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三十五章 贵客临府
夜间

第三十五章 贵客临府


  饭桌上,宁安坐在主位之上,在他身侧的是一位萧寒月很陌生的中年男子,她没见过,惠贤长公主的记忆中也没有。

  剩下的就是两名女眷,一位是孙林心,还有一位握住孙林心的手笑的合不拢嘴妇女,头戴金簪,面容和身材略显丰腴,表面上看上去是一派雍容的模样,可整张脸无一不显露着庸俗。

  萧寒月眼睛扑闪了下,她前脚去厨房的时候是听说有什么伯爵夫人要来燕王府做客,看来这就是那位伯爵夫人了。

  跟宁安这个王爷一比,伯爵的地位实在是说不上高,何况这还是天幽不知哪个伯爵家的夫人,能来燕王府做客,想必是托了孙林心的福。

  毕竟自古宴请宾客,都是先请家里的主人,现在主人未到,却是先来了个女眷。

  萧寒月当然不会认为宁安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是什么伯爵,这人举手投足间贵气非凡,跟宁安这个皇子坐在一起也丝毫不逊色,一看不是皇家中人就是宗亲贵胄,和这伯爵娘子显然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寒月见过王爷。”萧寒月一出口,整个正厅的人方才发现她的存在。

  同一时间,宁安和孙林心的神色极有默契地变了变。

  “你怎么会来这里?”宁安俊颜阴沉道,“回你的雪雁苑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王爷说笑了,寒月现在还是燕王妃,就是燕王府半个当家人,这个府里,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来不了了的?”萧寒月绵软一笑,一身红衣衬的她的倾城艳色,魅惑无双。

  那坐在宁安身边的男子忽然眸光深处微微闪了闪,见宁安要继续驱赶萧寒月,拉住他的手臂道,“这就是你新娶的王妃?确实算是燕王府的当家人,既然来了,就一起吃吧。”

  “皇叔!”宁安皱了皱眉,还打算继续开口,站在门口的萧寒月却是丝毫不客气地拉着自己的婢女坐在了饭桌上,还特意挑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

  “王爷何必这么激动呢。”萧寒月抄起筷子夹了口菜放在嘴里,嚼着菜嘟囔道,“我来前厅,可不是为了王爷,是为了客人们。”

  你可不要自作多情了。

  宁安俊颜沉了沉。

  “哎呦喂,这是哪家不知道礼貌的姑娘,口口声声说为着客人,可这客人都没动筷子呢,你反倒先吃起来了。”伯爵夫人略带嫌弃地看着萧寒月。

  萧寒月眨巴眨巴眼睛,“您是哪位?”

  “我?”伯爵夫人指了指自己,瞪大眼睛道,“你连我都不知道吗?我可是顺和伯爵府的大夫人方氏!”

  萧寒月淡淡地道,“没听说过。”

  方氏原本是出生小地方的人,一直以来都以自己能进顺和伯爵府当大夫人为荣,肚子又争气,生下了顺和伯爵府的嫡长子嫡长女,娘家又素来和孙太医一脉交好。

  这孙林心姐妹嫁入燕王府,飞上枝头变凤凰,甚至连带着她娘家面子上都光彩,因为这个,没少给自己脸上贴金,现在被萧寒月挤兑成这幅模样,顿时气的鼻子眼睛冒青烟。

  “你!”

  “我?我什么我?”萧寒月翻了个白眼道,“在西楚,我是父皇亲封的惠贤长公主,西楚前皇后嫡女,在天幽,我也是堂堂燕王正妃,前来和亲的公主,甚至到了九州之外,我爷爷是九州之主,我是直系的小姐,你说说,这个筷子轮不到我动,难道轮得到你来先动?”

  方氏被萧寒月一席话堵的胸口起伏不定,呼吸急促,本来丰腴的刚刚好的脸颊此时却多了出了一层肥肉在不停地颤抖。

  “萧寒月,这是本王请到府里的客人,理应先动筷子,你真是不识规矩!”宁安低怒道。

  “王爷又何必胳膊肘往外拐。”萧寒月无所谓地继续吃菜,还不忘给身旁琴音的碗里夹两筷子。

  “王妃姐姐......”孙林心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瞬间布满了泪水,“方夫人是林心带到府中的,为何不能卖林心的面子?姐姐不喜我不要紧,可方夫人是长辈啊,姐姐怎么可以这样。”

  说罢,她伸手去替方氏的后背顺气,那一副娇弱可怜,我见犹怜。

  还在吃饭的萧寒月就差没恶心到,一口菜差点呛着,缓过来后无语地道,“连燕王的面子我都没给,哪轮得到你?难不成你是觉得自己的面子比燕王还要大了吗?”

  闻言,孙林心心咯噔一下,转头看向宁安,果真见他俊颜不大好,有些颤巍巍地道,“王爷,林心......林心没有这个意思。”

  “萧寒月!”宁安却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女子,周身的气息笃然间凌厉起来。

  “皇叔?”萧寒月露出抹善意无辜的笑来,给中年男子夹了筷子菜,“招待不周,你可要见谅。”

  宁安的气息乍然间又是一收。

  中年男子笑着叹了口气,挥手道,“王妃不用客气。”

  这便是涟儿说的那位女子?果真是有点不同。

  一人一张嘴,竟然硬生生说的三个人有气没地儿使,孙林心和方氏就罢了,她自己压不住宁安,居然还将他当成了挡箭牌。

  真是......

  偏偏这挡箭牌他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宁安面色极其难看,如今皇叔在这里,皇叔向来代表父皇的一只眼睛,他在皇叔面前是万万不能对萧寒月这个和亲公主动怒的。

  转而,他视线瞥向萧寒月身旁的琴音,冷冷道,“你吃就罢了,她是丫鬟,是婢子,怎么能跟主子一起用膳?”

  “我准的。”萧寒月从容地答。

  ‘蹭——’

  方氏面色难看的起身,“家中还有事,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王爷和侧妃。”

  说罢,她朝宁安和孙林心一礼,没等宁安答应就出了门。

  “林心也饱了。”孙林心面容难看地道。

  宁安同样站起身来,阴沉地道,“本王没胃口!皇叔请自便。”

  眼见一圈人齐刷刷地出了去,中年男子微微扶额,“都走了,那我也不好多待了。”

  “一羹三个人吃和一羹一个人吃的差别而已,多吃点不好?”萧寒月砸吧砸吧嘴道。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你吃吧,我就先走了。”

  “不送。”

  中年男子无奈地摇头。

  待正厅的饭桌只剩下萧寒月和琴音两人的时候,萧寒月忽然眸光闪烁,“琴音,这个男人你可认得?”

  “公主说的是刚走那位吗?”琴音摇摇头,“琴音跟公主一样自幼生活在皇宫,不认识天幽皇室的面孔,不过既然燕王殿下喊他是皇叔,应该就是睿亲王宁跃吧,当今天幽皇上兄弟都是早夭,只有睿亲王一个还活着了。”

  萧寒月‘哦’了一声,继续吃菜。

  下人又端上两只八宝鸭和一盘回锅肉的时候,萧寒月先是惊讶了一下,可是刚吃了一口就明白了。

  这群老妈子果然是贼的很,眼看丢的肉找不回来了,又上街采买了一份。

  肉质是没有之前的好了,不过也就只有萧寒月和琴音这两个偷吃过的人能吃的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