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256章 不一样的破关之法
夜间

第1256章 不一样的破关之法

    “该死的,我还没下完呢!”

    坤王在遭罪的时候,方平在骂街。

    西皇过分了啊!

    我还能继续赢下去的,现在还有不少想知道的没问,还有,一些好处也没拿到来着。

    “过分!”

    苍猫晃着脑袋,配合了一句,西皇老头真过分!

    同样被传送走的天极,听到这一人一猫的话,心中暗叹,当个人吧!

    做人何必赶尽杀绝呢?

    没看自己那个假老爹,都快崩溃了。

    给他多活几天吧。

    天极严重怀疑,此地存在不了多久,也许……这次就得被拆了。

    拆了,这幻境就没了,这个老爹的记忆片段也会消失。

    就不能让人多活几天?

    天极也没开口,此刻迅速睁眼,他可没方平那么大的心,这地方危险无比,随时会遭遇其他强敌。

    方平倒好,出来了第一时间不是观察环境,而是骂街,就不怕被人偷袭了?

    方平倒是不太怕,大猫的精神力很强,真要有人想袭击,大猫早就感应到了,这猫能跟着一起骂人,显然没遭遇危险。

    “哞!”

    方平刚要观察四方,一声牛鸣响起。

    一座巨大的宫殿,呈现在方平眼前。

    宫殿外,一头青色老牛,此刻好像看到了苍猫,大声吼了一句。

    苍猫也伸长了脑袋看了过去,这一看……苍猫一脸好奇道:“牛!老牛!骗子,是老牛,小牛的祖宗……”

    “水力?”

    方平也看到了,很快晃了晃脑袋,水力的投影?

    水力也能有投影在?

    “哞!”

    牛鸣声再起。

    宫殿外,大水牛再次嘶吼起来,还是看着苍猫,有些畏惧,有些恼火。

    苍猫懒得理它,嘀咕道:“帝级牛,才懒得吃。”

    这投影,若还是以前的实力,那只有帝级实力。

    帝级的投影牛,牛肉味都没,苍猫岂会吃这个。

    方平苦笑不得,显然,这牛还记得苍猫。

    苍猫和天狗以前没少打水力的主意。

    这么说来,此地是南皇的地盘了?

    对南皇,方平没什么了解。

    只知道水力是南皇的坐骑,而南皇也没什么后裔,好像没出现过,首席尹飞倒是之前出现过。

    “南皇的地盘……”

    方平说了一句,身后,天极扫了一眼,开口道:“南皇的关卡倒是比本王父皇那边要强,父皇那边就一个小棋室,这边倒是呈现了南皇宫中的归元殿。不知道有没有南皇投影在……”

    “你认识?”

    方平问了一句,不等天极开口,苍猫大大咧咧道:“这里本猫也来过!南皇招待客人的地方,有时候也会放一点好吃的……”

    方平点点头,“那就进去看看!”

    他正说着,殿中,忽然有人吼道:“蠢牛,叫什么叫,再叫弄死你!”

    这话刚出,又有人低沉道:“乱天王,水力并未招惹天王,天王何必一而再辱骂水力?”

    方平愣了一下。

    下一刻,大殿中走出了两人。

    乱和水力!

    是的,水力!

    真水力!

    方平看了看门口的大水牛,再看看真水力,忍不住想笑。

    这鬼地方,意外真多。

    苍猫遇到了假苍猫,水力遇到了假水力,也是有意思。

    水力此刻也看到了方平,见他盯着自己看,再看大水牛,有些无奈,不过很快愣了一下!

    “方平?”

    此刻的方平,直接干脆地恢复了原貌,都懒得再变身了。

    水力一开始没在意,这下子忽然恍惚了一下,震撼道:“你……来了?”

    方平笑道:“来看看,三界有热闹,不看看怎么行?这不刚进来么。”

    一旁,天极瞥了他一眼,要点脸,你真的刚进来?

    反正他知道方平破了兽皇、战天帝、西皇三关了。

    现在装作刚进来,有人信你吗?

    水力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水力神岛和人族本就是盟友关系。

    这时候,乱也是郁闷地看着方平,“你小子怎么进来了?”

    方平笑道:“乱,你好像很不欢迎我?”

    “哼!”

    乱没好气道:“玛德,老子的混乱神国,好不容易召集了一批老兄弟,结果那群王八蛋,天天吼着要去投靠你,跟你干大事!”

    乱是越说越火大,老子干不了大事吗?

    凭什么要去投靠方平!

    心中不爽,乱又哼道:“你来了也没用,这地方根本出不去!被困了很久了!”

