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三十三章 不要忘了你姓什么
夜间

第三十三章 不要忘了你姓什么


  “这妈子怎么晕了?”负责五福豆腐的李妈妈道。

  负责回锅肉的杨妈妈是几个人中辈分最大的,“要不抬桶水给她先浇醒了问问?”

  此话一出,老妈子们纷纷赞同。

  初春,凉水还有凛冽的寒意,浇在老妈子脸上,一个哆嗦睁开了眼,一睁开眼,就起身叉着腰怒道,“天杀的!敢砸我,还用凉水泼老娘,老娘平日待你们不薄,你们就这样报答我?”

  杨妈妈尴尬,她的辈分最大,可管厨房的却是王妈妈,好在这人虽然脾气不太好,可平时对她们这些老妈子都还算关照,这一桶子凉水下去,实在是不太好意思。

  “我说王妈妈,这鸭子跑了,咱也着急,八宝鸭做不好,厨房的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就想问问你,鸭子往哪跑的。”李妈妈看杨妈妈没什么骨气开口,她素来是个胆大的,索性就替了杨妈妈开口。

  “对了!鸭子跑了。”王妈妈反应过来以后,一拍手,心一惊,想她手底下的八宝鸭出了差错,险些眼睛一闭又晕过去,尔后又突然想起来什么,茫然道,“鸭子不是在锅里煮着吗?怎么跑的?”

  ‘唰’一群人齐齐掠过她的身子往厨房奔了进去。

  ‘噗通噗通’两个人晕菜倒地。

  因为人多有些拥挤喧闹的小厨房显得更加拥挤嘈杂。

  “怎么了怎么了?”王妈妈大摇大摆一身湿漉漉地走了进来,她看着倒地的那两个人不住地摇头,叹气道,“这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一边说着,王妈妈掀开八宝鸭的锅盖,眼珠子一瞪,身子一僵。

  倒地,晕菜。

  其余人上前一看,那锅子好好的两只八宝鸭,少了一只。

  在厨房手忙脚乱人仰马翻的同时,雪雁苑内女子嬉笑欢悦。

  “公主啊,你哪里找来这么多好吃的。”琴音掰下一只鸭腿放到萧寒月碗里,眉眼都是笑意道,“这么多肉呢,就是在西楚宫里,也要太子殿下接济着咱们才能吃的这么好。”

  萧寒月撇嘴望着这一袭菜肴,就这菜,比她在清竹林吃的可逊色多了,不过是富贵人家吃的鸭肉和回锅肉而已。

  她在清竹林膳食都是江湖中人献上来,从各地寻得的珍馐美味,喝的酒也都是千金一壶。

  就眼前这些连清竹林的一半都比不上,不过勉强果腹是没有问题的。

  “别顾着我了,你也多吃点。”萧寒月将另一只鸭腿掰下来给琴音,笑道,“最近饿瘦了,多吃些养养回来。”

  琴音望着碗里的鸭腿,犹豫了下,又放回了菜盘子里。

  “嗯?”萧寒月惊诧地道,“你不爱吃鸭肉吗?”

  可是她明明记得琴音最爱吃鸡鸭了啊。

  “不是......”琴音眼睛扑闪扑闪地道,“奴婢不饿,少吃点,现在肉不容易坏,这些我们能吃好几顿了,这个鸭腿给公主留着晚上吃吧。”

  萧寒月突然嗓子处有些咽的难受,她放下碗,柔声道,“我们不差这点吃的,晚膳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吃,这些肉,还有这些饭菜,这一顿,咱们都解决了,知道吗?”

  琴音望着萧寒月认真的眼睛,点点头。

  一顿膳食过后,琴音满足地拍拍肚子,眼看萧寒月有些迷迷糊糊的坐在椅子上要睡过去的样子,笑道,“公主困了回屋子吧,屋里暖和,睡的也舒服。”

  萧寒月点点头,其实她本来就困的很,惠贤长公主又有个吃饱犯困的毛病,她这会儿是快要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站起身来道,“那我先回屋里睡会儿,要是有事就喊我,要是没事......等邻近晚膳再喊醒我。”

  说罢,萧寒月伸了个懒腰回屋子里睡觉去了。

  ——

  皇宫,延庭宫。

  太后的娘家盛廷将军府盛氏一族为平叛边关以北一地立下汗马功劳,又恰逢当时还是羽贵妃的太后遇了喜,先帝龙颜大悦,封赏盛廷将军府的同时,大挥国库,在皇宫替羽贵妃建造了延庭宫。

  这个地方,不仅仅是太后的居所,还是盛廷将军府一脉至高无上的荣耀。

  先帝逝去,所有妃嫔都被流放,唯有太后借着母族的光辉还住在延庭宫内。

  只是此时的延庭宫,宫内充斥弥漫着一股寒冷。

  约莫五六十岁的老人一头花白的头发披散,躺在床上,一张容颜虽然布满褶皱,可脸型尖翘,五官隐隐依稀间还有当年的韵味。

  她挥舞着一只枯藤般的手,对着眼前风华隐现的男子,似是想说什么,可又说不出口。

  “太后何必再苦苦挣扎?”宁夜唇角一勾,“您是自愿喝下的那碗药,可不是夜逼你的,既然都喝下去了,为何像是这么......”

  说到这里,宁夜低低地笑出了声,继续道,“像是这么走的不安宁的样子?”

  太后躺在床上,听了宁夜的话,一双眼睛瞪的老大,在原本就不大的脸上显露出几分惊恐的意味来。

  “你不要怪夜,更不要觉得夜是恩将仇报,忘了宁氏给我的恩赐。”宁夜一步一步走近到床边,俯下身。

  他的一缕青丝垂落到身前,被太后抓在手中,疯狂地扯着。

  可他就像是毫无察觉般,笑容愈深,“夜本也是一国储君,身上流着尊贵的血液,夜的国家虽不及天幽国力强盛,但父母恩爱,百姓安居乐业,夜自幼就是在父母宠爱,锦衣玉食下长大,本可平安喜乐过一生,但是那个男人为了一己私欲,毁了我的一切。”

  太后一张褶皱的脸突然有些发红,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眼。

  “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宁夜嗤笑,“他辱我母亲,杀我父亲,屠我一国,要不是他,我母亲也不会落的一个自缢的下场,如今不过是看在我与母亲样貌有几分神似才留着我的性命,可多年以后,他若是发现我并非是他想象当中这么蠢笨,他还能留我吗?太后觉得......夜想做什么?”

  太妃身子开始颤抖,“你......演戏!”

  “夜可没有你儿子会演。”宁夜淡淡地道,“当年他受伤逃到我的国家,我母后心存善心救他,可他到最后却是恩将仇报,夜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太后垂帘,然后猛地睁开眼睛,那眼睛的最深处突然扬起了几分神采。

  宁夜眉眼扬起,勾起了唇角。

  这幅模样,他知道。

  当年母亲喝下毒药躺着的时候,也有这么一瞬间。

  回光返照。

  “宁夜,你不要忘了,你姓什么!”太后说完这句话,眼睛重新闭了下去,连最后一丝气息都没了。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