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自古长安西风雨 > 第164章 动恻隐回报阳阿
夜间

第164章 动恻隐回报阳阿


  耿三娘虽然有些不理解,但还是答应了。

  “还有,南坡上管果树的那些人,也得给人工钱。”耿小凡又吩咐一句。

  “那都是咱的佃农,果子收获的时候,已经给他们分果子了,还给什么工钱?”耿三娘有些意外了。

  “菲儿,我记得你跟我说,果子大部分都让小四卖了的,给工人分的有多少?”

  “大概分了一成吧,我们自己留了两成,其他的让小四卖了,这个不就是利钱。”柳菲儿抽出一根竹筹,跟耿小凡解释。

  “一成太少!人家那么辛苦,就给人分一点果子,太说不过去。还有帮你放牧的那些人,也不能亏了人家。”

  “放牧的就是几个孩子,夫人每家都给了一头羊呢,足够他们过年了啊!”耿三娘插了一句话。

  “菲儿,你们在柳泉堡的时候,放牧的也不给工钱吗?”

  “放牧的都是自己家下人,每月都有月钱,还给什么工钱啊!”柳菲儿也不理解了。

  “哦!”耿小凡明白了,看来,这封建社会的“剥削”确实太厉害!

  “那,我们家的下人月钱怎么给的?”

  “不一等。少的两三百钱,多的一千。”耿三娘回答。

  “你呢?你应该是最多的吧!”耿小凡问三娘。

  “奴婢是八百,账房先生是一千。”

  “八百!够用么?”耿小凡有些意外。

  “吃住都在家里,奴婢也没什么花销,有什么够不够用的。”

  “哦,那其他人家呢?也都是这么给月钱的吗?”

  “差不多都是这样,我们家这,虽不算最高的,但也绝对不少。”

  “菲儿,小老虎那个药膳斋,普通一个汤就一百多钱。三娘这个月钱怕是只能在他那吃一顿饭,是不是太少了?”

  “呵呵,夫君,你觉得三娘会花几百钱去长安吃一顿饭么?”柳菲儿乐了。

  “菲儿,我是觉得,我们这一年,不算粮食,都收入百万钱,是不是太多了?”

  “夫君,哪有嫌钱多的!”

  “我不是嫌钱多,我是觉得出力多的人,应该多给一些。让大家日子都过的轻松一些。”

  “老爷,咱家人日子还不轻松吗?每天好吃好喝管饱,每月还有两次酒喝,外庄的人都羡慕死了!”三娘忍不住叫了一声。

  “夫君,你知道,我也不是贪财之人。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吧!”柳菲儿已经明白耿小凡的意思了。

  “这样!三娘他们太辛苦,每月八百钱太少了。明年开始各加三成吧!”

  “啊!”耿三娘张大了嘴巴。

  “还有那些孩子,也都大了,每天看着门口的货郎总是流口水,也每人给一百月钱,让他们能买个零嘴。”

  “啊!”

  “还有,今年收成好,过年给家里每人两千红包吧!”

  “啊!”

  “庄上的农户,每家送一壶酒,十斤羊肉,一百斤粮,让大家都过个好年!”

  “啊!”

  耿三娘彻底合不拢嘴了。

  “菲儿,我是不是有些太败家了?”耿小凡吩咐完,转头看柳菲儿。

  “我知道夫君是最良善的,都听你的。不过,这些都是小事,重要的是,我们还得给昭君姐姐、公主、静嫣妹妹他们准备年礼的。”柳菲儿丝毫也不吝啬。

  “哈哈!你忘了岳父大人了,得给岳父大人备一份厚礼!”耿小凡开心了。

  “今年事情太多!姐姐和爹那儿,让小四捎过去吧。公主和静嫣妹妹那儿,咱得亲自去,还有周令也不能忘了......”柳菲儿扳着指头一个一个算。

  “嗯,三娘,就这个意思,你去准备吧!”耿小凡安排完,拉着菲儿去吃饭了。

  耿小凡没想到,他把阳阿气哭了,阳阿有史以来第一次被气哭!

  从耿小凡“温暖如春”的房间回到自己冰冷的府邸,她感觉一阵阵的心凉!

  她想不明白,自己掏心掏肺地对耿小凡好,为什么就换不来他一副好脸?

  心中不爽,她开始借酒浇愁,一醉到天亮!

  醒来,她感觉浑身无力,头晕眼花,胃里翻江倒海!

  “公主,茂陵耿爵爷求见。”默荷轻轻来到她身边禀报。

  “让他该干嘛干嘛,不用见我!”阳阿实在起不来,恨恨地吩咐一句,又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中,她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在一群小姐妹的陪伴下来到骊山温泉。沐浴在温滑的泉水中,她感觉自己每一个毛孔都那么畅快!那是一种久违了的舒坦!

  睁开眼,阳阿惊奇地发现,自己真的斜躺在水中,不过,不是骊山,而是自己的浴池!水温宜人,水面漂浮着一层美丽的花瓣,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浴池边,摆着一个硕大的火盆,里面似乎燃着檀木炭,也发出阵阵清香,整个房间热气腾腾。

  “公主!水温可好?”默荷在池边跪坐着,不停地试着水温。

  “谁把我弄到这儿的?”

  “是,是......”默荷犹犹豫豫。

  “嗯!”阳阿瞪眼。

  “是耿爵爷把您抱过来的,是奴婢帮您更的衣!”默荷赶紧回答。

  “你说什么!”阳阿有些吃惊,“这,这花瓣是怎么回事?”

  “是耿爵爷,炭盆和浴水都是耿爵爷弄的,他让奴婢随时给您加热水......”

  “他人呢?”

  “他,他在拆您的寝宫!”

  “你说什么!”阳阿腾地站了起来!

  默荷赶快上前,给阳阿擦拭,更衣。

  阳阿怒气冲冲赶往自己的寝宫!

  “都小心一点!只拆我撒过白灰的砖!”耿小凡正满头大汗指挥着工匠拆地砖!

  阳阿站住了,默默地看了半天,轻声问,“这就是地火龙?”

  耿小凡回头,看了她一眼,起身去屋内拿出一件披风,给她披上。顺便用手背摸了摸她的额头,露出满意的笑容,“要委屈公主在偏殿住两天了!”

  “偏殿冷!”

  “先点火盆!”

  “火盆太呛!”

  “那你要怎么样?”

  “要么你想办法,要么我住你家去!”

  “你讲不讲理了!”

  “在我家,我就是理!”

  “......”耿小凡彻底无语,无奈地起身去偏殿了。

  “这样可以了吧!”耿小凡让人把刚才浴室里点的檀木炭火盆抬了过来,又亲自用铜手炉,把偏殿的床铺烫得暖暖的。

  “我饿了!”阳阿满意地钻进被窝,又狡黠地笑了。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