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帝轮 > 第六百一十二章大战苍天族地
夜间

第六百一十二章大战苍天族地


  啊。苍天故痛嚎声起,四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是绝代之王,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昊天一手探出,随手一拿,苍天故便被拘来,周围道法锁定了他。
昊天别无多话,一指点在他额头,入侵他的识海,轰,苍天故在痛嚎中,神识炸灭,从此消亡。
“人王你入我族凶杀族人,不怕我族报复吗?”苍天辉吼道。
昊天随手一抽,苍天辉仿若被万条大道链抽中,撞击在地上,大口吐血。
“有禁忌,也好。”昊天说道,再拘来一人,那人根本反抗不了,感觉昊天比族主还恐怖。
轰,又一个识海炸裂,尸体倒在地上,昊天再探一人,那人急得大吼。
“人王,你这样什么都得不到的。”
“哦,那好,我不探识你的识海,我只想知道一些事,你们困禁的天魔帝体在哪里?”
“胡言乱语,我族血脉纯正,什么时候有天魔帝体?”
苍天辉吼道,身受重伤,还有几分霸气。
“他说没有,你说有没有?”
昊天笑道,现在在那人看来,绝对是恶魔的嘲笑。
“不知道。”
“哦,那行。那我便一个个杀,反正帝族有不少天才。”昊天说道,一指弹出,道道劲力碾碎他的骨骼。
啊,昊天并没有杀掉他,此人怕死,便有机会。
“你不说,我一寸寸碾灭你的躯体,再拘禁你的灵魂,我有一件奇珍为世界业火灯,不知把灵魂放在其中灼烧,那里怎样的美妙。”
“人王,杀人不过头落地,你这般太辱没人了。”
“辱没人,我兄弟被你们拘禁,谁辱没谁。”
“说不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族中有一个伟大计划,要缔造一个绝代人物,再现我族辉煌。”
“苍天饮,你敢?”
苍天辉大吼道,昊天随手一挥,将他击为废人,全身经脉断绝。
“昭仪在哪里?”昊天问道。
“我族明珠。”
“说。”昊天威逼道。
“在云金宫,在那座琼岛之上。”那人忍不住了,说出了实情。
“把他们收了。”昊天说完。
须弥兽拿出一个须弥袋,这是用须弥兽的皮制成的,内有大空间,可盛活物。
四人消失,痕迹一切恢复,昊天两人直奔云金宫,飞掠数十座浮岛,终在云雾之中,望见了云金宫。
昊天踏了进去,连门都不曾动过,门口众多守卫都不曾发现异动,就这样,两人便出现了在云金宫里。
再见昭仪,她一如过去,还是异常美丽,此时的她,更加神圣了,毫不夸张地说,比王者还强。
当她感到不对劲,睁开眼时,昊天两人便在眼前。
“人王。”昭仪开口,有着震惊,他是如何进来的。
“昭仪,一别多年,一如他日,你纵横下界无人敌,你竟踏入圣王境了,不错。”
昊天很淡定,昭仪内心却在大惊,这还是下界那个少年王吗,竟让他看不透,本能地压抑。
“人王亲临,不知我族族主可见?”
“不知,我要来,天地绝地亦可踏过。”
“所谓何事?莫不是杀我的。”
“找一个人,他叫朱绝古,天魔血脉,带我去找他。”昊天浩大威严,不由置疑。
昊天挥手,神通尽出,一支神矛洞穿而去。
昭仪大惊,在昊天出手时,她反抗不了,刹那间,空间被定住了,咻,一予化作光进入昭仪体内。
她的体内,生机血气在不断削弱,内心有一种死亡的力量,随时可以灭了她。
“走吧,昭仪宫主,当然,你可以叫人,我能从战神殿杀出,也可以天都杀出。”
“我救不到人,天天来你天都杀人。”
“你救完人,是否可以结束此事。”
昭仪说道,若昊天死嗑,对年轻一代下手,那将无比麻烦。
“是。”昊天说道,昭仪却不知道是真是假。
“人王金口玉言,自当一言九鼎,”
“那是当然。”昊天与须弥兽封锁空间,昭仪叹了一口气,体内剑气流淌,正在斩灭那缕死意。
“天幽囚笼我虽有资格进入,但也一月进去一次,我需要七天时间。”
“昭仪宫主,你应该忘了,我是个凶人。”昊天说道,出手无情。
“哈哈,除了我,天幽囚笼年轻一代无人可进,你可以试试。”
