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283章 直接干脆的方平
夜间

第1283章 直接干脆的方平

    三楼。

    方平他们上去的时候,灵皇已经消失。

    不是消失,而是在另一侧坐下,中间隔着纱帘,清冷道:“说吧!”

    “……”

    方平呆滞了一下,石破和乱倒是没在意。

    方平想了想,也没看到桌椅板凳,自顾自地弄出了沙发,弄了个小茶几……

    众人有些诡异地看着他。

    灵皇好像在皱眉,隔着纱帘看的不清楚,此刻,房间都好像冷了下来。

    皇者面前,不邀请你坐,有你坐下的资格吗?

    所谓的座上宾,那也是皇者客气。

    真正有资格在皇者面前坐下的没几个,镇天王倒是算一个。

    尤其还是灵皇这种女皇,极少召见各方强者。

    强者在她面前,多少还是有几分拘束的。

    乱倒是不算拘束,不过他也习惯了强者为尊。

    灵皇既然比他强,那到了灵皇的地盘,不坐也没什么。

    他们惊诧,方平则是不管这个。

    他不喜欢站着和坐着的人说话。

    里面的灵皇在坐着,他就不会站着。

    弄的跟汇报工作似的。

    方平自顾自地坐了下来,苍猫也跑到了一边趴下,帘子那边,三猫好像有些异动,看沙发的样子,软乎乎的,它想来试试感觉。

    不过应该是被灵皇镇压了,反正方平听到了一声委屈的猫叫。

    ……

    方平坐了下来,也不招呼其他人。

    不过石破和乱见灵皇没说话,两人也不客气,石破一屁股挤走了苍猫,也坐了下来。

    苍猫刚被挤走,那边,乱看都不看,一屁股朝它脑袋坐下。

    苍猫气的够呛!

    乱倒是伤害不了它,可它是个爱干净的,乱屁股上面还有灰尘,它岂会被他坐脑袋。

    急忙逃窜,一下子跳到了方平肩膀上,气鼓鼓地看着两人,猫脸上满是不乐意。

    方平这时候也不管他们,笑道:“前辈,我们倒是没什么好说的,前辈既然让我们上来了,不说几句吗?”

    说着,怕灵皇不入正题,方平笑道:“比如前辈现在的状态,要不前辈说几句?”

    “状态?”

    灵皇淡淡道:“傀儡身,有何好说的。”

    “前辈说说看,我太年轻,见识不多,还真不懂,听听前辈的高见。”

    方平很谦虚,还拱了拱手,若是站着,那就更像回事了。

    灵皇通过这片刻的观察,已经判断出了一些东西。

    桀骜不驯!

    看似谦和,实则霸道。

    哪怕面对皇者,也是我行我素。

    三人中,方平最弱,然而却是最为霸道猖狂,连石破和乱,嘴上没说,可灵皇能感应出一些忌惮。

    乱,她不熟悉。

    可石破,她极其熟悉。

    这家伙昔年也是个刺头,不是刺头,也不敢对她有想法,更不敢喊胖灵。

    不是刺头,敢来灵皇宫偷窥?

    不是刺头,敢和天狗那个无耻的家伙较劲数百年,死活不认怂?

    可就这样的刺头,面对方平的时候,感觉也有些藏在心底的忌惮。

    一位极其年轻的人王!

    此代人王!

    小楼中发生的一切,灵皇都知道,她隐约听人提及过此人,此代人王……或者更应该称之为魔王!

    人魔!

    这么年轻的家伙,被人称为人魔,加上之前羿的陨落,方平在楼下也说过,当时众人的神态,让灵皇明白,这位神皇首席,恐怕就是此人杀的!

    连神皇的人都敢下手!

    灵皇心中想着,没急着说这些,淡漠道:“而今三界大势如何?”

    听这语气,方平判断,对方不知道三界的情况,那这位就算是分身,也不是刚进来的那种,否则应该知道三界的情况。

    方平笑道:“九皇四帝不出,初武几位老妖怪被封印了,三界还算太平……”

    石破嘴角一抽。

    太平?

    你眼中的太平是什么?

    灵皇冷然道:“最近本源频繁震动,本宫也有些感应,石破,你来说!”

