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我只想躺在火影世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决战开始(二合一章)
夜间

第二百七十五章 决战开始(二合一章)

    空座町战场,此时战场上还没有参战的,除了负责稳固结界的雀部长次郎,也只有两边的大佬蓝染和山本柳园斋了,两人一直稳重的各自站在一边,互相对视,等待着下属战斗的结束。

    当一刃就此消亡之时,蓝染的脸色第一次有了些变化,作为他亲自点将的第一号十刃,没想到来到现世战场,在前四刃中居然是最差的。

    赫丽贝尔干掉了狛村左阵,乌鲁奇奥拉打败了冬狮郎,就连已经死掉了拜勒岗都是先解决了一个百年前的队长爱川罗武。

    虽然这里面主要原因是史塔克的对手很强,是护庭十三队除去总队长后,数一数二的存在,但这不是他输掉的理由。

    他是一刃,本就应该去击败更强大的敌人。

    一直在蓝染身边,喜欢点评的市银丸此时也没空吐槽了,因为此时他正在和平子真子对拼着刺刀,对于这个假面军团的首领,还是有让他重视的实力的。

    而另外一边,凤桥楼十郎和东仙要激战正酣,两个人都在下死手。

    对于凤桥楼十郎而言,东仙要作为蓝染的走狗,当年参与了蓝染的全部的计划,当初被坑害的有多难受,此刻他就有多恨对方。

    “恨我吗?”

    “不过也对,你们离开了尸魂界流亡了上百年,从高高在上的死神,拥有着无尽的权利和荣耀,最终却变成了流犯。”

    “从轻易决定别人命运的角色,变成了由别人决定你的命运,你,体会到了普通人的痛苦了吗!”东仙要面对着凤桥楼十郎说着话。

    “神经病,这个时候还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可我现在只想干掉你!”凤桥楼十郎挥动着斩魂刀直接砍向了东仙要。

    “即使流亡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法理解普通人的想法对吗!果然,尸魂界的死神,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恶势力!”东仙要喃喃自语。

    “莫名其妙,明明你才是想要毁灭世界的人啊,混蛋!”凤桥楼十郎现在明白了,这个人就是脑子有病。

    “弹奏吧,金沙罗!”

    随着凤桥楼十郎叫出了自己斩魂刀的名字,他手中的刀融化变形,最终形成了一个金色的长鞭,鞭子的头部还有一朵金花,显得非常艺术。

    “音乐操纵!”凤桥楼十郎挥舞着长鞭,鞭子在扭动中,发出了特殊的音乐,围杀向了作为目标的东仙要。

    东仙要作为盲人,对于声音的感觉更加的敏锐,音乐来袭时就明白了对方的攻击已经开始,在对方的长鞭舞过来时,人已然瞬步离开了之前的位置,躲开了攻击。

    然而长鞭却如同有制导效果一般,在凤桥楼十郎轻轻挥舞下,追着东仙要扇了过去。

    “鸣叫吧!清虫!”

    东仙要不得不同样始解,他的斩魄刀表面的灵压开始急速震动,产生“嗡嗡”的声音,类似于昆虫的鸣叫声。

    斩魄刀表面产生的音波直接阻止抵消了凤桥楼十郎斩魂刀的能力,一刀砍向了舞过来的长鞭,将其击退砍走。

    “这种小儿科的东西就别拿出来卖弄了,你不是假面军团的成员吗?让我看看你戴上假面,拥有了蓝染大人赐予的力量之后,实力又有多少进步!”东仙要几度击退了凤桥楼十郎的攻击,两人的斩魂刀都可以操纵声音,一定程度上是互相克制了。

    “可笑,把我们受尽折磨后,为了防止彻底虚化而锻炼出来的力量,居然被你称为蓝染那个混蛋的赐予,你这种走狗果然还是该死!”

    凤桥楼十郎再度被东仙要气的爆炸,不再废话拿起来手往脸上一抹,一个呈现鹰首状,嘴部尖如鸟喙的面具戴在了他的脸上,整个人的气势和灵压也为之一变。

    然而,在他对面的东仙要同样也是将左手放在了自己的面前,黑色的灵压开始聚集,最终形成了一个没有孔洞的纯白面具,只有一条黑色竖线立在面具中央,将面具分出了两部分。

    “你这家伙,居然…”凤桥楼十郎震惊的看着同样佩戴了假面的东仙要。

    “嗯?诧异吗,这是蓝染大人赐予我的力量,和你们这些半成品是完全不同的!”同样的虚化,东仙要的气势完全压制了凤桥楼十郎。

    但是好在凤桥楼十郎同样作为破面化的死神队长,实力在破面后也没有逊色太多,虽然被压制,但是对方想要击败他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说了半天,你的虚化力量也不过如此而已,自愿接受这个的你,又是从哪里来的优越感!”

