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趁着年轻,好好干 > 第6章 趁着年轻,好好干
    “找!”

    “给老子继续找!”

    “找不到乔北,你们谁也不准回去!”

    黑森林边缘,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暴跳如雷。

    此人以前是猎鹰兵团副营级长官,几年前因为一次任务失利,明升暗降,调到了远征军,担任远征军天南兵团先锋营指挥官。

    对于精锐部队的军官来说,调到远征军,无异于打入冷宫,想翻身太难了。

    环境改变人,周营长性情大变,很快适应了远征军的节奏——以权谋私。

    贼配军集中营绝非浪得虚名,在远征军,常给长官送礼的小兵,一般不会接到送死的任务,相对来说更容易活到退伍那一天。

    反过来说,有些事情就不太好说了。

    在收礼这方面,周营长天赋异禀,无师自通,练就了一身刮地三尺的本事,人送外号周扒皮。

    以前哪怕看到几百个炮灰丧生,周扒皮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众所周知,远征军炮灰全是戴罪之身,死了也没资格被追认为烈士。

    这几天周扒皮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关心起了炮灰的安危,劳师动众寻找着一个名叫乔北的小兵。

    先锋营的乱入,打乱了猎鹰兵团的搜索计划。

    周扒皮下达了命令,刚走进临时搭建的营帐里,撞见了猎鹰兵团搜索队的一名中校军官。

    “老周,你这样带着人横冲直撞,让我很为难啊。”中校苦着脸道,他和周扒皮以前是老战友,否则早就叫先锋营滚蛋了。

    “狗曰的,你们这次本来要全军覆没,忘了是谁救了你们一命。怎么着,现在跟我玩儿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周扒皮破口大骂,匪气十足。

    “……”

    摊上这种滚刀肉,中校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中校还知道,周扒皮这次出奇制胜,重创银月兵团,立下大功,马上就要高升了。虽然远征军名声不好,但是高升后的周扒皮在军衔上,比中校高了一截。

    战争时期最容易出现从小兵升到将军的奇迹,保不齐哪天周扒皮王者归来,调回猎鹰兵团担任高层,所以中校没敢来硬的。

    就在这时候,营帐外一名猎鹰兵团的少尉来报:“报告,乔北回来了。”

    周扒皮刚要开口,中校却抢先一步说道:“检查过了吗,搜过身了没?”

    少尉答道:“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突击排赵排长领着乔北归队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中校示意少尉退下,递给周扒皮一支烟,套起了近乎:“老周,我们认识十来年了吧,找你聊两句。你以前也没空关心炮灰的死活,这次太在乎乔北的死活了吧,你和他什么交情?”

    “他去年救过我的命,这个理由够不够?”周扒皮说完这话,叼着烟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走到先锋营驻扎的营地里,周扒皮下达了新命令:“把出去找人的弟兄们全部叫回来,明天一早,撤回天南堡垒!”

    这个命令执行得很快,炮灰们都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黑森林找人,巴不得早点回去。

    新历303年6月7号清晨,先锋营全员撤退。

    人群中的乔北,回头看了一眼茫茫黑森林。

    那颗桃子吃完后留下来的奇异桃核,被他抢在七公主之前带走了。

    如果可以选的话,他想把桃核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考虑到回营后一定会被搜身,早在进入营地之前,把桃核埋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临近中午,他随先锋营抵达了天南堡垒。

    从地图上看,八百里黑森林,是天南州和银月国的分界线。

    黑森林西南三十里外,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堡垒。

    堡垒中驻扎着远征军第十三路军,别称天南军团,共计八万余人。

    每当银月国大举进犯,天南军团永远顶在最前面。

    堡垒有两扇大门,北门通往黑森林,南门则通往天南州。

    先锋营抵达北门哨卡,全员过安检,接受仪器扫描,连周扒皮也不能例外。

    到了午饭时间,众人过了安检,回到了先锋营专属的营地。

    高升在即的周扒皮心情大好,叫炊事班弄了好酒好菜,犒劳全营官兵。

    这还不算完,下午他还打电话叫来了一队女兵,进行文艺表演。

    远征军居然有女人?

