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乱世长风啸江湖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夜间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整整七天之后,安继业终于从沉沉的昏迷中醒了过来。

  当他睁开双眼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坐在床边满带着关切之色注视着自己的朱珠。随后又看了看站在床边满脸笑意的孙杏林和唐嫣,安继业使劲的摇了摇头,试图想要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不管他怎样去想,所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个神秘人逃走前的事情。至于他是怎么来的这里的,为什么青囊神医孙杏林也会在这里,安继业一无所知,只是莫名的感觉到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惆怅和失落。而且除了这些清晰地记忆之外,在安继业的脑海中还有一些朦胧的片段在不断地闪现着,一些像是梦境一般显得那样的不真实的片段。在这些片段中,他能够依稀的看到……王茹和唐芷兰的身影。

  对啊!茹妹和唐姐姐呢?想到这里,安继业这才发现屋子里少了王茹和唐芷兰两个人。至此,安继业也终于弄明白了自己心中的那份莫名的惆怅和失落是因为什么了。

  看着一脸茫然的安继业,孙杏林笑着说道:“安少侠这也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啊!不过还好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都是有惊无险,你总算是逃过了这一劫了。”

  一心挂念王茹和唐芷兰去向的安继业根本没有听清孙杏林在说什么,而是在发现王茹和唐芷兰不在之后脱口问道:“茹妹和唐姐姐呢?”

  在安继业昏迷的这七天里,唐嫣、孙杏林和朱珠他们三人已经商量好了,决定暂时不把唐芷兰和王茹离开的事情告诉安继业,免得安继业因此而导致伤势再有什么新的变化,影响他的康复。

  现在听到安继业问起了王茹和唐芷兰的下落,坐在床边的朱珠轻轻地扶着安继业坐了起来,微微一笑道:“屋子里这么多人,你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关心我师姐和唐姐姐的下落?你还真是个多情的种子呢!放心吧,为了确保在李存勖攻打蜀国的时候不会殃及唐门,师姐她昨天刚刚动身去李存勖那里汇报咱们的任务去了。来回的路上需要时间,万一李存勖那边再有什么事情耽搁一下的话,怎么着也得一个月后才……有可能回来了。”

  听完朱珠的话后,孙杏林说道:“安少侠你重伤初愈,暂时着实不易过于的劳心分神,不妨先静下心来好好地把伤势彻底调理好了再说吧。”

  唐嫣也笑道:“眼下李存勖随时都可能对蜀地用兵,我们唐门虽然已经脱离了王衍的控制,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和王衍暂时也不能弄得太僵了不是?多少也得走些台面上的过场才行。芷兰已经回唐门去安排门中相关事务去了,现在既然安大侠已经无恙了,那么我也要告辞了。安大侠先在这里好生养伤,等蜀国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安大侠的伤势应该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到那时我和芷兰再一道回来好好地感谢安大侠。”

  知道了王茹和唐芷兰的下落后,安继业总算是放下了心来,也大致明白了自己重伤之后,全凭着在场众人的照料才能脱离险境。此刻听到唐嫣要走,安继业一边起身下床,一边不无感激的说道:“唐门主肩负唐门重任,那安某就不强留了,这些时日着实感谢唐门主你们的悉心照料了。”

  唐嫣一伸手按住了安继业,摇了摇头道:“你重伤初愈,不易劳累。有孙老前辈和朱珠姑娘送我就行了,你继续休息吧。”

  说罢,唐嫣便和孙杏林、朱珠一起走出了茅屋。

  目送着唐嫣的离去,安继业此刻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地感受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了。可是当他略微的运用了一下丹田的内息之后,顿时发现了自己体内产生的异样的变化!只觉得一股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强大内力此刻正汇聚于自己的丹田之中,而在这股内力的引导下,自己昏迷之前所感受到的空虚的丹田此刻正在源源不断的恢复着新生的内力。

  感受着自己体内这股来历不明的强大内力,看了看送走了唐嫣已经返回屋内的朱珠和孙杏林,安继业心思一动突然明白了一切。恍然大悟道:“这是——《素女功》?!”

