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645章 变味
夜间

第645章 变味


  褚云攀还是京卫营统领,若说要戍卫京城,就由他戍卫。

  现在百姓们失去了他们的孩子,而人贩子极为狡猾,去年竟然在府尹和上官修手中逃脱,绝不是简单角色。

  朝中不是无人可用,有他、有贺裴、有彦东,甚至是康王!

  每一个都是响当当的武将,随便派一个,都比鲁王强!

  结果,皇上竟派鲁王!

  若鲁王不力,那些孩子就会被送出京城,再也找不回来!当务之急,不是该以这些孩子,以百姓为重吗?

  梁王脸色冷沉:“此事朕自有安排,褚三,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即可。”

  “皇上!”褚云攀却不愿退步。

  “褚三!”梁王冷喝一声,神色阴沉:“你要反了?”

  褚云攀一惊,连忙跪下:“臣不敢!臣从未有过这种想法,只是……”

  “只是什么?”梁王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呵呵冷笑:“就因为你居功至伟,便不把朕放在眼里了?就因为百姓们都呼唤着你,求到你门上,你便真以为自己是他们的神?”

  褚云攀心一寸寸的发冷和往下沉,拱了拱手:“皇上,臣并无此意。”

  “好,朕也相信你。”梁王目光落在他身上,冷冷道:“退下!”

  “是。”

  褚云攀转身出门,梁王看着褚云攀渐渐远去的背影,眸色微沉。

  衙门的百姓,还有镇西王府门前的百姓都等着宫里的消息,原本以为,闹这么凶,朝廷重视,一定会派镇西王出马。

  结果,府尹等人了来把他们驱离,说:“皇上已经另调三千人全城搜捕,大家放心回去吧!”

  众人一听,这才激动地回家了。

  只得,还有些百姓打探到内部消息的,这才得知,皇上竟然派了鲁王!

  百姓们一片惊讶哗然。

  “为什么派的是鲁王?”

  “不知道,不该是镇西王吗?”

  但也有人反驳:“难道啥事儿都得叫镇西王?皇上派人出兵,已是重视,鲁王殿下也很好。”

  失踪者的父母只得担心地闭上嘴,他们都是弱势的小老百姓,哪敢多说什么,只得呆在家里等待好消息。

  褚云攀回到家,便见叶棠采抱着褚曜站在垂花门等他。

  褚云攀心情这才好些,走过去。

  褚曜呜哇一声,上半身便扑到他怀里拱。

  “呵呵,小家伙。”褚云攀轻轻一笑,一把将他抱过来,在他粉嫩嫩的小脸亲了一口,又伸手轻揽叶棠采的小腰:“这么冷,还出来。”

  叶棠采挽着他的手:“我跟宝宝都想你。”

  褚云攀心中的阴霾这才散去一些,拉着母子二人一起进屋。

  晚上用过饭,叶棠采亲自下手给孩子洗澡,等用毛巾把孩子擦得干干净净,放到床上哄睡了,抬头却见褚云攀坐在窗边看书。

  叶棠采见他神情低落,便知因为今天进宫之事。

  今天传出贩子之事交给鲁王,叶棠采便猜褚云攀心里一定不会好过。

  叶棠采道:“咱们去了应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褚云攀抬头看她:“但愿吧!只是……我想不到他……”

  “想不到什么?”叶棠采歪着头看他,“他是皇帝。”

  褚云攀一声不吭。

  今天梁王的一翻作为,深深地刺伤了褚云攀。

  在褚云攀心里,梁王不只是君主,不只是追随而获得地位和功名之人,对于他来说,梁王亦师亦父。在他心目中,那是等同于父兄一般的存在。

  可他已经功高震主,梁王开始猜疑他、防范他、忌惮他……

  “三奶奶。”青柳隔着珠帘,在小厅里叫,“昨天你让找出来的小弓,是不是明儿个玩?”

  叶棠采回头,笑眯眯道:“又没鸟儿,不玩了,藏起来吧!”

  “好。”青柳便跑出去了。

  褚云攀靠在榻上扑哧一声笑了,看着她:“你在干什么?”

