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76 中门迎宾
夜间

576 中门迎宾


  被判服劳役的第八天,魏羽趁着歇息的当口,拿起一把钉耙,很是诡异地盯着胥飞,正等着担土的胥飞,被这货看毛了,虎躯一震:“你待怎地?!”

  “我这耙子抡起来,你定是要死的。”

  “你待怎地?!”

  “如此上等‘恶金’,竟是用来做个耙子?!”

  “你待怎地?!”

  “我要败在淮水伯门下!”

  “你待……嗯?!”

  胥飞一听哥们儿聊这个,顿时就不闹了,将畚箕一放,三步并作两步,跳到了土坑中,凑魏羽跟前小声道:“听说你们魏氏,将魏昭娘都送给了淮水伯?!”

  “……”

  抄起一把烂泥,魏羽就给胥飞糊上了,很用力的那种。

  两人一通厮打,打得相当激烈,监工一看两个魏国傻叉居然自己撕了起来,立刻让两个勇夫过来,把他们提溜了出去,在一棵柳树下面罚站。

  说到底,两人也只是聚众斗殴,被罚十天劳役而已。

  只要不是重刑犯,监工也无所谓如何,没必要太严苛。

  二人抽空在柳树下休息,魏羽眯着眼睛,对胥飞道:“淮水伯正值蓄势待发之际,魏氏大不如淮水伯!吾若不能趁势而起,他日,必为淮水伯所囚!”

  “子羽老弟,恕胥某直言,以汝于魏氏之地位,只怕位不至囚……”

  “肏!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入淮水?!”

  “来啊!”

  两人抡起王八拳,顿时在柳树底下又厮打起来。

  只是这一回都赤膊着上身,短衫也不见一件,厮打之时,又不好学泼妇挠人,身上也没有趁手的兵器,有心四下找个石块给对方头上敲个口子,但淮水大堤之上,要找一块趁手的石块,还真是不容易。

  夯土之上也有路段是安置了石块的,但这些石块大多一二百斤一块,真要是能举起来砸人,倒也是的确令人侧目。

  于是乎,众目睽睽之下,两位李总裁钦定吐槽的“五虎上将”之二,就开始互相撕扯对方的头发。

  你用力拽,老子更用力。

  怕了吧?!

  一时僵持不下,两人都是侧着头大叫:“放手!”

  “你先放!”

  “你先放我就放!”

  “你放我就放!”

  “放你妈的屁放——”

  咆哮声猛地传来,只见怒不可遏的监工拎着鞭子就冲了过来,见监工一副失去理智的模样,俩“五虎上将”顿时慌了神,连忙松手,更是大叫:“知错矣,知错矣!”

  “老子让你知错!”

  啪!

  上去就是一鞭子,监工抽得很痛快,他早就想抽这俩小子了。成天在工地上装逼,不是冲着首李念叨“此谓大丈夫”,就是念叨“吾当雄杰也”,偶尔还会神经兮兮地念什么“劳其筋骨”……

  “知错?!啊?!知错啊!知啊!”

  啪啪啪啪啪……

  鞭子抽得飞起,监工一边抽一边狂笑:“继续啊,继续打啊!继续啊!哈哈哈哈哈……”

  越抽越爽,越抽越快乐,监工甚至还哆嗦了一下,应该是因为太爽了。

  俩“五虎上将”被抽的嗷嗷叫,终于受不了了,满地打滚的时候,监工这才收了手。

  别看监工抽得痛快,实际上下手极有分寸,貌似血痕累累,实际并没有皮开肉绽,这抽人的手艺如此精妙,也说明是个资深监工,大风大浪都闯荡过的。

  “滚——”

  “是、是、是……”

  从地上爬起来的俩“五虎上将”,连忙点头哈腰,接着忙不迭地跑路。

  原本十天的劳役,七天就完事儿了。

  返回城中客舍,去公共浴室洗了个痛快澡,两人身上的伤痕,果然没有皮开肉绽,给他们包扎的医者更是啧啧赞叹,说这下手之人,还真是手艺精妙。

  医者还打听,这是哪家的手艺,居然控制力道到这般程度,当真是了得。

  俩晋国人还是要脸的,寻思着大庭广众之下互相撕扯头发的事情传扬出去,大概就是丢人丢到家,所以都是支支吾吾,闭嘴不谈。

  只不过他们前去淮水伯府拜访的时候,半道上就有人冲他们两个指指点点。

  “看,这便是‘扯发晋士’。”

  “……”

  “……”

  原本魏羽和胥飞,也就是想着蒙混过关不用继续服劳役而已。

  心中的抱负,从未这样急切地想要实现过,而李解,在他们看来,是个极为值得效力的主君。

  只不过,显然事情并不是那么完美。

  那破工地上,也没瞧见还有什么熟人啊?也没见着有列国士子跑去流窜啊?

  不过看到一帮齐国人之后,魏羽和胥飞都是悟了,这帮狗东西,还真是阴魂不散。

  “哼!”

  魏羽根本懒得理会这帮齐国人,只是没想到这破事儿还真没玩。

  “魏子羽,你不会以为你的伎俩,无人能识吧?十日劳役,你只得七天,换一通皮肉之苦,就能早早脱身?呵呵……”

  “你待怎地?!”

  复读机一样的胥飞满脸的不爽,他真想抄起宝剑,就砍死这帮齐国人。

  “素闻魏氏有士子为淮水伯看重,不过是小小一试。如今看来,不过尔尔。”

  之前连续挑衅魏羽和胥飞,然后在食肆打了一场的齐国人,一脸的不屑。

  能被轻易挑衅,然后忿怒的士子,又怎么可能是名士?

  然而这一次,魏羽却是淡定地笑了笑,双手一摊:“魏某确为足下所言,不过尔尔。奈何淮水伯重金相邀,魏某爱财,只得前来……”

  “你!”

  要说做阴阳人,魏羽就算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晋国公卿之家,但凡开喷,个个都是祖传三代的带阴阳师,一张嘴就能让人祖坟冒烟的那种。

  一旁胥飞更是神情郑重:“纯属无奈。”

  “你……”

  “纯属无奈。”

  胥飞再度进入复读机模式,齐国人顿时大怒,然而在李解的家门口,这帮人再怎么想要发飙,也得忍住。

  齐国人有心继续玩阴阳师,但一想在淮水伯府门口,还是不要这样,免得被淮水伯府的人看到,传到淮水伯耳中,只怕是浑身难受。

  “魏子羽……我等来日方长。”

  “好说。”魏羽笑了笑,“不过魏某不与无名贱人相争,这是魏氏家传,还望足下见谅。”

  “肏!魏羽!”

  年轻的齐国人顿时暴怒,手按腰间佩剑的瞬间,却见淮水伯府门口两个轮值护卫看了过来,顿时如一桶冰水浇头,瞬间冷静下来。

  “吾乃千乘高……”

  话未说完,就见淮水伯府出来一人,冲门口的士子们喊道:“诸君随我入内!”

  言罢,中门大开,那人立于门侧,一众士子都是脸色微变,到处都是小声嘀咕声,显然都是没想到,李解居然是开中门而迎宾。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