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召唤大佬 > 第四百七十八章叶轮仙域(大章)
夜间

第四百七十八章叶轮仙域(大章)


    “循环!”

  “我们陷入了一个能量、规则的循环,在这个循环里,我们永远找不到出口。”龙头随手打碎了一片冰风暴。

  接着以恐怖的剑气,宛如火山爆发一般,撕裂了整个阵法。

  众人掉落第二层阵法之中。

  “果然,我的感觉没有错,阵法内的能量正在加强。”龙头说道。

  怀里抱着小猫的黑衣女子皱眉道:“这里不是一个循环吗?既然是循环,为什么能量会变强?”

  术士代替龙头回答道:“时间!这里的阵法虽然成了一个不间断的循环,但是时间并未在阵法循环之中失去作用。”

  “而且因为我们的存在,所有的大阵都处于激活状态,这也就导致,这些阵法正在快速的、不断的积累能量。而这些狂暴的能量,却在大量的阵法之间快速的流转,如同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

  “设置这一系列大阵的人,他的布阵水准不算顶级,但是思维方式,却跳出了阵法的套路和框架,这很奇怪···。”

  说到这里,术士同样眉头紧锁,与自己的同伴们,有着相似的表情。

  通常来讲,在某一方面有特长的存在,就会不自觉的沉溺进去,逐渐的将这方面,视的比任何其它都要大。

  比如演员把‘戏比天大’挂在嘴边,而在外人看来,不过就是演戏而已,都是戏子的矫情。

  又比如习武之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风雨无阻,毫不间断。而在旁人看来,这本是早该淘汰的东西,哪里值得这般看重,能锻炼身体便足够了。

  还比如一个网文写手,为了思考剧情,以及提高更新,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却导致朋友疏远,恋人不满,家人不解,却又赚不到钱。在旁人看来,和疯了无异。

  不在意,只因为不了解。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执念,而这些执念放在别人那里,就成了愚蠢。

  一个普通的,在阵法方面有特长的修行者,势必将阵法看的很重。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反而不会那么容易,将一座座阵法,当做简单的利用工具。

  或是其它手段的载体。

  林溪设下的连环大阵,阵法只是载体。

  真正可怕的是他的心机和手段,是他对周围天象的操控,是他对灵气的掌控力,更是他对规则的把控手腕。

  相比起这些,那些构成基础的阵法,反而显得并不显眼了。

  而一个用心不纯,不专的人,又如何能布置出如此难缠的大阵循环?

  “他不是人!是天魔。”龙头说道。

  这句话说完,队伍里的氛围,突然显得稍稍有些诡异。

  在临行之前,龙头并未说过,他们探访的目标,是一位天魔。

  而那所有的不合理,在‘天魔’这样的身份面前,自然也就变得合理了。

  天魔的特殊性,可以让其充分的具备阵法大师的造诣,却又不会拘泥于阵法大师的思想。

  队伍里的氛围开始变得古怪。

  但是大家的配合依旧默契。

  即便是心中有疙瘩,但是此刻并未脱离险境,他们自然不会在明面上,闹出什么分歧。

  只是不知何时,众人的心态已经转变。

  从原本的打探林溪底细,抓住对方把柄,到妄图与林溪一战,正面决胜。

  逐渐已然变成了,安全离开这一连串的阵法循环,顺利脱身。

  阵法之中的变化,林溪看在眼里,却并未太过放在心上。

  这些人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也只是如此了。甚至是谁安排他们前来的,林溪也心中有数。

  相比较起来,林溪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孟星河的身上。

  此时的孟星河,不在青宵界本土,而是在一处特殊的仙域之中。

  这一处仙域,独立于五脏仙域和脑部仙域,以及太昊仙帝的大小器官形成的仙域之外。

  而孟星河之所以会找到,且去往这一处仙域,全都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受到了一道讯息。

  这道讯息,正是孟星河等待已久的。

  也是林溪,选择孟星河这么一个身份,作为自己新分身的缘由。

  叶轮仙域上方的太阳呈现出来的是紫黑的色泽,散发着昏沉的光线,洒下来的时候已经变得扭曲。层层叠叠的乌云,密密麻麻的遮掩住了大半个天际,有黑色的闪电,不断的在云层之中闪烁着。

