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三十七章 扒胡子
夜间

第三十七章 扒胡子


  “可是你刚刚......”猥琐大汉正疑惑,却见萧寒月一只手已经搭上了自己的手臂,凑到他耳旁暧昧地说了一句话。

  “买什么......重要吗?”

  猥琐大汉只觉得某处一紧,明白过来这小妞的心思了。

  美人主动凑上来,他哪里有不从的道理?

  何况,他刚刚本来就是想抄了美人回家好好快活的。

  于是,猥琐大汉顺势搂住萧寒月的肩膀,笑的春风得意,“来吧小妞,跟爷回家。”

  本来准备上街买点东西,回家还顺势捡了个极品。

  妙哉啊!

  “不要。”萧寒月娇柔地扭了扭身子,指尖朝不远处的小巷子一指,“就那里吧。”

  呦,还是个小野猫。

  猥琐大汉生生的吞咽了口口水,爽快地道,“走!”

  不远处,有人刚从一间酒楼走出来。

  一个风姿卓越,清冽华贵的男人。

  外带......身后的两个小跟班。

  “殿下,雪雁苑的娘儿们!”眼尖的柳絮一下子就看到那相拥走向巷子里的一男一女,嘿嘿道,“这姿势,有情况啊。”

  自从他上回在萧寒月那里受了奇耻大辱以后,称呼萧寒月直接从‘女人’变成了‘雪雁苑里的娘儿们’。

  柳絮觉得,用‘女人’来称呼萧寒月,实在是太不贴切了。

  哪里有女人这么狠的!

  宁夜也皱了皱眉。

  “这就是把你一脚踹地上的娘子?”苏慕凑上来饶有趣味地道,“果然......眼光独特。”

  “不,她眼光很好。”宁夜忽然接口一笑,“她说宁安丑。”

  苏慕眼睛扑闪一下,“那怎么......”

  “殿下要跟上去看吗!”这回柳絮学聪明了,每次殿下看到这女人都会要他去偷窥!

  所以这次一定也不例外。

  “不需要看,本王能猜到结局。”宁夜淡淡地道。

  “进宫吧。”

  说罢,他拂袖朝停在酒楼前的夜王府马车走去。

  “什么结局?”柳絮和苏慕好奇跟上。

  “不是死就是残废。”宁夜马车里的声音响起。

  柳絮和苏慕一个激灵,那这女人也忒惨了点吧。

  “死和残废选一个。”

  小巷子里,萧寒月十分淡定地望着眼前的猥琐大汉,冷冷地道。

  猥琐大汉整个人欲哭无泪。

  他本来好好拉着小娘子来巷子里春风一度。

  谁知这小娘子居然会妖法!

  什么都没做呢,他整个人就被生生定在了巷子的墙前,一动都动不了。

  最惨的是这小娘子还用他放在腰间的匕首切了他的胡子,还还还!举着他的胡子威胁他!

  “小娘子可否......”

  “不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寒月硬生生地截胡。

  这人生的这么粗犷,一副力气大的样子,在她一手银针封穴的技术底下,还不是乖乖地站着任她宰割?

  女人握着手里还热乎的胡子,满意地揣进兜里,望着眼前的猥琐大汉,整张魅惑倾城的小脸又是一片冷意。

  神他娘的登徒浪子,敢摸她?

  还能给他留个残废的选项就算便宜了!

  “那小娘子可否不要扒我的衣服。”哪怕是在僵硬中,猥琐大汉粗犷的脸也露出了惊恐。

  小娘子这幅样子分明就是要他这身皮囊啊!

  扒皮可以,扒衣服不行!

  士可杀不可辱。

  他做混混这么多年,也是要底线的!

  萧寒月把匕首扔在地上,绽开一抹笑容,“我只要上衣和外套。”

  貌似他这件上衣和外套材质还算上乘,打家劫舍这么多年,总算是给自己穿的好了点。

  至于下衣嘛......她就大发慈悲地放过了。

  好吧,其实是怕自己脏了眼睛。

  萧寒月上前一步,将猥琐大汉的上半身扒了个干净,满意地点头道,“现在本小姐有事儿,得走了。”

  闻言,猥琐大汉松了口气。

  这是不用死也不用残废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下次再来找这小娘子报仇。

  扒皮可以,扒衣服不能忍啊!!

  “所以你赶紧告诉我,死和残废选哪一个,不然的话,我替你选。”萧寒月转了转脖子,活动了下筋骨道。

  虽然内力没了,可她的武功底子还在。

  用些技巧把这个大汉弄死还是不成问题的,弄残废也不成问题。

  她之所以不用地上的匕首,就是想试试前世折磨人的那种卸骨的手法有没有荒废。

  “那......残吧。”

  “很好,你刚刚摸过我的地方,我都替你断了。”

  萧寒月在下手前,还特意用银针封住了猥琐大汉的哑穴,于是乎,她在这小巷子里头行凶,没有引起一点点的动静。

  办完事儿以后,萧寒月抱着大汉的上衣和外套去一趟当铺,然后又去了躺粗衣铺子。

  这粗衣铺子清一色都是粗布麻布做成的衣裳,供给平民老百姓。

  毕竟像锦衣阁那种最低贱的布都要几两银子一尺,不是人人都买得起的。

  萧寒月用卖了猥琐大汉上衣和外套的钱换了一身崭新的粗布衣裳,遛进了城东那边的森林里头。

  那里有条小溪,萧寒月站在小溪旁,用泥土和水抹在脸上,简单地易了个容,然后装上洗巴干净的胡子。

  完美。

  就是西楚前皇后再生恐怕都认不出亲生女儿。

  只是......这枯黄的面容,她一张脸本来长的艳丽非凡,魅惑倾城,这样一个胡子粘上去,着实有点太破坏美感。

  萧寒月轻咳了下,有些无奈。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哪个漂亮姑娘也不愿意把自己弄成这幅鬼样子。

  不过转而想到那一万两黄金,为了这一万两黄金能少些麻烦地被她揣进兜里。

  “忍忍吧。”她叹气。

  萧寒月又在清澈的河水前照了照,确定没有破绽以后才出了森林,朝城门处走去。

  “咦?”到了城门口,萧寒月忍不住惊讶地张了张嘴。

  城门口的皇榜墙,并没有琴音说的三个皇榜,而是一片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

  城门处人来人往,人群甚密,都是推着木轮货车的平民贩子,急着出城做生意。

  虽然他们日日夜夜经过这个地方,但是绝大多数可能连大字都不识一个,也不会人人都知道这是皇榜墙。

  这皇榜墙之所以设在城门口,其实很大原因是给进城的外来人看的。

  那么......如果琴音早上的话不假,现在三个皇榜去了何处?

  总不会有人一下子揭三个吧?

  除非脑子有坑!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