    “金沙罗奏曲第十一号——十六夜蔷薇!”凤桥楼十郎将长鞭如同陀螺般挥舞起来,形成盘形笼罩了东仙要的全身,之后拉直瞬间爆炸如同魔法彩云。

    这一招之下,直接令东仙闪避不及要受创,身体不同区域都渗出了鲜血。

    “区别?”

    “好,我就让你看看我们之间的区别!”东仙要冷哼一声,全身的伤势开始迅速的恢复,看的凤桥楼十郎直皱眉,没想到对虚化程度居然这么深了,连大虚的超速再生这个能力都拥有了。

    “你是真的不担心被虚彻底吞噬吗?”凤桥楼十郎忍不住问道。

    “这就是我和你们的区别,在你使用虚化力量时,还要担心虚化的反噬,而我,已经是完全掌控了!”

    “清虫百式,狂伽蟋蟀!”东仙要左手抚摸刀背,轻轻的说出了自己的归刃语,紫黑色的灵压瞬间从斩魂刀爆开。

    凤桥楼十郎在这股灵压之下也眯起了眼睛,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当这股冲击结束时,显现出来的已经不是东仙要这个人,而是一只虫子一般的怪物。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露出震惊的神色了,不过先别急,我会让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了!”昆虫形态的东仙要说话已经带着复音,嗡嗡的鼓动着翅膀,带着强烈的杀意攻向了凤桥楼十郎。

    “你这个家伙,是选择了彻底和虚融为一体了吗,所以可以使用破面的力量,进行归刃?”

    “居然选择了虚化到这个程度,你就这么的对自己死神的力量不屑一顾吗?”凤桥楼十郎也明白了这个时候就是见生死的时刻,立即使用了自己的卍解

    “卍解-金沙罗舞蹈团!!”

    随着凤桥楼十郎施展卍解,手中多了一个演奏家的指挥棒;在他的身边出现了16个高大纤瘦的人偶,机器人身上缠着一圈圈的绷带,在人偶的脸部,是和他的斩魂刀始解时长鞭的头部一样,长了一朵花,看上去怪异无比。

    “区区卍解,又怎么抵挡我的力量!”东仙要动作不停,直接冲了过来。

    “第一响-海流!”凤桥楼十郎挥动着自己手中的一个指挥棒,轻轻的说出了自己的招式,音乐开始环绕,这些机器人开始跳舞,半空出现了醇厚的流水,直接将东仙要困住。

    无论他怎么进行飞翔,爆发灵压,都没法挣脱这些越缠越紧的流水。

    “九相轮杀!!”昆虫形态的东仙要,直接使出了自己这个形态下的绝技,浓厚的灵压转换为了拥有极大冲击力的音波,直接远程攻向了凤桥楼十郎。

    原本困住他的水流直接被这股音波给搅碎,也就是这个时候,东仙要发觉了这些水流并不是真正的水流,“这是幻术吗?可以产生实质影响的幻术?”

    然而凤桥楼十郎并没有给他解惑,在东仙要挣脱了海流之后,再度挥动指挥棒,那些跳着舞的人偶立即又换了一个新的舞蹈。

    “第二响:火山使者!”

    这些人偶舞者们,举起双手并从掌间形成火焰,最终将火焰积蓄於掌中合力攻击着东仙要,东仙要那昆虫身体立即受到了剧烈的伤害。

    “可恶,这些都是幻术,你使用了这些音乐来操控了我的感官!”东仙要立马判断出了这招和之前类似。

    但是即使发觉了,他也没法规避这些伤害,想要去反击,却发现凤桥楼十郎在演奏的过程中,速度非常之快,让他很难打到对方。

    而攻击这些人偶也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人偶也是虚幻的,没法进行攻击。

    “哼,我拥有超速再生,你的这些火焰短时间也根本杀不死我!”东仙要强硬的说道,身上被烧烤的伤口在自动的恢复着。

    “而你,只要被我抓到一次,你的结局就是死!”东仙要迅速的进行着追击,凭借超速再生硬抗火焰,并且不时从双目中射出绿色的虚闪,压迫凤桥楼十郎的走位空间。

    “第三响:英雄生涯!”

