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二十六章 敢还是不敢?
夜间

第二十六章 敢还是不敢?


  门‘嘎吱’一响,萧寒月微微抬头,只见雪鸢雪凝两人各自端着两个托盘,摆着几个精致小菜和米饭,放在了桌上。

  “听孙嬷嬷说王妃还未用过晚膳,这是我们奴婢二人在小厨房现做的,王妃先暂且吃着填填肚子吧。”雪鸢道。

  萧寒月笑道,“有劳你们了。”

  “王......王妃太客气了。”两个小丫头立即面红耳赤地跑了下去。

  一句话就跑了个没影,萧寒月笑着摇了摇头,捻起筷子吃着饭菜。

  这一吃,才知道自己确实是饿了,今天一天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从燕王府到花粉楼,再从花粉楼到燕王府,在这么多信息量的冲击下她滴食未进,可不就是饿坏了吗?

  当下就风卷残云地把桌上的饭菜给一扫而空。

  紧接着一阵困倦缓缓袭来,萧寒月扑到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丝风透着微微的凉意吹在了脚步。

  宁安覆手站在她身后,望着满桌子的空盘子,嗤嗤地道,“萧寒月,你好歹是西楚前皇后的独女,西楚的惠贤长公主,饿死鬼投胎吗?”

  这么响的声音自天而降,萧寒月直接就是一个激灵从半睡半醒中缓过了神。

  伸手揉揉有些惺忪的睡眼,暗骂自己不争气,这吃饱就困的毛病她在清竹林就有,怎么转身投了个魂,投到惠贤长公主身上她也有?

  “吃饭睡觉,这不正常吗?怎么?燕王殿下是不会吃饭还是不会睡觉?”萧寒月鄙视地抬头看了宁安一眼。

  不管怎样,扰人清梦,可耻!

  “这么毫无防备地吃本王院子里的膳食,你也不怕本王命人给你下毒。”宁安嘲讽似地道。

  “下毒?”萧寒月最后一点睡意可也没了,她站起身来,魅惑的眼眸渐渐地透出一抹肆意的笑来,“燕王殿下,你敢吗?”

  敢吗?

  敢吗!

  他当然是不敢的!

  萧寒月是谁?再软弱,再任由人欺辱,名义上还是来和亲的西楚公主,和亲的公主死在了异国,又是刚过门三四日死在了夫家的府邸,西楚国会怎么想?

  萧寒月那九州之主的爷爷会怎么想?

  到时候天幽那可就是灭顶之灾!

  萧寒月望着宁安眼中无数变换的眼神,低低一笑。

  芳华坠落凡尘,在这房间红烛火光,大红帷幔的映衬下艳丽夺目,魅惑倾城。

  且不说雪凝雪鸢两个丫头一看就心思单纯,就算他宁安真的敢在饭菜里下毒,萧寒月会吃不出来吗?

  什么毒能骗过鬼面医仙的舌头?除非是跟程子昂那样心思歹毒,深深了然她喜好弱点之人。

  她重新坐回凳子上,身子倚靠在桌前,懒洋洋地道,“燕王殿下急匆匆地召见我,想必是有什么话要问,既然要问,何必兜圈子呢?问吧。”

  宁安原本还算好看的脸色彻底沉下。

  天下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美人,宁安亦是如此。

  他今天在雪雁苑已经见过萧寒月,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艳丽佳人在燕王府,他没道理再继续冷着。

  回绛燕轩的路上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只要萧寒月识趣,乖乖的畏缩他身下,那他这燕王府给她一处容身之所未尝不可。

  谁知道她竟然是如此的不识抬举!

  “萧寒月,你这老喜欢往刀枪上撞的性子,本王究竟是该不该夸你呢?”宁安眯了眯眼睛。

  萧寒月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王爷自然应该夸我,我若不往那刀枪上走,这是非遍野的天幽,我又何必来走一遭?”

  宁安冷哼一下,冷冷道,“你既然如此不惜命,那就休怪本王了。”

  ‘噗’萧寒月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不惜命?宁安说这话可是太好笑。

  要说起惜命,她这个好不容易活第二次的人可是太惜命了!

  只是惜命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一回事,惠贤长公主的感情她虽不能确定,可身为鬼面医仙的萧寒月可是看透了宁安的性情,要她甘心屈服?

  美得他!

  “你还笑得出来?”宁安眸光闪过一丝不解,嘲讽地道,“莫不是今日在雪雁苑的镇定都是你装出来的?事实上还是跟传闻一样软弱不堪?”

  “燕王殿下!”萧寒月突然喊住他,挑了挑眉,不答反问道,“你这样把我带来自己的房间,又扯这么多有的没的,可是觊觎本公主的美貌?”

  宁安一愣,紧接着整张俊颜都因为萧寒月这一句话变得通红起来。

  天下哪里有女子会对这种事情如此直讳不言的?

  而且萧寒月这话恰好是戳中了他心头的想法,一时间羞窘交加。

  萧寒月撇撇嘴,宁安自一进来就对她冷嘲热讽,偏偏不进入正题,这种小把戏留着调戏调戏年轻的闺阁女子就罢了,用在她身上可是用错了!

  “如果燕王殿下当真有这种想法,那本公主还是劝你尽早打消。”萧寒月忽然起身,上前一步凑到宁安耳旁低低地笑道。

  一股玫瑰花香气簇拥而至,绛燕轩的丫鬟们最懂主子的心思,知道宁安最喜这种花香,所以给萧寒月沐浴时用的正是玫瑰花。

  只可惜,萧寒月接下来的话让宁安一张脸黑如锅底,升不起半点心思来。

  “我娘是西楚第一美人,我的样貌燕王殿下也见到了,所以本公主希望至少能找一个不影响下一代的。”

  “萧寒月!”宁安终于忍不住怒吼道。

  萧寒月笑意更加灿烂了,很是认真地补充道,“本公主觉得燕王殿下这幅样貌似乎有点......配不上我!”

  话音刚落,宁安阴沉着一张脸,一只手狠狠地敲在桌面上。

  ‘噗通!’

  顷刻间一只上好木质所制成的桌子碎成了无数瓣,在这布满大红绸缎的房间中碎屑横飞,尤其惨烈。

  “清侧妃的账,本王还没好好跟你算。”宁安怒意滔天。

  “燕王殿下想问清侧妃的事情早问不就好了吗?”萧寒月在见识完这只被解体的桌子以后,很是镇定地重新坐回那凳子上,二郎腿一翘,心头暗暗地可惜。

  这桌子椅子都是一套的,由上好的檀木制成,少了桌子,整个房间的美感都被破坏了。

  可惜啊可惜。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