  看到安继业已经发现了他体内的变化,孙杏林点了点头道:“没错,是《素女功》!在和那个神秘人交手的时候,你因为强行将两股势如水火的阴阳之力汇入丹田之中,结果不仅导致自身元气大伤,更是让自己内力尽失。唐门主她们把你送到这里的时候,当时你的情况十分危急,我虽然能救得了你的性命,但是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力及时的传功给你的话,那么你就算是能活下来也会武功尽失变成一个废人!无奈之下,唐姑娘毅然决定用《素女功》的传功之法把她自己一半的内力传给了你。你现在所感受到的丹田之中那股强大的内力,便是唐姑娘传功给你的那百年的内力修为,也正是因为有了唐姑娘这百年的内力为引,你那本已枯竭的丹田现在终于可以渐渐地恢复内力了。因此虽然是老朽救了你的命,但是却是唐姑娘保住了你的武功啊!”

  听完孙杏林的解释,安继业早已愣住当地,复杂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想不到唐芷兰竟然会为了救自己一命,把《素女功》传给了自己?如果只是简单地传功的话,那么安继业完全可以想办法去报答唐芷兰的这份大恩。但是《素女功》那独特的传功法门安继业是心知肚明的,既然现在唐芷兰已经传功给了自己,那么不就说明自己和唐芷兰之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吗?如此说来,那些一直盘旋在自己脑海中的犹如梦境一般的记忆片段根本就不是梦了?因为在那个缥缈的梦中,安继业曾清晰地看到了唐芷兰给自己传功时的景象,也听到了唐芷兰传功前对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

  回忆起那像是梦境一般的传功画面,安继业顿时羞红了耳根。可是一想到唐芷兰的付出,还有唐芷兰那些犹在耳畔回响的话语,安继业的一双虎目中忍不住泪如泉涌。不管怎样,唐芷兰的这份大恩大德是必须要报答的,可是自己又能怎么报答呢?现在他和唐芷兰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想要报答只有娶了唐芷兰还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这一条路可走了。然而一想到自己和王茹还有朱珠之间这种复杂的感情纠葛,如果真的娶了唐芷兰的话,那么他又该怎么去面对深爱着自己的王茹和朱珠呢?尤其是王茹,因为朱珠的事情,他已经深深地伤害了王茹一次,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去做出任何伤害王茹的事情了!更何况唐芷兰在传功之前所说的那些话此刻依旧清晰地印在脑中,安继业明白唐芷兰只是为了救自己才这么做的,在她的心中自己永远都是她的兄弟而已。如此一来,就算是他想要通过娶了唐芷兰这种方式去报答唐芷兰的恩情,唐芷兰也一定会果断的拒绝的!思前想后间,安继业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报答唐芷兰的这份恩情了。

  “再也不见?”安继业反复的咀嚼着记忆中唐芷兰留给他的最后这句话,直到此时他总算是明白了唐芷兰为什么不在这里的原因了。因为等他醒来之后,只怕唐芷兰她自己也觉得无法面对安继业和其他人的。所以,对安继业和唐芷兰来说,只有永远的分别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安继业满怀愧疚的把头深深地埋在了两膝之间,任由滚烫的眼泪从眼中不断地滑落。他知道,他和唐芷兰这一别真的是永别了,自己永远也无法报答唐芷兰的这份恩情了。

  看着难过如斯的安继业,孙杏林长叹了一声说道:“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独自走出了茅屋。

  朱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开口相劝,无奈之下只能轻抚着安继业的肩头,试图以此来减轻一下安继业心中的痛苦。