    石破轻咳一声,瞥了一眼方平,想了想笑道:“太平,那倒算不上,死了不少人了。挺多老熟人的……”

    石破有些唏嘘,“掌兵、天魁、羿、纪云、源华……以及八王中除了坤王和乾王的,其他都死了。三十六圣当中,活下来的不到五位,剩下也都完蛋了。”

    灵皇久久无言,许久,声音低沉一些:“当年并未杀这么多人,为何会陨落这么多强者?”

    天王级,哪怕在她眼中,也是强者了。

    这也死的太多了!

    尤其是掌兵,最后一战,已然破八。

    还有初武的源华,也是破八的至强者。

    这些人,昔年都是老熟人,甚至是老朋友了。

    灵皇在想这个,方平则是挑眉,有点意思,她居然知道最后一战的情况,这代表这位比其他人知道的多,当然,不知道如今三界的情况,那进来的时间不短了,但是也不会超过八千年。

    石破听到这话,眼睛挤了挤方平,笑道:“一代更比一代贱,有人心黑手辣,别看实力不强,坑死人那是不偿命……”

    方平淡笑道:“石破前辈,别这么骂自己。”

    “……”

    石破嘿嘿直笑,那边,乱翘着二郎腿,靠着沙发,懒洋洋道:“否认什么,加点底牌,让这娘们知道咱们不好惹!”

    乱也不傻,直接道:“如今三界,人族最强!破八的有镇天王、铸神使,算下来,也许还得算上那只讨人嫌的蠢狗!

    镇海使那家伙,之前不是和你还合作过吗?

    干掉了天魁,也是破八。

    破七的你,武王,还要加上这蠢猫……老子和石破,现在也算你这一方的,月灵那女人,和你也纠缠不休……”

    方平脸色发黑道:“前面的我认了,月灵和我可没关系,合作罢了!”

    这事不能认!

    乱这混蛋,乱嚼舌根。

    他的一番话说完,灵皇淡淡道:“倒是出乎本宫预料,三界而今竟是人族称霸!”

    “一般一般!”

    方平笑呵呵道:“比不得皇者,一皇出,哪有我们的地位,还不是想杀就杀!也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灵皇清冷道:“还算有自知之明。”

    她这么说,方平倒是不服气了,笑道:“皇者虽强,不过也并非无敌!一位破八干不过,十位八位的,多少还是有些希望的!

    前些天,人皇降临,虽不知道出了多少力,不过应该也不少。

    真要太假,也没人信他。

    结果……也被打的跟孙子似的,皇者嘛,强归强,感觉还没到一人镇三界的地步吧。

    当然,神皇和斗天帝这种也许更强大一些,不过……没到那地步,一群破八去围攻,还是有干掉的希望吧?”

    “哼!”

    灵皇冷笑道:“幼稚!皇者不灭,除非大道崩灭,否则纵然三界崩溃,皇者也不会死,最多寂灭!”

    寂灭和死亡,还是有区别的。

    一个是有可能复苏的,也许需要千万年,但是还是有希望复活。

    一个是彻底死亡,无法再生。

    显然,灵皇也有皇者的霸道和威严,方平口口声声可以屠皇,想要压她一头,她岂会让方平如意。

    “前辈也说了,除非大道崩灭……前些年嘛,还真不一定会!可现在,我看悬了!”

    方平笑眯眯道:“门后的世界出变故了,本源大道其实已经断了一截,虚门之后通往真门之间的大道其实已经断裂了。

    按照我的判断,可能还要继续断。

    有几个家伙想超脱,不再当傀儡,在门后世界也有布局……也许还有灵皇前辈一份呢!”

    方平玩味道:“弄了一些假道万道之源,想要做什么,也就你们自己清楚了!真道,我看迟早要崩,皇者们现在都在各找后路吧?

    又想摆脱限制,又想继续称霸三界,还想继续保持皇者威严……

    皇者们各自算计,大概有些人还想让一些人当垫脚石,我超脱了,留下的空白,你来填补。

    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恨不得把对方弄死,自己彻底超脱出去。

    这些事,我也门清,前辈也没必要和我太过见外,你们知道的,我未必懂,但是不代表不知道。”

    方平懒洋洋道:“也许你们觉得神秘的事,我都可能知道一些!就说种子的事……算了,不说也罢。前辈对我遮掩许多,我也没必要事事告知,不是吗?”

    灵皇沉默,石破两人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方平。

    行啊!

