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乱世长风啸江湖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夜间

第一百六十二章


  在青囊神医孙杏林的全力救治下,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的安继业终于被救了回来。可是面对着安继业内力枯竭的问题,一代神医孙杏林也感到束手无策了。就在此时,唐芷兰毅然决定用自己的《素女功》的传功之法为安继业传功施救。然而,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之前唐嫣所说的《素女功》在传功之后,会导致对方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内力筋脉爆裂而亡!

  面对着唐芷兰的询问,唐嫣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地说道:“这《素女功》乃是穷尽了我们唐门几代掌门人的心血而创造出来的一门内功心法,是我们唐门的不传之秘。虽然传功之后会导致对方筋脉爆裂而亡确有其事,但是既然是我们唐门前辈高手所创建的一门武功,又怎么可能会真的无法可解呢?尽管这个办法也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是安继业有《太玄神功》为基础,想来应该能够承受得住这一百年的强大内力。”

  听完唐嫣的话后,唐芷兰和王茹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就在此时,唐嫣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是!芷兰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这种传功可并不是将功力传给对方那么简单的事情,你不仅会因此而损耗一半的功力,而且……从此以后你和安继业之间也就有了夫妻之实了啊!”说罢,唐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王茹和朱珠,言下之意显然是对唐芷兰会因此卷入安继业和王茹、朱珠三人之间这种复杂的感情纠葛之中感到担忧。

  唐芷兰冰雪聪明,又怎么会听不出唐嫣的话中之意?但是她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顾虑,只是淡然一笑道:“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安兄弟而已,根本别无他想。王姑娘和朱珠姑娘也尽管放心便是,不管传功的方法如何,也不管我和安兄弟在传功之时会发生什么,安兄弟在我心中始终都是我的亲兄弟!我已经决定了,只要姑姑肯传授给我传功的法门,那么我——义无反顾!”

  唐嫣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已经有了如此的觉悟,那么我这个当姑姑的又有什么不肯传授法门的呢?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想着主宰自己的人生,但是却总是无法挣脱命运的束缚。现在你终于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意愿去做出选择,这也算是你对命运的一种抗争了。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姑姑我认可你的选择。”

  尽管唐芷兰说的很轻松,但是王茹和朱珠二人听完之后却觉得心如刀绞,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她俩并不是因为唐芷兰在传功之时会和安继业发生夫妻之实而觉得难过,真正让她们感到难过的是唐芷兰为了安继业这种义无反顾的付出。因为她俩也是女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清白之身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是多么的重要?如果唐芷兰也像王茹和朱珠那样深爱着安继业的话,那么传功之后也还好说,无非是正式结成夫妇而已,尽管会让他们之间这种纠缠不清的感情变得更加的复杂,可是不管怎样对唐芷兰而言也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唐芷兰确实只是把安继业当成了亲兄弟去看待,除此之外再也别无他想。虽然唐芷兰这么做是为了救人,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在她救了安继业的同时,也势必会毁了她自己一生的幸福。

  想到这里,王茹凄然一笑道:“不可否认我曾经确实全心全意的爱过安大哥,可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和安大哥之间已经只剩下兄妹之情,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了。当初我之所以会选择退出,是因为我无法接受二女共侍一夫,去和别人一起分享这份爱。但是唐姐姐不同,如果唐姐姐你不嫌弃的话,那么你完全可以和我师妹一起陪着安大哥过完一生的!”

  朱珠作为安继业名正言顺的妻子,此刻更是难过的无法形容。听完王茹的话后,朱珠沉默了片刻后突然抬起头来对唐芷兰说道:“我和安大哥的夫妻之名本来也是被逼无奈之下的不得已之举,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一直都觉得有愧于我师姐。作为安大哥名正言顺的妻子,在安大哥危难之时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似我这样的妻子没有也罢!唐姐姐你为了安大哥甘愿舍弃自己的清白之躯,这种义无反顾的做法着实让小妹钦佩不已。既然唐姐姐都能如此的付出,那么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已经决定了,从现在起我和安大哥的夫妻之名正式终结,我愿意一辈子都做他的小妹,哪怕是从今往后常伴青灯古佛我也无怨无悔!救了安大哥之后,唐姐姐你和安大哥便是真正的夫妻了!”

  听完王茹和朱珠的一番肺腑之言后,唐芷兰不由得一愣。随后微微一笑道:“你们这两个傻丫头都在想什么呢?一直以来我都拿安兄弟当我的亲兄弟去看待,就算在传功之时我们会……会那个,但是我对安兄弟的这份亲情还是不会变的,他依旧只是我的兄弟而已!不要争了,你们三人之间复杂的感情纠葛我十分清楚,我也着实不愿意跟你们一起纠缠于其中。至于什么清白之身这些,对于我这样一个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爱情的人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今天我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救安兄弟而已,就这么简单。之前我和安兄弟是什么关系,以后我俩之间还是什么关系,我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你们之间的关系的。至于你们之间该如何决断,那是你们的事,我这个做姐姐的管不了也不想去管。你们也不要去顾虑那么多了,时间紧迫咱们还是赶紧救安兄弟吧。”

  就在王茹和朱珠还想继续争执的时候,唐芷兰突然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一拍手惊慌失措的说道:“坏了!我忘了我已经中毒内力全无了,眼下至少还要多半天的时间才能恢复功力,可是安兄弟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了啊!”

