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74 不简单的夏粮
夜间

574 不简单的夏粮


  队长级会议的后续影响力还是有的,反应到夏粮抢收上,就是大量中小队长都下入到了一线。

  给人的感觉,就是淮中城的主力部队,还操持农夫之业,让不少暗中观察的列国贵族,都是默默地吐槽。

  有失身份啊。

  武士之身,岂能操持卑贱之业?

  只不过当看到李解也亲自下乡之后,这些个贵族们,都是彻底震惊,半点言语都说不出来。

  “这一亩地,能上一百斤。”

  实打实的一百斤,李解抓了一把稻谷,拿起几粒塞到嘴里,毛糙的很,但灌浆扎实,口粮是稳了的。

  早稻不好吃,但用来做成稞条、米粉,也能充当军粮。

  再者,终究是稻米,不煮而是蒸制,入口也没有那么糟糕。

  毕竟是稻米粮食,不是饲料。

  “晒场都清空了吧。”

  “都清空了,是水泥地的晒场。堆场那里则是夯土平地,下雨就麻烦。”

  “石材厂有多少石板,先给堆场那里用上。”

  “是!”

  这一波夏粮,主要是小麦和早稻,还有一些豆类作物,但产量有限,至于说瓜果蔬菜,也只能保证叶子菜能够供应上来。

  基本上就是白菜类的蔬菜,其余就是茄子、红萝卜,但红萝卜这时候产量不行,只能说勉强能吃。

  淮中城本地的水稻种植,和外地大不相同,分蘖之后的精耕细作有着很强的田间管理,一蔸秧苗多少株,都是严格培训过的。

  本地的插秧工,已经形成了一种短期打工的职业。

  毕竟训练难度不高,但又非常急缺。

  稻麦同收,在时人看来还是比较稀奇的,而且淮中城管控的土地规模极大,这让外界前来偷偷观摩的大贵族子弟,并不在少数。

  农家有收成,才能供应贵族们挥霍。

  “这颍沟南的稻田,大概是三十万亩,产量有高有低,但一百两百斤总是有的。那本地夏粮,稻米应该有四五十万石,可以了。”

  夏粮稳住,接下来的余地就大得多,秋粮少一点,也不妨碍。

  这年头很多国家并不是种两季,因为消耗地力极为过分,一般只有大国才能玩,或者就是土地相对富余的国家,可以这样干,毕竟可以轮休,休耕养一下地力,烧一把荒,那肥力又会回来。

  不过显然李解管不了那么多,最多就是沤肥之前用河泥和南苜蓿混合,然后翻耕混入水稻土,有了这一茬底肥,也算是凑合。

  比不上化肥,但这亩产一两百斤这种事情,也轮不到化肥来表演。

  光照、补水、除草除虫即可,有了超前的田间管理,维持一两百斤是没有问题的。

  只有人口突然膨胀,土地不够用了,对地力过分地消耗,才会又出现粮食危机。

  至于为什么土地不够用,那就是社会学的问题,李总裁现在还考虑不上。

  “先把陈国、随国的粮食还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是!”

  这年头有个好,你借的是稻米,换的是稻米,那就没问题。

  至于说吃到嘴里发现口感怪怪的,那也问题不大,口感不好,肯定是蒸饭的姿势不对,换个姿势,说不定就能蒸得挺好呢?

  “希望继续是好天啊!”

  粮食收上来不是说就完事儿了,想要库存,必须翻晒。

  但翻晒是要看老天爷脸色的,南方本来就多雨,淮中城又地处淮水之畔,这雨季以来,淅淅沥沥的,那就是下个不停,稻谷挤压在一起,如果湿气重,不是发霉就是发芽,那收多少都是废的,纯属白费力气,一年白干。

  天公作美,从来不是开玩笑的。

  别的地方可能要求雨,但淮中城这里,“天地庙”中都是求来个好天气,赶紧出太阳。

  要是跟之前的大洪水一样,那谁受得了,又得死人。

  天公的事情还不好说,但淮中城粮食大丰收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陈国、随国、唐国还有楚国,楚国郢都可以说是哀鸿一片。

  雨季之中还能大丰收,这时运在楚国人看来,那真是好的没变。

  临近的陈国人则是有着另外的看法,淮中城的夏粮丰收,其中的田间管理,跟陈国的传统大相径庭,这让陈国人很好奇,有些农户甚至组团南下,前往南方一探究竟。

  要知道,此时的陈国大部分土地,仍旧只是一季主粮,大贵族更是大量轮休自家肥沃的土地。

  陡然出现李解这么个怪物,自然会让陈国的老牌贵族心痒难耐。

  毕竟自家国君的两个女儿,都给这条狗给叼了去。

  淮水附近还没有收割的一片农田,魏羽在农田旁边的坡地上已经种了一百多棵树。

  五天种一百多棵树,平均每天二十几棵树,树苗有大有小,但主要就是柳树。

  这些柳树,是用来定堤坝基准分界线的,过了这一排柳树,就不能种地。

  忙到中午,魏羽一边吃饭一边观察着农田,他发现这些水稻田的规模都很大,而且田间的谷仓,都是架空高抬,每一个粮垛,都有八台脚踏式脱粒机。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这是脱粒机,因为在晋国,脱粒都是用摔的,抄起稻禾或者粟禾,就往大木箱中摔打,摔着摔着,自然就脱粒了。

  然后再进行筛选,去掉杂质,比如枯枝败叶之类的东西。

  但是现在一看,有点不一般。

  “子羽在看什么?”

  “吴人用的器具,不简单。”

  “脱粒机,江阴会馆有卖。”

  “嗯?”

  魏羽一愣,“江阴会馆有卖?哪个江阴会馆?”

  “所有江阴会馆。”胥飞神情也是比较严肃,“新郑、绛城、宛丘、夏邑,都有,胥氏买了几台回去,价格昂贵。”

  具体多昂贵,胥飞懒得说,胥氏打得什么主意,魏羽也不是不清楚,不过他也没有问胥氏有没有仿造成功,或者说仿造成功之后,效果是不是和吴人的一样好。

  其实没有来南方之前,胥飞一直以为,脱粒机的问题,可能就是材料问题,来了南方之后,才知道还涉及到加工工艺。

  很多工具,晋国不仅仅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舍不舍得这样糟践,像李解这样糟践!

  “咦?!你看。”

  伸手一指,两人同时看了过去,就看到一队车马前来,车架拙朴简陋,但是马队雄壮威武,大量的武士簇拥前来,只看这规模,魏羽脱口惊呼:“淮水伯?!”

  李解的出现,让魏羽震惊不已,粮食生产的重视,列国都是差不多的,但像李解这样重视的,少见。

  “难怪最近几日如此严苛。”

  说是严苛,其实就是监工们出勤频繁,完全不知道疲倦的样子。

  自从队长级会议之后,整个淮中城的非军事单位生产,效率就提升了一大截。

  风气也大大地扭转,原本以炫富为生的鳄人家属,也逐渐低调起来。

  虽说也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妇人在那里吐槽李解,但嘴上说归说,做事却是实在了不少。

  “说起来,子羽是否发现,堤坝附近村邑,似乎有亭长?”

  “列国皆有亭长,这有何不同么?”

  “此间亭长,绝非齐鲁之类。”胥飞冲前方努了努嘴,“那边粮囤主事,便是亭长充当。那几台脱粒机旁的小工,便是亭长所属小卒。”

  “嗯?!”

  听罢,魏羽有点惊愕地看着前方。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