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二十章 她自作自受
夜间

第二十章 她自作自受


  半个时辰后,萧寒月处理好了药草,手中捧着一个小罐子走了出去,只见琴音双手撑着脑袋坐在院中石泥砌成的桌子旁出神,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连萧寒月出了房间都未曾察觉。

  萧寒月不由得心上涌起一抹好笑之意,上前落座在她身旁,打开小罐子,用布包沾了点草药抹在琴音的额头上。

  琴音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整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眼见萧寒月在替她上药,一张小脸顿时更苦了。

  “燕王的人来过雪雁苑了?”萧寒月边替琴音包扎伤口边问道。

  琴音瞪大了双眼看着萧寒月,“公主怎么知道?”

  萧寒月浅笑道,“你的想法明明白白地都写在脸上了,我能不知道吗?”

  她先前进房间的时候,丫头还好好的,出来就一副天塌了下来的模样,她又不是蠢人,自然一猜就猜到了。

  “得。”见琴音还要开口发问,萧寒月立即喝止住她,轻咳道,“燕王的人都来说什么了?”

  “燕王殿下请公主今晚到绛燕轩候着。”琴音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一张小脸尽是担忧。

  自从她家公主嫁进燕王府后,燕王就再未传召过,更别提喊公主去绛燕轩了。

  虽说这是好事儿,可今日在雪雁苑一遭,也不知燕王传公主去到底是做什么的,又是何意图,实在是叫人忧心。

  “公主,奴婢听说清侧妃醒酒后发现自己被洛水城的公子给玷污了,闹着吵着要洛水城的公子偿命,在花粉楼闹了好大一遭。”琴音朝萧寒月耳旁凑了凑,悄声道,“据说连燕王和林侧妃都劝不住,这事儿闹的大,现在满天幽都在传燕王侧妃和洛水城大公子苟且的事情。”

  萧寒月嘲讽似地笑了笑,孙清心相较于孙林心,果然还是太嫩了。

  洛水城那位公子可是国师的长子,哪里是她一个区区燕王侧妃能左右生死的?如今这般吵啊闹的,不就是告诉全天幽的人自己跟他有了什么吗?

  当时就因为惠贤长公主的嫁妆被挪回西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哪怕是西楚最尊贵的公主,宁安也嗤之以鼻。

  这么好面子的一个人,被整个天幽嘲笑侧妃和他人暗度陈仓,还怎么挂得住脸面?

  要是聪明点的人,这件事情偷偷背地里解决就算了,宁安好歹是天幽燕王,再不济就是使点手段让燕王府死个侧妃,把孙清心神不知鬼不觉地送给洛水城的那位大公子。

  这样,孙清心还能安安稳稳地当个城主少夫人,如今倒好,不说燕王府容不得孙清心,城主府也再无她的立身之地。

  “不过是小心思太多,自作自受罢了。”萧寒月冷冷道。

  本来孙清心是想害她的,要是没有那两枚银针解了她身体里的春风醉的话,她现在的处境只会比孙清心要惨上一百倍!

  到时候可没有人来同情她。

  如今也只是给了她个教训罢了,至少孙清心这条命还留着。

  “琴音是担心燕王会因为清侧妃的事情波及到公主。”琴音皱了皱眉头。

  “别皱眉头了,伤口该裂开了。”萧寒月伸手在她眉宇间揉了揉,笑道,“燕王殿下既然传召我,那我也拒绝不了,去就是了。”

  毕竟有孙府的暗卫看到,那个时间点她也从花粉楼出来,所以宁安定是有了怀疑。

  说到这里,萧寒月又是疑惑道,“不过宁安要是想质问我关于孙清心的事情,何必要到晚上?”

  他可不像是有这等忍耐度的人,何况既然是要问,早问晚问不一样是问?

  “听走过的丫鬟们嚼舌根,好像是府里来了了不得的贵人。”琴音答道,“燕王去招呼了,连后续处理清侧妃的事情都交给了林侧妃一手代劳。”

  “他把处理孙清心的事情交给了孙林心了?”萧寒月挑了挑眉间,孙林心可是孙清心的亲姐姐,宁安随便用脑子想想就知道孙林心肯定会徇私,他既然心里头已经不想留孙清心在燕王府了,又怎么能把此事交给孙林心?

  萧寒月眯了眯眼睛,依她来看,宁安能被如此冲昏了脑子,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是他真的宠爱孙林心,宠爱到可以为此抛弃燕王府的颜面,二嘛......就是那来燕王府的贵人确实对宁安太过重要,令他不得不把手头的所有事情都抛出去,脱身去招呼那位贵人。

  在天幽能有这种影响力,究竟是谁呢......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