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十一章 燕王宁安
夜间

第十一章 燕王宁安


  琴音刚收好烧血衣的火盆子就听见她们这久不闻人声的雪雁苑好像来了许多人,心中不由得一喜,难道是燕王终于想起了王妃,所以来了雪雁苑。

  她满怀欣喜地迎着小跑过去,可是当看到踏着门框走进来的一行人后,清秀的小脸却是刹那间色变,步履连连后退。

  “林侧妃,王爷。”琴音脸色极差,燕王殿下来看公主,怎么还会带着林侧妃?这来势汹汹的模样一看就是不怀好意,琴音嘴角抿的紧紧的,心里头想着趁公主还在屋中不知道外面的情景,好赶紧给公主报个信,让公主去躲躲才好。

  “大胆!”

  琐玉眼尖的看出琴音的退却之意,不等她找借口离开,立即拧锁着眉头怒指琴音,低吼道,“一个小小的婢子,见了燕王和清娘娘竟然不行三叩九拜之礼!惠贤长公主平日里就是这么调教你的?”

  她口中依旧称呼萧寒月为惠贤长公主而并非燕王妃,显然是不承认她的!

  在旁的燕王连眉宇都不曾皱一下,似乎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试问一个受尽天下人耻笑的女子,除了一个西楚嫡出长公主的身份尊贵在,还有什么能让他正眼瞧一瞧的?

  何况有身旁孙林心这般的大家闺秀在,一个皓月明珠,一个泥土尘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他自认为燕王府王妃的位置就该由孙林心这样的女人坐。

  至于萧寒月?她何德何能!燕王眸底冰冷蚀骨,其中掺杂的嫌弃一闪而逝。

  “奴婢没有。”琴音反驳道,她是算不得什么,但不能因为她的关系让公主蒙羞!

  “还敢顶嘴?”琐玉扬手就要打下去。

  “住手!”

  千钧一发至极,一枚物事,准确说是一枚钗子,准确无误地朝这边直射而来,刺在琐玉挥向琴音的手背上。

  “啊!”琐玉惊呼一声,钗子的针尖刺进血肉,一下子就见了血,她痛呼着扑到在地,满眼泪光地望向那钗子袭来的地方。

  “是谁?”孙林心也是吓坏了,琐玉可是她陪嫁的丫鬟,在孙府伺候了她十几年,眼看受伤,她怎能不怒?说着,便怒目圆瞪地往钗子飞过来的方向看去,顿时目光一滞。

  屋子外并无特殊的点缀和遮掩,萧寒月就这么一身鲜艳红衣的站在门檐处,双手交叉搭在腰间,明明刚刚那样狠戾绝然,此刻却是一双眸子似睁不睁,惰懒魅惑,透着洒落的到面庞上的光线,端得是美艳倾城。

  红色,是世上最鲜艳难以驾驭的颜色,没有之一,偏偏穿在萧寒月身上,和她那骨子中与生俱来的媚骨相辅相成,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美的沉醉。

  燕王宁安在见到萧寒月的那一刹那,原本嫌弃的眼神宛若潮水般褪去,瞳孔深处浮现出一点惊艳。

  他先前出使西楚就对惠贤长公主的臭名早有耳闻,在他印象当中萧寒月才不及孙清心和孙林心姐妹二人,颜不及西楚的二公主萧如玉,几乎是百无一用,怎的......会是如此高贵美艳。

  这样的气度方才是真正高贵出生,金娇玉养中出来的人,只是可惜了......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