    你他么都快成三界通了,什么都知道,有些事他们都不知道呢。

    灵皇沉默了一会,声音依旧清冷,“纵然你知道,也无法改变什么!”

    “实力嘛,我懂,实力不够都是废话!”

    方平笑道:“所以我这不是在提升吗?一直在提升,总得给我一些时间嘛,难道一天成皇者?那也不现实啊!

    破八倒是快了,我看最多也就几个月的事。

    破九的话,难度不小,看运气吧。

    至于更强,现在就不考虑了。”

    方平打趣了一句,又笑道:“前辈,我说了也不少了,只是问了前辈一个问题,前辈难道还不能回答吗?”

    石破和乱现在都闭嘴了!

    耍嘴皮子,谈判,他们觉得自己和方平差的太远。

    有点自知之明,不去掺和,让方平来谈,两人负责干活就行。

    这家伙,嘴皮子那叫一个利索。

    之前态度高冷的灵皇,和他才谈了几句,这就有些动摇了。

    没办法不动摇,方平知道的的确太多了。

    非但如此,这家伙也着实可怕。

    三年破七,破八不远,这他么还是人吗?

    若是说三界最有希望证道皇者的,一个是镇天王,一个是铸神使,一个是妖帝,那第四人绝对是方平。

    妖帝之所以被石破认为是前三,因为对方开创了妖庭。

    当然,现在还得看看情况,道树若是成功了,那就难说了。

    他俩不说话了,灵皇此刻也不再迟疑,清冷道:“本宫如今算是本源投影和分身的一个综合体,分身可以自由离去,本源投影只是虚幻……

    而今,却是融合一体,本宫虽然具备一定的本体记忆和实力,甚至和本体有关联,但是却是失去了自由。”

    “这样吗?”

    方平摸着下巴,喃喃道:“有些懂了,你原本是受本体控制的分身,结果被此地规则塞入了控制芯片,现在说来,就是双重控制……但是实力比之前要强大不少……”

    方平大概听懂了。

    灵皇的分身,可能在八千年前左右的时间,进入过此地,结果和此地的本源投影融合了。

    她失去了自由,但是和一般的本源投影也截然不同。

    人皇那边,也是分身,但是没失去只有,因为他没融合那道本源投影。

    灵皇如此做,有好有坏,坏在无法出去,好在和此地规则融合,恐怕可以借用一部分规则之力,甚至是自我修炼!

    方平判断,应该可以自我修炼。

    否则,她的生命力从哪来的?

    难怪她这分身极强!

    最少也有破二门的地步,应该在此地修炼了很多年,吸收了不少生命力,这才让她的分身强大无比。

    方平想到了一个问题,开口道:“前辈一旦在此地脱困,是否可以和本体融合?”

    “可以。”

    灵皇不屑于否认,也无法否认。

    “前辈分身证道破九的话,融合了本体,是否可以强大一大截?”

    “不错。”

    “所以前辈在这,其实是想破开这一切,离开这,回归本体?又或者干脆自己成为主人?取代真的灵皇,融合了灵皇,你当主人?”

    方平笑道:“你养了一只假猫,遇到了真猫,摸都没摸,这是要和本体区分开?”

    “……”

    帘子后,冷淡声传来:“太聪明了,未必是好事!”

    “这有什么!”

    方平无所谓道:“是个人就会这么想,谁愿意当别人的替代品,哪怕是分身,这离开的久了,还能算分身吗?自己在这有自己的生活,活了这么多年,算下来,可能都有七八万年了,毕竟此地和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

    “比真的灵皇活的都长,自己想当家做主,完全可以理解嘛!”

    方平大大咧咧的,石破却是变了脸色!

    方平见状,笑道:“石破前辈,你管真的假的呢,反正都是一体的!反正对你都没意思,也许这假的还能对你更有意思一点……”

    石破脸色难看,看向帘子后方,低沉道:“你要取代真身?”

    灵皇也没想到,一眨眼,方平就想了那么多,此刻,冷冷道:“本为一体,何来取代一说!融合之后,是她之意识占据主体,还是本宫意识占据主体,本宫都是灵皇!”

    方平却是忽然笑道:“别急,还有一种可能!前辈真身和这分身都强大无比,但是受本源道限制,前辈会不会是想,其中一人成为填补本源的存在,解放另外一部分?”

