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剑归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九龙洞天锁
夜间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九龙洞天锁


  日头偏西,光影逐渐东斜,原青竹寨所在的小湖边,季江南抬头看了一眼逐渐西坠的太阳,又回头看向那个满是玄铁链的大坑,唐莲一直绕着坑边走动,眉头紧缩,时不时停下来思索什么。

  自这个坑洞被发现已经将近一个时辰,照唐莲的说法,这是浮屠密库八门之一,浮屠密库应该有内外三重门,这最外边的一重门,唤做九龙洞天锁。

  九龙洞天锁为督造浮屠密库那位门主独创,九为极数,一般做帝王之用,但浮屠密库自外只有八门,应八龙之数,第九龙为这道锁的中枢,没有固定门户,以机关轴承载,会循时移动位置。

  开浮屠密库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找齐八门一同打开,二是寻找第九门,但第九门位置不好确定,那位门主死得太早,这套独创的机关锁没有留下具体的位置可寻,只留下一本凌乱的手记可供参考,纵使唐莲与机关一道出类拔萃,要破开这道锁也委实不易。

  至于八门齐开,一刻钟前宵天鬼王,普陀寺,上清道门等也陆续找到几个门户,但算起来也只有五道门户,要找齐八门短时间内怕是不行,最先进入云翠山的飓风三盗中,吴天胜被钉死在这里,蒋雄和赵元安却不知所踪。

  江乘月看着下方破碎的白骨眉头微皱,方才他在外两次听到过孩童的啼哭声,可进山之后并没有见到孩童的尸体,若猜测蒋雄与赵元安已找到其中一门并破门而入,加上六扇门发现的那一道门,那就是第六道门,可是,他们是怎么进去的呢?

  江乘月思忖良久还是选择开口询问唐莲,而唐莲听完后立马摇头表示不可能。

  “九龙洞天锁外围用的都是玄铁,内部还有数层机关转轴,以丹心境的实力,就算摸到了门户机关,绝对无法强行进入。”唐莲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次来得人当中除了上清道门因奇门术对千机唐门机关术有所了解之外,其他人对机关术多半不甚了解,所以找到门户之后皆聚集到此,要在坑洞里找到门户,除唐莲之外无人可以做到,故而也只能靠唐莲破解这道门锁。

  这处小山凹里已经站满了人,一群一群站的泾渭分明。

  坑洞附近站在的是背着手的宵天鬼王以及不停走动的唐莲,江乘月要站的远一点,至于季江南三人,在大批人围住山头之后就主动退到了边缘。

  普陀寺的人季江南已经见过了,但听说那位带队的广真和尚运气很不好,被钉死在他找到的那道门,普陀寺也成了这次云翠山之行中最先遇险的宗门,现在带队的是那个略显年轻一些的法青,一众僧人面色犹悲,法青眼眶通红,几次想说话又忍了回去。

  这次普陀寺不是来争宝藏的,广真死在那玄铁链之上,他们无法取回尸首,所以他们围到这里,是想请唐莲帮忙撤下机关,领回师叔的遗体,但唐莲正专心研究门锁无暇理睬他们,法青虽焦急,但也只能耐心等候。

  比起普陀寺的十多个人,上清道门只来了两个人,两名头发花白的老道士安静的站在一侧,一身道袍破旧却浆洗得很干净,自出现就没说过话,十分低调。

  上清道门天星子于季江南有救命授法之恩,故而季江南对上清道门一直很有好感,故而多打量了几眼,其中一名老道士有所觉转眼看向季江南,季江南双手一搭很规矩的行了个礼,算是见过。

  老道士也不倨傲,微微一笑回了个礼。

  两位老道士另一侧,就是徐耀带着的六扇门众人,徐耀看着有些狼狈左颈有一道明显的抓痕,手里的虎头枪上有血迹,眼神阴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杀气,但在这里徐耀却是站得略微靠后一些,站在前面的是一名腰配长剑的中年人,通体漆黑的长剑在一身净色长袍的对比下显得十分抢眼,中年人面相温和,气势内敛,看不出深浅,浑身气息很淡,淡到可以忽略不计。

