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29.厮守
夜间

29.厮守

    终于过了一个没人打吵的黄昏和晚上。他凌晨眯了三个多小时,八点半就起床出去和李建办事。

    为了好好陪她,下午和晚上,他不安排饭局,不约人。要见的人太多,要疏通的关系也太多。桩桩件件都在他脑海里计划着,一件也不能落下,一件也不可马虎、懈怠。但是,陪小朋友的时间再忙也要抽出来。

    进屋后,顾心想着他说的那本《巨流河》,拿了手提找到电子书窝在沙发上开始阅读。

    秦商霖去厨房煮了一壶咖啡出来。

    顾心看着他拿出来的咖啡杯感到无比惊讶。那几个杯子都是他在美国波士顿用的杯子。他把它们都带回来了?

    “南西帮我打包寄过来的。能寄的他都帮我寄了。前两天收到的包裹,忘记告诉你了。还有你的照片。”他起身进屋拿出两框照片,正是他挂在墙上的那几幅。“他说丢了可惜,留着做个纪念。这些都是我在波士顿最大的精神支柱呢。”

    他给她倒咖啡。

    顾心喝着他亲手煮的咖啡,无比惬意。“这个时候,可以坐下来谈谈理想,谈谈生活,谈谈美好的人生了。”

    “一杯咖啡能引发你如此的感慨?”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坐在她身边,查看手提里的资料。

    “钱钟书先生说过: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倘若你觉得快活,并非全由于澡洗得洁净,花开得好,或许菜合你口味,首要由于你心上没有挂碍。此时此刻,一杯爱人亲手煮的咖啡,一本《巨流河》,一个春雨绵绵的黄昏,正是心上没有丝毫挂碍的幸福时光。我很满足。”小朋友将头轻轻靠在他肩上。

    “当心咖啡洒出来。”他浅笑。

    这时候顾心的手机响了。秦商霖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来递给她。

    一看是张导的号码,顾心赶紧放下杯子。

    张导告诉她,之前拍的那部剧录制片尾曲的演员出了点小车祸,这段时间在医院治疗等待康复。张导想请顾心代替她演唱片尾曲。

    顾心告诉张导暂时没时间过去北京,因为下周她要去电视台实习。但张导极为诚意地邀请她参加录制。顾心念着一来他和妈妈是老朋友,二来拍戏时对她照顾有加,不好强硬地拒绝,只好先答应下来。时间定在半个月之后,她到时看情况而定,请假过去北京几天,将歌曲录制完。

    “你拍的那部剧什么时候播出?”等她挂了电话,秦商霖问道。

    “张导说可能要年底或明年吧,还在过审中。后续还有些工作跟上。”

    “不错,小明星兼小歌星即将出炉。奖赏一个。”他揽过她,吻了吻她的额头。

    “心心,等公司的宿舍弄好后,我给你准备好钢琴和古筝等,好久没有听你弹琴了。”他用下颚摩擦她的秀发。

    “我会抽时间去学校琴房练琴。读大学后,没有像在家中那样每日被妈妈逼着练琴,但练琴已经成为我的最爱。我喜欢用音乐排遣一切尘世烦忧。唱歌,练琴,我把它们当做我的一个习惯,今生会努力坚持。”

    “我会尽快让公司运转起来。假以时日,一定要给我们布置一个温馨的家,钢琴,古筝,琴房,舞蹈室,花园,游泳池……”他缓缓地,一个词一个词慢慢说着。

    顾心伏在他胸口,静静感受他的心跳,呼吸和身体的气息。

    他拍拍小姑娘的头,继续做事去。

    顾心坐正身子,边喝咖啡边翻阅《巨流河》,她被齐邦媛女士记叙的那段岁月深深吸引。房间里很安静,彼此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虽然陪在她的身边,但他其实还是有忙不完的事。

    秦商霖偶尔会停下来看看她。小朋友全神贯注的样子很可爱,也很迷人。让人心生邪念,却又努力克制着。一切都在朝着预定的方向发展,生长。和她在一起,没有黑暗,碎裂,崩塌,陷落和惊惧。没有伤痛和憾恨。

