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开什么玩笑! > 第9章不眠之夜
    “怎么样?用起来还习惯吗?”

    听到卫生间处传来开门的响动,坐在沙发上刷着手机的刘温书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静静等候数秒之后,低着头的视线余光内出现了一双白净透亮的双脚。

    家中准备着的客用拖鞋穿在她的脚上,她的脚趾第一次展现在刘温书的眼中。

    刘温书以前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的男性会对女人的脚丫子产生好感,在以往他的理解中脚的形成是为了行走,除此之外便没什么太出众的地方。

    如今看到眼前这双脚后,他才有些恍然大悟。

    视线的注意力已经没办法集中在手机屏幕上,目光顺着脚丫一点一点的向上挪动,划过小腿向上攀升……

    刘温书的家中并没有女性所穿的服装,因此他在庄清韵进去洗澡后给她准备的是自己的衣服。

    相对男性而言较为宽大的短袖,以及宽松柔顺的七分短裤,这样的搭配出现在她的身上完全将身体的曲线给掩盖住,同时高挑的身段也因此在视觉效果上削弱不少。

    头发用毛巾擦干,但因为没有用吹风机的缘故,还显得比较湿润。

    没有太过在意刘温书的视线,用手托起一缕头发,用双手擦蹭几下之后轻轻的凑到自己鼻尖,鼻翼有着很微弱的收缩像是在嗅着头发上的味道。

    眼底闪过一丝满意。

    “那些用来洗头发的东西香味很浓,价格如何?”

    “还行吧反正不贵,你咋不用吹风机?”

    坐在沙发上的刘温书顺势起身,越过面前的庄清韵后前往卫生间的方向,在洗手台下的柜子里掏出了吹风机顺手拿上梳子,转头看了一眼洗衣机旁的篮子,在此之中并未见到庄清韵脱下来的衣服。

    略微感到疑惑,刘温书重新从卫生间走出,来到了距离庄清韵所站位置不远处的插板,将手中的吹风机插了上去。

    试探性的按下开关,呼呼呼的风声从吹风机的出口传出。

    这样的响动让庄清韵再一次的有些惊讶,只是相比较一开始的一惊一乍,如今的她看起来已经习惯了许多。

    “对了,篮子里怎么没有你换掉的衣服?到时候一起用洗衣机洗一下,方便点。”

    “我先收起来了。”

    “收起来……哦,我想起来了。”

    想到对方在持剑切割电视机的时候,最后收手的时候貌似随手一抬就把长剑变得不见,恐怕也是常见的空间法宝之一,修真小说里面经常出现的玩意。

    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多的,等混熟了问她要一个。

    不过那玩意她放哪的?

    心中的疑惑无法解答,刘温书又不能直接向对方询问,万一不小心踩到对方的雷点反而对自己没什么太大的好处。

    吹风机的开关关上,刘温书一手持有梳子,另一只手拿着吹风机,示意对方离自己近一点。

    “过来,我给你吹头。”

    “这就是你不久前说过的吹风机吗,我看刚刚吹出的风劲很是强力。”

    不如一开始那般警惕,如今的庄清韵对刘温书能拿出什么稀奇的玩意已经没有太过激的反应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接受能力是要比开始强上不少。

    凑近看了看吹风机的出风口,像是想要探析这东西是怎么形成的风劲。

    里面是有什么东西在……

    “你背对着我给你吹一下,等你学会后自己就能用了。”

    “嗯。”

    刘温书的话语打断了她继续观摩的行为,轻声应答一句后转过身来,双手抬起撩动了一下身后的头发,从内往外一甩发丝相当柔顺的铺了下来。

    头发的长度有点夸张,已经达到了腰部位置。

    “呼~”

    吹风机出吹热风,将头发上的湿润感一点点的消除,外加梳子的辅助保证在吹干头发的同时并不会使其炸毛,呈现出头发蓬松爆炸的迹象。

    因为二者距离够近的缘故,刘温书再给对方吹头发的同时,也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沐浴露的香味。

    庄清韵的记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蛮不错的,浴室的东西只是稍微给对方提了一遍她就记得差不多,刚刚去拿吹风机的时候也没见对方把浴室搞得一团糟。

    “感受灵力的事情先不着急,时间也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出去办点事要早睡。”

    伴随着吹风机的出风声,刘温书的声音也传入了庄清韵的耳中。

    背对着他的目光向后试探性的看了一眼,庄清韵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过了几秒钟之后轻声“嗯”了一下,算是同意了刘温书的意思。

    见对方同意,刘温书也没继续解释下去。

    因为对方导致自己长达一周的消失,明天一早醒来必然是要去公司处理一下财务方面的问题,外加经过吃饭洗澡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他可没有太多的时间继续熬夜下去。

    吹头发持续的时间过长一点,和自己吹头发时的迅速对比,因为对方头发的长度刘温书又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结束后从卧室内的衣柜中取出备用的薄单后顺便拿了个新枕头给对方,放置在沙发上充当对方临时的居住点。

    熄灭掉客厅的灯后,刘温书站在自己卧室的门前,借着卧室屋内的光亮,看向那个重新坐在沙发中央打坐的身影。

    “晚安,明天我收拾一下房间,到时候你就搬进去。”

    “……”

    似乎已经进入了状态,刘温书的说辞并未得到对方的回应,借着微弱的灯光模模糊糊的看到对方似乎紧闭双目,像是开始修行起来。

    见对方不在理会自己,刘温书到没有不识趣的继续搭话。

    啪的一声关闭卧室房门后,摸索着关掉房间的灯光,凭借着记忆直勾勾的朝着床铺方向走去。

    摸索到床边,一头栽了下去。

    柔软的床铺托起刘温书的身体,将脸迈进被子里后沉沉的吸了几口气,随即这才翻身面朝着天花板躺平躺正。

    “呼……”

    从他的口中长长呼出一口气来,经过数个小时的时间,吃下去的洗髓丹依旧没有发生它该造成的效果。

    刘温书忍不住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给自己拿了什么过期伪劣的产品。

    也不知道半夜会不会闹肚子……

    困意逐渐袭来,明明昏迷了近一周之久,可当时间到了刘温书的困意却丝毫没有消退的意思。

    不久之后,房间中便传来了他匀称的呼吸,伴随着轻微的鼾声……

    夜深人静。

    客厅沙发上的庄清韵继续尝试调动周边的灵力,微薄到几乎没有的灵力并不像以前那般任她摄取,反而像是有些在排斥她自身那般,只是环绕却丝毫没有融合的意思。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后,原先环绕着庄清韵的微弱灵力开始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

    没入刘温书的房间之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身处客厅的庄清韵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原本紧闭的卧室门被猛地推开,使劲开门后所造成的响动在这寂静无声的环境中异常清晰。

    “草,感觉来了!”

    嘴里低吼着喊着意味不明的话语,从卧室冲出来的刘温书急匆匆的一头扎进卫生间内。

    伴随着卫生间的灯光亮起,客厅也从黑暗中得有一丝光明的照射。

    紧闭着的双目缓缓睁开,庄清韵望向了卫生间所在的方位。

    眉头微微紧缩……

    客厅内的庄清韵默默观察,而卫生间内的刘温书睡意全无。

    肚子翻江倒海般的疼痛使得他脸色苍白许多,双手紧紧的拽着头发,刘温书一脸的绝望。

    很显然。

    今夜……将会是他的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