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征战天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宰辅之才
夜间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宰辅之才

    在蒙力克等人看來,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趁现在,名正言顺的夺了凉州的大权,不仅顺理成章,而且能减少很多后遗症,如果有了凉州的人力物力,蒙力克等人都是响当当的好汉,还怕不能东山再起。

    可是?苻洛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主动宣示无意夺梁熙的位置,这可就麻烦了。

    但这种场合,蒙力克等人也沒法说什么?只好眼睁睁看着苻洛和梁熙哥俩好一般把臂前行,笑吟吟的进了城。

    而在那“轩辕书屋”,齐德和段业就像至交好友一般,已经双双坐下,越说越高兴,那齐德已然挽起袖子,说的眉飞色舞,吐沫横飞,而老板更是善解人意,跟他们俩都上了茶水,然后微笑的站在柜台后面看着两个年轻人。

    当然了,和齐德一起來的诸人,有些人饶有兴致听二人侃大山,当然也有些人觉得二人讨论的话題太过分,已经自觉地闪人了。

    “段兄高见呐,之前齐某也觉得朝廷北伐。虽然气势汹汹,终究好像差了那么些火候,不过却因为身在凉州,一直不知其诀窍,如今段兄这么一说,就如同拨云见日一般,条理清楚,让人信服,段兄高才,齐某不如也!”齐德心悦诚服的说道。

    原來,二人方才讨论天下时局,偶然说到晋军三路北伐的事情,段业当即就下了定论,说北伐一定不会成功,短期内晋国也沒光复中原的可能,沒有想到,这个齐德虽然身在凉州,却一直希望晋军能够光复中土,这下子二人就争论了起來。

    可是?段业毕竟是穿越人士,对于历史大势之把握,却不是齐德这样的书生能比的,但是其实,段业对齐德的钦佩,却远甚于齐德对他。

    不为别的,段业某种程度是作弊呢?是知道了结果來现,是拿着几千年各种牛人智慧的结晶來展示,而齐德,甚至常年也只是在凉州游历,根本沒有去过江南河北,也沒有充分的信息來源,听到的基本是难以证实或者证伪的传言,可是?他却单单凭着自己的推断,评估,揣测,再结合一些信息,就能把历史的走势预测个大概,这可是很强的能力。

    这就好比去挖矿一样,一个人拿着藏宝图,当然能很准确的找到宝贝,但是这不算本事,如果一个人來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单单凭借自己的知识來找到矿脉,哪怕费了很大力气,哪怕找的不算富矿,也是很了不起的。

    老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话段业曾经很相信,又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这话段业过去是很不以为然的,但如今看了齐德,段业却觉得自己完全误会了。

    如今虽然沒有科举,不存在秀才的说法,但是齐德无疑就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脚,要知道,天下事大抵是相通的,关键不在于有多少知识,而在于能否弄通里面的道理,而齐德显然读书不是读的死书,并不会在寻章摘句里死磕,而是搞清楚事物的联系,单单凭这一点,就很了不起了。

    另外,让段业有些意外的,是齐德身在凉州,先后被多个政权统治,和中原王朝早就失去联系了,但是这个人却有着鲜明的民族立场,对于胡人极为不以为然,认为天下就该有汉人统治,而且这个观点极为坚定,但又不偏激,这个让段业很欣赏。

    更欣赏的是,齐德还完全跳脱了这个年代常有的血统论,也就是说,在齐德看來,天下虽然该有汉人统治,但胡人并非必须杀光的寇仇,而且,中原神器,有德者居之,如今他虽然也认为司马家是华夏正统,但是却并沒有坚定捍卫之的决心,这一点让段业心里暗暗受用,已经起了招揽之心。

    段业身边,如今缺的就是这么一个顶级的幕僚,而不管从哪个角度來看,齐德都是个合适的人选。

    段业看齐德满脸敬佩的看着自己,其实也有些心虚,无论如何,对于这样的聪明人,自己一不小心就可能露了底,因此说话也是非常小心,他仔细想了想,才说道:“不过,齐兄也不必多虑,如今的朝廷,和过去的朝廷还是有所不同,我料这次北伐。虽然不能竟全功,但是也足以收复大片失地,而且关键在于,十余年后,朝廷终于敢于主动出击,此举实在大长我天下汉人的威风,只要有了进取之心,今年不行可以明年,一次不行可以几次,这失去的河山,是终究可以光复的!”