    她眼神明净澈亮,长发垂落在家居衣的衣领边,长长的睫毛垂落,眼皮微动,睫毛跟着起伏,像蝴蝶扑闪的翅膀。

    顾心完全沉浸在文字世界里,当她看完关于张大飞这些段落时,默默流了眼泪。

    “好了,休息一下再继续看。心心,长时间盯着屏幕对眼睛不好。”他将她抱过来,擦拭着她眼眶处点点泪花。

    “太年轻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很纯净,很感人。”她替文中提及的人物感到惋惜。

    “我们休息一下,想看什么碟?你选一张,我陪你看。”他轻轻啄了啄她的面颊。

    他还是喜欢买影碟和唱片。这是他中学以来的习惯和爱好。收藏经典影碟。顾心闭上眼睛思考着,任他一下一下地亲吻自己的脸颊。“《最长的旅程》有没有?听杨静说这部电影很感人。”

    “好像有。回国前我列了一张单子给南西,叫他帮我寄些过来。挑了很多你喜欢的类型。我去找找。”他松开她,起身去橱柜里翻找。

    一会儿,他手里捏着那张碟笑着对她说:“找到了。”

    幸福的时光,莫过于依偎在爱人怀里一起看影碟。难得他舍下手头诸多工作,一心一意陪她看电影。

    夜色一寸一寸弥漫着,浓郁着。电影看完后,他低头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顾心认真想了想。“吃面吧。中午吃多了,晚上想吃清淡一点。”

    “那就吃面。接你之前去超市买了虾,你自己玩会,我先去熬汤。”他起身进厨房去。

    顾心翻出手提里收藏的知名主持人精彩片段来观摩。最近她没事就多看这方面的视频,虚心学习前辈们的丰富经验。

    他进厨房忙了一会儿,然后出来给她放了段音乐。还是陈奕迅和王菲的那首《因为爱情》。他用的是复古留声机。他和很多人总是有些独特之处:不将就。哪怕听首歌,都会用自己喜欢的东西表达出来。

    他笑起来温和又安静,煦暖且清醇。不言不语的时候,额头,眉端,一缕忧郁的气质若隐若现,使人产生疏离的距离。

    “秦商霖,你以前从来不唱歌的。怎么唱得这么好呀?”她抱着手提扭头看着立在留声机盘挑选唱碟的他。

    他淡淡笑笑,并不做声。他拿着一张碟走过来。顾心接过去一看,正是她去年出的那张《怀念》唱片。

    “在美国时不知道你出了唱片,这是我前几天特意去买来的。”

    “你要听我那里还有,干嘛花钱去买?”她笑道。

    “那不一样。也算支持一下我家小朋友。等公司业务正常运转后,我请人写一些适合你的歌,再推出第二张。”他把王菲那张碟取出来,放进顾心那张。

    房间里弥漫着清柔的女声。《怀念》是主打曲。歌词是顾心原创。

    落叶在春天就开始枯黄

    风从这个季节吹向太平洋

    誓言在花开的季节苍老

    再也不见你温暖的笑脸

    我的世界从此烟水苍茫

    亲爱的,你为什么悄然离去

    离去悄无声息水远山高

    残余的琴曲尚留你指尖的暖

    隔夜的唱机重复着你缺席的留白

    从前有多少美好

    如今就有多少凄惶潦草

    思念将往事一剑封喉

    我站在春草漫长的岸堤

    等待风从海上吹来

    关于你重归故里的音讯

    怀念似一把刀

    无声泪落无尽苍凉

    满天星斗陪我忧伤

    我在春风浩荡的夜里为你深情歌唱

    执子之手天荒地老

    他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倾听。熟悉的声音,缓慢忧伤的倾诉,缓缓冲击他的心口。他感觉到小朋友趴在他的大腿上,伸出手将她紧紧拥抱。此刻,不需要语言,只需静静拥抱。

    他用心感受着她在他离去别后的每一寸相思,每一缕痛苦和惆怅。反复听了几遍。顾心起身换了唱片。

    “换一首,换一首。人都已经在我身边了,无需怀念,抬头即见。”她冲他扮了个鬼脸。她挑了张萨克斯唱碟放进去。房间里顿时弥漫着温馨的舒缓的萨克斯曲子。

    “我去煮面。”他抬腕看手表。筒子骨已经熬得差不多了。

    顾心跟着他进了厨房。

    “要不要我帮忙?”她主动献殷勤。

    他拿起一袋鲜虾问她:“知道怎么清理虾线么?”

