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305章 最后一关
夜间

第1305章 最后一关

    方平决定还是先换上试试,好歹知道天王大道能提升多少。

    免得关键时刻,忽然出了纰漏。

    当然,换完了,他还得换回去,免得被人感应到了什么。

    “也许……我就不该用大道,圣道和天王道都藏着,老子一点点换,破七打到破八,破八打到更强,打你们个措手不及!”

    强者们的眼光都很毒辣!

    斗天帝一眼看出了方平的问题,知道他是分身。

    那其他人也能看出来!

    铸神使恐怕已经看出来了,不过没说而已。

    其他人也差不多。

    “没了大道,我也只是破七,这些人会放松警惕吗?”

    方平笑了一声,也许会吧。

    试试!

    至于换大道,也很简单。

    本源境就在本源世界中,他不准备还给石破了,关键时刻,替换也就片刻间的事。

    当然,这片刻间被人干掉了,那算是倒霉到家了。

    “还得真身上阵才行,分身太弱了。”

    方平没再去想,圣人大道安装上了,他就是初入破八的武者。

    至于天王大道,试试再说!

    方平不再犹豫,瞬间钻入了本源境中。

    这一次,方平耗费了一些时间,等天王大道被自己本源世界压缩,压的快要断完了,方平这才走出了本源境。

    财富:1500亿点

    气血:0卡(740万)

    精神:0赫(74000赫)

    原力:740原(1480万卡)

    玉骨:99%(附气血质变)

    本源世界:999米

    战法:斩神刀法(+15%)

    本源道:+80%(假道)

    力量掌控:98%

    极限爆发:28282800卡/28860000卡

    方平微微皱眉。

    天王大道,长达十万米!

    结果倒好,被直接消磨到了只剩下800米,方平都郁闷了。

    当然,他现在的实力,加上兵器和肉身强度,绝对能堪比破二门的强者。

    刚破二门的那种!

    天王大道,只是让他堪堪达到了破二门的程度,这让方平微微有些失落。

    也许,艮王的更合适一些。

    艮王破七,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艮王的大道长达20万米!

    破六10万米,破七20万米,破八30万米起步。

    10万米被压缩的只剩下800米,那艮王的就算被压缩,1500米有吗?

    强者越强,大道越坚固的。

    也许还能达到2000米!

    “艮王……”

    方平嘀咕一声,袁刚的大道质量不行,刚破六而已,恐怕也维持不了多少场高强度的战斗。

    替换上了,也只是堪堪破二门的地步。

    堪堪破二门……

    此话,方平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而今,三界破二门的,真正破了二门的有几人?

    本源一道,真正明确破二门的,其实只有一人!

    镇天王!

    铸神使,鸿坤,封,妖帝,天辰……

    这几位,只是疑似,而且大部分都是在这,才达到了破二门的地步,此刻二门还没彻底破呢。

    方平,现在算起来,其实和这几位实力相当。

    换言之,除了那些皇者分身和道树这些强者,方平现在在三界,按照实力来算,恐怕仅次于镇天王。

    初武这边,冥神难说,其他两位破八,显然没达到破二门的地步。

    “哎,轻轻松松,三界排名前三!”

    方平调侃了一句,这时候的他,真的有资格去嚣张,去猖狂。

    妖帝也许之前破了二门,也许没破,不管如何,破了恐怕也不久,和他实力差距不大,旗鼓相当。

    方平还真不惧之!

    镇天王还是人类一方的,换言之,三界,除了九皇四帝,方平其实没必要再去怕谁,忌惮谁。

    “三年多了!”

    方平感慨一声,一旁,苍猫喵呜叫了一声,不要脸,天天说三年多,好意思吗?

    方平看向苍猫,笑道:“大猫,要不我试试,给你也安装一条大道,那样你也能破八了?”

    “不要!”

    苍猫嘀咕一句,很快又道:“不舒服,难受,插进去的,才不要!”

