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楔子 清幽竹林动
夜间

楔子 清幽竹林动


  距离天幽皇城外十里地的清竹林,传来一阵阵凄厉嘶吼的喊叫。

  炎炎盛夏七月,那遥挂在天边的却是仿佛被染红的一轮血阳。

  萧寒月一袭鬼面遮住了面容,身着一身红衣,端坐在竹林深处的棋盘前,伸手摆弄着手中的一颗棋子。

  “好本事,好定力,清竹林是你的心血,这些人都是老主人替你呕心沥血从小养的人,你居然也舍得。”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走过来,他手中握的是一柄上好的宝剑。

  剑尖处有未凝固的血液滴落下来。

  “呵呵。”萧寒月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舍得?不舍得?便是从小养的人就一定要有感情么?这样说来,我养你七年,你还不是照样给我下毒?还不是照样毁我的家,杀我的人?”

  “程子昂,早知如此,我七年前定不救你。”她冷冷地道。

  程子昂嘲讽道,“既然你都要死了,我索性让你死的明白,七年前你遇到我,原本不是巧合,我知你性情,所以自导自演了一场戏要你带我回清竹林罢了。”

  萧寒月手中执的那颗黑棋突然‘啪嗒’掉落在棋盘上,有些不可思议地道,“你说什么?”

  “哈哈。”程子昂大笑,须臾,他怒斥道,“你清竹林所属当年屠杀西安程族,我的父母皆了结于你的双手之下,有道是天道好轮回,你的命留着这些年,该用来祭奠我的族人了!”

  她伸手重新捡起掉落在棋盘上的那颗棋子,越来越觉得好笑,渐渐地笑出了声来。

  原来是西安程族啊,程子昂姓程,她怎么就没想到他竟然是当年屠剿西安程家的漏网之鱼呢?

  可笑啊,当年那个满身是伤的孩子,窝在她怀中瑟瑟发抖的亲昵叫喊。

  为了将那个孩子带回清竹林,她被老主人惩罚,被扔到竹山下三个月,上来后就听到老主人逝世的消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那段痛苦的记忆,这个孩子却懂事的很,知道安慰她,宽慰她。

  整整七个年头,孩子长大,却屠了她的家。

  “当年我爹逝世,是不是跟你有关系?”萧寒月猛地握住手中那颗棋子,抬头问他。

  萧寒月的爹,便是清竹林的老主人。

  程子昂抿了抿唇,勾唇道,“那个老不死的阻止你带我回清竹林,本来就留不得,我早就知道他有心疾,这个心疾是他与生俱来就带着的,连你们鬼面医仙一脉都医治不了,只能用药吊着,所以趁着那日他午睡的时候,我偷偷将药换了。”

  萧寒月心底一股气,牵动了体内中的剧毒,嗓子腥甜上涌,直接一口血喷在了棋盘上。

  怪不得,他爹的心疾虽然严重,可凭借鬼面医仙一脉祖传下来的医术,还有爹爹自身内力深厚,这么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

  却突然心疾发作而去世。

  原来,竟然是她害了爹爹,害了清竹林满门。

  “萧寒月,你的心,痛么?”

  萧寒月松开手,掌心那枚黑棋化为无数粉末散去,她望着这盘棋,嗤嗤地笑了起来。

  一子错,满盘皆落。

  这盘棋,她输的可以。

  “程子昂,西安程族不过是不过就是阴沟旮旯干些见不得人勾当的一群人,抢女贩女,抢财偷财,这种家族留在世上又有何用?等着在继续祸害人间么?”萧寒月扯了扯嘴角,“想亲手了结我,你可配?”

  话音刚落,无人注意到她手心数根银针早就翻起,趁着这个空隙猛地往自己心口插去,她是医者,是盛名远赴的鬼面医仙,被叫为鬼面医仙不止是因为她终日鬼面示人,而是她的医术不止是能救人,更能杀人,她知道用什么手法能够让自己死的更快,死的悄无声息。

  红衣倒地,鬼面滑落,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红衣和血,悲愤苍凉中仿佛满天哀嚎控诉,祭奠着这碧绿的竹林。

  .......

  天合三零七年,清竹林第三代主人鬼面医仙殇,新主人继位。同年原大陆两大国家——上天幽,下西楚纷争硝烟起,战祸不断,其余边邻小国为求保全,无一敢卷入其中,祸乱持续三年,两大国国力无法加以持续消耗,故各自派出使节进行协商,最终两大君主的意思不谋而合,愿化干戈为玉,以求结天幽皇室宁氏和西楚皇室萧氏之好。

  天幽,西楚,接连两道圣旨而下,顿时引起天下围观。

  圣旨内容:派西楚前皇后唯一嫡出的惠贤长公主萧氏寒月不日前往天幽,于天合五月二十五日下嫁于天幽五皇子宁安。

  犹还记得联姻之日,整日笙歌喜乐不觉于耳,两大国家红绸满地,红灯高挂,满天飘飞的彩绸一直持续到西楚的喜轿入了天幽国界方才停止。娶亲之日,天幽皇帝挥袖豪迈间又是一道圣旨而下,提前封刚年仅弱冠的五皇子为王,封号:燕,并赐燕王府邸供一对新人居住。

  本来这是一场浩大的盛世大婚,近数十年来恐怕无一能与之抗衡,可后来随着和亲的惠贤长公主的轿撵进燕王府,在众人哗然之下,又是两顶婚轿子进了燕王府。

  刚娶西楚嫡出长公主就纳妾?而且一纳就两位?这天幽新封的燕王好生大胆!

  此消息传入西楚后,西楚皇帝大怒,将和亲公主送往天幽的嫁妆连夜撤回西楚!就在天下人都在看这场好戏怎么上演的时候,西楚皇帝突然悄无声息了下去。

  随后有人扒出惠贤长公主虽是前皇后遗孤,在西楚身份尊贵至极,可独独不受西楚皇帝喜爱,时常惹西楚皇帝气恼,就连这次联姻都是西楚皇帝故意为之,不想让惠贤长公主在面前碍眼了!

  本来天幽皇帝理亏,想惩治燕王,可和亲公主嫁妆被移回,不受宠的消息开始天下皆知,所幸也就沉默。

  天幽皇帝,西楚皇帝,两边默不作声,燕王独宠爱两名小妾,就连洞房花烛夜当日都未曾去见过燕王妃,于是前来和亲的惠贤长公主最终就成了最大的笑话!

  在西楚不受宠,来了天幽更是被晾在一旁,连嫁妆都被挪回,明摆了就是个被抛弃的公主!生于尊贵,长而尊贵,偏偏是个废女人!

  众人嘲讽曰:活该受尽天下耻笑!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