    是的,不仅有,而且数量不少。

    自由联邦被发配充军的不仅仅有男人,也有女人。

    天南堡垒里就有两个团,全是女兵。

    一个是玫瑰团,里面有前科的女兵,要么是彪悍如母老虎的,要么是长得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堪称一朵朵带刺的玫瑰。

    至于那些长得好看说话又好听的妹子,进了文艺团,是一支清新脱俗的文艺兵种,主要用歌舞表演的形式,鼓舞士气。

    先锋营的炮灰们,平时一年半载也见不到女人,难得看到一次文艺表演,一个个亢奋得不行,口哨声此起彼伏。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

    第二天6月8号,炮灰们开始了日常训练,在沙地上摸爬滚打。

    唯独乔北没参加训练,他去了营部办公室。

    周扒皮满脸红光坐在椅子上,看起来人逢喜事精神爽。

    “营座,我来了。”

    乔北一进去就没拿自己当外人,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他对周扒皮的称呼别开生面,远征军通常只有“师座、团座”之类的称呼,乔帮主愣是生造了一个“营座”。

    周扒皮也不生气,直接递过一支烟,颇有点“大哥,抽烟”的架势。

    亲手帮乔北点了烟,周扒皮笑呵呵道:“你小子这张嘴,简直开了光的。昨天上面找我谈过话,基本定下来了,再过几天,你得叫我团座。”

    “恭喜恭喜,团座英明神武,早就该升上去了。”乔北马屁如潮,早已学会了站什么山头唱什么歌。

    “老弟,多亏了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本来以为这辈子得烂在远征军,真没想到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周扒皮很感慨,也很感激。

    乔北暗呼不妙,周扒皮今天这么客气,必定要搞出幺蛾子。

    果不其然,周扒皮出招了:“你也知道,团级长官,可以配备警卫员。老弟,你别急着退役,来给我当两年警卫。”

    乔北差点哭了出来:“团座,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个一言九鼎的男人。你亲口答应我的,黑森林这次是最后一个任务,完事儿后就让我退伍。”

    周扒皮有点不好意思:“这事儿确实不怎么讲究,你也体谅一下我的难处。过几天我新官上任,身边得有个能办事的人。换了别人,我信不过,你懂我的意思吗?”

    乔北说道:“如果只是找个警卫员的话,我可以保举一人。”

    “谁?”周扒皮来了兴趣,对乔帮主看人的眼光深信不疑。

    “洪钧。”乔北答道。

    “那小子我有点印象,跟你当过两年室友对吧。”周扒皮略一思索,说道:“洪钧都退伍一年了,我找他合适吗?”

    乔北牛逼哄哄道:“太合适了,洪钧一肚子的兵法韬略,当年可是荣耀军校的高材生。啧啧,联邦第一军校,绝对不是吹出来的。他毕业以后本来是个少尉,有次任务替人背了锅,被一撸到底,发配到了远征军。”

    一听到洪钧替人背了锅,周扒皮产生了强烈的共情。

    他当年那次任务失利,也是因为背了锅,猎鹰兵团一位大佬得找个替罪羊。

    带着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共鸣,周扒皮问道:“洪钧退役这一年都在干什么?”

    乔北说道:“那哥们儿报效联邦的拳拳之心,从来没有改变过。退伍以后他初心不改,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入伍有半年了,又得从小兵做起。团座你想个办法把他调过来,我保证他能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周扒皮长叹一声:“你把他吹得那么厉害,看来你是铁了心要退伍了啊。摸着良心说,老哥舍不得你,你一走,很多事情都不好办了。”

    乔北正色道:“团座,我们的缘分才刚刚开始。我这贼配军身份,当警卫员不合规矩,留在你身边只会给你添麻烦。相信我,不久的将来,我们肯定有机会再续前缘。”

    周扒皮破天荒地送来了关怀:“你的情况很不乐观,说句不中听的,你回了老家,未必活得过三天。在远征军,我能罩着你,等你走出这座营地,老哥我说话就不好使了。你想过没有,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乔北自嘲一笑:“还能怎么办,我想了三年,总算想到了一个充满正能量的答案——趁着年轻,好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