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征战天下 > 第七十六章 缓兵之计
夜间

第七十六章 缓兵之计

    “那就是说,你们答应和我们一战了!”李希涨红着脸,但还是沒好气的说道。

    “好了好了,你走吧!走!”吕光连连摆着手:“呵呵呵呵,你要是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哈哈哈哈!”

    李希哼了一声,勉强拱了个手算是行礼,然后匆匆跑路了,他不跑不行啊!因为衣服里的小衣都已经湿透了,再不跑就走不了啦!

    等到李希匆匆冲出去,吕光段业等人终于忍受不住,纷纷捧腹大笑起來,能不好笑么,李希当吕光等人都是小孩子呀,居然还提出这么可笑的条件,也就是吕光如今连战连胜心情好,加上交兵不斩來使的传统,才放了他一马。

    好容易笑完,吕光抹了抹眼角的眼泪,道:“世民呐,你看这个姚皓,派李希这么个活宝來,是要做什么呀!”

    段业也绷住笑,正色道:“节下,事反常必有诈,这个李希今天來,明显是挑衅來的,无非是故作玄虚,迷惑我们,依卑职看,张掖城目前已经毫无一战之力,他这么做必为缓兵之计!”

    “缓兵之计!”吕纂有些疑虑。

    “不错,一定是缓兵之计!”段业自信的说道:“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理由呢?张掖城他们是守不住的,野战他们是打不赢的,如果他们再不有所动作,我们大军一兵临城下,把巨石炮一架,拿下张掖城如同探囊取物罢了,至于缓兵之计的目的,争取到了时间,他们还能干什么呢?难道是……”

    段业说到这里,抬起目光,恰好和吕纂对视,二人心里同时想到一种可能性。

    “不好,他们要跑!”段业大声说道。

    吕光也是明白人,一听就晓得了段业的意思,根本也不必商议了,立即大声道:“來人,点兵,立即点兵!”

    等到吕光,段业等人亲率大军匆匆赶到巍峨的张掖城下时,城门大开,城头几乎沒有守军,城内炊烟袅袅,一切如故。

    他们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跑了。

    原來,李统派出李希这个活宝的根本目的,就是跑到吕光那里大言不惭,胡吹海扯,越离谱越好,越可笑越好,李统料定吕光自视甚高,如今连续获胜也有些骄狂,看见李希这样的人來一定不会放在眼里,而且吕光太自负了,自负到认为就算张掖想尽办法,也守不住城池,就算玩点花样也无所谓,却不会想到张掖方面根本就沒打算守。

    这一手玩的漂亮,起码吕光现在就很不爽。

    “唉!”吕光愤愤的一挥马鞭:“还是來晚了一步,让姚皓等人跑了!”

    段业也有些默然。虽然第一时间就看出來那个李希玩的是最低档次得缓兵之计,可是看出來了又能怎样,人家还是得逞了,如今张掖城这阵势,显然军队已经全跑了,留下一座空城给他们。

    自來到这个时代以來,段业虽然也遇到过威胁,甚至生命都曾经遇到过挑战,可是起码在谋算上,还从來沒有错过,段业也一直为此非常得意,可是如今,李希这么一个根本上不來台面的家伙,用着这么拙劣的手法,居然把自己都给骗了。

    吕纂更是神色难看。虽然这事情从大局來说,其实沒啥大不了的,张掖城怎么也是河西走廊的重要城池,拿下了张掖,凉州的一半就已经在手上了,算起來起兵两个月左右,就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任务,不能说成绩不好,可是吕纂总觉得,自己被李希这个人给耍了,这让心高气傲的吕纂感到屈辱。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亲手杀了李希这个狗贼!”一向温文尔雅的吕纂也咬牙切齿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派去进城的几个斥候也回來了,他们匆匆跑到勒马在城门口等着的吕光处停下,行礼说道:“节下,已经初步探查完毕,张掖城内百姓俱都正常,但是兵马已经全无,太守府如今除了些仆役衙役外空无一人,印绶被带走,公文被匆忙焚烧,官吏们一个不见!”

    吕光眉毛一皱,看來张掖城内的人果然跑了个精光,可是眼下再想别的也沒有用了,吕光大手一挥,喝道:“进城!”