    “再说,就算给本猫安了,也会被挤断的。”

    苍猫比方平更清楚自己,咕哝道:“猫世界很排外的,除非你插到那个小黑潭里面,要不然,会被全部挤断的。”

    此话一出,方平余光看向不远处,那小小的几乎不可见的小水潭。

    沼泽地!

    比起以前,看起来好像小了许多。

    可方平心中还是微微一沉,苍猫其实很久没杀生过了,连弱者都没杀,都是他方平下手操刀的。

    可这玩意,还在!

    方平看向苍猫,低沉道:“你自己挖过吗?”

    苍猫闷闷不乐道:“没有呀,本猫不能靠近那边的,靠近了就不舒服。”

    方平吐气,“现在算了,回头我去看看,这鬼地方……出现在你这必然不是好东西。”

    方平看向沼泽地,冷声道:“搞不好就是什么类似通道之类的东西,或者干脆就是三界的一些负面情绪聚集地,不会是有人把你当垃圾站了吧?”

    那地方,他也靠近过几次,一靠近,负面情绪极重!

    三界没有心魔一说,方平严重怀疑,本源道强者的心魔,杂念,都被这猫给吸收了!

    并非无端的猜测!

    他觉得自己的意志力,足够的坚定,足够的强大了。

    结果靠近沼泽地,他也有些失态,想毁灭三界,灭杀众生。

    这地方,绝不是苍猫一猫的负面情绪那么简单。

    “也许……你这蠢猫,就是天帝制造来收取这些玩意的。”

    苍猫郁闷道:“那大狗呢?大狗好像和我一样呀,可大狗好像没有呀。”

    “天狗……”

    方平笑了笑道:“这狗,我怀疑也有,要不然也不会三界人人嫌弃!你吸收的也许是负面情绪,这狗也许也会吸收一些其他情绪。”

    “当然,不确定,不好说。”

    “也许只有你才是,这狗只是附带品。”

    方平笑了起来,苍猫之前闷闷不乐,此刻也不由咧嘴笑了起来,“是的呢,大狗就是边角料,我知道了!”

    方平再次失笑,很快,吐气道:“不管那么多了,你和我,现在都是只差一步,便可本源蜕变!你蜕变之后,应该能达到二门巅峰。

    我蜕变之后,应该也差不多,前提是大道全部崩断。

    大概也差不多了,本体接近3000万卡了,大道承受不住的,除非破八巅峰的大道。”

    想剥离破八的大道,皇者恐怕都做不到。

    到了破八这境界,何其强大,何其果决。

    会让你剥离他们的大道才怪了!

    方平也做好了准备,本源再质变一次,他只能全部靠自己了。

    也好,那时候自己就算没全部摆脱本源的限制,也能不再借用本源道增幅了。

    方平再次进入了本源境中,将大道放了回去。

    考虑了一下,方平又将圣级大道放了回去。

    这一次,方平要尝试着完全靠自己的基础,先迷惑一部分人再说。

    斗天帝一直在盯着自己,行啊,自己给他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实力。

    原力:740原(1480万卡)

    战法:斩神刀法(+15%)

    力量掌控:99%

    极限爆发:16850000卡/17020000卡

    这就是方平现在的基础实力!

    接近1700万卡的爆发力!

    1500万卡以上,都能算破七巅峰了。

    而此刻的方平,完全靠自己,都能说一声破七巅峰境强者。

    取下了大道,他力量掌控度也高达99%,可惜,还是没能达到百分百。

    按照北皇的说法,想达到百分百,他得肉身也达到玉身的境界才行。

    这样一来,才能混元一体。

    “没有大道,破七巅峰。圣人大道,初入破八。天王大道,堪堪破二门。”

    “若是有一条破七大道,也许我能接近破三门地步!”

