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开什么玩笑! > 第37章亲近
    汗顺着皱纹流了下来,张老头瞪着一双眼睛看样子大受打击。

    一向在棋局结束后七嘴八舌的众人也在此刻没了动静,一个个都像是看呆了一般望着眼前这盘已经结束的棋局。

    看着坐在老张头对面,面无表情的女娃娃……

    周童童看样子很是兴奋,小脸开始有些泛红,不知是不是天气过于炎热的缘故。

    望着身旁坐着的一脸轻松模样的庄清韵,心中那股崇拜像是滔滔江水一般涌现了出来,憋了半天只是说出一句。

    “姐姐你好厉害呀~”

    听到周童童的话,庄清韵一直面无表情的脸有所松动,面朝身旁这个小家伙笑了笑,随即又恢复了严肃模样,抬眼扫视了一旁其余看呆的老头们。

    “你们要来一盘吗?”

    “不!”

    刚刚输了一局的张老头扯着嗓子喊道,一盘的失败并没有将其击倒,反而让对方重燃了下棋的斗志。

    自从他十多年前开始正式接触象棋后,他已经有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兴奋了。

    那是遇到能与自己棋逢对手时的兴奋,他原本以为在康安小区内已经没有了对手,正准备前往其余小区上门踢馆,可谁曾想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丫头片子竟然让他体验到久违的失败滋味。

    输棋后的难看表情缓缓消散,老张头深呼吸了一番,将自己心中的那股不甘压了下去。

    从兜里再一次的掏出纸票,放在了一旁。

    “继续。”

    只有短短二字,却透露出他内心的不甘与不服输的斗志。

    而庄清韵见状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先把上一把赢来的纸票拿在手中压了上去,顺便把刚刚问周童童借的五枚硬币还给了对方。

    摆好棋盘,战斗再一次的开启。

    无人吭声,只有棋子落下时发出的那一声声脆响。

    “再来!”

    老张头咬了咬牙,从兜里又掏出五块放了上去。

    一番交手,他的脸色开始涨红。

    “哎呀!不该下这一手!”

    望着被将军的自己,老张头悔不当初,满头是汗的他抬起胳膊便抹了一下,随即又从兜里掏出五块放了上去。

    “靠,我怎么没注意到这步棋!”

    难得爆了粗口,原先稳重成熟的老张头已经处于破防的边缘,收拾棋盘时的动作也越来越急躁。

    “哎呀,就差一点点!!”

    这一盘二人势均力敌,被庄清韵抓住机会险胜一盘,而面对如此高质量的对局,输棋后的老张头感觉很是可惜。

    可是从兜里掏钱的举动却从未停止下来。

    一盘,两盘……

    周边围观的老头逐渐离开,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一个个的也都接到了通知回家吃饭。

    而另一边那群正在玩耍的孩童也感觉到肚子饿了,纷纷跑过来告诉其余还在围观的老头,然后围观的老头便带着自家孙子回家吃饭。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少,从一开始围成一圈,到如今只有寥寥几人。

    而周童童一直陪在庄清韵的身旁。

    望着满头是汗的张爷爷,又看了看一脸轻松貌似带着笑意的韵韵姐。

    低了低头,瞅了瞅自己那已经快要装不下钱的小包包……

    “叮叮叮~”

    周童童待在右手腕上的手表发出了来电声响,手表的屏幕瞬间亮起,听到响动后的周童童稍微朝着一旁挪了挪。

    用手指点击了接通按键,随后蹲了下去。

    嘴巴凑上前,压低着自己的声线小声的嘀咕着,生怕吵到一旁下棋的二人。

    “喂……奶奶,嗯,嗯……我马上就回家吃饭。”

    与打来电话的奶奶沟通一番,随着电话挂断,戴着小天才电话手表的周童童重新站了起来。

    刚刚回头,便看到了庄清韵又赢下一盘。

    这一局又是险胜,似乎二者之间的差距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缩小,可最终的胜利者却依旧是庄清韵。

    老张头感觉很是可惜,这把只要他稍微提前注意到,必然是能够拿下的。

    可惜,就差一步。

    “再……”

    不服输的老张头再来二字还没出口,便被一旁等待着的周童童打断。

    看着面带笑意把钱收起来的庄清韵,周童童开口小声的询问道。

    “韵韵姐,我奶奶喊我回家吃饭了……你要不要去我家吃呀?”

    “吃饭?”

    听到这句话,庄清韵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

    到饭点了。

    张开口刚打算拒绝邀请,可转念一想在四周并未发现刘温书的踪影,思前想去一番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随着力量的流逝,她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无需进食,如今的她身体机能方面与正常人无疑,如果不从食物中摄取能量的话,身体也会因此感到饥饿与虚弱。

    见庄清韵点头答应,周童童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伸出手牵住了对方,被这小小手掌给抓住,庄清韵显得有些吃惊,原本想要挣脱开对方,可转而看到周童童那满脸笑意的脸面之后,这样的想法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跟我来!”

    说出这样的话,周童童带着庄清韵便离开了这里。

    而二人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过了一会之后,老张头这才反应过来,原本想要喊对方回来继续,可下一秒他自己也感觉有点饿了。

    虽然今天输了不少,但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数额。

    更何况让他重新体验到了下棋时博弈的兴趣。

    抬眼望向那不远处一大一小的身影,老张头望的有些出神。

    下一次……他必然要赢下,他已经找到赢对方的窍门了!

    老张头满怀着这样错误的想法,与其他几位老头结伴离开。

    而跟着周童童回她家的庄清韵见到了对方的奶奶,年纪看起来不算太大,头发则是呈现出不太自然的黑色,想必是才染完头发没多久。

    周童童的奶奶见自家孙女带回来一个没见过的人一开始还有些奇怪,可听到对方陪着孩子玩了半天之后,态度瞬间也热情许多。

    笑着去把厨房准备好的餐取出来摆在餐桌上。

    而初次拜访的庄清韵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便被周童童拉着来到她的房间里。

    站在床边的她望着周童童在抽屉里找着什么东西,没一会便拿出了一个与她身上挂着的差不多样式的小包包。

    只有巴掌大小。

    拉开拉链之后,将事先帮庄清韵保存的纸票叠好后塞了进去,随即重新拉好拉链交给了庄清韵。

    小丫头现在很是崇拜庄清韵。

    或许是从来没人对她这么友好的缘故,将重新装好的小包递给庄清韵的时候。

    周童童的那双大眼睛,似乎在闪着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