  良久之后,安继业缓缓地抬起了头,用一双迷蒙的泪眼看着朱珠说道:“不用安慰我,我已经明白唐姐姐的良苦用心了。只是出于满心的愧疚,我实在是心有不甘。可是不甘又能怎样?这是唐姐姐自己的选择,我欠她的这份恩情永远也无法报答了。”

  朱珠柔声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唐姐姐走了,那么我就不说什么了。唐姐姐的这份恩情咱们是无法报答了,但是还有唐门啊,以后咱们可以想办法通过唐门来弥补咱们的这份愧疚吧。你重伤初愈,此时最忌讳的就是大喜大悲,一定要保养好身体才行,这样也算是对得起唐姐姐的无私付出了。”

  安继业点了点头道:“我懂了。稍微释放一下,心里总算是好受一些了。”说到这,安继业微微一顿,然后不无忧虑的问道:“茹妹真的只是回我大哥那里去汇报咱们的任务去了吗?”

  对于安继业的疑问,朱珠着实感到有些难以作答。其实王茹已经走了整整七天了,七天音信全无。而且从王茹临行前的神态和话语中,朱珠已经明白王茹这一次恐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安继业现在这个状况,凭着他心中那份对王茹难以割舍的感情,一旦知道王茹走了的话,那么势必会陷入极大地痛苦之中。朱珠又怎么忍心在这个时候给安继业雪上加霜呢?

  强忍着心中的痛苦,朱珠微微一笑道:“你的心里就只有我师姐一个人吗?放心吧,师姐为了不让唐门卷入蜀国灭亡的风波之中,真的去李存勖那里汇报咱们的任务去了。咱们此番来到蜀国,目的不就是为了帮李存勖扫清包括唐门在内的一切可能会对他的灭蜀大计形成阻碍的武林隐患吗?如今唐门已经彻底的和蜀国王衍断绝了一切关系,而且唐姐姐有大恩于咱们,咱们又怎么可能让唐门变成蜀国灭亡之后的覆巢之卵呢?因此,师姐她在确定了你已经安然无恙之后,这才独自一人回到了李存勖那里。其实本来是我要去的,但是一来我武功太差,二来我和李存勖仇深似海,师姐也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全所以才决定由她去的。”说到这,朱珠不想让谈话变得过于沉重,于是用一种调笑的语气说道:“怎么?安大哥莫非是想留下我师姐,让我去不成吗?”

  确定了王茹的去向后,安继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等听到朱珠最后这句话后,不由被逗得一笑道:“快算了吧,你去了只能坏事啊!”笑罢,长吁了一口气道:“这下我总算是放心了,也不知道我大哥什么时候会对蜀国用兵呢?”

  朱珠摇了摇头道:“这七天来,我们一直都在这里围着你转,外界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得而知。师姐刚走不久,短时间内咱们也不可能从师姐那里得到什么消息的。不过不管怎样,所有的大事现在都有了一个结果,咱们只需要在这里静候佳音便是了。安大哥你也不要多想了,静下心来好好地调理你的伤势吧。孙老前辈说了,虽然唐姐姐的传功保住了你的武功,但是这一百年强大的内力也足够你消化一段时间了。按照孙老前辈的估计,就算是你的武功已达化境,想要把这一百年强大的内力完全吸收同化,至少也得两个多月的时间……”

  “而且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你必须要做到绝对的心无旁骛才行!”就在朱珠和安继业说话间,孙杏林已经返回到了屋内,接过朱珠的话题,一脸严肃的说道,“不管是怎样的传功,对于你而言这都是外来的功力。即便是传给了你,也必然会和你本身的内功修为产生相互的抵抗。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想办法把这股强大的内力吸收同化掉才行。吸收了这股强大的内力,你不仅武功能够复原,而且还会有极大程度的飞升!否则的话,即便你的武功可以恢复,也势必会因为这两股相互抵抗的内力而大打折扣!