    方平摸着下巴,呓语般道:“也有这个可能的!现在的皇者,谁还没个分身什么的,当然,这得分身强大才行,可分身哪有那么容易强大,所以取代本体成为大道融合的一部分很难……”

    “你知道的很多!”

    灵皇语气愈加冷漠。

    这家伙,好像无所不知!

    方平笑道:“一般一般,都是打听来的,这里打听打听,那里问个几句,自己再加点猜测,这不就能猜到一些了吗?

    灵皇的目的,无外乎这几种。

    第一,融合。

    第二,一部分被镇压,解放另外一部分。

    第三,夺取机缘,比如种子投影什么的,壮大自身。”

    方平笑呵呵道:“前辈说吧,我们能干什么,前辈能给我们提供什么?道树那家伙大概想证道成皇,那家伙虽然不熟,可明摆着是我敌人。

    前辈变强还是那家伙变强,我当然选择前辈变强。

    当然,前辈吃肉,也得给我们喝点汤,喝了汤,那一切好谈,道树虽强,等我招呼了亲朋好友,加上灵皇你在,干它难度也不大。

    当然,还得防着人皇那家伙,也是个阴险货色,小心他准备渔翁得利。”

    灵皇:“……”

    沉默了大概十秒钟左右,灵皇淡淡道:“该说的,都被你说了!你很霸道,很强势,一来就要占据主动,和昔年的地皇很像,而这……未必是好事!”

    “地皇也这样吗?”

    方平笑道:“别说,地皇真要这样,我挺喜欢的!他两个儿子,鸿坤和地皇倒是有些相似,这种明打明的对手,其实我挺喜欢的!

    说和你为敌就和你为敌,不服就干,挺好。

    非要学神皇和人皇这些人,比如鸿宇,我看他就不顺眼,哪怕他笑的跟二百五似的,我也觉得他是个阴货,懒得和他打交道。”

    方平那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破八的强者,在他眼中,有人可以看得起,有人压根没必要看得起。

    包括皇者也是!

    “当然,地皇和鸿坤这种人,死的也快,都很正常。”

    方平笑眯眯道:“前辈,咱们就不讨论这些了,时间上抓点紧,免得后面几关我去的晚了,好处被人捞走了。

    前辈让我们干什么,尽管说!”

    灵皇好像在吐气,和方平这种人打交道,有时候很让人厌恶。

    他什么都给你说好了,你要做的就是同意,不同意……

    这对于霸道的皇者们而言,是极其不适应的!

    向来只有他们可以一言而决,什么时候轮到其他人教他们如何去做了。

    何况,此人还很年轻。

    灵皇压下心中的不快,冷冷道:“你们真要合作,那要做的也很简单!破坏道树的计划!当然,并非在破关之前,而是之后!

    道树在最终关等着你们,让你们一起去破关。

    在这之前,你们要和它合作,破开最后一关,见到复生之种,本宫会在那时候出现,夺取复生之种。

    而你们,需要帮本宫拦住道树……”

    “没问题!”

    “……”

    方平答应的痛快,灵皇却是不敢相信了。

    太痛快了!

    方平笑道:“都是强者,没那么多废话!道树和我不对付,我刚干掉羿,明摆着不是一家人,我能让它变强吗?所以你要出手抢夺,我当然是支持的!

    利益一致嘛,利益一致才是合作的基础,这样才能双赢,前辈也不用怀疑什么。

    当然,真到了那时候,我有机会的话,看看能不能分杯羹,这也是正常的,前辈自己保不住,总不能不给我抢吧?

    大家都是明白人,所谓的合作,就是偏向你,一起干道树,之后各凭本事。

    我喜欢敞开了说这些,免得大家彼此算计,给了敌人机会,我最讨厌这种情况发生!”

    方平说罢,又道:“这是前辈的要求,说实话,在这之前,我的想法是道树还没破开关卡就干它,前辈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冒的风险就大了。

    冒险没事,武者还怕冒险吗?

    有利益,我们就敢屠皇者,就看值得不值得!

    这样吧,石破和乱破八,我呢,要点生命力锻造玉骨就行。”

    方平盘算了一下,又道:“给我弄点归一融合之力,给苍猫也弄点,好歹也是你当年养的猫,你看你现在养的猫,喂养的这么肥,显然当年苛待苍猫了,意思意思就行。”

    “……”

    乱和石破,还有苍猫,一起看向方平,都是满眼的崇拜。

    你说的好简单啊!

