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超级小医生 > 第2682章 漩涡中心,各方势力 三合一大章
夜间

第2682章 漩涡中心,各方势力 三合一大章


/

        白芸常用的是幽云珠,但幽云珠已经留在了幽云洞,宋开常用的是天龙破城,但这时候,他却是随便拿出来了一把宝剑。

        这宝剑,却也相当出色,名为紫音剑,乃是七品仙器。

        紫音剑的来历,却是宋开从星空府里得到的,上一次霜雨大帝收回了那个枯瘦小女孩,据说那是霜雨大帝留下的过去之身。而那个时候,寒玉完全融化,星空府也得到了巨大的好处,直接修复到了第六成。

        宋开自然也在后来查看了一下,收获不小,这把紫音剑就是其中之一。

        钟林一看宋开居然拿出了七品仙器,心中也是吃了一惊,卧槽,这王蛋不仅修为强,为人奸诈无耻,没想到手上还有这等宝物!

        七品仙器,已经是中神州道衍境强者能够拥有的最强武器了。品仙器虽然比西凉州肯定要多不少,但是,几乎都是掌控在那些至尊级强者手中。

        甚至,有些后来晋级的年轻至尊,手头寒酸,不得已……还得使用七品仙器,看品相恐怕有的还不如宋开这把紫音剑!

        他这边还在吃惊疑惑呢,结果四周簌簌声响起,落下了十来人,将三人围在了其中。

        这十来人全都身穿紫金盔甲,身后猩红的披风在山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些盔甲披风可不是什么装门面的货色,居然全都是五六品的仙器,虽然不算多么极品,但如此整齐统一的仙器,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盔甲披风什么的,都是人制造出来的!

        可以批量制造五六品仙器的,一般人绝对无法做到,哪怕是一些稍微有点实力的势力,也不可能,除非是那种西楚王朝顶级的势力,才能拥有这种财力和人力!

        刚到了西楚霸王墓前,就被人围住,钟林心中自然是不停的打鼓,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们这是被人发现了行踪?

        可他们又没有暴露出要盗取霸王墓的行为,怎么会被人拦住呢?

        倒还是宋开比较淡定,因为眼前这群人虽然服饰统一,修为也不低,都是空劫境巅峰,但是……在他眼中,真不算啥。

        便呵呵一笑,道:“诸位这是什么意思?想拦路打劫吗?”

        “你们可有见过这样一个人?”那群人为首的一人,掏出一个画卷打开,画卷之中,顿时就出现了一个看上去约莫十七岁的年轻人,看上去倒也眉目俊朗,只是不知道为何显得有些懦弱的模样。

        这就是修炼者的手段了,别看是一副画卷,但打开之后,却是可以让里面的画中景象,自如行动……就像看视频一样。

        宋开自然是没有见过,也不认识,老老实实的道:“没见过,这人谁啊?”

        反倒是钟林脸色一变,很显然,这小子似乎是认识这画卷中的家伙。

        而他的反应,也被那为首之人看在眼中,马上就看向钟林:“怎么,你见过?”

        钟林翻了个白眼,道:“没有,我不认识。”

        “你可知道我们的身份,得罪了那位大人,整个西楚王朝,你都待不下去!”那首领明明只是空劫境巅峰的修为,对于钟林这个道衍境的存在,居然敢直接开口威胁!

        关键是,钟林居然还十分迟疑,半晌后才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来历,也知道画卷之中的人是谁,但是我真的没有见过他。我们只不过是路过此地,你若是不放心,可以用天眼术看看我有没有撒谎!”

        一群空劫境的修炼者,居然敢对三位道衍境强者如此态度,关键是,钟林这家伙居然还颇为迟疑,一副不敢得罪人家的模样。

        尤其是他的说法,什么叫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也知道你们在找的人的身份,但是,我的确不知道下落。如果不信,你们可以用天眼术查看。

        天眼术是什么东西,宋开不知道,但钟林这姿态……未免放得也太低了吧?

