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趁着年轻,好好干 > 第1章 当炮灰遇到公主
    一望无际的丛林中,闪过幽灵般的人影。

    那人影身上的迷彩服,反射光波与周围景物反射的光波大致相同,不仅能迷惑敌人的视线侦察,也能对付红外侦察,使敌人的侦视仪器难以捕捉目标。

    如果此时来个特写镜头,不难发现那绿、黄、褐、灰、茶、黑六色混搭的迷彩,明显是自由联邦远征军的标配作战服。

    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很年轻,五官棱角分明,双目炯炯有神,灵动且深邃。也不知他储备了多少体能,高速跑动竟然没有流汗,整个人透着一股清爽之感。

    在远征军先锋营,他被誉为能把迷彩服穿出男模风范的精神小伙。

    他叫乔北,先锋营的传奇人物。

    入伍三年来,立下一等功四次,二等功八次,三等功十七次。

    放在自由联邦正常的部队里,乔北早就升官发财,爬到了很高的位置。

    很遗憾,他所在的远征军不正常。

    众所周知,远征军,别称炮灰军。

    在民间,远征军还有一个更难听的称号:贼配军集中营。

    自从自由联邦与西盟国开战,远征军应运而生。

    自由联邦内忧外患,物资有限,已经没有粮食去喂养监狱里的囚犯,联邦高层搞出了一个震惊世界的骚套路:被判有期徒刑的40周岁以下囚犯,可加入远征军,上战场戴罪立功。

    由大量罪犯组成的远征军,复刻了古代的发配充军,要么充当炮灰,要么给正规军当诱饵,总之脏活累活全干了。

    很多人还没活到戴罪立功那天,就已经壮烈牺牲。

    在远征军,只有士官和警卫队,是从各大正规部队抽调而来的,相当于狱警。

    所有的士兵,无一例外,绝对有过前科。

    乔北也不能免俗,他高中毕业那年得罪了权贵,惨遭发配充军。

    用自由联邦老百姓的话来说,他不过是一名贼配军。

    远征军的炮灰兵,永远没有晋升士官的可能性,即使乔北立功数十次,至今连下士军衔都没混到,依然只是一名小小的列兵。

    往好的方面想,乔北也不是毫无希望。

    他正在执行最后一个任务。

    等到完成任务归队,便可光荣退伍。

    他等这一天,等了三年。

    这次任务比较简单,先锋营五百多名士兵,在黑森林当诱饵,把西盟国一支精锐给钓出来,然后由联邦王牌部队——猎鹰兵团,全歼敌方精锐。

    兵不厌诈,战场风云突变,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跳出去引蛇出洞的先锋营炮灰们屁事没有,反倒是螳螂捕蝉的猎鹰兵团死伤惨重。

    猎鹰兵团许多人临死那一刻才明白,那支西盟精锐,同样是一个幌子。敌军真正的杀手锏,是西盟十六国之一,银月国的王牌之师——银月兵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场王牌对王牌的较量,在遮天蔽日的黑森林里上演。

    猎鹰兵团遭遇了近十年来最惨痛的一次失利,银月兵团同样也不好过,死伤过半了。

    最后决定胜负的,居然是半路杀出来的先锋营众好汉。

    这一仗还算不上大规模冲突,猎鹰兵团出动了八百精锐,银月兵团来了一千精英,在双方都死伤过半的惨烈前提下,先锋营五百多个炮灰突然有了用武之地。

    武功再高,也怕枪炮。

    当两大王牌斗得精疲力尽的时候,杀出先锋营这样的生力军,举起枪炮就是干,造成的场面足以令人震撼。

    谁也没想到,号称乌合之众的远征军,在王牌对王牌的战役中,扭转了战局。

    原本占了上风的银月兵团,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其指挥官下达了撤退指令,幸存的一百多人四散逃逸。

    此时此刻,乔北正在追踪一名逃窜的银月兵团高层。

    本来先锋营今天立下奇功,完全可以鸣金收兵,回去之后乔北便可光荣退役。

    但是,乔北还想干一票大的。

    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秘密——猎鹰兵团和银月兵团,并不是大老远跑来这里干架的,双方都想在黑森林里寻找一件东西。

    那件东西,落入了银月兵团一个女兵手里。

    作为远征军的三年老炮灰,乔北活到今天还能四肢健全,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混战中他观察过,得出了一个结论:银月兵团那位中年指挥官,只是个幌子,真正在幕后操控全局的,是中年指挥官身边那个神秘女兵。

