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辽东之虎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夜间

第六百六十八章


  带走柳如是的过程,堪称死生离别惨绝人寰。柳如是哭得像泪人一样,洪晃手里拿着刀抵在脖子上要自杀。说什么男人保护不了自己女人,还不如死了云云。

  刀疤不在乎这位少爷的生死,李休要的女人,就算是王母娘娘也得想办法弄来。

  麻袋往脑袋上一套,两个大兵拎起来就走。至于那位要自杀的洪大少,自始至终也没敢放一句粗口。

  柳如是送到李休面前的时候,孙元化还没走。这是他第三次见到柳如是,见一次这女人就换一个男人。就是不知道,这女人跟了司令官大人,会不会再换。

  希望很渺茫,以李家如今的权势。柳如是如果再看上别人,只能演绎一出大明版本的人鬼情未了。

  李休上下打量了一下柳如是,看着上了些年纪,但还算是无边风韵。这女人,一个年龄段有一个年龄段的味道。柳如是属于媚骨天成,狐狸精转世那种类型。大多数男人看上一眼,就会印象深刻铭记终生。

  “你是柳如是?”

  “你是谁?”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女人,从麻袋里面放出来之后,柳如是早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看着李休。能公然到洪家抢人,应该不是一般人物,只是她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年青。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也不配知道。既然你是柳如是,那肯定知道吴三桂很多东西。

  没时间跟你墨迹,放干脆了说吧!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你在这跟我说清楚,我送你和你的情郎回大明。怎样安置你那是后话!

  二、你在我这不说,或者是跟我说假话。我也会送你回大明,接待你的将是李永芳。大家都是实在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李永芳是谁。”李休连多余一眼都没看柳如是,扔给她一道选择题,就在一边研究地图。

  似乎那地图的魅力,要远远大于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

  听到李永芳的名字,柳如是打了个哆嗦。她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落在李永芳手里,只能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来形容。那就是个魔鬼!

  “我没什么时间,想好了没有!”李休喝了口茶水,眼睛没有离开地图。

  “若是小女子没猜错,您就是李休李二爷吧。”

  “你很聪明,希望你不要做傻事。把你知道的吴三桂和英国人的情形都告诉我,我需要那些东西。作为回报,我会让你活得舒服些。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李休再一次抬起头,看了一眼柳如是。

  “好吧!我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想必李二爷也不会对我一个小女子食言。”柳如是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决定出卖吴三桂。

  “陈老虎,你盘问一下之后,派妥帖的人用飞艇送往我大哥那里。”

  “李二爷!”柳如是急切的喊出来。

  “哦!对了,还有她那个情郎。”李休烦躁的挥挥手,拿着铅笔在地图上勾勾画画。

  “走吧!算你走运,碰上我们心善的二爷。”陈老虎吼了一嗓子,柳如是吓得打了个哆嗦。

  孙元化看着眼前的一切,决定今后抱定李家大腿做事。能够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动心,这份心力绝对是能做大事的人。今后孙家的荣华富贵,将会和李家绑定在一起。

  “总督大人也请吧!明天我要见一下那个叫做约瑟夫的,你跟约瑟夫说一声,不要狮子大开口。如果那样的话,小心我打掉他满嘴牙!”

  “诺!那个约瑟夫是个生意人,相信交易会达成的。”孙元化明显收了那约瑟夫的好处,不然绝对不会这样帮着他说话。

  处理完这手头的事情,李休总算能休息一会儿。这些天总是在想着进攻大哥说的那个斯里兰卡,根据从葡萄牙人那里买来的海图,斯里兰卡距离印度非常近便。

  那是一个非常大的岛,如果在上面驻军,绝对是英国人的噩梦。别的不说,单单是每天没完没了的飞艇轰炸,就能直接把孟买搞崩溃。

  谁会愿意待在天上整天往下掉炸弹的地方!