    这一刻的方平,有了清晰的概念。

    这一次进入秘地,收获真的大的可怕。

    “差不多该去下一关了,一直没看到镇天王,恐怕这老家伙被困在神皇那一关了。”

    由此可见,道树有多忌惮镇天王。

    破二门的,道树一个没管。

    可镇天王,一来就被困住了。

    要知道,镇天王可是和道树一直没打过交道的,哪怕当年见过,也过去很久了。

    这么说,道树心中,哪怕当年的镇天王都值得忌惮。

    “老家伙一直藏着掩着,秘密还挺多,迟早打的你乖乖认输!”

    方平心中叫骂一声,这老家伙,方平服了他了。

    真能忍,老乌龟似的。

    ……

    方平再次走出来,这一次,是真身。

    分身瞬间融入方平体内,斗天帝好像不意外,看着他,笑着点点头,“的确很圆满,差肉身一点了,肉身玉身化,哪怕无法破八,也能接近破八境了!”

    如此说来,肉身玉身,恐怕也能为方平提供一两百万卡基础气血。

    方平看着斗天帝,笑道:“前辈不意外?”

    “没什么可意外的,此地除了皇者,其他人,真身岂能不入?”

    说着,又笑道:“若是靠你先前破六的分身,恐怕也来不了我这。”

    “那可难说。”

    方平笑道:“前辈,我这破七巅峰的实力,您觉得我会死在这吗?”

    斗天帝深深看了他一眼,“你若是不乱来,死的概率不大!”

    因为,皇者分身现在不会大开杀戒。

    可怕就怕,有人要乱来。

    方平就是这样的人。

    方平笑呵呵道:“前辈误会了,我可不是那种人!对了,前辈,再冒昧问一句,道树吞了种子,他能成皇吗?”

    斗天帝沉吟片刻,缓缓道:“机会很大!你知道,昔年他人证道皇者,击杀一位初武至强,而且死的都是顶级的初武至强者,这些人其实也接近破九的境界。

    他们吸收这些至强者的一切,才能越过那一关,跨越到门前,昔年无门,他们直接进入源地,证道皇者。

    而今日,虚门和真门之间,有一道鸿沟……

    道树若是吞噬了种子,就有极大的希望,直接一跃而过,跨入真门前,进入源地,甚至比昔年皇者们初证道更强。”

    方平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道树若是得到了种子,可能真的要成皇了。

    现在的道树,极道其实也算不上,只能说破九。

    实力,也许和当年的皇者相差无几,现在,那是远远不如的。

    方平点头,又道:“那皇者们要这种子干嘛?”

    “第一,强化自己,这种子投影能维持秘境这么久,必然具备强大的生命力,哪怕皇者也可以强化自己。”

    “第二,看看有没有一些真血,此物珍贵,有助于皇者们提炼真血。”

    “第三……寻找真正的种子位置!”

    斗天帝轻笑道:“你要知道,这只是投影,并非真正的种子。投影都如此强大,可以制造皇者,你可以想象,真正的种子到底有多强,多可怕!”

    “三界的皇者,极道帝尊,其实都在为寻找这颗种子而努力!”

    此话一出,方平知道,这些人都是非夺不可了。

    事关真正种子的去向,这些人怎么可能不找。

    方平了然,想夺取种子,那就得和这些人死磕。

    斗天帝深深道:“你,最好不要产生夺取这物的想法!此地破碎之际,你夺取一些生命力,那倒是没问题,可你要是想参与夺取种子那一战……

    方平,贪婪,会葬送你自己!”

    方平笑道:“我都说,我不是这种人了!前辈,再问一句,我要是吞了这种子……别误会,我就这么一说,比如哪位强者看我顺眼,抢到了种子,非要逼着我吃下去,那我会收获什么好处?”

    “……”

    斗天帝无言。

    一旁,月灵也是无语。

    强者逼迫你吃下去?

    你以为你是他们的爹?

    爹都不行!

    事关自身实力提升,事关真正种子的去向,你方平何德何能,能让人把这东西给你?

    斗天帝轻笑道:“好处自然是有的,很多,可你……最好打消这念头。”

    破七巅峰!

    说弱,那绝对不弱。

    可说强,也要看在什么地方。

    此地,不是破七逞威的地方。

    “明白了!”