  叶棠采咯咯一笑,扑到他怀里:“高鸟尽,良弓藏。我让你小心点呀!”

  温香软玉扑了满怀,褚云攀心情大好,双手掐着她的小腰:“我自当小心。”

  说着,一把将她给抱起来,往拔步床走去。

  ……

  第二天,褚云攀还未收到提前开印的通知,看样子,还是得等到正月二十才开印。

  褚云攀因为被梁王猜忌,心情低落。

  被猜忌,他不怪梁王,毕竟自古君王皆如此。但当发生在他和梁王身上时,褚云攀心里还是不好受。

  此时,他知道自己需要如何应对,收敛锋芒,低调行事。

  可,人贩子之事,褚云攀却无论如何也放不下,鲁王的能耐,在跟随梁王之时,褚云攀就摸了个清楚——鲁王自来是个一问摇头三不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人!惯会独善其身。

  此案连上官修都玩砸了,更何况是鲁王。

  恰巧,今天是康王府摆宴的日子。

  众贵族们一如既往地上门喝酒,褚云攀便悄悄把康王约到其库上的一个小楼阁上,与康王商讨起来。

  康王亦是个古道热血之人,早就不满此事交给鲁王了。

  “此事你最合适,便是不给你,也该让那贺裴还裴贺的上,结果,唉,不知皇上怎样想的。不过,这是圣意,或是皇上自有考虑也未可知。”康王一脸同情地看着褚云攀。

  这个皇帝,可是褚云攀自己扶上去的,结果,现在竟然被忌惮了。

  “你说得对,皇上自有考量。”褚云攀只淡淡一笑,“但人贩之事真的刻不容缓。而鲁王以前从未接手过这种任务,难免有所疏漏,不比康王殿下身经百战。”

  康王哈哈大笑:“要说身经百战,经验老到,哪个及得上你!你想如何?”

  褚云攀抿唇一笑:“就请康王殿下多提点一下鲁王殿下。”

  康王浓眉一挑:“哈哈,这是当然的!”

  二人便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交换着观点和意见,此时贩子该藏身何处,或是会采处什么对策等等都商量过了。

  午饭过后,褚云攀便离开了。

  康王直接提了两壶酒到鲁王府,跟鲁王聊天,直接就问他:“此案你打算怎么做?”

  鲁王一脸愁苦:“如何做?唉,表哥,我恨不得上门跟你或镇西王请教。”

  康王也有点皇室血脉,其父是公主之子,第一代永宁郡主,因为姓康,别人都叫他们康王。康家是武将世家,世代镇守西北,先帝为褒奖康家骁勇,到他这代便不降爵,仍然是王爵。

  康王道:“什么请教不请教的,大家商议着来吧!”说着,便把自己和褚云攀的观点全都告诉鲁王。

  只是,不跟鲁王说是褚云攀提出来的,否则鲁王嘴巴不严,道出褚云攀竟给鲁王提意见,这是插手!皇上又要忌惮褚云攀了。

  ……

  褚云攀回到家,却见步厅的桌子上堆了一堆东西,什么玉如意、珍希盆景……林林总总的一堆。

  褚云攀墨眉一挑,叶棠采道:“这是皇上赐的。”

  褚云攀一怔,便笑了笑:“哦,好好收起来。”

  那天书房里的争吵,许是梁王也后悔当是语气重了,所以赐一堆东西过来,不知算是道歉或是补偿,抑或是冷冰冰的维系着君臣之间的关系。

  但不论如何,有些东西变了味,即使再极力维系也回不到从前。

  以前跟梁王千丝万缕缠在一起的线,只断成一两根。

  “三爷,这些东西不摆起来?”叶棠采歪了歪头。

  褚云攀默了一下才说:“很快就要出发去应城,到时也得收拾。都装起来,到时带走。”

  “好。”叶棠采笑眯眯地点头,“惠然,把家里的盒子拿过来。”

  很快,惠然便拿来一个个的漂亮盒子,不是檀木就是梨木,与褚云攀一个个把这堆东西擦拭过后,便装在盒子里,再一点点封好。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