的世界观。

    有村民吓破了胆,嚎啕大哭,换来的是一句聒噪和死亡。

    有村民企图逃跑,下场依旧是凄惨的.....

    整个骊落村,本该是美好的世外桃源,如今千疮百孔,血迹斑斑......

    “我见过他!”

    “我们也见过!”

    在死亡面前,见过季长风的村民再也顾不得什么所谓的道义,将他捅了出来。

    他们陈述了当日的经过。

    然而下一刻,他们的下场并不美好。

    依旧是化为血雾,被巨蹄踏平,那是全身幽黑的象形生灵,打着响鼻,神情冰冷。

    吞魔象!此象本体有百米之高,据说它们本来并不是叫吞魔象,而是唤作黑蛮象。

    一个很贴合的名字。

    却是因为族群中出现了一个天才,其突破血脉束缚,修炼到极高深的境界,硬抗神魔生灵,尔后吞杀过真正的魔之生灵,至此改名吞魔象。

    虽然过去很久,这支蛮兽族群也是没落,然而吞魔象的名字,保留了下来。

    它们的做法,与以力见长的蛮兽格格不入,倒像是凶,魔兽的做派。

    “提供的线索,倒不如不说!”吞魔象的声音很厚重,其懂人语,说的颇为缓慢,所以咬字算是清晰。

    其他村民见状,身体冰凉透骨。

    季长风也是缓缓摇头。

    这些邪魔生灵的话也是能信吗?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不过是画个大饼,为了得到信息罢了!

    它们再次将目光投向鸢儿,听刚才几人所述,此女的关系与季长风颇为不一般。

    就在这时,一道雄浑的法力,铺散开来,整个骊落村,有一道伟岸的光影出现,虽然在种族生灵的大军下,依旧显得渺小,却是让在场所有生灵都是错愕。

    光影身上,力量纵横,光圈交织,随即它挥舞着巨手,拍向生灵大军。

    “雕虫小技!”华无名反应过来,拄着拐杖,对着虚空一跺!

    一圈涟漪荡漾,力量磅礴到无视光影,似乎随时能将其吞没。

    轰!

    整个骊落村伴随他的力量生成,竟是塌陷,有村民承受不住压力,暴毙而亡。

    然而伟岸的身躯上,闪着奇异光泽,其模样,余势不减,直捣黄龙!

    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一圈法力涟漪。

    砰!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生灵都难以忘怀。

    数十道生灵,它们有神通,法相,光影巴掌越过涟漪,抓向它们,将它们生生捏成血雾。

    天空飘雨,残屑飘零,骊落村,不仅仅只留下了人族的血液!

    “蝼蚁,我要让你死!”那是无伤族族长,手上的狼牙棒,看上去像是某种至宝,拥有无匹威势,一榔锤砸下,大地分离,虚空撕裂,无数骊落村村民,成为这一招的祭品。

    狼牙棒所化的法力大棒,硬生生的锁定住那道单薄的身影。

    是骊落!

    那道光影,正是他所化!

    噗!

    光影破碎,骊落的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隐没在大地之中。

    也不知是谁,这时候叫到“骊落大人!”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那道一直隐忍,卑微的人族村长,竟然出手了!

    出手,秒杀了数十道种族生灵!

    杀伐果断,而且是在数十道悟道境的生灵眼皮子底下发生。

    “我要让你死无全尸!”百里人屠也是暴怒的出拳。

    其身后有一虚影,虚影有着惊人的嗜血之意,宛如从尸山血海中爬出的骷髅将军,带着瘆人的寒意,一拳将虚空塌陷,沉入地底。

    无论隐没大地的骊落有没有死,他依旧追击了杀招!

    大地再次塌陷,是变得松软然后显化成一块巨大的地床。

    众生灵的脸色都是极为难看,这样的阵势,竟然让一个人族的法相境造成了伤亡,这让它们如何不怒。

    它们感受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法力交织着,并未散去,在骊落所处的地域像是神罚天兵,镇压着这一带。

    鸢儿脸上血色全无,她被种族生灵用法力保护住,避免了波及。

    却是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难以企及的创伤。

    曾经生活的土地,化为废墟,曾经温情的土地,尽是冰冷。

    她只是一个女婴啊!

    “你们这些令人作呕的种族生灵,欺人太甚,今天,我即便是死,也要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地底的深渊处,传来一句犹如困兽的嘶吼,声音沙哑,带着无尽的愤怒和怨气。

    骊落的身影,从中腾空而起,带着幽冥的寒意,让生灵大军有了那么一丝异样的眼光。

    一个法相境的人族,也只能止步于刚才的偷袭了,难不成,还想造成更大的伤亡?

    骊落的愤怒,在它们眼中显得可悲又无聊。

    只有季长风,知道他有这个资格说出这番话,骊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才,如果不是为了让骊落村的百姓苟且偷生,不会选择忍辱负重数十年。

    他的神通法相,包括根基,都极为优秀。

    这本该是一个天之骄子,驰骋天地间的人族英豪,却埋没了太久,以致被人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