    他也一关没破,到现在还在这待着。

    水力也是,它第一关就是南皇这一关,却是迟迟无法破关。

    就在这时候,大殿中再次有人走出,海虞一看到方平,那是掉头就跑,疯狂遁逃,脸色惨白!

    地窟的圣人!

    这一次,地窟来了两位圣人。

    大都督和海虞。

    大都督在兽皇那一关,方平没出手。

    海虞在南皇这一关,之前和乱他们倒也相安无事,乱虽然性格粗暴,可一般情况下,你不招惹他,他也懒得搭理你。

    海虞之前还算安心,此刻一看到方平在,哪有任何犹豫,跑!

    方平瞥了一眼,也不在意。

    跑?

    往哪跑?

    这些关卡,你不破关,根本走不了。

    懒得理会那家伙,方平笑道:“这一关考验什么?你们有人破了其他关卡吗?”

    乱郁闷道:“没!他么的,谁知道南皇什么意思!那老东西投影就在大殿内,结果就是在闭关不理我们,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水力也是无奈道:“主人根本不说话,我们已经找遍了归元殿,也没发现有何异常,根本无法离开,也没办法破关。”

    “几个人在这?”

    水力马上道:“六人,除了我们三位,还有另外三人,药神岛一人,西皇宫一人,还有一位神教武者。”

    “西皇宫有人在?”

    天极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太在意。

    西皇宫这次来了几人,除了他和盛楠,剩下的就一位帝级,七曜摩夷天的七曜天帝。

    “是七曜。”

    水力解释了一句,对方没出来,大概没感应到外面的事。

    此刻,门口的大水牛继续对着苍猫吼叫。

    水力有些尴尬,也觉得有些丢牛,无奈道:“这投影,好像没有什么智慧,只有一些简单的意识,不如皇者的投影真实,大概是认出了苍猫。”

    苍猫瞥了他一眼,嘀咕道:“大牛,你怎么傻乎乎的!”

    投影牛也是水力,感觉好傻的样子。

    水力也是无奈,瞥了它一眼,本座傻乎乎的?

    还不是你惹的祸!

    很多年前,就盯着老夫的肉,这投影就是一些简单的意识,恐怕也就记得这个了,看到你,能不愤怒吗?

    方平懒得管这些,笑道:“进去看看,我倒想看看,南皇这一关如何破。”

    乱也不阻拦,他现在也有些不耐烦了。

    他想赶快离开!

    方平来了,也许会发现一些不同寻常。

    反正他是没发现的。

    ……

    一行人很快进了大殿,归元殿。

    此地,是南皇昔年招待宾客的场所。

    海虞不知道躲到哪了,没出现。

    方平也不在意这个,看到神教那位真神看到自己就要跑,方平随手一巴掌拍出,没拍死对方,只是将对方拍在了地下,趴着无法动弹。

    方平笑道:“跑什么,待会也许还需要你们。”

    “皇子殿下。”

    此刻,七曜天帝也急忙赶了过来,看到天极,有些喜悦,靠山来了。

    天极瞥了他一眼,也没太客气,随意道:“一边站着,让方平来破关。”

    方平侧头看了他一眼,天极笑呵呵道;“你破关拿手,有好东西尽管拿走,我们跟着破关凑个热闹。”

    方平无语,这话说的。

    此刻,大殿上方,一位老人盘坐在巨大的蒲团上,闭着眼睛,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看任何人。

    水力无奈道:“一直就这样,不管如何,就是不开口……”

    “打了吗?”

    “啊?”

    水力愣了一下,什么?

    “我说打了他吗?”

    水力讪讪,一旁,乱倒是开口道:“老子给了他一拳,不过也没什么反应的。”

    “试试,打死他看看!”

    方平笑道:“这种情况,打死了也许会出现一些意外效果!”

    话落,方平单手抓去,气血爆发,轰隆一声,抓住了南皇投影!

    在水力有些无力的眼神下,方平轰隆隆打出了上百拳,眨眼间,南皇投影被他打的崩溃。

    乱忍不住道:“打死了,这家伙不说怎么破关,那说不定就出不去了!”

    他也是大胆之辈,不过他有些担心,打死了南皇投影,那就出不去了。

    “没事,出不去就在这待着好了!”

    方平才不在意这个,轰隆隆地轰击着,眨眼间,南皇投影被他打的快要彻底覆灭了。

    就在这时候,之前一直不动弹的南皇投影,陡然睁眼,好像有些无奈,低沉道:“此乃归元殿,修炼之地,尔等自己找破关之机!”

    他终于说话了。

    此刻,乱有些高兴道:“小子,不错啊!我就说这地方可能和修炼有关系,这家伙一直在盘坐修炼,好像是在修什么特殊功法,之前老子说了,水力这蠢牛居然还说不是。”

    总算找到线索了!