    河西名都张掖,就此落入吕光手上。

    虽然这是李统的战略性放弃,可是造成的后果还是极其严重的,首先,张掖郡残余的三个县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意志,郡城都已经被攻克了,区区几个县再顽抗还有什么用,因此再吕光再次派出使者去时,他们都老老实实的交出了印信,乖乖投降,而吕光认为他们沒有第一时间投降说明心里还有点忠义,而最后也沒有做无谓的抵抗说明也是识时务的人,这样的人吕光认为是真正靠得住的人,因此直接让他们继续当县令,还说以后如果政绩卓著的话,还可以速提升,吕光保证对他们和对原來的幕府里一视同仁。

    张掖城由于是主动被放弃的,城中的百姓和士绅们也就沒有什么反弹,加上如今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了,他们也不会再执拗于对梁熙的忠诚,加上吕光进城后,并沒有追究,反而及时的抚境安民,慰问老幼,还宣布适度减免赋税,表示以后要好好改善大家的生活,因此张掖上下很容易便纳入了吕光的统治之中。

    数日后,除了在各县留了少量兵力留守外,吕军主力云集张掖,他们必须为下一步如何行动來提前商量了。

    但是事情比他们想象的变化要大。

    首先是沉寂了许久的张大豫,事实上,凉州的乱局,本來就是这个张大豫闹起來的,他是前凉末代国主张天锡的儿子,本來在当地也有一些威望,之前趁着吕光大军西征试图起兵,夺回自己先辈的土地,可是由于自己水平一般,手下将军谋士都不咋样,因此连梁熙也沒搞定,在梁熙及时作出了反应,增兵驻守姑臧后,张大豫虽然起兵來攻,却被打得落花流水,也只好灰溜溜缩在陇东一隅,而那时候吕光已经回來了,梁熙认为张大豫已经不足为虑,先打败吕光为重,因此也沒有趁胜追击,他并不怕张大豫能闹出什么大事來。

    事实上历史上张大豫也确实沒闹出什么來,但问題是由于段业的缘故,历史似乎很多微小的地方都和过去不一样了。

    前凉末代君主张天锡,在被秦军俘虏后,苻坚并沒有为难他,依然给他封了官爵,赏赐了金帛,待他还算不错,历史上淝水之战后张天锡趁乱渡江,跑到江南了此残生,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大概是苻坚败得更惨,一时间沒有功夫管他,而好容易跑到中原晋军已经迅速出兵北伐了,北方一片混乱,那张天锡绕了个大圈,先跑到齐鲁,然后绕到邺城一代,然后北上出了关,沿着大草原和几十个亲信一路西驰,游牧于此的鲜卑各部族这个时候也忙着内讧,根本沒功夫搭理他,而张天锡运气实在是太好,连马贼大概都在休假,于是紧赶慢赶,居然在几天前突然出现在阳坞。

    当时正在军营里为手下万八千儿人德生路发愁的张大豫见那个熟悉而苍老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使劲的揉啊揉,却最终确定,那个已经有些佝偻,神色憔悴之极的小老头,就是已经多年沒见的父亲,,张天锡。

    “大豫我儿!”张天锡也是非常激动,过去自己还是凉国国主时,对这个儿子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起,可是沒想到,这个资质平庸的儿子,居然第一个在故土举起了义旗,如今虽然发展很一般,可是好歹坚持到了自己回來,一想到这,张天锡的眼眶就有些湿润。

    “父亲!”张大豫的神经绑了这么久,如今终于松弛下來,这么久,他撑得实在太苦了,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战争和杀戮的人,事实上他本來就喜欢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秦国事实上待他不算差,可是沒有办法,他是张家的子孙,就有义务为了张家哪怕是一丝光复故土的可能而抛头颅,洒热血,苦苦撑了这么久,好歹保住了一点点元气,如今终于等到父亲回來了。

    相隔多年的父子二人相见,自然少不了一番温情,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让张天锡及时露面,來振奋早已低迷的士气。

    肯在这个时候还追随张大豫的,除了少数野心家和投机分子,大部分都是对过去的凉国还有感情,或者说是受过张家恩惠的人,当年的张天锡虽然也不算明主,但是基本也算亲民,时常走入民间和百姓亲近,只是由于水平所限,国力不强,之前十年的内乱耗尽了凉国的国力,才被秦国所灭。

    如今虽然十年过去了,张天锡也衰老了很多,可是毕竟大体轮廓还在,当张天锡穿着常穿的那身皮袍朝大家面前一站,那模样,那神调儿,和十年前的凉王张天锡别无二致。

    沒有错,我们的凉王,回來了。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