        那领头的盔甲武士,居然也没任何迟疑,直接就取出来了一面镜子。那镜子直接射出一道光束在钟林身上,钟林不闪不避。

        不多时,那名盔甲武士收起了镜子,说道:“多有得罪,不过我等也是奉命而为。但若是见得这人的消息,还请你们通知王府一声。事后必有重赏!”

        说话倒是客气了几分,但依旧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钟林却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那群盔甲武士便直接摆手,转身离去,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就不见踪迹。

        宋开心里疑惑不少,不明白这群家伙何以吓得钟林如此怂包,还有,他们口中的王府是什么来头?

        他看向钟林,等待一个答案。

        结果钟林却是有些恼火的嘀咕道:“怎么回事,牧王府的人怎么会到这里来,还有……还有那个家伙,他跑这个荒郊野岭来干什么!”

        宋开见他不想主动说,只能是开口问。而他一开口问,那钟林却不得不回答。毕竟,他也不敢得罪宋开啊!

        “这群家伙是牧王府的人,虽然牧王府势大,但也不会跋扈。关键是……那画卷中的那位,他是当今西楚王朝的皇帝!”钟林无奈的说道。

        宋开对什么牧王府自然是一点都不了解,这时候也不点破,却是讶然道:“西楚王朝的皇帝?你居然认识?”

        钟林干咳一声,道:“咳,这小子登基的时候,我就在荆都,远远见过一次……”

        宋开笑了笑:“你对你们这位西楚皇帝,好像不怎么尊重啊?”

        哪有对皇帝口称这小子的,可见钟林没把他当回事,不过,宋开隐约记得,如今西楚王朝内政紊乱,主弱臣强,那西楚王朝的小皇帝,恐怕也真没人会去尊敬。

        果然,钟林撇了撇嘴,说道:“如今西楚的局势,明眼人谁不清楚?那牧王项季,实力强悍,麾下人才无数,小皇帝项飞不过是他扶持的傀儡罢了。如今西楚处处打乱的局面,其实就是项季搞出来的,乱世出英雄嘛,这乱来乱去的,小皇帝项飞如果意外死了,天下无主,牧王项季的实力最强威望最高,皇位自然非他莫属了。”

        说完之后,钟林忽然一愣,看向宋开:“你刚说啥,你们西楚……难道二位不是西楚王朝的人?”

        宋开没想到自己无意间一句话,反倒是暴露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他呵呵笑道:“是啊,我们外地人,闲来无事在这边来逛逛。”

        钟林脸皮抽搐一下,敢情还是过江龙啊,这就更不好处理了。他不是二人对手,万一闹翻了,宋开大不了带着匕首离开,他岂不就是没着落了?

        钟林便有些忧心忡忡的道:“二位,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加紧了,小皇帝跑到这里来,牧王府的人也追着过来了,我总觉得……这里头怕是和我们要做的事情有牵扯啊!”

        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要去盗窃西楚霸王的墓穴!

        而西楚霸王,正是这小皇帝项飞还有那牧王项季的先祖。小皇帝也就罢了,弱势的很,但那牧王项季……绝不是散修敢去招惹的。

        这也是为何那几个空劫境巅峰的武者,就敢对钟林口出狂言,直接威胁。

        宋开听了钟林的话,心中也是有些琢磨。小皇帝既然是个傀儡,那么肯定就是在牧王项季的掌控之中,可这小子不在西楚帝都荆都,跑到这荒郊野岭来干什么?

        很显然,他还是偷偷跑跑出来的,牧王府派人在追缉他!

        牧王府的人暂且不提,但那小皇帝受制于人,估计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而且局势愈演愈烈,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莫名其妙的死在某处,然后牧王项季名正言顺的上位。

        就算不是为了保住皇位,为了保命,这小子也肯定不甘心。

        那这么分析的话,这小子逃出荆都,恐怕不单单是为了逃命,而是有其目的性!也就是说,他来这荒郊野岭,并非是无意间来的,而是专程找来的。

        而这里有什么,值得他这样做?