    战场上的音乐和人偶的舞蹈开始发生了变化,从开始的激昂变得凄婉,如同英雄的生涯,最终走向了末路。

    听到这个音乐的东仙要莫名的停下了动作,脑子里不知为何开始回闪自己的过去。

    从当初被自己的红颜知己感染,想要改变世界,到红颜知己死去,自己愤而加入护庭十三队,潜伏在其中,默默积累向死神组织复仇的力量。

    之后成为了蓝染的下属,开始跟着他一起干事业,以摧毁尸魂界的那些高高在上的死神,为所有流魂街的平民争一条另外的活路。

    最终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蓝染大人的计划已经在一步步实现着,很快就可以完成了,让护庭十三队彻底成为尸魂界的历史。

    咔嚓一声脆响,将陷入回忆的东仙要惊醒。

    ‘这是,我的身体,在崩解的声音……’

    ‘原来如此,把人引入回忆,最终杀死敌人的能力吗……’

    东仙要吐出了一口鲜血,虚化的身体已经无法在维持下去,直接退化回了最初的人形,气息和灵压衰竭到了极致。

    “看来,没法亲眼看到尸魂界被毁灭了!”东仙要最后说了一句后,整个身体直接爆炸开来,化为了一堆血雾。

    “这是?有人在他身体里下了暗门吗?一旦灵压衰竭,那么就会直接爆炸!蓝染惣右介,你果然是个混蛋啊,连自己人都在算计!”凤桥楼十郎在这一刻,也对蓝染的手段心寒。

    ……

    “咦,东仙和一刃都死掉了吗?真是危险的战场啊!”市银丸一刀击退了平子真子的攻击,拉开了距离,看向了东仙要的方向。

    从刚才感受到东仙灵压降低时,他就开始留意那边了,也亲眼看到了东仙要炸成了一滩血水。

    战斗到现在,蓝染这边也只剩下市银丸,三刃赫丽贝尔,四刃乌鲁奇奥拉,以及汪达怀斯了。

    市银丸被平子拖住,汪达怀斯虽然刚才击败了久南白,但是空出来的六车拳西直接过去支援,现在正在被拳西按着脑袋锤。

    而赫丽贝尔被猿柿日世里、矢胴丸莉莎拖住时,京乐春水这个老阴比突然出手,一刀下去就将赫丽贝尔给重创,第二刀下去,赫丽贝尔直接从空中跌落,灵压彻底消散。

    唯一气势最强的乌鲁奇奥拉,现在还被宇智波止水给拦下来了,但是,对方的人手却已经空出了很多了。

    这样下去,对蓝染来说可就相当的不妙了。

    “足够了,银,乌鲁奇奥拉,没必要在浪费时间下去了!”蓝染开始迈步向前,一边抽出了自己的斩魂刀。

    “十刃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不过也无妨,至少乌鲁奇奥拉还是给了我一个惊喜,现在就由我来亲自解决你们这些人!”蓝染叫停了自己的几个下属,让他们回撤,自己走向了最前方。

    市银丸和乌鲁奇奥拉听话的摆脱和这些人纠缠,退回到了蓝染的身后,默默的看着老大开始装逼。

    “来吧,我就在你们的面前!”蓝染露出了微笑。

    众多的死神也瞬间出现在了他的对面,京乐春水,凤桥楼十郎,平子真子,猿柿日世里、矢胴丸莉莎,宇智波止水。

    除了山本总队长还站在最开始的位置似乎在准备着什么,其他没怎么受伤的死神都直面着蓝染。

    “好了,你们都到齐了,就让我看看你们现在到底拿什么来击败我!”蓝染挑衅的话语,让一众死神都面色微沉。

    平子真子皱了皱眉头,他在想着按照浦原喜助的计划,黑崎一护应该也会赶到才对,可是到目前为止,完全没有黑崎一护的身影,到底是黑崎一护那边出了问题,还是浦原喜助那边出了问题?

    可是现在已经图穷匕见,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必须得直接开打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想必就算计划有纰漏,想必浦原喜助那个人也可以弥补的。

    抱着这样的决心,平子看向蓝染,眼里的战意如火焰般的烧了起来。

    ()

    偷香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