  经唐芷兰这么一提醒,王茹这才想起来唐芷兰和唐嫣中了天蟾化功散的毒导致内力全无的事情,脸上也顿时露出了焦虑的表情。可是当王茹和唐芷兰看到唐嫣后却不由得一愣,只见唐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她们中毒的事情似的。

  看着面带不解之色的唐芷兰和王茹,唐嫣笑着朝一旁的孙杏林努了努嘴道:“你们忘了孙老前辈了吗?有孙老前辈这样一个绝世神医在这里,中毒什么的还算个事吗?”

  孙杏林也笑道:“其实从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从唐门主和唐姑娘面色和说话的语气中发现你们中毒的事了。现在我虽然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能解了你们的毒,但是只需简单的查看一番了解了毒性之后,个把时辰里把你们的毒解了想来还不算什么难事。”

  为唐嫣和唐芷兰号过脉后,孙杏林点了点头道:“从之前你们的状态中我就已经猜到了,唐门主和唐姑娘所中之毒果然是当年灭世魔君赫连铁弗所用的天蟾化功散!此毒据说乃是赫连铁弗采集自某些天竺特有的毒物提炼而成,虽然中毒者能够在二十四个时辰内自行解毒,但是想要直接解毒却十分棘手!所幸六十多年前,我曾解救过一些中过此毒的江湖中人,不仅牢记着这种解毒之法,而且在我那青囊之中更是还装有一些现成的解毒药!还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这下好了,安少侠终于有救了!”

  听完孙杏林的话后,唐嫣和唐芷兰的脸上也露出了欣喜之色。而王茹和朱珠虽然也为安继业终于能够摆脱危险感到高兴,可是一想到唐芷兰即将要为此而做出的付出,她们二人只觉得心中一痛,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了。

  按照孙杏林的指点,唐嫣和唐芷兰服下解药后便开始静坐调息。唐芷兰因为身负着《素女功》两百年的强大内力,所以恢复的速度极快,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感到丹田之中的内力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将出来,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体内的毒素已经被彻底清除,内力终于恢复如初了。唐嫣虽然还没有完全解毒,但是一来她的内力也帮不上什么忙,二来时间紧迫救人要紧,所以也无所谓内功恢复没有恢复。看到唐芷兰已经恢复了之后,便急忙将《素女功》传功的心法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唐芷兰。

  明白了传功的心法之后,唐芷兰抬头看了一眼仍在屋中的王茹等人,低着头轻声说道:“事不宜迟,我这就要给安兄弟传功了。只是……难道你们打算就站这里看着我……传功不成?”话未说完,唐芷兰早已羞的满面通红。

  孙杏林闻言,一拍脑门哈哈笑道:“我真是老糊涂了,唐姑娘如果有什么需要只管叫老朽一声便是,老朽先去院里活动活动筋骨。”说罢,和唐嫣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草屋。

  王茹和朱珠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后,不约而同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唐芷兰的面前,向着不明就里的唐芷兰重重的渴了三个响头。同声说道:“唐姐姐的大恩大德,小妹永生难忘!”说罢,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安继业,擦干了眼角的泪水,转身离开了草屋。

  转眼之间,草屋内已经只剩下了唐芷兰和昏迷不醒的安继业二人。盯着昏迷不醒的安继业,唐芷兰喃喃说道:“还真是造化弄人呢,真没有想到你我之间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罢了!虽然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但是谁又能肯定这一切不是冥冥中的天数呢?不过啊,你也不要高兴,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救你而已。你虽然武功盖世而且英俊潇洒,但是毕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弟弟,如此而已。我也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到我说的话,但是我还是要说给你听。等你好了以后,你也不用觉得欠了我什么,就当是我这个做姐姐应该做的便是。以后如果有缘,也许我们还会有相见的那一天,但是我希望……这次说过再见之后,今后我们……再也不见!”

  说完之后,唐芷兰满面羞红的缓缓地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衫,然后按照唐嫣所说的法门,依次点了安继业身上十六处大穴和要穴。做完了所有的准备工作后,唐芷兰略微犹豫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后终于下定了决心,紧紧地闭上了双眼轻轻地伏在了安继业的身上。

  ……

  在屋外众人焦灼的等待中,不知不觉间两个时辰过去了。距离孙杏林所说的两个时辰的实现已经超了小半个时辰了,然而此刻,草屋里却没有半点声息,屋外众人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担心安继业安危的王茹忍不住来到门边,侧耳听了片刻后,轻轻地喊了一声:“唐姐姐?”