    灵皇则是有些愠怒,声音都不再清冷,低沉道:“你想要这些,本宫可以给你!但是要在事成之后……”

    “不见兔子不撒鹰!”

    方平笑呵呵道:“你不够大气,女人就是女人!我现在去找人皇,你信不信他转头就给我提供,只要我答应帮他!

    我方平代表的不止是我方平,还有镇天王,铸神使,甚至包括初武的一众强者!

    再加上石破他们,这股势力,我敢说,三界现在无人可以提供!

    我们偏向于哪一方,哪一方大概率就是赢家!

    这就是我的底气和资本!

    何况,这也是冒险的事,一群破八为了你的目的,去冒险战强者,我要这点东西多吗?”

    方平笑道:“我看在苍猫的面子上,所以给了个优惠价!不是苍猫,就这点东西想打发我?灵皇前辈,你是当我没见过好东西吗?

    当日在门后世界,那个不知名的家伙,为了让我保守秘密,要送我10滴真血,让我不要灭杀他的投影,我都没答应!

    好东西,我方平见的多了,前辈不用觉得我狮子大开口,我做事向来公道!”

    “……”

    石破和乱都是心中暗骂,要点脸!

    你对自己人,那的确没话说,做事相当公道。

    可对外人……你哪回公道过?

    方平对自己人,那还是相当不错的,李寒松锻造玉骨,苍猫的锻造玉骨,可以说,都是方平为他们争取来的,方平自己都没锻造成功。

    可方平的敌人,没一个占过便宜的。

    灵皇尽管不知道他的为人到底如何,可也知道不能轻易相信这家伙,声音略显冰寒道:“若是你最终没有做到那一切呢?”

    方平笑道:“我说了,帮你解决道树的问题!这个我打包票,做不到,那代表我们输了,那没办法!可要是有机会,道树绝对会被我们解决掉!

    这一点,你相信就是了。

    另外,我不保证你是最后的大赢家,只能说,看运气,也许好处就是我的呢,看能耐好了,我破七,你最少也有破二门的实力,要是这点底气都没,你别争了!”

    说着,方平将肩膀上的大猫抓到手中,笑哈哈道:“不信的话,大猫见证好了!这猫你养了很多年,也不至于坑你,好歹也是只有情猫,除了笨点,还是有点信誉可言的。”

    “喵呜!”

    苍猫一脸无辜,骗子对猫发誓,好可怕的感觉!

    纱帘后,灵皇眼神闪烁,忽然道:“苍猫,昔年本宫要抱你,都得投喂好处,为何对此人另眼相待?”

    她没回答方平的话,也没答应方平的条件。

    她的确有些奇怪,苍猫对方平的态度不一样。

    昔年,哪怕是她,苍猫虽然养在灵皇宫,可也是只傲娇猫,没有好处,你想玩猫,做梦吧!

    而今,方平那是搓圆搓扁随意。

    这还是苍猫吗?

    “喵呜,大……”

    “哼!”

    冷哼声再起,苍猫一脸委屈,好吧好吧,不喊了。

    “大大大,骗子身上的味道好闻呀,还可以吃好吃的,吃大鱼肉,还能喝皇者饮料呢……”

    灵皇冷冷道:“他是天帝的棋子?”

    “不知道呀。”

    苍猫茫然,本猫哪知道这个。

    灵皇微微蹙眉,方平懒洋洋道:“别想了,我就算是天帝的棋子,他也得能控制我,控制不了我,又想和我为敌,我就打死他,就这么简单!

    苍猫天狗来自天帝门下吗?

    这么说,天辰还得防着点才行,明白了。

    对了,你和天帝关系不一般吧?”

    “哼!”

    “胡说八道!”

    灵皇冷哼,石破直接大骂。

    方平笑了笑,随意道:“真灵皇又不在这,有什么啊!灵皇当初告诉武王,苍猫有事的话去找天帝,天辰杀火神的时候,自己也死了,有人暗中保住了他的本源……

    算了,懒得多管你们这些人的事,随你们的便。

    我又不傻,这些所谓的秘密,我没当回事罢了。”

    他猜测,灵皇和天帝是有关系的。

    别的不说,收养苍猫,是真的喜欢猫吗?

    也许吧!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