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三十一章 暗中搭救
夜间

第三十一章 暗中搭救


  四下打量了眼荒凉的院子,别说是萧寒月了,琴音连个影子都没见着,跺脚道,“也不知道这人靠不靠得住。”

  “我向来是靠不住的。”宁夜迈着步履,抱着萧寒月缓缓地走进雪雁苑的院门中。

  单单只是走路的姿态,就是不紧不慢,闲适优雅。

  “不过你家公主还是要我这个靠不住的来救。”宁夜道。

  他走到琴音跟前皱了皱眉,问道,“她的房间的在哪?”

  琴音原本就被宁夜的话震的一愣一愣的,见他突然开口,呆呆地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萧寒月的房间。

  眼见宁夜半点停顿地又朝萧寒月的房间走去,琴音回神了,边跑边道,“公子,那是我家公主的闺房,你是男子,不太好......”

  进了房中,琴音的话生生顿住,换成一口唾沫吞了下去。

  因为,她看到一副很奇怪的画面。

  萧寒月躺在床上,睡得宁静祥和,而那位俊美男子则是坐在床边,握住了她家公主的手腕,俊美的眉宇轻轻蹙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哪!她家公主可是燕王的妃子啊。

  琴音气冲冲地大步走到宁夜身旁,道,“公子,我虽然很感激你救了我们家公主,可是我们家公主已然是有夫之妇,你这样不妥!”

  “不妥?”宁夜突然视线偏转,松开萧寒月的手腕,低笑道,“有何不妥?”

  琴音:“......”

  这男人看上去一派正人君子的样子,没想到居然是个蠢的,她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听不明白吗?!

  “行了,我对你家公主没有兴趣。”宁夜覆手来到桌前,见桌上摆着收的整整齐齐的文房四宝,还有一只精美的匣子。

  宁夜眉间一挑,修长的指尖一勾,打开了那只匣子。

  匣子里放着一只精美的狼毫,狼毫绒毛纤细,笔身触感光滑深沉,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好东西啊,不过......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宁夜盯着那只狼毫沉思,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寒风惹人。”他眯了眯眼睛,望着狼毫上被雕刻的浅淡印记,眸光闪过一丝迷茫。

  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喂,那是我们家公主的东西。”琴音怒道。

  宁夜又是一笑,“我救了你家公主,看看她的东西又何妨?”

  琴音一噎,半点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宁夜俊颜突然淡然下去,执起狼毫,摊开宣旨,轻轻在上头写起字来。

  须臾,他道,“这是药方,去替你公主抓药,三服药下去她差不多就能醒了。”

  琴音一怔,有些羞愧地低下头,“我们雪雁苑......没银子。”

  这回轮到宁夜怔愣了,指了指昏睡的萧寒月,“她可是西楚的长公主,燕王的燕王妃,没银子?”

  琴音点点头,不好意思地道,“我家公主没嫁妆,在燕王府又不受待见,本来身上带的那点银子都被燕王两位侧妃搜刮走了,眼下是一点多的银钱都没有。”

  宁夜颦眉。

  没想到这女人在燕王府的日子这么不好过。

  可是......他出门从来也不带银子......

  从来都是柳絮和苏慕两个小跟班付的钱。

  “我有事在身,先走了,待会儿自会有人替你家公主送药。”宁夜前进的脚步忽然一顿,转身警告琴音道,“我救了你家公主的事情,等她醒了以后,你不可提半个字。”

  琴音以为这男人总算是知道她家公主是燕王妃,懂得要避嫌了,欣慰地用力点头,“公子请放心,我一定不会告诉我们家公主的。”

  宁夜眉头又是一皱,抬步往门外走去。

  燕王府后门,柳絮正翘首以盼着他们家王爷,好容易见宁夜出来了,立即到他周围嘀嘀咕地道,“这太子殿下密谋燕王,以为咱们不知道吗?不过好在这燕王府本来就是王爷住过一阵子挑剩下的,王爷对燕王府了解的很,这一番打探下来,能知道不少消息。”

  柳絮先是将自家王爷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夸了一遍,然后才眨巴眼睛道,“所以,王爷,您这次来燕王府打探到了什么?”

  宁夜长而卷的睫毛也是扑闪了下,垂帘很是认真地道,“什么也没打探到。”

  “没打探到......”没打探到??

  柳絮险些眼珠子瞪下来,他昨夜可是清楚地见着太子从燕王府出来的,今日他们家王爷亲自出马没打探到消息?

  什么情况!

  “呵呵。”柳絮挠挠后脑勺道,干笑道,“人有失足马有失蹄,殿下不用放在心上,下次好好努力就好了。”

  宁夜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本王是念在你待在本王身边多年,又见你喜欢读书,所以请了先生偶尔给你补补课,现在本王倒是发现你在这方面颇具天赋,让你在本王身边当贴身暗卫委屈了。”

  “不委屈不委屈。”柳絮的脑袋跟拨浪鼓似地摇道,“为了殿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的。”

  宁夜无语地望了他一眼,他的意思其实是要柳絮将这些学的东西用在正经地方,别二话不说就用来形容他,谁知道......完全被曲解了意思。

  “罢了。”他招了招手道,“等会儿回夜王府,本王开张药方,你替本王抓了药走后门送去雪雁苑。”

  柳絮一愣,“雪雁苑那个娘儿们病了?”

  宁夜看着他的眼神忽然冷了下来。

  柳絮一个哆嗦,道,“属下遵命。”

  宁夜的眼神松了松,面色如常地道,“本王今日探消息的时候路过救了她。”

  说到这里,他又是眯了眯眼睛。

  依照那小婢女的说法,今日要不是他恰巧去燕王府探消息,恐怕这女人就真得困死在那。

  昨天晚上他还算计着这女人能活多久,才这么点时间就把自己弄的陷入绝境。

  宁夜讥讽地一笑,“天幽皇城,天幽帝京,果然还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不过能遇上他,也算是这个女人运气好,下一次可就不是这么好运了。

  只是现在帝京千疮百孔,暗中有些势力又隐隐针对于他,他自身难保,今日救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