“宫主客气了,你说七天便七天,落草剑意可以瓦解死亡之力,不知道能不能解开尸毒。”
昊天喂昭仪服下古尸毒,若非昊天,昭仪根本不可能自救。
“宫主,你虽无双,但我绝世,若事有变,我第一个杀的便是你。”
昊天与须弥兽也坐在云金宫里陪着昭仪,昭仪心细如发,看来拖延时间不一定有用。
第二天,天疆南域彻底暴乱了,数以百万的军队涌向天朝,亿万妖兽与越军淹没了古王国。
一尊尊圣妖王出现,冲击出无边浩威,天朝临近的古王国,仅用了一个时辰,便被生生踏灭了,国都化作废墟。
“是谁,敢向我天朝出手。”
天朝国主大怒,下令各古国出征,围剿妖兽与大军。
动乱仍在扩大,浩瀚天朝第一次受到挑战,古国联军,天朝铁甲在遭遇诸妖后,生生被打塌,短短三天,血乱亿万里。
数十古百投降,敌军的强大,第一次让天朝感到棘手。
云金宫中,昭仪仍在等待,这三天,不断有人向她报造南域乱局。
“你的手段?”昭仪说道。
“击灭一个天朝,想来足以让你族削弱起来。”昊天慢慢说道,此话一出,昭仪再一次打量昊天。
她身为绝顶天才,功参造化,双目看去,竟可以发现,昊天身上有着唯我独尊的大气势。
他成长了气候,再难以阻击了。
“信不信,我不要这条命,拉你下葬。”昭仪说道。
“除非苍天帝从神坟中爬出,要不然天下再无杀我之人。”
“我主之强盛,岂是你可以想象的,你族大阵,于我而言,如同虚设。”须弥兽开口道。
这样一尊敌人,让她不安,族内的事,她是知道些的,那种事虽然有成效,但手段却不光彩。
南域乱局,让天都都在骚动,这个庞然大物,竟被人挑衅,苍天威严受损。
苍天大阁老动身天朝,苍天一族出动大批强者,他们了解到,南域叛军之强大,有着恐怖存在。
苍天一族在震怒后做出反应,更是强势发声,在铁血镇压。
天疆浩瀚,苍天独大,但并不是唯一,若失去了天朝,如同折了一条臂膀。
第四天,天朝三百万铁甲在古国被击垮,天朝数位亲王被击杀,消息一出,天疆震动。
“这是天命吗?有人要斩了苍天臂膀啊,哈哈。”
“苍天太古老了,如今有人发难,传令东域,要他们再烧一把火。”
“应在等待,待双方伤亡后,再出军。”
“不,若是东域乱,北域与西域也会乱,不要忘了,苍天灭过的势力太多了,总要报复的一天。”
“好,那就让天疆真正动荡一次,有些地方该换主人了,苍天族霸占太久了。”
东域暴动,一些势力复出,他们开始清理东域的势力,他们曾被苍天帝族打压,如今再出世,血腥地可怕。
不久后,天疆全面动荡,短短六天,苍天一族折了太多强者,天朝被血洗,大势却挽不回来了。
“你出动了圣皇。”
昭仪震惊道,圣皇之强,可以横扫一方,纵为天朝,就是有老古董活下来,也难以全面与圣皇厮杀。
“你要等,我便等,只是多等一天,你苍天一族便要削弱一分,待我铁军扫平天朝,挥师天都。”
“人王,你今非昔比啊。”昭仪说道,眼中着急。
“明天就是七天之期,昭仪宫主,三思。”
“什么,为何会失势得这么快。”苍天一族族主,苍天莫问开口道。
“这是一场阴谋,天朝强者尽出,被设计坑杀于南域,我族强援,四方却动乱。”
“这可是南北不能两顾,一些敌对势力死灰复燃,血洗我苍天一族在各方的势力。”
“废物,大阁老他们在干什么,出师两天,竟无法控制形势。”苍天莫问气炸了,大阁老远征南域,如今却失势。
“族主,还有一件事要与你禀报一下,辉儿四人无故消失了,据守卫报告,他们并没有出城。”
“什么意思?难道在自家族地被人杀了。”
“的确是死了,四人都死了最初只有两人魂牌灭来,就在昨天,辉儿的魂牌也碎了。”苍天枭痛心道。
他身为苍天辉的爷爷,自然心痛,他曾经彻查,但的确诡异。
“你的意思是,有人潜了进来。”苍天莫问说完,细思极恐,真有人神不知鬼不觉进入苍天族地?
“传下令去,各处大阵随时开启,必要时,起动帝阵,对了,暂时不要声张”
苍天族全面开启大阵,这一天,昭仪终于要去天幽囚笼了,昊天与须弥兽隐在虚空。
“府主,会不会有诈?”
“连苍天辉等人都不晓得其中秘辛,想找到绝古,只能靠她了。”
昊天知道苍天辉熬不住,身死道消了,硬气,临死未说一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