    他觉得方平这小子,的确有几把刷子,一来就发现了端倪,挺厉害的。

    然而,他正想着,方平轰隆一声,将投影打的再次溃散,方平没好气道:“自己找?找的不累吗?少废话,快说,怎么破关!”

    众人傻眼,水力忍不住低声道:“方平,主人毕竟是皇者,这……”

    方平随意道:“一道本源投影罢了,又不是真的南皇。就算是真的,打死了就打死了,水力前辈,都什么时候了,还想那些。”

    方平说着话,再次对投影下手,打的对方虚影一次次的溃散,方平逼问道:“说,到底怎么破关?”

    天极摇头,果然,方平这家伙就从来没有按照正常路走的心思。

    换个人,知道破关的事,大概也就不再问了,自己去寻找。

    方平倒好,他压根没这心思,先揍你一顿逼问再说,逼问不出来再想别的办法。

    南皇投影被打的快要彻底消散了,此刻,投影再次睁眼,有些无语,缓缓道:“归元大殿,修归元之体。”

    “怎么修?”

    方平问了一句,看到南皇再次闭眼,轰隆一拳打出,郁闷道:“水力前辈,南皇还有这爱好?非要打一顿才说?要不要皮鞭滴蜡?多贱啊!”

    水力苦笑,它也没想到,被方平揍了一顿,南皇投影会说出更多的信息。

    之前,它可是没想过对投影动手。

    破关,不是要规规矩矩的破关吗?

    寻找线索,破解线索,完成条件,然后破关。

    这大概是他们所有人的心思。

    而方平……这家伙就是个痞子,他管你线索不线索的,不找,没那时间,进来就打,打的你说。

    什么皇者的敬畏……没有的事。

    他压根不敬畏皇者!

    一旁,乱觉得自己学到了。

    原来如此!

    打一顿就有线索了,一顿不行就两顿!

    乱若有所思,老子还是不够莽啊!

    之前打了南皇一拳,没什么反应,他看对方毕竟只是投影,也就没多管了。

    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嫩了点啊。

    乱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方平这小子更嫩!

    “看来还是不够莽的原因!”

    乱觉得自己学到了,接下来自己也可以尝试一下,遇到了就揍。

    乱还在想着这些,方平打的南皇投影再次分裂,南皇也再次睁眼,眼神好像多了一些恼怒之色。

    还问?

    什么都问,还要你们破关干嘛?

    那干脆送你们走算了!

    三界何时出了这样的人物,怎么一点规矩都不讲了!

    “自己……”

    轰!

    方平又是一拳打出,南皇投影憋屈,低喝道:“大胆……”

    砰!

    一声更大的响声传来。

    下一刻,南皇投影砰地一声炸开,直接消散。

    方平愣了一下,水力也愣了一下,天极有些奇怪地看着方平,“你把他打死了?那现在怎么办?”

    方平这家伙真粗鲁!

    你好歹等人家说完啊,你直接就给打死了,这下子怎么办?

    方平摸着下巴,迟疑道:“不会死的吧?我之前打死了兽皇几十次,兽皇也没彻底死,很快会恢复了,南皇就打这么一下,就打死了?”

    后方,其他人都是心累不已。

    这是破关吗?

    居然都指望着方平破关,他倒好,一来就把正主给打没了,这还怎么破关啊!

    几人等待了一会,还是没有投影出现。

    这下子,方平也不确定了,迟疑道:“这也太脆了吧,打死了一下,居然就没了,那怎么破关?”

    “……”

    众人无言以对,我们怎么知道。

    你一来就把人打死了,谁知道怎么办。

    乱也是有些郁闷,得了,别学了,学了也白学,看看,这混蛋干的好事。

    直接把南皇打死了,这怎么破关?

    方平没等到南皇投影再次出现,想了想道:“他不是说什么归元之体吗?水力前辈,你不知道话中的意思吗?”

    “归元之体……”

    水力不是太确定,沉吟片刻道:“这个……难道是指破八的归一之路?难不成破八才能离开此地?”

    它也有些无奈,方平一来就把南皇投影打死了,这下该怎么办?

    还能破关离开吗?

    就在这时候,方平摸着下巴道:“不对啊,这地方还有活人……不,活牛!水力前辈,外面那头牛不是还活着吗?去把它打死试试,前辈勿怪。”

    方平直接往外走,边走边道:“我觉得这地方不会无缘无故地多了前辈的投影,一般情况下,这地方出现的活物,都有自己的特性。

    水力前辈的投影出现在这,不太正常。

    我去把它打死了,前辈看看有没有什么变故。”

    水力心累,你这家伙一来就要打死这个打死那个,真的合适吗?