    方平也不再问,摸着大猫脑袋,笑道:“前辈,那送我去下一关吧!”

    该消化的都消化了,该收取的都收取了。

    现在的方平,已经做到了极致。

    再接下来,就看怎么火中取栗了。

    之前,方平倒是没打种子的念头,可现在,接近破二门的地步,为何不敢去搏一下?

    想到这,方平回头道:“前辈,再问一句,此地破碎的时候,有皇者会降临吗?真身的那种?”

    斗天帝默然不语。

    方平笑了,很快叹息道:“这么说,有可能了!”

    皇者真身,真的有可能会降临的。

    不过,斗天帝想了想还是道:“也就在此地,因为此地是界点,联通了本源宇宙,九重天,以及三界。皇者,也可以来往无阻,其他地方,还是有一些麻烦的。”

    此话一出,月灵诧异地看着斗天帝。

    这位怎么知道此地是界点?

    方平没管月灵,点点头,有些了然。

    也就是说,脱离了这地方,哪怕有皇者要夺取,也未必有机会了。

    至于得罪了皇者……谁在乎啊!

    那些家伙,明摆着和自己过不去,自己用得着在意他们如何敌视吗?

    打了个哈欠,抻了一下懒腰,将苍猫塞到肩膀上坐着,方平笑道:“前辈,我没问题了,可以送我离开了!”

    月灵刚要迈步,方平按手道:“你就别跟我一起去了,我这人,招仇恨的体质!搞不好就要和人翻脸,前辈还是等其他人来了,一起去吧!”

    月灵微微蹙眉,也没坚持。

    此刻的她,实力比之前要强一些。

    虽然没到破八的地步,可和方平实力差距不是太大,当然,指的是现在。

    不过月灵隐约间有感觉,方平能杀了她。

    别问为什么,女人的直觉就是这么灵。

    ……

    斗天帝也不再说话,随手一挥,一条通道出现。

    方平看着通道,深吸一口气,朗声笑道:“诸位,我先走了!我在最终关等你们,看样子,不久后大家都会重聚的!”

    “哈哈哈!”

    方平大笑一声,踏步迈入!

    最后一关,到了。

    也许还有天帝一关,不过那一关,不需要再去闯了,道树应该在那等着大家呢。

    ……

    “十二关了!”

    大殿中,青年呢喃一声。

    现在要开始吗?

    此人只剩下最后一关了,若是被他破了最后一关,那可不是好事。

    也许要终止所有人闯关,牵引他们来最终关了。

    闭眼,默默感应了一番。

    青年迅速睁眼,再次看向那些关卡,呢喃道:“再等等,否则……就算可以开启,本座也会受伤不轻。”

    规则之力还很强大!

    “也许……本座该去看看他了!”

    他看向画面中的方平,而此刻,通道中,方平也扭头朝青年看来。

    也许不是看青年,只是在看通道外的场景。

    不过,这一次两人还是对视了一眼。

    方平面带笑容,哪怕经历过一次次战斗,一次次洗礼,依旧遮掩不住脸上的稚嫩之色。

    那双眸子,充满了活力。

    没有那么深邃,没有那么沧桑。

    年轻的可怕!

    这是道树对方平的第一印象,太年轻了。

    观其在各关的表现,年轻,张扬,跋扈……

    这些年轻人都有的缺陷,他也有。

    “太年轻啊!”

    道树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这人自己不认识,那代表此人就算年纪不小,也不会超过万岁,实际上应该没那么大。

    轻笑一声,道树压下了心中的一些忌惮。

    这人虽然妖孽,可实力在那。

    自己观看过几场此人的战斗,实力介于破七和破七巅峰之间。

    自己也许过于警惕了,更应该关心的还是其他人。

    镇,造,鸿坤,鸿宇……

    包括有异常的那几关,可能这些人才是自己需要关心的,此人毕竟还是实力弱了一些。

    ……

    “大猫。”

    方平喊了一声苍猫,苍猫懒洋洋地用尾巴扫着他的脑袋,询问喊自己干嘛。

    “回头有机会,吃了那种子就跑,吃了,你有希望本源质变!你比我能跑,好歹能跑本源中,记住了,我若是回不去,把这些东西,分给老张他们,别自己全独吞了!”