        毫无疑问,只有霸王墓!

        宋开想到这的时候,却发现那边钟林一脸恍然之色,他便知道,这钟林估计也是想明白了过来。

        不过,想明白归想明白,钟林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接下来咱们得小心点了,还要抓紧时间,争取早点得手之后走人。否则的话,万一那小皇帝惹出大量牧王府的人来寻找他,搞不好咱们也会遭殃!”

        宋开点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很有道理。那还等什么,你赶紧带路啊。”

        钟林闷声答应了下,在前面带路,心里却是无比的烦躁。对付周元路本不是什么难事,谁知道那老狗居然搞出个活祭之术,差点阴沟里翻了船,好在钟林有那口棺材,那是他某次冒着生命危险,历经九死一生,从一个极为诡异的古墓里带出来的,那古墓里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一口空棺材。

        钟林拼了半条命,九死一生进去,结果一无所获,大为恼怒,就想要把这棺材劈了泄愤。结果他无论想出什么法子,都无法损伤到这棺材一丝一毫,这才惊觉这棺材就是个奇宝。

        解决了周元路,却又冒出来了宋开,这王蛋也不是好东西,可偏偏实力强劲,钟林不敢动手,只能是选择‘合作’。等到了霸王墓,再想办法弄死这丫的。

        这他么都没整明白呢,现在,又冒出来了西楚皇帝还有牧王府的人,草蛋,钟林觉得这一次的行动,简直是失败之极……

        但再怎么失败,钟林也不舍得放弃。尽管在这几方人马里面,他钟林是最弱的一个……西楚小皇帝项飞虽然传闻弱势,但那也只是相对于项季而言,此人其实年纪轻轻,却也到了道衍境初期修为。

        再加上人家身份摆在那里,再怎么傀儡,也是西楚皇帝,手中宝物只怕不是他钟林能比的。

        宋开这两口子也不说了,反正钟林完全没有信心面对他们。

        还有牧王府,那更是如今西楚最强大的势力,连皇室都被牧王府欺压着,他钟林算什么玩意……

        可是,即便如此,钟林也不甘心,自己虽然最弱势,可他掌握着专业的盗墓技术,到了霸王墓里,谁强谁弱还不一定呢!

        说不定,自己就能够依仗天时地利,把霸王剑占为己有,还有霸王墓里其他的宝物。这些都得手之后,自己也不怕什么了……不,还是得怕,牧王府实力太强,宋开这两个家伙如果不死在霸王墓里,那也是个麻烦,说不得,自己得学学他们两口子,离开西楚王朝,去往其他的地方?

        在中神州,天下分为五大王朝,每一个王朝的实力都非常强悍,即便是因为内乱一团糟的西楚王朝,若是放在西凉州,那也绝对是横行一州的存在。

        而这五大王朝,并不会和西凉州到中神州这样,会有空间隔断,大家都接壤,都在同一片天地之下,只要走过去就行了。

        但一般来说,很少有人离开本土远去异国他乡,实在是每一个王朝的领地,都太广淼了。仅一个西楚王朝,恐怕不比那西凉州小了。

        不过,这时候钟林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能够离开西楚王朝,自己得了宝物之后,大可以隐姓埋名,慢慢消化那批宝物,等到实力强劲,到时候就算被人知道霸王剑在他手中,谁又敢来找他的麻烦?

        人就是这样,哪怕机会微乎其微,却也会不断的给自己打气……行的,没问题,一定可以大赚特赚!