    连乱也不由道:“方平,你再把那头蠢牛也打死了,也许真的没线索了,你确定要如此?”

    “试试看吧!”

    方平不管这些,往外走着,随意道:“南皇这一关,哪怕破不了也没什么,按照我的推测,我们哪怕破不了关,最后也能离开此地。”

    按照西皇的说法,最后他们可能会汇聚在最后一关。

    既然如此,方平对破关也不是他担忧,真的破不了,大不了就在这等着好了。

    反正他也破开了三关了,收获不小。

    ……

    方平说话间,人已经走出了大殿。

    外面,那头牛之前在趴着,结果再次看到苍猫,也再次嘶鸣起来。

    方平没跟它客气,虽然这头牛和水力的本体一样,可打死这投影,方平也没负担。

    在水力不忍心去看的眼神下,方平轰隆隆的出拳,一阵乱打,直接将投影牛打爆!

    乱和天极此刻也是无力吐槽了。

    这么莽,真的可以破关吗?

    感觉不太靠谱!

    方平就不能靠谱点?

    转头一想,真要靠谱,那就不是方平了。

    这小子就是不走寻常路的货色!

    ……

    就在方平乱拳出击的同时。

    一处秘境中。

    羿天王遇到了尹飞。

    两人也没急着破关,羿天王传音道:“你尽快去你师尊那边,破开南皇这一关,每破一关,机会更大三分。”

    尹飞微微点头,也传音道:“师尊那一关,未必好破。”

    “南皇的关卡……应该不算难!”

    羿天王笑道:“我得到了一些线索,南皇那一关,应该还算简单!你进了归元殿,学南皇的姿势,修炼几个月,应该就可以破关了,考验的应该是定力和观察力。”

    “这么简单?”

    “也许要吃点苦头,可能会更麻烦一些,不过在各位皇者极道的关卡中,应该算是简单的。”

    “羿,消息准确吗?”

    “应该不会错!”

    羿天王语气郑重道:“我是在师尊那一关找到的线索,应该是道树留下的!”

    尹飞微微凝眉,半晌才道;“道树到底走到哪一关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

    羿天王诚恳道:“它虽然进入此地有段时间了,可这地方,你也感受到了,一关比一关难缠,它有没有走到最后一关,除非遇到它,否则……难以判断。”

    说着,羿天王又补充道:“其实就是耗时间的事,慢慢磨,迟早会磨开这些关卡!”

    尹飞点头,那就慢慢磨好了。

    这么说来,师尊那一关还算简单了,磨一段时间就能破关了。

    ……

    他们俩在商量着慢慢磨开这一关。

    此刻的方平,再次打死了水力投影。

    等打死了水力的投影,此地有变故出现了!

    这一次,宫殿中,之前没离开的七曜天帝忽然喊道:“殿下,南皇投影再次出现了!”

    此话一出,众人匆忙走进大殿。

    这时候,南皇投影再次出现了。

    睁开眼,扫了一眼方平几人,略显无奈,眼神有些异样。

    方平奇怪地看着他,现在怎么出现了?

    之前不怎么说话的南皇,此刻,缓缓道:“凶残之辈!三界何时出现了你这等魔头!”

    南皇有些蹙眉,“归元殿,修身养性之地!此关,考验定力,洞察力,而非残暴,你接连斩碎本皇与水力,是为魔道……”

    “废话真多!”

    砰!

    方平再次出手,很快,将南皇投影打爆。

    乱和天极想阻止都没来得及。

    而这时候,方平迅速走了出去,果然,外面的水牛复活了!

    方平好像发现了什么!

    很快,方平眼神微动,再次将水力打爆,迅速冲回大殿,果不其然,这一次南皇投影再次浮现!

    方平意外道:“原来是这样!”

    这一刻,乱也发现了一些异常。

    看向南皇投影,奇怪道:“这老家伙好像神智更多一点了!”

    方平点头,摸着下巴,喃喃道:“我懂了,这哪个缺德的,把他和外面的蠢牛连接到了一起,蠢牛太蠢了,影响了他的神智……打死蠢牛一次,再打死他一次,如此反复,蠢牛弱小,会渐渐消散。

    而他……会渐渐恢复神智!

    是不是有什么绝密和好处要给我们?”

    方平觉得自己是天才,这么难的秘密居然被自己发现了!

    不等南皇开口,砰砰砰一阵乱打,再次打死了南皇投影!

    方平迅速冲到外面,再次将刚出现的水力投影打死。

    而水力真身,此刻那是无奈至极,刚刚方平是在骂自己吗?

    算了,不和他计较。

    不过……这家伙真的行!

    这都能撞中,此刻,几人也是有些无言,这一关真的有人可以破开吗?

    谁闲的没事干,一来就把南皇和水力给打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