  况且以斯里兰卡为基地,武库舰将是任何印度沿海城市的噩梦。好几百斤的火箭弹直接砸下来,再结实的军舰也受不了。

  走在岸边,脚下的沙滩很松软。李休脱掉鞋子,踩在沙子上很舒服。这新家坡扼守住海峡咽喉,李休很佩服大哥抢占这里的战略眼光。

  不过他心里一直都有疑惑,他确切的知道灭门惨祸之前,大哥李枭只跟着老爹去过一次恒仁。他肚子里的学问是哪里来的?村里最有学问的吴先生,给大哥提鞋都不配。

  脚下这个新家坡,大哥随意就在地图上点出了准确位置。还有那个自己看都没看过的斯里兰卡和什么中东,那是存在于海商嘴里的东西。大哥根本没有可能去过,却能准确说出斯里兰卡的位置,还有中东特产的风物。

  大哥说中东沙漠里面有石油,可根据自己打听来的消息,阿拉伯人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有石油。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石油到底是啥。

  脑袋里面想事情,脚下信马由缰的走着。侍卫们在十几米外跟着不敢说话!

  前面有一大队士兵脱得光了屁股在洗澡,士兵们不是没见过大海。可秦皇岛冬天的大海,和新家坡冬天的大海完全是两回事儿。如果这季节在秦皇岛泡海水,能把你活活冻死。可在新家坡,太阳把海水晒得有些热,泡在海水里面有泡澡的感觉。

  李休慢慢靠近这群海军陆战队战士,有些士兵认出他来,光着屁股给他敬礼。李休笑笑压了压手,告诉他们休息时间不用敬礼。

  海里面忽然发出一声怪叫,接着一个人好像飞鱼一样窜出了水面。

  李休顺着怪叫的声音往过去,眼睛一下子就直了。这货不是别人,正是老三李虎。出来的时候,李休特地把李虎支到了旅顺,就是不想他参与这次远征。

  海军陆战队,虽然叫陆战队,可跟陆军还不是一回事儿。抢滩登陆的时候,危险非常大。虽然李枭发配李虎到陆战队当大头兵,可李休还是不想自己的弟弟出事儿。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混上了船。而且经历两个月的长途跋涉,居然没有被发现,这堪称是个奇迹。

  现在的李虎很惨,裤裆上挂着一只螃蟹。螃蟹的大钳子,狠狠夹在大腿里子上看着都疼。李虎疼得直跳脚,还不敢用手去扯螃蟹。这些年生活在海岛上,他也知道越拽螃蟹就会夹的越紧。

  李休捧起一捧海水浇在螃蟹壳子上,螃蟹立刻松开了夹子。

  “二哥!”光着屁股被李休抓包,李虎有些不好意思。

  “还是混上来了,看起来我这个司令官也有说话不管用的时候。”李休看了一眼浑身被晒得通红的李虎,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些年李虎虽然东拼西杀,也立下了赫赫战功。可他从来没有来过新家坡,对这里毒辣的太阳根本没有防备。现在看着皮肤是红色的,要不了两天人就会开始蜕皮。

  蜕下来的皮跟蛇皮似乎没啥区别,白白的一撕一大片。那种疼痛,能让最坚强的汉子叫出来。如果这时候再洗个海水澡,那滋味儿绝对是欲仙欲死。

  “朋友们帮忙,您别怪他们。都是我央求的!”害怕连累其他人,李虎赶忙把其他人撇清。

  “军令如山,到了你这里就是放屁?你也是当过团长的人,手下违反命令要怎样处置?”

