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一章 莫笑我痴狂
夜间

第一章 莫笑我痴狂


  萧寒月忍着浑身的剧痛动了动身子,她明明记得那几根银针的被她刺在了心口,直接断绝了心脉。

  按道理来说这种心脉断绝的疼痛只会持续瞬间。

  因为咽气只需要一瞬间。

  可为什么......她竟然是有种全身骨头被一根根拆了的感觉。

  难道是程子昂对她积怨太深,所以等她死后还扒皮抽骨,让她死都死的不安宁?

  “好你个贱人!仗着好出身夺我姐姐的正妃之位,现在还不是做我的鞭下走狗?”一阵直扣心扉的大力抽在她身子上,火辣辣的疼。

  萧寒月一个使劲,一个用力,一个激灵。

  睁开了眼睛!

  她睁开了眼睛?

  萧寒月有些呆滞地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这是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房间除了干草还是干草,散发着潮湿的霉味。

  等等,这什么脏乱乱臭烘烘的地方!

  “怎么?傻了么?”

  萧寒月循声望去,茫然道,“你是谁?”

  声音一出口,萧寒月整个人就好像被无声的雷电击中,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不是她的声音!

  她原来的声音清脆中带着浑厚,浑然间会有一种久居高位之上的威严,而刚刚出口的声音却是宛若出谷黄莺啼鸣的悦耳清灵,温和绵软。

  虽然仅仅只是三个字,但萧寒月一下子就判断出了其中的不同。

  还没等她从这震惊中回过神来,眼前又是一鞭子袭了过来,甩在了她身上。

  “我是谁?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啊!我是你姑奶奶啊!”女子生的娇俏,十六七岁的模样,发髻两旁蝴蝶流苏垂下,要不是手中握着沾着血迹的鞭子,是个人都会觉得是哪家温婉俏丽的可人儿。

  此时,‘可人儿’讽刺地嗤笑道,“果然是被打傻了,不过反正王爷喜欢我姐姐,你这个王妃傻不傻的倒也无所谓。”

  萧寒月身为清竹林的主人,她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这几鞭子下来抽的她浑身生疼,顿时眸光有一丝杀意一闪而逝。

  这个年头,人人都把命看的紧紧的,生怕一个闪失就给丢了。

  没想到还有把命往刀子上架的。

  萧寒月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本座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信不信!”

  “生不如死?”‘可人儿’嘲讽道,“本侧妃也正好有这个意思。”

  萧寒月正欲有动作,谁知动作刚起,背后就瞬间扬起一阵虚汗,刚刚那种骨头都散架的感觉再一次清晰了起来。

  她忽然捂着胸口半跪在了地上。

  好难受,尤其是胸口处,那里有好像一点热意在聚焦,迅疾扩散,就如海浪裹潮,不过瞬息她连带着整个身子都开始火热滚烫,浑身的炽热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热,好热。

  “怎么样,本侧妃费了不少力气弄到手的春风醉,感觉如何?”‘可人儿’手执鞭子,双手交叉怀抱在胸前,“这几鞭子可解不了我的心头恨,不过加上这鞭子上涂抹的春风醉,让你醉上一醉,勉强能让本侧妃的心情好些。”

  闻言,萧寒月眼中怒火上涌。

  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居然太岁爷上动土,敢给她下春药?

  “呦,真凶。”‘可人儿’故作一副毛骨悚然地样子摸了摸双臂,然后冷笑着朝后招手,“来人,先把她押进柴房。”

  话音刚落,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就朝萧寒月围了上来。

  她倒是想挣扎,可是半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他们把自己押了过去。

  “砰!咔嚓嚓——”

  那群人狠狠地将她推在另一个放满柴火堆上的房中,柴火的倒刺扣进皮肉中刺的她瞳孔重新清晰了些。

  恍惚间,脑海传来一阵细微的疼痛。

  那是一闪而逝的一幅幅画面,被栽赃陷害时的惊恐无助,红头喜盖之下,倾城女子独坐新房落下的泪水,以及......被讥笑,嘲讽,虐打留下的伤口,还有......

  萧寒月忽然呆滞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大大地超过了她所能认知的范畴,因为脑海中那女子的样貌居然跟她一模一样!

  “吾名萧寒月,西楚前皇后遗孤,乃是西楚陛下亲赐的惠贤长公主,与你有缘,望你能替我好好活下去,感激不尽。”

  耳边一道绵软的声音响起,萧寒月浑身猛地颤了颤。

  “我这是......没死?”

  不对,是又活了,同一张脸,同一个姓名,却是身份天差地别的两个人。

  “惠贤长公主么?”萧寒月唇角忽然扬起一抹笑来,“我谢谢你。”

  不大的柴房只有她一人,漆黑中带着幽暗,只有一缕光透着上头的小窗照射在她肮脏带着泥土的脸颊上,她的笑绽在光晕中。

  那是泥泞掩盖不了的艳色,想那红花若开在沼泽泥泞之中,依然有风华如旧!

  看来上天还是厚待她,不忍心叫她带着遗憾逝世,既然如此,就莫笑她贪得无厌,莫笑她痴狂了!她得对得起这个机会!

  “呵呵。”想到此,萧寒月一手握住受伤的手臂,笑容放大,直到过了半晌才渐渐收敛起,沾满泥土的容颜恍惚失神,扫视了眼周围的环境,舒展的眉宇也重新紧蹙。

  前世有人欠她,她自要讨还,但首先现在得解决惠贤长公主的问题。

  这和亲的公主明明出生尊贵,足够任由她目中无人,偏偏性格是个软的,逆来顺受。

  在这乱世中,天下争斗不休,女子若是生在平民百姓中或许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可萧寒月乃是西楚大国前皇后的遗孤,竟还会被当成棋子送到这天幽来。

  被冷落,被耻笑,受虐,受打。

  何其荒唐!

  萧寒月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把心口涌起的热意压下,在破损肮脏只能堪堪掩住身子的衣裙上摸索。

  不过须臾,她无波幽深的眼底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翻手间,有两根碎着银光的细小针尖。

  春风醉乃是榜上排名第三的春毒,不过要是指望着这种东西能把她扳倒,那可就栽大发了!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