  中年人左前方则是一名年轻人,年纪与方唯玉相仿,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富贵公子打扮,摇着折扇,神情轻松,不像是来寻宝的,倒像是来游山玩水的。

  在一众前辈当中,这年轻人和季江南三人一样扎眼,季江南三人好歹还懂点规矩靠后站开,这年轻人倒是一点都不避让,堂而皇之站在最前面,摇着扇子一脸惬意,旁人都是看着下方的坑洞,他倒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机关鸟,比起浮屠密库,他似乎对这机关鸟更感兴趣,一脸跃跃欲试。

  一些宗门掌门有些不满,这是哪里来的公子哥儿?一点规矩都不懂。但大部分人都选择无视,能站在徐耀前面的,就算他真的是个来玩的公子哥,身份地位怕也不低,此时不宜节外生枝,他爱站哪儿就站哪儿。

  那公子哥盯着机关鸟看了一会儿后,转眼看见了站在一边齐刷刷看着他的季江南三人,眯起眼睛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还扬起手里的折扇朝着三人打了个招呼,腰上的禁步流苏随着他大幅度的挥动手臂左右摇摆。

  “这货谁啊?”沈云川十分不爽的问道。

  沈云川一向邋遢,却一向自诩英俊潇洒,方唯玉面相清秀姣若女子,因此时不时被他拿出来洗涮,至于季江南,十七八岁的小屁孩,脸都没长开,也就封玲珑和安瑶那种小女娃娃会喜欢。

  诚然沈云川一张脸长得的确不错,这冷不防冒出来一个比他长得更英俊潇洒的,气质长相被完全比下去了的沈云川表示不爽。

  “不知道。”季江南和方唯玉纷纷摇头,这人看衣着气质也不像是江湖人,倒是旁边那个中年人令人有些看不清底细,这人一身气势很散,看着像个没来由的江湖散修,但能站在徐耀身前,这种可能几乎为零。

  徐家世代军伍出身实力至上,徐耀作为徐家之后傲气自然不少,若这中年人实力不如他,他也绝不可能规规矩矩的站在他身后。

  那公子哥儿站了许久正觉得无聊,乍一见有几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当即心情大好,跟这些老头子待一块儿简直是无聊透顶,脚步一抬就要往这边走。

  中年人也不制止,只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公子哥一步一摇扇的往这边走,一直走动的唐莲却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宽大的衣袖一挥,四五只小一号的机关鸟从中飞出,朝着坑洞下方俯冲,机关鸟飞到途中突然开始解体,内部的机关轴条四散飞出,有规律的击打在玄铁链的尽头处,随着五只小机关鸟的解体,众人脚下开始传来一阵机轴转动的闷响,大地微微发颤,悬在外的玄铁链开始倒缩回四壁之内,锁链艰涩的哗啦声不绝于耳,穿在玄铁链上的白骨尸骸失去控制纷纷坠入坑底。

  众人纷纷眼睛一亮,公子哥也暂时停下了脚步,伸着脖子往下看。

  季江南三人也不由得看了过去。

  随着玄铁链尽数收入四壁,光滑的四壁开始变动,机括的咔咔声与机轴的转动声同时响动,四面的围壁开始逐渐翘起往中间部位延生,搭成一个不大的小型平台,将坑底的白骨压在其下,平台左侧的围壁往里陷了一截,露出一个两人膏的门户,门户上盘着一条巨大的龙形雕塑,雕塑很大,几乎将门给占满了,龙首在正中,大张着的口中华含着一颗硕大的南珠,纵过去近百年,南珠依旧熠熠生辉,流光溢彩。

  “好家伙,就这一颗珠子,少说也值五十万两银子。”作为一名商人,方唯玉第一时间看出这颗珠子价值不菲,眼光大亮。

  唐莲深吸一口气,足尖一点往下跳,八门找不齐,第九们也找不到,她只能试试强行破门,但愿她的机关术可以做到。

  这时孩童的啼哭声又再次传来,这次不像之前仅江乘月一人听到,而是在场众人都听了个真切,啼哭之声甚是凄惨。

  一直悠哉悠哉的宵天鬼王脸色骤然一变,脱口而出:“婴蛊!”

  一旁的江乘月瞬间脸色一白,毫不犹豫的转头就朝着唐莲的方向跳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