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趁着年轻,好好干 > 第8章 大飒妞
    从车里下来的人,五官辨识度极高,是那种天生辣妹的长相。

    其时尚的打扮,傲人的身材,更是把辣妹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陌生的男人第一眼看到她,总会在心里蹦出三个字:大飒妞!

    熟悉她的男人见到她,往往会在心里哀嚎一声:大姐,别打脸。

    她叫云梦,被誉为星河市最能打的女人。

    自从黑日事件爆发之后,很多人情绪失控,变得相当暴躁。大约两年半之前,星河市出现了一起轰动性的群殴事件,一百多个热血青年打群架,双方在一条街上碰了面,一见面就是干。

    参与斗殴的134人,当场杀红了眼,开始无差别攻击,导致路人遭了殃。

    尽管有热心群众报警了,无奈事发突然,短时间内警方来不及赶到现场。

    当时有来不及躲避的老弱妇孺倒在地上,场面极度危险。

    千钧一发之际,一位女英雄出现了。

    那位女英雄赤手空拳,撂倒了一百多条壮汉。

    围观群众具备一种特质,真要他们冲上去帮忙,没人有这个胆量。但要他们拿起手机偷拍,每个人都是专业的,一个个觉得我上我也行。

    十几个路人拍下了视频,发布到网上。

    那些视频引起巨大轰动,也引起广泛争议。

    争议的源头在于,一部人认为,高手在民间,每当老百姓遇到危险的时候,英雄就会出现;另一部分人则认定,前者在瞎扯淡,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来的什么武林高手。

    还有网友认为,那位女英雄是某家公司包装出来的网红,其炒作路线复制了闪电五连鞭。

    更有甚者,觉得那一百多个斗殴者只不过是花钱请来的演员,一个个表情浮夸,台词低俗,连五毛钱特效都没打出来,一看就是群演。

    争议持续了一个月,网友的风向突然变了。

    那一个月里,联邦各州连续出现了上百起大规模斗殴,越来越多的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言不合就抄家伙往死里整。

    西盟国的情形更加严重,街头上时不时出现大规模械斗,还有人突然掏出枪械进行扫射,连续霸占了国际新闻头版头条。

    当这样的流血事件,连续不断在现实生活中上演,人们亲眼目击了身边的人遇害,不信邪的人也开始信邪了,网友们开始发万人贴,召唤英雄降世。

    当世界需要那样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出现。

    全世界各大城市,突然涌现出来的超级英雄,远不止一个。

    那些超级英雄有一个共同点:特别能打。

    有细心网友们发现,超级英雄们等级不一样,有人能够以一敌十,有人能够以一敌百。

    还有爱玩游戏的网友进行了分级,把召唤出来的英雄们进行分级,能打10个号称R级英雄,能打50个的评定为SR,能打100个的绝对是SSR。

    到了那个时期,星河市的人们才幡然醒悟,原来那位女英雄,是传说中的SSR!

    后来星河城又出现了几次乱子,女英雄总是及时赶到,在灾难酿成之前化解了危机。

    她来时如一阵风,去时也不带走一片云彩。

    从一年前开始,她在江湖上有了一个绰号——超飒女侠!

    超飒女侠名副其实,出手干净利落,飒得不行。

    后来有人搜出了超飒女侠的各种八卦,她叫云梦,是一名大学教师。

    她任职的大学,全称是——立春职业技术学院。

    很多学生慕名而来,想考进那所学院,引起了更大的轰动。

    立春学院本来只是一所私立专科大学,按理说就算是高考落榜的学渣,只要家里舍得花钱,就能上那所大专。可实际情况和人们想象中不一样,很多高考成绩达到了重点大学录取标准的学霸,也被立春学院拒之门外。

    网上有个传言,立春职业技术学院,相当于传说中的霍格沃茨魔法学院。

    人们对立春学院充满了好奇,对云梦也充满了好奇。

    久而久之,超飒女侠在网上有了很多粉丝。

    就连远征军很多士官,也是大飒妞的铁杆球迷。

    尤其是离星河市不算太远的天南军团,大飒妞的忠实粉丝不在少数。

    看到乔北上了跑车,化作一道红色闪电消失,张德开突然回过神来:“老赵,我突然看到女神,心里有点乱。你来分析一下,我的女神怎么会跑来接他?”