    “哎!”齐德一拍大腿:“这话是这么说沒有错,只是齐某觉得可惜啊!百万大军,淝水之战一战成为齑粉,这是何等的好机会,这是70年來汉人光复河山最佳的时机啊!可恨,可恨齐某一介书生,却是不能上阵杀敌,报效国家,此生甚憾呐!”

    这时候,却有个尖嘴猴腮的书生笑道:“老齐,谁说你不能报效国家啊!”

    齐德把脸一虎,摸摸自己的大肚子,嗔道:“就齐某这肚子,在战场上怕是要压垮战马哩,还杀敌,哼,那个将军要是让齐某披挂上阵,我看那将军也可以砍头了!”

    众人大笑,包括齐德自己也咧嘴笑了起來,但是,此举却让段业对齐德更是高看一眼,因为方才齐德的话,有个专门的称呼,叫“自嘲”。

    说起來,齐德这副形象,实在是有够差得,长得胖,走路都不利索,面相看起來也不太像好人,所谓“人不可貌相”,那是说出來骗人的,事实上哪个人都会在乎人的长相,换谁也不愿意身边的人长得太难看,都想看着顺眼的。

    而这也造成,长得难看的人,一般都会比较自卑,而自卑又会造成敏感和偏激,很多好好的人就因为长得不行就毁了,不过,齐德能够勇于自嘲,说明这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能不在乎自己长得丑,能拿自己來看玩笑,还有什么他不能的。

    可是开玩笑的却不止齐德自己,方才挑话头的那位兄台“耶”了一声,道:“老齐,你这话就不对了,要我看,你还真可以进军营啊!”

    “什么?”齐德來了兴趣。

    “如今军队里据说伙食都不太好,好久都吃不上肉了,老齐你去了问題不就解决了吗?”尖嘴男吊着嗓子挤眉弄眼地说完这话,然后故意板着脸非常严肃,这番对比实在太强烈了,所以众人安静了片刻,便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大笑声。

    段业却眯起了眼睛,端看齐德如何反应。

    要知道,这话就实在有些恶毒了,通俗点说,方才那小子,其实是暗骂齐德长得太肥像猪,只能拿去杀了吃肉,这话哪怕涵养再好的人,也会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段业实在很担心齐德会突然爆发。

    如果齐德冲上去,把那小子狠狠揍一顿,甚至干脆买凶杀人,做掉他,段业也不会有啥意外,因为哪怕以段业的角度看,那小子也是嘴欠活该。

    但是齐德却沒啥表示,只是和大家一起咧嘴傻笑,而且段业注意到,他的目光很柔和,很平静。

    段业绝不相信,齐德是那种沒心沒肺,别人爱咋说都行的人,因此这只能说齐德胸襟宽阔,宠辱不惊,涵养肚量已经到了相当的水准。

    这样的人才,不招揽过來,那是会后悔的。

    段业趁机说道:“齐兄的本事,如果做那些事情,岂不是太屈才了吗?”

    “喔,那你说老齐可以干啥!”那个嘴碎的惹祸男人居然还还主动开口发问。

    段业看了看齐德,齐德也有些期待的看着段业,明显对段业的评价还是在意的。

    呼了口气,段业正色说道:“齐兄博学高才,少的也只是历练,如果能走万里路,到官府,军队去历练一番,齐兄有宰相之才!”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大家都张大了嘴巴看着段业,满脸的不可置信。

    就连齐德也有些紧张的抓起杯子,喝了一口,才干笑两声,道:“段兄实在是谬赞了,齐德不过二十许人,见识比起段兄來,不如远也,宰辅之则,上佐天子,下莅百官,掌管天下军政,齐德何德何能,岂敢当此!”

    段业赞赏的看了齐德一眼,一般年轻人被这么一夸,早就高兴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就算冷静点也得也是故作矜持的假惺惺谦虚,但齐德的表现就很好了,谦逊却不妄自菲薄,如果不是地方不对,段业几乎就要当场公开自己的身份來招揽他了。

    “齐兄,别的话多说无益,段某既然敢铁口直断,自然是有依据的,不信,若干年后,我们拭目以待!”段业想了想,还是决定稍微点醒他一下,这样一个人才,还是留在自己身边放心,不然也许就只能……杀了他。

    齐德到底是聪明人,段业这话一说,他就眯着眼睛,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段业,旋即莞尔一笑,道:“段兄才高尚胜于齐德,如果段兄说齐德都有宰辅之才,那段兄岂不是……”

    段业挑挑眉毛,意味深长地说道:“明天都不知道吃几碗饭,何况其他的事情呢?还是那句话,拭目以待吧!”

    这话别人听了还沒啥感觉,可是齐德却当即脸色就变了。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