    “虾线是什么?”小朋友一头雾水。只知道吃虾,哪里听过什么虾线?

    他举起手中的两个鸡蛋问她,“会煎蛋吗?”

    她摇摇头。

    他接着拿出一条墨鱼来。“知道怎么清洗干净么?”

    顾心一看墨鱼干干的,黑黑的,无从下手,依旧摇头。

    “那火腿知道怎么切成碎丝么?”他含笑继续问她。

    “我试试。”顾心鼓足勇气去拿菜刀。

    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小朋友赶到客厅去。“张导不是叫你去录歌吗?不要准备一下?”

    “对呀,对呀,差点忘了大事。我去复习一下歌词,明天去学校的排练厅练习一下,下周去录音棚试唱一下。”顾心赶紧出去。

    他冲着她娇俏的背影宠溺一笑,埋头切菜。

    一会儿功夫,秦商霖一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虾仁面出来。“快去洗手,开饭了。”

    “啊呜。”她喜笑颜开冲进卫生间洗手去。

    走到餐桌边,她拉开椅子坐下来,做了个祷告的手势。“昭告诸神,本宫要开吃啦。”

    他刚好拿着筷子从厨房出来,另一只手里还端着一盘胡萝卜丝,顺手举起筷子头这边往她头上轻轻一敲:“哪里学来的乱七八糟的称呼。”

    “如今流行清宫剧,里面的皇后娘娘啥都这样称呼。”顾心眉飞色舞道。

    “不好听。”他将筷子递给她。

    “喂,秦商霖,我发现你去了一趟美帝,开始喜欢管人了?”顾心接过筷子就去夹胡萝卜丝吃。他的刀工很好,切出来的萝卜丝像机器刨出来的,细细均匀的,口感也好。

    “那你以后要有思想准备,我可要管你一辈子的。”他坐下来吃面。

    “舅舅大人手下留情,小的以后绝对乖顺乖顺的,绝对服从你的旨意。”吃人嘴软,这满嘴香喷喷的虾仁面,怎可在此刻反驳家长的意见?

    “嗯,这面太好吃了,你是怎么做出来的?这汤怎么这么好喝啊?是不是你秦氏独门秘诀?求秘方。”顾心塞满一口的面条,腮帮鼓着还要喋喋不休。

    他无奈地看着她。“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别噎着。”

    “你快说嘛,这汤怎么这么好喝?虾仁也滑嫩。鸡蛋也好吃。”顾心将口里的面吞下去,继续急切地追问。

    “简单。我用新鲜筒子骨熬制的高汤,加入新鲜虾仁和鸡蛋,佐以葱油和姜末,还有些许墨鱼丝,火腿碎末,这面能不好吃吗?”他夹起她碗里的一个嫩白虾仁塞进她嘴里,堵住她叽叽喳喳的小嘴。“慢慢吃,不许吃得太快。”

    “得嘞,舅舅大人。”小姑娘满心欢喜继续吃面。

    吃完饭,顾心主动要求洗碗,某人两手把她往沙发边推去。“快去继续观摩你们电视台前辈大师们的视频,回头我要听你的心得体会。”

    “喂,你又不是彭琳蓝,还真想做我家长啊?检查我作业?”她抗议着。

    “没办法,你已经落入我的五指峰下,一辈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他手里端起面碗,帅气地戏谑她,眼眸清亮。

    顾心蹦上沙发,乐得打了个滚。手机微信滴滴响,抓起来看,是死党群里杨静和马一萍在互相描述周末琐事。

    杨静说她一个人在寝室,晚上一个人去食堂很没劲,身边突然少了顾心和马一萍,觉得人生没滋味,世界暗淡暗淡。

    马一萍说昨天一到家,今天中午就被父母抓去相亲,下午很悲催地陪着那个陌生的相亲对象喝茶吃饭,难受死了。

    还是本姑娘周末愉快呀。顾心叹道。回头看厨房的家长,他在厨房洗洗抹抹,动作娴熟利落。

    小姑娘不由也诗兴大发: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她找出片尾曲的词谱来用心揣摩其中的情感。在横店的时候,她就已经学会了这首歌,当时就觉得好听,并未料到有一天会让自己去演唱它。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