  下方是一望无际的活火山群,岩浆将这些活火山沟通起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版块。空气中肆意的宣泄着硫磺的气息。

  更远的地方,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林海。

  一阵风吹来,林海如山鬼般摇曳着巨大的身姿,搅动着无尽的暗沉。

  灰色的雾霭在树林里游离着,从一片地方转移到另一片地方,所过之处即使是生命力最为旺盛的仙域生灵,也都会立刻器官衰竭而死。

  时而会有一道黑色的闪电夺空而下,将雾霭劈开。那雾霭之中,一条狰狞凶恶的毒龙吐着毒雾,抬起头睁着狰狞通红的双目,恶狠狠的盯着天空,似乎要将天空撕碎。

  这是一个辽阔的世界,火山、岩浆、森林、沼泽还有黑色的死气沉沉的死海,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

  这里不是地狱,而是仙域···一处特殊的仙域。

  这个仙域,是曾经太昊仙帝尸体上的致命伤口所形成。

  其间不止是充斥着太昊仙帝自身的力量,更附带着大量外来的庞大能量。

  这里,也是唯一一处,不受太昊仙帝的尸体残余本能控制,独立在众多仙域之外的仙域。

  环境恶劣,规则凶险。

  这里有最残暴的风,最凄冷的雨,最炽烈的火,最反复无常的地势变化···。

  一切的规则变化,都在这里被无限的放大,再正常不过的天气转换,在这里都凶险万分。

  天火总是会不期而至,化作一阵阵流星雨洒落地面,将地面砸的坑坑洼洼。从死海涌起的潮汐,隔三差五的便扬起滔天的巨浪,席卷一切。

  成片的火山群总是相约着一同爆发,将一切的生机吞灭。

  唯一还能保留一点生机的,就只有森林和沼泽。

  但是遍布着各种奇形怪状植物的森林,也并非什么乐土。遮天蔽日的巨木下,往往也遍布了各种细微不可见,却足以致命的危机。

  喜欢吃肉的藤蔓植物,散发着古怪香味,却含有剧毒的彩色蘑菇,流窜森林的魔蚁群,徘徊在雾霾之中,狩猎猎物的毒龙。

  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危险。更多的危险藏在暗处,不得而知,总是会在你最得意忘形的时候,夺走你的性命。

  哪怕是神话级的存在,到了这里,也该收敛起自己的骄傲和放肆,绷紧了神经,变得小心翼翼。

  这个仙域里的生灵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它们更多的时候,总是为食物奔波。

  所谓的仙域,从来都不会如凡人幻想那般美好。

  不过就是相比起能级较低的底层世界,能级更高的世界。

  而能级更高,也就代表着危险更甚。

  一头幻火狐从一棵树的树枝上轻巧的越到另一株树的树枝上,灵巧更胜过小猴儿。

  它才出生不到三天,却已经成长出了锋利的牙齿,带着天赋毒火的尾巴,以及强健的肌肉。这是存活在这个仙域里的种族,必须拥有的天赋。

  但是能否真的活下来,这并不只是由天赋决定。

  有时候还需要运气和足够的谨慎小心。

  树下是一片散发着绿光,有着厚厚的扇叶,叶肉丰满的植物。

  这种植物的叶肉很有营养,至少对才出生没有多久的幻火狐来说,是一种不错的食物。小狐狸知道只有吸收足够的营养,才能更快的进化,成为更高等级的妖兽。

  但是它必须懂得忍耐和等待。

  一条诅咒魔蛇正潜伏在那里,它的食物正是那些出来觅食的小妖兽。对于诅咒魔蛇而言,最丰富的营养显然源自于那些刚刚出生没有多久,以为有了爪牙,便可以放肆和大意的小家伙们。