    赵德柱不愧是乔北的直属上级,最了解情况:“你还记不记得,一年前,立春学院的王校长,来找过乔北。”

    张德开点头:“这事儿我知道,王校长和周营长是老战友,都在猎鹰兵团呆过,级别比周营长还高。两年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转业了,去管理新建的立春职业技术学院。”

    赵德柱说道:“当时王校长提出了一个意向,问乔北有没有兴趣到立春学院读书。那小子没给王校长面子,说要继续辅导那帮兔崽子学习,打死也不肯出去。”

    “大概半年前吧,你去东南战线执行任务那段时间,王校长又来过一次。照规矩外面有人进来探视,就和监狱探视一样,得有人从旁监督。当时我在旁边听着,王校长很有诚意,承诺让乔北提前退伍,破格录取他。”

    “你怎么不早说,那小子怎么答复的?”张德开不悦道。

    赵德柱表情有点古怪:“那小子的原话是——王校长,承蒙您这么赏识我,我一向拒绝不了这么有眼光的人。但我有个小小的疑问,既然你这么懂我,难道还不明白一个古老的道理……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

    张德开一下子乐了:“这确实是那小混球说得出口的话,王校长怎么回答的?”

    赵德柱表情更加古怪:“王校长揣着明白装糊涂,问他什么意思,那小子是这么回答的——我二十岁那天,许了个生日愿望,等我出去的时候,一定要有个长腿细腰的大飒妞,开车跑车来接我,带我在回家的路上玩漂移。”

    张德开闻言吓了一跳:“这臭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王校长现在的级别,怕是比团座还要高,小兔崽子就不怕踢到铁板?”

    赵德柱笑道:“那也未必,你刚才也看见了,长腿细腰的大飒妞,不是开着跑车来接他了吗?”

    张德开为之语塞,暗叹自己又输了。

    三年来他和乔北对赌了十次,从来没有赢过。

    张德开细细一琢磨,终于觉悟了:“这小子,让我越来越害怕了啊。他这是在下很大一步棋,我说他怎么死活不肯出去呢,早在一年前,那小子就计划好了!”

    赵德柱深以为然:“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我还担心,他出去之后,活不到明天。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张德开问道:“老赵,你不是有个老战友,调到了立春学院上班吗,有没有内部消息,王校长为啥这么看好那小子?”

    赵德柱答道:“内部消息没有,不过倒是可以瞎猜一下。你我都看得出那小子不同凡响,王校长当年在部队里号称【慧眼王】,出了名的慧眼识英才,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张德开松了一口气:“也对,那小子果然找好下家了。进了立春学院,跟着王校长混,龙家暂时动不了他。”

    赵德柱笑了起来:“谁跟着谁混,还不一定。”

    张德开闻言一惊:“那小子毕竟年纪小,欠缺了火候,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

    阎教官反问:“当年那小子刚来的时候,咱俩都觉得他不行,可后来呢?营里的新兵都背着案子,心狠手辣的不在少数,脑瓜子好使的诈骗犯也不止一个两个,你见过谁玩得过他?”

    回顾一次又一次先例,张德开无从反驳。

    三年来连座名义上是英雄连的带头大哥,可是连队里所有人都知道,说话最好使的那个男人并不姓张。

    每次回想起来,连座总觉得自己被骗了还帮忙数钱。

    想到这里,张德开暗暗替王校长捏了一把汗。

    那位立春职业技术学院的扛把子,恐怕会是下一个连座……

    定了定神,张德开深有感触地长叹一声:“不管了,总算把这瘟神送走了,以后让王校长头疼去吧。说实话,我现在突然有点后怕,当年没拿龙家那笔钱,可能是咱俩这辈子,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同感。”赵德柱点了点头:“我也长出了一口气,幸亏咱俩没得罪他。这小子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把他当大爷供着。他滋润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你是不是过分乐观了。”张德开有不同的看法:“你要说受过他恩惠的那些女兵把他当大爷伺候着,倒也说得过去。可那是云梦啊,出了名的能打,脾气也出了名的火爆。听说敢追她的几个公子哥,都被她揍过,云梦怎么可能把那小子当大爷供起来?”

    赵德柱说道:“根据我这三年来的观察,那小子做每件事一定谋定而后动,一开始他好像在瞎胡闹,过几天你会发现他的法子特别有效。他拒绝了立春学院两次,今天是立春学院的人第三次来找他了,谁主动谁被动,你还看不出来吗?”

    张德开说道:“我当然看得出来,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我亲自监督他去文艺团进行过文化辅导,有多少漂亮姑娘主动往那小子怀里扑,他看都懒得看一眼,你不会真以为他需要一个长腿细腰的姑娘吧?”

    赵德柱答道:“他需不需要姑娘,我不发表看法。我只知道,那小子需要走一个形式,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一种仪式感。”

    张德开怔了怔:“什么仪式感?”

    赵德柱给出了一个很玄幻的答案:“他提出来的要求,立春学院尽力满足了,这就是他要的仪式感——让立春学院三顾茅庐,请卧龙先生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