  “以你的武功而言,我原本用不着担心你能不能吸收同化了这股强大的内力。但是以你这种复杂的感情状态而言,又让我不由得为你充满了忧心!我虽然不是习武之人,但是对于内功修行的条件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像你这样大喜大怒,极易感情用事的情感状态,反而变成了阻碍你吸收同化这股内力的最大的阻碍!所以你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完全取决于你能否真正的静下心来心无旁骛的去吸收同化掉这股强大的内力。你懂了吗?”

  安继业点了点头道:“我懂了!如果我不能吸收同化掉这股强大的内力的话,武功大打折扣事小,辜负了唐姐姐的一片良苦用心事大!孙老前辈尽管放心,就算是我可以不为我自己着想,我也必须要对得起唐姐姐的这份无私付出才行!我现在已经不单是为我自己而活,在我身上更是担负着唐姐姐以及所有关心我的人的殷切嘱托,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把唐姐姐赐予我的这份强大的内功吸收同化掉才行!”

  听完安继业的话,孙杏林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有如此觉悟,那么我也就放心了。你重伤初愈,暂时仍旧需要我留在此地为你调理些时日才行。所以你们小两口也不要嫌弃老朽在这里碍事,等你的伤彻底好了之后,老朽就继续去做我的闲云野鹤去了。”

  朱珠闻言,不由得粉脸微红,低着头说道:“孙老前辈这话说的,您是安大哥的救命恩人,我们感激您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嫌弃您碍事呢?”

  就这样,在孙杏林的精心医治下,安继业和朱珠在峨眉山的这间草屋里转眼间便度过了半个多月。期间,孙杏林每天都尽心为安继业疗伤,安继业则在闲暇之余用《太玄神功》的内功心法昊天无极功一点一点的吸收唐芷兰传给他的那一百年的强大内力。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安继业终于渐渐地走出了心中对唐芷兰的那份愧疚。并且把这份愧疚转化成了动力,立志一定要凭借着唐芷兰的这份无私的付出,打败那个神秘人!

  这日一早,孙杏林像往常一样给安继业针灸完,又简单的把了把脉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安少侠果然体质惊人啊,这么重的内伤竟然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彻底的康复了。只不过伤虽然好了,但是唐姑娘传给你的那百年的内力看起来依旧没有同化掉啊。”

  安继业道:“唐姐姐传给我的这百年内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每当我运起昊天无极功想要将其同化吸收的时候,这股内力便会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抗力。看来想要在短时间内向把这股内力吸收同化掉,实在是有难度啊!”

  孙杏林道:“对你而言这毕竟是外来之力,想要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谈何容易?如果能够如此轻易的同化吸收的话,《素女功》传功之后又何来的危险可言呢?欲速则不达!凡事都讲究个循序渐进,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急不得的!你要切记不要操之过急,免得因此而走火入魔。这些天我看你似乎已经摸到了把这股内力吸收同化掉的法门了,你就继续这样按着自己摸出来的门道努力吧。”

  说罢,孙杏林从随身的青囊中摸出了十粒百草还魂丹递到安继业的手中,接着说道:“现在你已经完全康复了,我也要继续享受我那闲云野鹤的生活了。我走以后,这十粒百草还魂丹你每天服用一粒,以作固本强基之用。你要牢记我的话,在你完全的把《素女功》这一百年强大的内力吸收同化之前,无论如何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切记不可大喜大悲!”

  安继业不无感激的点了点头道:“多谢孙老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的这条命是您给的,我一定会牢记孙老前辈的教诲!”

  把孙杏林送出草屋后,孙杏林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朱珠的肩膀,说道:“安少侠现在的状况你也清楚,接下来的日子里就靠你一人来照顾他了。所以你要记住,你现在重任在肩,不管有什么事都要自己扛着,无论如何不要让安少侠分心才是!”

  朱珠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道:“孙老前辈放心,我记得了!”

  当孙杏林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了山路的尽头之后,安继业和朱珠二人却依旧一言不发的站在寒风之中。此时此刻,他们又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