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征战天下 > 第八十五章 道士(1)
夜间

第八十五章 道士(1)

“呼”,吕光放下刀,“请最好的军医给段参军治疗,务必确保无虞。”

    “遵命!”

    “还有温宿和尉头国的所谓西域联军,已经快到了龟兹城,传令下去,打扫战场,休整军备,今晚大宴三军,明日启程,与敌人会战!”

    “末将遵命!”

    胜利了,自然要杀牛羊,开窖酒,奏笙歌,醉胡妾。

    可是这一切,暂时与段业没什么关系。自从中箭后,段业就陷入了昏迷之中。准确的说,是身子无法控制,无法行动,但是段业的精神并没有昏睡。

    他知道是段平奋不顾身的把他从战场里拖了出来,他也知道吕纂专门派人保护他,还知道自己已经被抬回了大营,一直蹲在自己的帐篷里的秃发灵看到了自己居然惊呼出声,然后是潸然泪下。

    这些他都知道。可是他想说话,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睛。段业只觉得头痛欲裂,而在一阵眩晕中,一幕幕往事逐渐想起:已经快记不得容颜的父母,已经快要忘却的信息时代,已经很久不曾使用的电脑手机,当然还有那短短人生里无数的片段,有些许欢笑,有更多忧伤,可是无论是欢笑还是忧伤,此时却都如同溃堤的洪水一样,在段业的脑子里涌起。

    疼!疼!段业好容易咬着牙挺了过来,脑子里又开始放电影,这一次却是西域的一幕幕,吕光,绛玉,衍生,段平,刘裕,一幕幕一段段,各种记忆交织在一起,让段业终于有机会仔细回首来这里的一切。

    段业自己昏迷不醒,可是总有人还在关心他。吕光派来的大夫倒不是庸手,而且段业只是外伤,箭头没有萃毒,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

    可是秃发灵见段业额头一直涔涔的朝外渗汗,却拽住军医不让走,“他为什么还没醒?”

    那军医是大营里八面玲珑的人物,各色人等什么没有见过,这秃发小姐的脾气他自然也是知道,忙道:“呃,秃发小姐,段参军的伤其实已经没有大碍了,箭头老朽已经拔出来了,伤口也上了药,而且没有伤到内腑,至于昏迷不醒……呃,受伤之后,失血不少,一时昏迷也是身子自己在保养,不必多虑,老朽明天还会再来,到时候便有分晓。”

    秃发灵本来还不依,饶是段平等人好说歹说,才放了那军医走。

    不过看起来,段业人气还是不错,沮渠蒙逊和沮渠男成都来看望,还专门送了礼物,四佐将,姜飞彭晃,也都来探视,吕纂更是代表吕光来表示慰问,虽然段业根本听不见……

    秃发傉檀自然也来了,他显然心情很好,看起来是在战场上缴获颇丰,在表示了亲切的慰问后,还专门留下了一瓶金疮药,然后……果断的把秃发灵带走,说是免得打扰段大人养伤。

    好容易把这个小祖宗请走,段平和衍生都松了口气,段平跑到帐外看了下,确定是刘国和张猛在营寨外看护,这才松了口气。

    衍生已经打开了秃发傉檀留下的那瓶金疮药,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怎么样?”

    “药是好药,不过就不必用了。”衍生塞上塞子,“他这一次受伤,流血不少,但是我方才号脉,发现他受创并不重,而且……他居然还未破元阳,所以岁数虽然有些大,其实很多事情倒还来得及。”

    连衍生说起来都有些脸红,如果段业听到的话,一定更加羞愤!这个年代,快20了还是未破元阳,很丢人的!

    段平也有些尴尬,道:“既然这样,自然是好事,不过你师父的信我看了,也给人发出去了,算起来也就该今天就到了,只是我们没有想到他居然受伤了,这倒是有些麻烦!”

    “伤,也有伤的好处!”就在这时,帐内多了一个声音,二人回头,发现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穿着一身小兵的服装站在帐内。

    段平有些惊怒,“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不是你请的我么?”那小兵露齿一笑,伸手解开外面的一身牛皮甲,里面露出的却是一身道袍。

    人靠衣装,此话果然不错,来人露出了道袍和道士鬓,双手朝后面一背,马上气质就变了,有那么些仙风道骨的意思了。

    “你便是长生真人么?”衍生还是首先认出了来人。

    那人微微颔首一笑,“不才便是葛渤,自岭南云游河西,偶然接到令师的书信,便出关来到这西域,专门来见一见段先生。”

    “只是……”衍生有些不解,“以真人的本事,天下何处去不得,又何必扮作小卒呢?”

    “呵呵呵,不过是一时有趣,看看小兵的生活如何,我可在军里已经呆了几天了。”葛渤笑道。

    “平叔,这位道长便是抱朴真人的衣钵传人,也就是师父专门请的道长。”衍生也就不再问了,开始向段平介绍此人。

    抱朴真人,便是写出了《抱朴子》,有小仙翁之称的丹道派道家领袖葛洪!20年前葛洪飞升后,便将衣钵传与长子葛渤,葛渤内擅丹道,外习医术,研精道儒,学贯百家,思想渊深,著作弘富,虽然一直云游各地,但是早就声名鹊起,真正懂行的人都晓得葛渤的名望有多高,以及葛渤背后的势力有多大。

    只是如今,道教在北方并不兴盛,因为葛渤不愿意为异族效力,因而刻意隐藏势力,因此苻坚也不重视。唯有鸠摩罗什这样有远见的人才晓得道教生命力的顽强和内容的博大。

    原来,鸠摩罗什对段业的信仰自由,教派平等的思想深以为然,便将此事说与同样有大志的葛渤听,没想到葛渤却马上回信,要求见段业一面,并且星夜从凉州赶到了龟兹,却还是扑空。但葛渤并不放弃,还说段业便是佛道两家千年基业的关键人物,一定要见到他,也就有了葛渤擅闯军营的故事了。

    “原来是长生真人,段平失敬了。”段平忙行了个礼,“不过真人,您来的也正是时候,我家大人如今身受箭伤,却是昏迷不醒,还请真人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