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三十四章 他从来就不姓宁
夜间

第三十四章 他从来就不姓宁


  姓什么?宁夜周身的气息突然一变再变,猛然间沉下。

  他从来就不姓宁!

  宁夜转身走向延庭宫外,眼眶红肿。

  延庭宫外,他的暗卫柳絮和苏慕候着,还站着一个皇宫的暗卫。

  “殿下。”柳絮苏慕上前一步道。

  “去告诉父皇,太后娘娘薨了。”宁夜朝皇宫暗卫说完这句话,泪水止不住地涌落。

  他一挥袖袍,泣声道,“本王先回府中歇息一会儿,过几日再进宫跟父皇报备。”

  说罢,他身子微微晃了晃。

  身旁的柳絮和苏慕立即扶住宁夜。

  “殿下怎么样了?”苏慕担忧地问道。

  “无妨。”宁夜摇了摇头,“本王就是见太妃逝世,有些伤心过度,走吧,先回夜王府。”

  柳絮和苏慕齐齐点头,搀着宁夜歪歪倒倒地走向宫门。

  御书房,起先跟随宁夜在延庭宫看门的暗卫火急火燎地要冲进去,被天幽皇帝身边的庆公公拦住。

  “做什么呢?没看到皇上在忙吗?”尖锐的声音响起,庆公公指着暗卫怒道,“冲撞了皇上,就是你全家的脑袋加起来都不够赔的。”

  “庆公公莫怪,是夜王让我来传话的。”暗卫急迫道。

  庆公公一听说是夜王,立马就赔上了笑脸,毕竟夜王虽然是皇上养子,可实实在在地受宠,“等着,杂家这就给你们传话去。”

  “庆公公可否代传?”暗卫上前。

  “自然是可以。”庆公公道,“你说。”

  “太后娘娘薨在了延庭宫。”

  “太后娘娘......”庆公公脚下忽然一滑,一个踉跄险些栽倒,低吼道,“什么?!”

  暗卫道,“劳烦公公赶紧传话,请皇上定夺。”

  庆公公赶紧连滚带爬地进了御书房内,须臾的功夫,御书房内传来砚台砸地的碎裂声。

  庆公公又连滚带爬地出了来,高声道,“皇上传!”

  暗卫犹豫了下,才走进了御书房内。

  气压极低。

  天幽皇帝一身明黄龙袍,覆手立在桌案前,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皇......”

  暗卫话还没出口,皇帝就是拿起桌上的一本奏折砸在了地上,怒斥道,“让你们好好照顾太后,你们怎么给朕照顾的?就这么照顾!”

  说着,他的怒意渐渐消失了,然后双目通红地坐在了地上,“朕昨日去看皇额娘还好好的,怎么今日就......”

  “皇上,太后娘娘的病一直不好。”暗卫道,“这些日子都是夜王殿下在偷偷照顾太后,太后的身子才好了些,只是今日夜王看望太后时,只进去了一炷香的功夫,太后就......”

  “夜王?”皇帝突然望向暗卫,“也就是说太后薨了的那段时间,夜儿一直在皇额娘榻前?”

  “回皇上,是的。”那暗卫继续道。

  皇帝眼眶的红肿消了消,皱眉道,“你们可曾听到太后和夜儿说了什么?”

  暗卫摇了摇头。

  “夜儿如今在何处?”皇帝站起身来问道。

  “夜王殿下从延庭宫出来就伤心欲绝,一直在落泪。”暗卫如实答道,“后来似乎身子不大好,被夜王府的人给搀回府了,夜王殿下派属下传话,说过几日定会进宫和皇上报备。”

  皇帝闻言脸色才好看了些,悠悠地叹气道,“是了,皇额娘忽然逝世,连朕都受不住,何况是夜儿,夜儿自幼体弱,和皇额娘感情又好,定是伤心病了,回头差太医院再给夜王府送些补药。”

  .......

  从皇宫行驶向夜王府的马车里,苏慕身为宁夜身边八面玲珑的小贴心,给自家殿下披上了一件披风。

  至于柳絮那个不贴心的,就只能在马车外赶赶马车了。

  “殿下可还好?”

  “好,好的不能再好了。”宁夜扬眉道,“铲了一根刺,本王能不好?”

  苏慕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殿下那药很神奇,刚开始确实能让太后的病好转,舒服上几日,可后面慢慢的,太后就跟整个人被吸干了精气一样,成了强弩之末,稍稍一受冲击,就薨了。”

  这样一来,无论是谁来盘查,仵作,太医,都查不到太后的真正死因。

  “那药方......”宁夜忽然笑了下,“的确很神奇。”

  “属下可以冒昧的问问,殿下这药方从何而来吗?”苏慕继续眨了眨眼睛道,他觉得以先生的为人,好像不会开这么惨绝人寰的药方给王爷吧。

  宁夜潋滟的眸光染上一抹笑意,修长纤细的指尖掀开马车车帘观望。

  “得于......故人!”

  “阿嚏!”

  萧寒月还在睡梦中,忽然觉得鼻尖一痒,打了个喷嚏出来。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这个喷嚏来的倒是刚刚好,算算时间,这会儿燕王府的前院正厅里该布菜了吧。

  “琴音。”

  随着她话音刚落,琴音小跑着进了屋子里,笑道,“公主可醒了,公主再不醒奴婢也该喊醒公主了。”

  萧寒月也是笑了笑,望了眼外头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跳下床道,“走,我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琴音一愣,“去哪?”

  “燕王府前院啊。”

  琴音又是一愣,“公主带奴婢去前院做什么。”

  萧寒月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挑眉道,“蹭饭!”

  一大群丫鬟自燕王府厨房和正厅来来回回地走。

  萧寒月带着琴音一路走到燕王府前院,刹那间一阵饭菜飘香袭来。

  “好香。”琴音道。

  “香吧。”萧寒月眉眼弯成了一个月牙,“八宝鸭,我还留了一只,待会儿多吃点。”

  琴音用力地点点头,“不过公主,燕王府的人一向都不待见我们,我们就这样去蹭饭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萧寒月冷哼道,“我可还是燕王妃呢,燕王府会客,我这个主母本来就应该在的,这样对客人才尊敬。”

  话是这么说不错,不过她想的是这燕王府的便宜能占就占,反正等过几天想办法脱了身,燕王府就跟她再无瓜葛了,那时候再想占便宜可就晚了!

  依照宁安上回在房间跟她说的话,想要休书,她这个公主的身份简直就跟个拖油瓶一样。

  一点用没有不说,还处处被制约。

  萧寒月倒是不怕,和亲的事情本来就是两国商议促成的,宁安做不了主,有人能做主啊!

  两人一踏进燕王府会客的正厅,立马就响起一阵谈笑。

  “林心幼年时我还抱过,这转眼就出落成这么水灵的姑娘了。”

  “夫人说笑了,幽兰妹妹才是真的生的好,跟夫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

  “这小嘴儿甜的。”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