  一声叫罢,屋里依旧没有半点动静。至此,王茹明白只怕是有事情发生了,想要就此冲进去但是又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抬头看了一眼唐嫣等人后,只见同样担心发生什么意外的唐嫣和孙杏林朝王茹点了点头,然后四人同时推门走进了草屋内。

  进入草屋后,王茹等人这才发现唐芷兰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悄悄地离开了草屋。留下的只有和衣而卧沉沉睡去的安继业,还有雪白的床单上那如同雪中绽放的红梅一般点点醒目的殷红。

  孙杏林见状,急走几步来到床边,伸手探了探安继业的脉搏之后,长出一口气道:“《素女功》的百年功力果然非同小可!有了这百年的内力修为的补足,安少侠已无大碍!不出七天,安少侠应该就可以醒过来了。但是想要完全消化掉这百年的内力也需要一定的时日才行,等安少侠醒来之后,切记在两个月内不得与人动武!依我看,不如索性就在这里静心调养两个月,等他的功力完全恢复了以后再说吧!”

  听到安继业终于脱离了危险,朱珠和唐嫣终于松了一口气。而王茹此刻却在担心唐芷兰的去向,简单的看了一圈屋中的情形后,终于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唐芷兰留下的字条。

  字条上简单的写到:“姑姑,请原谅侄女的不告而别,我走了。你们不用找我,从今天起我终于可以过上我所向往的那种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了。等安兄弟醒过来之后,麻烦你们替我转告他,让他不要觉得欠了我什么,我和他之间本来就互不相欠,这一次就当是我这个做姐姐应该做的便是。你们保重!”

  虽然唐芷兰留在字条里的话说的很轻松,但是从字条上残留的那一抹泪痕中,王茹能够深深地体会到唐芷兰在写这些字的时候心中那种复杂的感情。读完了信中的内容后,王茹早已泪湿了双眼。

  良久之后,唐嫣嗓音喑哑的说道:“芷兰这一生都向往着能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为了我们唐门她一直都将这种想法深深地藏于心底。现在她终于可以跳出这个禁锢了她对自由向往的牢笼,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了,我这个当姑姑的真的替她感到高兴!”

  听完唐嫣的话后,屋内众人均感到唏嘘不已。良久之后,王茹缓缓地说道:“经过这一战,我们又一次的挫败了耶律德光的阴谋,唐门也已经正式脱离了王衍,我们此行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至于今后面对着李存勖的大举进攻,王衍会怎么选择那是他自己的事,已经与我们没有半点关系了。李存勖不日便要发动对蜀国的进攻了,我必须要赶在他发起攻击之前尽快把唐门已经脱离了王衍这件事告诉他才行,不然我们这一次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吗?”

  唐嫣点了点头道:“如此就有劳王姑娘了,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呢?”

  王茹盯着床上沉睡不醒的安继业说道:“安大哥刚刚脱离危险,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今天暂且在这里再陪安大哥一宿,等明日一早确定安大哥无恙之后,我便立即动身!”

  就这样,一行人暂时在孙杏林暂居的这间茅屋中临时住了下来。连日来经历了太多太多,众人早已觉得疲累不堪,草草的吃了一些晚饭后,便沉沉的睡下了。

  听着屋中不断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心事重重的王茹却怎样也睡不着。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的方桌旁,怔怔的盯着窗外那轮新月发呆。望着穹顶上那轮孤高清冷的明月,想到不告而别的唐芷兰,经过了一番激烈的内心挣扎之后,王茹终于下定了决心,拿起桌上的毛笔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一封书信。

  写罢之后,王茹小心翼翼的将这封书信叠了起来。便在此时,王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轻柔的脚步声,头也不回的问道:“师妹怎么不睡了呢?”

  朱珠轻叹一声道:“休息了一会儿,睡不着了。师姐一直没睡吗?”

  王茹盯着窗外的明月点了点头道:“我也睡不着。现在安大哥已经脱离了危险,有你在他身边照顾着我也放心了。我这就要动身去李存勖那里汇报唐门的事情了。”

  朱珠沉默了片刻后,幽幽的说道:“你真的决定要走了吗?”

  王茹依旧保持着背对着朱珠的姿势,说道:“嗯!决定了!”

  朱珠不无惆怅的说道:“那安大哥醒来之后,我又该怎么跟他解释呢?”

  王茹摇了摇头说道:“什么也不用解释,就说我去李存勖那里复命去了。”略微停顿了片刻,王茹指了指桌上的那封信接着说道:“这封信你一定要收好了,等安大哥完全康复后替我转交给他。我……走了!”

  说罢,王茹也不理会朱珠,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草屋,一翻身跨上马背打马离开了峨眉山。疾驰的马蹄声中,道路两旁的景色在飞速的后退着,而王茹只是拼了命的挥动着手中的马鞭,不断地让胯下的骏马加速,却始终不敢回头去看一眼身后。因为她生怕自己回头之后,会忍不住改变自己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

  纵马疾驰中,两行热泪无声的顺着王茹的脸颊滑落了下来,在身后冰冷的空气中飞散开来,点点泪珠在皎洁的月光的映衬下泛出了晶莹剔透的光芒。

  ……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