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三十六章 有一计生财之道
夜间

第三十六章 有一计生财之道


  黄昏后。

  萧寒月用完膳以后就坐在院中的石凳子上扶额沉思,整个人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在琢磨着什么。

  一直到天色渐渐暗沉,她的神色才露出了几分纠结,尔后猛地一拍大腿。

  蹭饭,蹭的了一时蹭不了一世啊!

  最治本的办法还是她先前想的那个。

  那就是,搞银子!自己在雪雁苑里做膳食。

  可是她前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一身医术以外好像什么都不会,怎么赚银子?

  难道跑到大街上的医馆去当大夫?

  她一个女子,人家会要吗?再说也没有哪个人进了医馆一下子就是大夫的,都得从学徒当起。

  萧寒月算算哈,学徒一个月一两银子,一年十二两,如果她表现优异,两年就当上能直接看诊的大夫,那她和琴音得先饿上两年!

  毕竟要是一两银子一个月,能吃啥?

  今天在燕王府那顿不怎么样的,恐怕也要百两银子。

  脑壳疼。

  于是乎,萧寒月冥思苦想到接近深夜,总算是想了两个还算靠谱的办法。

  一是从内部打起,她没有银子,燕王府有啊!

  她可以想办法敲诈宁安。

  不过她已经跟宁安闹翻了,这会儿连平心静气坐下来谈话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这个计谋不成立。

  那就只剩下第二个了!

  就是从外部打起。

  想到这里,萧寒月忽然‘蹭’地从石凳子上站起,大喊道,“琴音!!”

  这会儿已经到了深夜,琴音睡眼朦胧地穿着里衣从屋子里走出来,“公主,奴婢先前喊你半天都不理会奴婢,怎么这会儿还在院子里啊?”

  萧寒月一愣,琴音刚刚有喊她吗?不管了!正事儿要紧!

  “我记得天幽京城的城门口有一个皇榜墙,你去看看,有没有宫中哪位贵人生了病,召集民间大夫去进宫医治的。”

  琴音睡意忽然就消失了,疑惑道,“奴婢好像没听说过城门口有皇榜墙。”

  就算有,她家公主处理点跌打损伤还可以,又不会治病,有皇榜也不顶用啊。

  再说能上皇榜的张贴告示,必然是连宫中太医都束手无策的病,冒然摘了万一治不好,可是砍头的罪名。

  “去看看,肯定有。”萧寒月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她那日骑马出城去东边山上采药的时候,见到过,而且......皇榜还不止一张。

  可以慢慢筛选。

  说完这句话,萧寒月伸了个懒腰,回房间里去了。

  这一下午用脑过度,真困。

  琴音有些茫然地看看萧寒月的背影,在原地待了一会儿也进屋子里睡觉去了。

  本来以为萧寒月说这话就是一时兴起,可是竖日清晨,天还没亮,萧寒月就悄咪咪的遛进了她的房间中。

  直接将琴音一把拽下了床,然后连人带衣服推着她出门外。

  琴音哭笑不得,自家公主这是着了什么魔了?

  可当她去到还因为天色早,寥无人影的城门口,看到还那张贴皇榜的皇榜墙以后,整个人惊了惊。

  于是乎又一刻没停歇跑回了雪雁苑内!

  “公主公主!”

  满院子都是琴音的叫喊,萧寒月从房间中走出来,很是镇定地给琴音递上一杯水。

  “如何了?”

  琴音接过水,‘咕嘟咕嘟’地一杯子全部灌下了肚子,喘气道,“有!”

  “谁有?”萧寒月愣神道。

  “皇榜有!”琴音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想缓一会儿。

  废话嘛!萧寒月眼皮子一抽,要是没皇榜我能让你去看啊?

  “得,皇榜都有什么?”

  琴音竖起了三根手指,犹豫了下去掉一根,又犹豫了下把那根手指重新竖了起来。

  “三个皇榜,第一个,宫中杨妃染疾,皇上寻天下大夫去医治,赏金五千两。”

  “第二个,皇后娘娘曾经得过一种怪病,不过后来被孙太医一脉治好,如今隐隐有复发的倾向,孙太医云游,皇上召集大夫治病,赏金八千两。”

  “最后一个。”琴音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皱眉道,“宫中的安乐小郡主因为当年早产和难产,身子一直很弱,眼下奄奄一息,就只被吊着一口气,皇上急召,若有人能当郡主起死回生,除了直接获封太医资格外,重赏一万两黄金。”

  一万两黄金!

  萧寒月两只眼睛都瞬间发出金灿灿的光芒。

  “不过公主,你是真打算要去揭皇榜吗?”琴音转了个身一副苦思冥想的模样,“杨妃和皇后娘娘的病还有得治,毕竟这两位虽然有病,可起码还精神抖擞的活着。”

  “宫中那小郡主就快死的只剩下一口气了,奴婢看,大罗神仙都救不了,您还是别......”

  琴音回过身去,却看到原本站在房门外的萧寒月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不是吧,她家公主到底有没有把她的话给听进去啊?!

  另一边的萧寒月,已经遛出了燕王府,走在天幽京城的街上。

  “哪里来的小娘们?生的还真是俊俏,小爷我瞅瞅?”一个大糙汉子挡在她跟前,拦住了萧寒月的去路。

  萧寒月抬头一看,这人高大魁梧,样貌平庸,此时一副调侃贪婪的模样十分猥琐,甚至一双小眼睛都冒出了浑浊的欲望。

  好丑的人。

  萧寒月撇撇嘴,不过这人的胡子倒是生的极好。

  想到这里,萧寒月绽开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小爷,我迷路了,不知道能不能带个路?”

  这街上这么多人,眼看她这个弱女子被调戏,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说明了什么?

  这人平时一定作恶多端,所以被大众列进黑名单了!

  熟面孔啊!

  不过没有人出来打扰,正好遂了老娘的意。

  “迷路了?”猥琐大汉眼珠子转悠了下,露出一抹他认为很善意的笑,“小妞,你想去哪里?大爷给你指路。”

  “我想去买胭脂水粉。”萧寒月柔柔地道。

  猥琐大汉‘啊?’了一下,指了指萧寒月身后的摊子,“胭脂水粉,不就在那吗?”

  萧寒月转头一看,一排摊子,全是清一色叫卖胭脂水粉,不同色号,不同层次,应有尽有。

  萧寒月:“......”

  天幽这地方怎么这么神奇,一街都卖胭脂水粉?

  不过后来萧寒月才知道,她脑海中的记忆停留在西楚,而天幽和西楚的京中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

  天幽京城的大街,铺子琳琅满目,但都是按种类和用途一一划分开。

  这边是胭脂水粉,穿过这一片又是珠钗配饰了。

  只是萧寒月这会儿就正好这么凑巧,站在胭脂水粉坏绕的地方。

  “咳。”萧寒月轻咳了下,朝大汉眨眨眼睛,“错了错了,其实我想买布料。”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