  “可你也没下命令,不准我上舰来新家坡。你只是让我去旅顺办事而已,我办完了事情,坐着飞艇在广州等了你们差不多一个月才上船。”

  “你……!”李休无语,没想到这家伙为了来新家坡打仗,居然还动用的关系联络了飞艇。这小子,还真是神通广大。

  “到司令部给我当副官!”李休没好气扔下一句扭头就走。

  刚刚打完仗,天知道会不会有人知道了李虎的身份打他的黑枪。这里不是大明本土,而是蛮族异域。就算是在大明本土,李枭还被人刺杀了好几次,所幸的是李枭好几次都化险为夷。

  “我不去!”李虎看着李休的背影大声吼。

  “我是舰队司令,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坐着飞艇回大明去。”

  李虎哀叹一声,官大一级压死人。如果李休铁了心找麻烦,帮助自己的那些哥们儿一个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傍晚的时候,无奈的李虎搬进了李休的司令部。穿着大裤衩短袖衣服,别着最新式盒子炮站在李休身边,脑袋上裹着一块红色头巾。向刽子手,多过像保镖。

  李休知道他是故意的,也随着他闹腾。反正只要把他看在身边,不让出事情就成。

  第二天一早,孙元化就带了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家伙来到李休的司令部。

  李休仔细打量一下眼前这个家伙,第一印象就是毛多。海风一吹,整个人好像瞬间抖起来一样。

  蓝色的眼珠深深嵌进眼窝里面,鼻梁很高鼻子也很大。李休想起李中梓曾经说过,鼻子大那活儿一定也大,很可惜碍于外交礼仪,他不能扒了这家伙的裤子看看。

  约瑟夫的皮肤同样被太阳晒成了红色,看上去与一只被煮熟的螃蟹没区别。

  “尊敬的大明海军司令官阁下,来自法兰西的约瑟夫向您致以最崇敬的问候。”这个叫做约瑟夫的家伙很客气,至少在李枭面前是这样。因为他知道,这才是大佬,而且还是一言九鼎那种。只是他有些惊愕,这位大佬似乎也太过年轻了。

  “你也好约瑟夫!我很想要你的那些埃及劳工,可我手里没有那么多大明银元。希望你不要提出一个让我无法招架的价格来,那样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李休指了一下椅子,示意约瑟夫可以坐下。

  “哦!尊敬的司令官阁下,我也没想换很多钱。如果您允许的话,你们可以偿付我们等价的军火。”约瑟夫立刻提出了新方案。

  “军火?你要军火做什么?”李休一下子就警惕起来,凡是要军火的商人,李休都保持着本能的警觉。在李休看来,欧罗巴人也只有葡萄牙人似乎靠谱一点儿,剩下的人都是跟英国人一样的坏蛋。

  卖给坏蛋军火,万一这些枪支回流,那大明治安的压力可就太大了。

  “哦!不要误会,我的司令官大人。我弟弟拿破仑正率领法兰西的军队,扫荡埃及法老王和他的军队。马穆鲁克的骑兵很难对付,那是一支曾经击败蒙古人的队伍,我们在战场上吃了亏,想要搬回一程,需要司令官阁下多多照顾一下。

  虽然不知道马穆鲁克到底是个啥,但李休清楚在遥远的中东,正有一批人还在奋勇撕杀战斗。并没有像某些人,直接心态炸裂。”

  “最新式的火枪,肯定不能给你们。”因为七点六二毫米的射击射手,装填快、威力强大且造成的伤害也让人绝望。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大明人有句俗语打仗全都靠炮兵。不如我们就拿埃及劳工和您做交易,如果出了事情,自然有人来顶,绝对不会连累到你们。”约瑟夫把胸口捶得“砰”“砰”直响。

  “我倒是不怕那些事情,只不过你要军火干嘛?”李休几乎敢肯定,绝对是最近喀布尔和坎大哈要反叛了。

  “还不是为了我弟弟,那些马穆鲁克骑兵。他们浑身穿着厚重的甲胄,当你挡过了墙里的子弹,一切才刚刚开始。当你打光了弹药的时候,那些锋利的大马士革钢刀就会落到你脑袋上。

  所以我弟弟急需要一款可以连发,并且射程还要比手枪远一些的枪械。不知道司令官阁下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约瑟夫说了一大通,身边的舌人开始翻译。。

  就算是在翻译的时候,约瑟夫的表情也像猴子屁股一样的动。。。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