        现在,钟林就是这样一个赌徒。

        宋开不知道他的想法,但也知道,霸王墓这里……只怕接下来,要成为风暴的中心了。

        西楚小皇帝项飞跑到了这里,绝不是胡乱跑来游山玩水的,这小子能够逃出尽在牧王府掌控之中的荆都,想必费了不少劲。说不定,荆都那边已经有无数人头落地了!

        那就很简单了,这小子的目标,估计也是霸王墓。而跟着他屁股后面的牧王府的人,肯定也会找到霸王墓。

        一旦霸王墓曝光,只是派人追杀的牧王项季,只怕也是会亲自出面,最起码,也会派遣更强的高手前来。

        宋开心中苦笑连连,他吗的,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躺进了这么一滩浑水之中……

        但既来之则安之,还没出现就被吓的屁滚尿流,那不是宋开的性格。

        钟林闷头赶路,进入了崇山峻岭之中,尽是参天古木,偶有妖兽被三人惊动,四处逃窜。而那些妖兽的实力,并不弱小,可见这里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寻常空劫境的修炼者来这里,只怕是自己找死。

        遇见了牧王府的人之后,众人自然都比较警惕,尤其是钟林,时刻精神力高度紧张,注意着四周的动向。往往草丛里一只野鸡蹦跶起来,都会吓他一跳,拔出铲子严阵以待。

        这么神经兮兮的,自然不轻松,钟林心里极为苦逼。

        反倒是宋开二人,分外轻松,两人有说有笑,宛如游山玩水一般,把个单身狗钟林气的又是羡慕又是怨恨。

        “合着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担心能不能找到霸王墓,也不担心牧王府?”钟林心中暗骂。

        可他哪里知道,宋开的轻松,是因为宋开很清楚四周的情况。他的精神力比起钟林来说,强大太多,感知的范围起码是钟林的一倍,早就看清楚没有什么危险,钟林却一个人在那边紧张兮兮。

        宋开自然不会和他明说这些,由着他自个去疑神疑鬼。

        不过,宋开倒也很佩服这小子,这在如此深山老林里面钻来钻去,宋开都已经全然不记得来路了,但是,看那钟林虽然一直警惕四周的情况,可走路却是没有一点儿迷茫犹豫的,显然去往霸王墓的地方,他完全是烂熟于心。

        虽然说,从高空飞行,直接抵达目标,对他们来说更为简单。可是那样一来,肯定是要吸引人的注意,就算没有遇见牧王府的人,钟林也不会采取那种方式,更何况现在知道牧王府的人就在左近,他哪里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过去?

        辛苦一点,那就辛苦一点吧,保险最好。

        不多时,钟林带着宋开二人抵达了一个山涧,山涧里流水潺潺,周围鸟语花香,这等风景,想来也只有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能看得到了。

        钟林到了这里之后,神色终于是轻松了几分,他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终于到了,而且,没人跟踪。”

        没人跟踪,那就意味着牧王府的人并没有怀疑他们,这显然是个好消息。

        钟林这一路上也算是劳心劳力,非常辛苦,此刻松了口气,在水边洗了把脸。这才对二人说道:“两位,已经到地方了。准备好了吗?”

        宋开心中嗤笑,这还什么准备不准备的,这小子实在是把霸王墓看得太重了。

        他就不同,完全是没什么胜负心,只不过是恰逢其会,那就过来瞧瞧得了。至于收获什么的,宋开不在乎,有天龙破城在手的他,霸王剑对他没有什么吸引力。

        “开始吧。”宋开道。

        钟林点了点头,口中念诀,猛地朝地下一指,那条山涧之中,有一块区域的流水,猛地消失不见,居然被钟林这家伙隔空截取,然后丢到了一边,那边山涧之中,赫然露出了一个洞口。

        “快下!”钟林急喝道。

        可宋开却是一拉白芸,没有动弹。开什么玩笑,你他么在荒郊野外找个洞口,就让我钻进去?

        “这可是霸王墓,里面宝物皆是稀世之珍,我们怎么好意思先下去?”宋开呵呵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