  尽管诅咒魔蛇将自己隐藏的很好,只露出一双阴冷的眸子,但是幻火狐依旧发现了它。

  迟疑再三,发现诅咒魔蛇没有离开的可能性之后,幻火狐终于决定离开。

  苦葛藤的根虽然不好吃,并且没有什么营养,但是很安全。聪明的小幻火狐决定今天的午餐,就用苦葛藤的根对付过去算了。

  忽然它感觉到自己的爪子一麻。

  手爪上的肉垫,不知何时已经被树木渗透出来的树汁毒液软化,一根细小的木刺正穿过原本应该坚韧的皮肤,扎在了它的爪子上。

  木刺显然有毒,毒素不算太强,以幻火狐的体质,足以扛过去。但是一瞬间的麻痹,让它失去了力气,猛然一道恶风袭来,它便从树枝上掉落下去。

  从树上掉落的一瞬间,它突然看到了另一只小幻火狐。

  它似乎成为了对方的诱饵。

  只要那条诅咒魔蛇离开,那头幻火狐狸,将会收获不少的扇叶,获得一顿丰盛的午餐。

  这就是叶轮仙域的生存法则,没有怜悯,自然也不需要太多的怨恨。一切都不过是为了生存。

  所谓的仇恨、怨恨、报复,等情绪都是在获得完整的生存资格之后,才会滋生的产物,与各种欲望相辅相成。对于刚刚出生的小幻火狐而言,仇恨也是一种很奢侈的情绪。

  树下诅咒魔蛇已经张大了嘴巴。

  魔蛇的身体并不如何粗壮,但是它的嘴却能张开的老大,吞下一整个幻火狐绰绰有余。

  轰隆!

  连续的闪电划过,天空彻底的暗了下来。

  世界从未如此黑暗过,以前光线虽然昏沉并且恍惚,却从未如此时此刻般漆黑,没有一丝光亮。

  就在这黑暗之中,小幻火狐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的下沉,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不过呼吸很正常,没有丝毫窒息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舒适感。

  舒适?

  小幻火狐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诞生这样的情绪。

  接着,它便看到了一瞬漆黑的眼睛。

  下意识的,小幻火狐,便一爪朝着那黑色的眼睛抓去。

  但是它的爪子却被凝固住,不能动弹了。

  而那条诅咒魔蛇,要比它凄惨多了。

  尽管它拼命的挤压出原本歹毒、致命带着强烈诅咒的毒液,却也还是只能在一团火焰中被焚烧殆尽,诅咒魔蛇坚韧而又强壮的身躯,完全没有提供相应的抵抗能力。

  最后···它化作了灰烬。

  小幻火狐一愣。

  它浅薄的见识,不足以让它理解,为什么抓住它和诅咒魔蛇的那个生物,竟然不吃掉诅咒魔蛇,而是选择烧掉它。

  它当然也更不会知道,它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它长的足够可爱。

  相比起同类的幻火狐。

  才出生三天的小幻火狐,身上还有并未完全褪去的婴儿肥。

  那火红的皮毛,也没有因为长年累月在泥潭和污秽里打滚,而变得肮脏,且充满了臭味。

  这些,原本的劣势,都成为了它此刻,能够活命的优势。

  “很不错的小东西呢!”

  “不如养几天,等长大些了,做一条皮毛坎肩,送给本体?”孟星河打量着眼前这个用灵气锁锁住的小家伙,捋了捋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

  深刻知道本体有着‘装逼’执念的孟星河,很明白···讨好本体的必要。

  毕竟,随着林溪的分身越来越多。

  分配到不同分身之中的资源,也就有了区别。

  有些分身喝酒吃肉睡妹子,修为刷刷涨,还没风险,无波澜。

  而有些分身就比较倒霉了,危险的事情,卖命的事情,都得往前冲,分好处的时候,就没有份。

  虽然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计较,更不可能造反。

  但是,即便是身为一个分身···也有对更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直到被本体回收。

  小幻火狐丝毫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何等命运,它挣扎着,然后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在叶轮仙域···求饶和卖萌,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一指点在小幻火狐的额头上,将它变成了一个活的皮毛坎肩搭在肩膀上。

  孟星河漫步在这充满了各种恐怖气息的仙域之中,随手收集着一些难得一见的灵物。

  “火焰、死亡、毁灭、杀戮、空间、五行、阴阳···大概至少有二十几种不同规则的残留气息,这个仙域···还没有玩坏,显然是有人在刻意的维护它。”

  “作为太昊仙帝的致命伤形成的仙域,其中必然也留着一些针对太昊仙帝的力量和法宝。”想到这里,孟星河又取出了那半截的匕首。

  心中难免也多了几分火热。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并不是不存在。

  “总之,还是先去找他吧!”

  “孟家的老祖宗···原本只是尝试一下,没想到还真有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