    尽管那女兵戴着战术面罩,分不清老幼美丑,但她那前凸后也翘的身材,看一眼就忘不了,乔北对那女兵印象深刻。

    他甚至知道,混战中那位中年指挥官率领大部队吸引了火力,神秘女兵则带着一个排的兵力,趁乱摸到丛林深处,从一棵古怪老树上,得到了一件东西。

    乔北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他全程尾行。

    对方是标准的银月兵团36人步兵排,12人一个班,乔北没蠢到一个人跳出去单挑,他在等待机会。

    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等待的机会,很快出现了。

    猎鹰兵团也对那件东西志在必得,重整旗鼓后率领先锋营四处搜索。

    神秘女兵率领的一个排,拆分成了三个步兵班,朝着三个方向逃逸。

    然而猎鹰兵团也有高人,看穿了这个障眼法,很快有一队精锐追上了神秘女兵。

    守护女兵的十二名银月精锐,一个个悍不畏死,豁出去用自杀式的打法,祭出了高爆弹,协助女兵杀出了一条血路。

    逃出生天的神秘女兵,只身一人跑到了黑森林尽头。

    森林尽头有一山涧,形成了瀑布。

    瀑布飞流直下,有个清澈见底的水潭。

    身穿蓝白作战服的女兵,背着一个小型军用包,快步冲到了水潭边。

    女兵谨慎地四下张望,随后趴在水潭边洗净了沾满血污的双手,取下头上的战术面罩,露出了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她双手捧起潭水,如饥似渴地喝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精神了许多,捧起潭水洗了一把脸。

    落日余晖映照下,未施粉黛的素颜小脸,令人头晕目眩。

    尾随其后的乔北,对那张倾倒众生的脸蛋,视而不见。

    他动手了!

    女人,并不会影响他拔刀的速度!

    他没打算开枪,枪声会把大部队引来。

    手持一柄军刀,趁着女兵洗脸臭美的机会,乔北摸到女兵背后,狠狠一刀捅了过去。

    他下手快准狠,毫不留情。

    自由联邦的士兵,见了西盟十六国的敌军,从来不会客气。

    反过来说,西盟国的士兵,遇到联邦军人,也从来不手软。

    双方的厮杀,只有立场,没有对错。

    千钧一发之际,美如画的女兵,用了个美如画的姿势,扭腰躲开了要命的一刀。

    她同样没有开枪的意思,比乔北更担心引来大部队。

    于是她拔出一把军用匕首——赫赫有名的银月之刃,和对方近身肉搏。

    双方你来我往,难分胜负。

    五十个回合之后,谁也没奈何得了谁。

    一男一女心中,涌动着惺惺相惜。

    如果他们不是敌对阵营,或许能够成为刚交的好朋友。

    很遗憾,如果永远只是一种假设。

    联邦与盟国的战争,持续多年,结下了世仇,双方军民彼此恨之入骨。

    打到一百回合,女兵渐渐体力不支。

    她之前经历了几场血战,险象环生,体能损耗巨大。

    反观乔北,全程以逸待劳,越战越勇,如龙精虎猛。

    女兵目光挣扎,突然一咬牙,手中多了一把大口径的银色左轮。

    她很清楚手里那把枪射击的动静有多大,同时她也清楚,一旦体力透支,开不开枪自己都难逃一劫。

    两害相较取其轻,她选择了拔枪。

    与此同时,乔北也举起了远征军制式武器——阿克47!

    黑漆漆的枪口,同时瞄准了对方的脑袋。

    一男一女目光坚定,脸上仿佛挂着一个表情包:来啊,互相伤害啊!

    双方都很清楚,不管谁先扣动扳机,临死前的条件反射会让另一个人瞬间扣动扳机,最终两个人谁也活不了。

    女兵祭出了她最厉害的武器,对乔北嫣然一笑,声音宛若天籁:“帅哥,聊两句?”

    不得不承认,美丽果然是女人的致命武器,乔北看得心神荡漾,连忙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左轮枪之上,冷冷道:“我们有什么可聊的?”

    “如果你是联邦正规军,我们确实没什么可聊的。”女兵笑容更甜美了:“但你是远征军,被自由联邦抛弃,强行送到战场上当炮灰的可怜人,我们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怎么合作?”乔北貌似来了点兴趣。

    “你很强,猎鹰兵团所谓的王牌,比你差远了。”

    女兵先给对方戴了一顶高帽子,然后露出狐狸尾巴:“送我离开这个鬼地方,随我去银月国,我赐你新的国籍,给你新的身份。你再也不需要当炮灰,不需要顶着贼配军的标签,以你的能力,晋升贵族也不是不可能哦。”

    乔北忍不住笑出声来:“呵呵,银月兵团什么时候有了赐人国籍的权限?”

    女兵气质发生了巨大变化,散发出一股令人不敢正式的贵气:“银月兵团没有那个权限,但是我有。实不相瞒,我真正的身份是……银月国七公主!”

    乔北惊为天人:“你是公主?”

    女兵以为震住了对方,气度更高贵了:“没错。”

    乔北震惊了:“你们那边的人都这么豪放的吗,当了公主,还敢大声说出来?”

    女兵怔了怔:“为什么不能说出来?”

    乔北赞叹一声:“想不到你能勇敢直面真实的自己,我突然有点佩服你了。”

    女兵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你什么意思?”

    乔北说道:“也没别的意思,我就想问一句,公主,你在哪家KTV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