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 第2524章 姜小米的梦想
    婚期订好了,明年的一月十四。刚好跟上一次的日期吻合。

    从蒋家回来,娄天钦先把大儿子跟小女儿送回天水山庄,然后又带着媳妇送娄世霆到田家炳家里学习书法。

    过完这个年,娄世霆跟蒋星河就要升小学了,在田家炳家里的日子已然要掰着手指算了。

    “世霆,以后逢年过节,你都要给你师父送礼知道嘛。。”

    “我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以后他就是我爸。”

    在前面开车的娄天钦无意识的搓了搓方向盘。

    话虽然别扭,但意思恰好是那个意思。

    “你师父最近身体还好吧?”姜小米问。

    娄世霆头也不抬道:“之前还挺好,但不知道怎么的,最近这两个星期,感觉他愁眉苦脸的。”

    娄天钦问:“是不是你又惹你师父生气了?”

    娄世霆立即喊冤:“没有,我很乖的,现在除了练字,我连话都很少讲。”

    姜小米冷笑:“你能憋得住?”

    娄世霆道:“真的,妈咪,你要相信我,都是师父问我了,我才回他的。”

    “他都问你什么?”姜小米问。

    娄世霆回忆了片刻:“那天他问我,你是不是又生了。”

    姜小米受宠若惊,没想到田家炳还能记挂自己:“是吗?你怎么说的。”

    娄世霆老老实实道:“我就跟他讲,生了,生了个男孩,然后他那个下午就一直坐在外面喝茶,还抽烟,我临走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理我。”

    “田老师不是不抽烟的吗?”姜小米倒吸一口凉气。

    娄世霆耸耸肩:“这我哪知道。他抽不抽烟,轮得到我管?想抽不就抽了。”

    姜小米不解:“田老大半辈子都不碰烟酒,这把岁数了,居然破戒了。”

    娄世霆默默地来了一句:“估计是怕你把弟弟再送过去吧。”

    娄世霆小朋友总能一针见血的说出问题的本质。

    没错,田家炳就是这么想的。

    姜小米转过弯子来了,她没声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不都是你造的孽,以前你哥在田老师那边好的很呢,就你过去,跟人家唠唠唠,唠得人家老师都不愿意搭理你,你好意思把责任推到你弟弟身上。”

    娄天钦欲言又止。

    他想说,其实娄世丞小时候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那会让姜小米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猫着,不知道这事儿而已。

    “世星的启蒙老师我看还是找别人吧,田老师年纪大了,叫他踏踏实实的安度晚年。”娄天钦道。

    姜小米笑了:“世星才多大,你就给他安排老师了?你这超前意识也忒朝前了。”

    娄天钦紧跟着来了一句:“朴世勋就不错。”

    姜小米不悦道:“你怎么那么会给人家找事呢?你干脆把世星过继给他好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娄天钦的如意算盘打的精,把娄世星送到朴世勋那边,既能学到东西,又不叫自己费神,吃喝拉撒全都照顾的好好的,比托儿所还靠谱。

    最主要的是,儿子不需要费心,回头还得叫自己爸爸。

    上哪找那么好的事?

    娄天钦道:“你误会了,我是真觉得朴世勋跟咱儿子有缘。”

    “得了吧,你就是想省事。”

    “世霆,你到了。下车!”

    “爸爸,还有一截呢。”

    “还有一截自己走。”

    娄世霆认命的推开车门:“我走了,祝二位新婚夫妇,这个下午过的愉快。”

    娄天钦甩了个白眼:“臭小子!少废话。”

    回程的路上,姜小米舒舒服服的靠在后排,眼睛盯着车顶,不知道在冥想些什么。

    车子行驶了一段之后,娄天钦故意放慢了速度,然后又把车窗沉了下来。

    姜小米原本是仰躺着的,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坐起来了。

    因为,炸鸡店到了。

    “哎哎哎哎,停停停!”

    就知道会是这样,娄天钦乖乖地把车停在了旁边,放她下去买鸡腿。

    片刻后,姜小米揣着一袋子鸡腿上车。一时间,满车厢都是那个味道。

    “这小玩意儿真是招人惦记,这么些年了,就好这一口。”姜小米吸着气,拨开包鸡腿的塑料纸,上去就是一口。

    娄天钦在后视镜里看她吃的香,扭头道:“给我尝尝。”

    姜小米张着油汪汪的嘴,一副吃惊的样子。

    “你不是不爱吃的吗?”

    以前姜小米不是没给他,他倒好,白眼珠子一翻,回了两个字——拿走。

    娄天钦不跟她废话,长臂一伸,就把她手里的给夺走了。

    姜小米也不恼,等娄天钦咬完一口后,她往前一趴:“怎么样,味道还行吧。”

    “一般般。”

    姜小米不乐意了:“那还给我!”

    说完,就要伸手去抢,娄天钦轻而易举的就躲过去了:“再吃一口,小气样。”

    姜小米:“不是说一般般吗?”

    娄天钦大言不惭:“起初一般般,但吃着吃着……好像又有那么点滋味了。”

    就如同他们的婚姻,起初真觉得一般般,但越往后,越觉得有滋味。

    最后,娄天钦把鸡腿啃得就剩一块肉了,递给她:“呐,拿去。”

    姜小米没反应。

    娄天钦以为她是嫌弃自己,回头一瞧,竟看见姜小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路边上的一个广告牌。

    路边上的led广告牌,不知什么时候被换成了摄影大赛的招募,最主要的是,评委叫鲁伯尼。

    搁在以前,娄天钦连看都不带看的,但有了姜小米之后,娄天钦不光晓得摄影比赛,还晓得世上有个宝贝叫徕卡。

    得徕卡,得天下。只要一部徕卡,啥事都能解决。

    “怎么了?想参加啊?”娄天钦鬼使神差的问。

    姜小米下意识的点头,可又连忙摇头:“不是,我就看看。”

    她那副望眼欲穿的样子,哪里是想看看哦。

    娄天钦发现,她看广告牌的样子,比看钻石还要专注,与之不同的是,看钻石,是想拥有,看广告牌却是一种膜拜,向往。

    “萝卜泥不是你偶像吗?”娄天钦问。

    姜小米啧了一声:“什么萝卜泥,人家叫鲁伯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