    “骗子……”

    苍猫看着他,有些忧愁道:“你这么强了,干嘛要找死呀!假人皇就算变强了,肯定也没你强,不划算呀。”

    “笨!”

    “我哪有那么容易死,我是说万一,万一走不了……我就试试看!”

    方平眯着眼,笑道:“试试看,我背后到底有没有人,有没有人会出手!布局了这么久,忍心看我去死吗?借此机会,也许可以探探底。

    让你捞了好处就跑,那是担心我走不了,好处最后被人给收走了,明白吗?”

    “哦,知道了。”

    苍猫点点头,有些流口水道;“那还真想吃了那蚕宝宝呢!”

    一想到都是生命力,都是真血,苍猫也眼馋,肯定很好吃。

    想着想着,苍猫嘀咕道:“那个老头肯定也想抢!”

    “你是说镇天王?”

    “是呀。”

    “不给他!”

    方平笑道:“这老头,藏着呢!他抢走了,十有八九独吞,除非实在没办法了,要不然不给他!”

    “哦。”

    苍猫点点头,算是记下了。

    一人一猫,没再说话。

    有些话,也只能在通道中说说。

    关卡中都不安全,谁知道那些人能不能窃听。

    ……

    神皇大殿。

    镇天王要打瞌睡了。

    他么的,人呢?

    一个人都没!

    真无聊啊!

    不过为了维持皇者风范,镇天王还是端坐在宝座上,如同傀儡,装模作样。

    就在这时候,镇天王眼神微动。

    总算是来人了!

    这一关,除了他,好像到现在就来了一位,羿天王。

    羿天王倒是早早来了,不过那必然是道树牵引。

    很快,羿天王就破关离开了。

    现在,谁来了?

    下一刻,他知道了。

    方平……还有那只猫!

    “破七巅峰?”

    “一人一猫都破七巅峰了!”

    镇天王心中微微有些诧异,这小子没少捞好处啊。

    上次离开的时候,好像没多强啊。

    这才几天?

    这就破七巅峰了!

    可怕的吓人。

    幸亏老头子我比你强,要不然,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镇天王正襟危坐,等着方平到来。

    心中欢喜,总算来人了。

    这小子平时狡猾多端,这一次,见了自己还不得喝我的洗脚水!

    “对,就喝洗脚水!”

    镇天王心中恶狠狠地想着,给你破关,喝了琼浆玉液就破关,不过,这琼浆玉液,那就是老子的洗脚水!

    这老头子,那是真不客气。

    几乎是眨眼间,脚下出现一个盆子,瞬间,洗了一下脚。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

    下一刻,洗脚水有了!

    镇天王心中得意,等到了最后,老子拆穿这一切,恶心死你这小王八蛋。

    有事就干爹,没事就是李老鬼。

    我让你黑了心!

    ……

    与此同时。

    方平和苍猫说道:“最后一关,恐怕麻烦不小,情况不对,马上联手打死神皇!我一动手,你马上震慑他。”

    “好!”

    苍猫雀跃,又要打死皇者了,好期待呀!

    伴随着话音落下,下一刻,方平出现在了神皇大殿,而非之前困住镇天王的那个大殿。

    两人视线瞬间对上了!

    方平看向皇座之上的镇天王,镇天王也在看着他。

    这一对视,方平心中咯噔一跳!

    不好,老家伙恐怕不好对付,难道又是分身?

    眼神活性不一样啊!

    玛德,这些皇者都疯了吗?

    一个个的都把分身弄来了!

    而镇天王,也是微微一滞,这么警惕干嘛,这小子有必要吗?

    而且刚刚进来,好像还有点杀气,这是知道我要给他喝洗脚水了?

    九天神皇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