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三十九章 见太子
夜间

第三十九章 见太子


  萧寒月停在一路摊子旁,把皇榜小心地塞进衣服里。

  好像有点塞不进......

  然后她又小心地塞进了袖子里。

  这还凑活。

  萧寒月左右张望着,想拉个人问问皇宫的具体位置。

  士兵说天幽的皇宫就是这个方向,那应该就在不远了。

  “让开!你挡着我家殿下的马车了!”

  一阵大力袭来,萧寒月身子被猛然往外推了推,她一个踉跄,幸好身旁有间小摊子的摊主顺手扶了她一把。

  “没事吧小兄弟?”

  摊主是个布衣的中年男子,见状,皱眉望了眼那车檐金丝镶边的马车,尔后眉宇又笃然一松。

  “多谢。”萧寒月先是对摊主点了点头,又望着那马车叉腰撇撇嘴,“这个世道,真是世风日下,有钱有权的就这么欺负平民百姓?”

  ‘嘘’摊主跟萧寒月比了个嘘声的姿势,“你小声些,那是太子殿下的马车,你......”

  天幽太子宁涟?萧寒月挑挑眉,哼道,“天子犯罪都与庶民同罪,何况只是太子?小哥你莫要害怕,就是太子也不能在街上横行霸道,欺压老百姓的!”

  西楚皇室若是在街上肆意打骂老百姓,那都是重罪,严重者还要被削头衔。

  她就不信天幽黄土就没有王法!

  “你在说什么啊。”摊主哭笑不得,“太子殿下和夜王殿下都是出了名的爱民如子,经常拨私人款救济灾民,最近听闻城中灾荒增多,这两位还亲自去城门口施粥,刚刚应该只是太子殿下施粥回来,侍卫不小心推了你一把,我只是想说你别放在心上......”

  闻言,萧寒月嘴角一抽。

  她怎么没听说过这个?

  不过太子受人尊敬就罢了。

  “宁夜一个养子怎么也值得你们这么敬爱?”萧寒月酸溜溜地道,“不是传闻他愚昧无知,大字不识吗?”

  她可是见过宁夜的厉害。

  讨厌的很。

  摊主立刻面色一扳,“小兄弟,夜王殿下品行端正,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哪里会管他是不是陛下亲子,只要待我们好就够了,就算只是中看不中用我们也认了。”

  中看不中用?

  萧寒月一愣,许久,记起宁夜在花粉楼把剑架她脖子上的一幕,才双臂怀抱在胸前碎了一嘴。

  “他可不是花瓶。”

  只不过这声音很小很小,就连身边的摊主都没听见。

  马车远去,宁涟从被风吹起的帘子里望见车旁的侍卫霸道地清理街道人群,忍不住蹙眉,低喊道,“停车!”

  车轱辘缓缓慢了下来,最后停住。

  “太子殿下,有什么吩咐吗?”侍卫凑到帘子旁,恭敬道。

  宁涟俊颜神色沉了沉,“让你跟在我身边,就是看中你性情温和,结果你就是这么在天幽京城的街上败坏我的名声的?”

  ‘噗通’

  听见宁涟罕见地发怒,侍卫肩膀后退一步跪了下去,边磕头边道,“殿下恕罪。”

  “罗青。”宁涟叫道。

  这时候在街上的来往行人,都看到太子殿下的金丝镶边马车车顶上一闪。

  一个人影显现出来,然后纵身一跃,落在了车前。

  “太子殿下。”罗青抱拳道。

  这个暗卫的功夫属实有点高啊。

  萧寒月就站在太子马车的不远处,自然能看得到那边的情景。

  像燕王府,孙府这样的大府邸,基本上都会有几个暗卫。

  甚至连身边都会有几个贴身的,倒是不奇怪。

  不过宁涟这个暗卫的武功,萧寒月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以一敌百的精英暗卫。

  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萧寒月抓狂,但转念一想宁涟的身份,她又是按捺下了自己要去抢人的心思。

  谁让人家是太子呢?

  只是......这太子的马车怎么就突然停下了呢?

  “你在暗处,可有发现他有没有伤到谁?”宁涟坐在马车里问道。

  罗青视线忽然往后看了眼。

  看的萧寒月一个激灵。

  怎么觉得这个视线是冲着她来的。

  “坏了,一定是你之前说的话被太子殿下的暗卫听到了。”摊主缩了缩脖子,“你自求多福吧。”

  萧寒月苦下脸。

  果然,那暗卫在不远处低声朝宁涟微微掀起的车窗前嘟囔着说了几句什么。

  须臾,车窗被盖住。

  然后暗卫开始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

  萧寒月脚步不自觉地退了退。

  “公子,我家主子请你过去。”罗青道。

  “我......不去行不行?”萧寒月有些害怕。

  她这些天受的惊吓还不够多吗?又来?

  这回可是天幽的太子,她不想再把命悬在梁上了。

  “我家主子说不行。”罗青又道。

  萧寒月暗骂,你家主子说不行?你都没问怎么知道不行?

  我看是你不行!

  “我家主子说他要亲自跟你致歉。”罗青继续补充。

  “致歉?”闻言,萧寒月呆了,不是抓她过去治罪的吗?

  身旁的摊主也是松了口气,笑道,“我就说太子殿下人很好吧,小兄弟别怕了,过去吧,没准太子殿下还能给个赏赐补偿什么的。”

  “会吗?”萧寒月期待地看向罗青。

  罗青脸皮子抽了抽,无语地道,“你想要什么?”

  “钱啊!”萧寒月脱口而出,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吗?

  罗青整张脸都不约而同地颤了颤,须臾,轻咳道,“会......吧。”

  “那你带我过去吧。”萧寒月立刻爽快地道。

  罗青面色奇特,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了萧寒月一眼。

  寻常人要是听说主子召见,估计三魂气魄都要乐没了。

  结果他居然......想问主子要钱?

  罗青绷着脸带着萧寒月来到宁涟的马车前。

  金丝镶边的车帘子紧紧地遮着,连一丝缝隙都没露出来。

  这会儿,萧寒月倒是真有些好奇这天幽太子长什么样子了。

  听说在天幽除了那夜王是第一美男以外,这太子殿下的样貌也不逞多让。

  也是个好看的。

  “小公子,我的侍卫可有伤到你?”

  里面的男人开口,萧寒月一愣,这声音,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没有。”萧寒月答道。

  男人好像叹了口气,“他是无心之失,我替他跟你道歉。”

  “无事,只是被推了一下而已。”萧寒月大度地道,“如果太子殿下真要要补偿的话......”

  “既然没事,那本太子就放心了。”还没等萧寒月话说完呢,宁涟就又道,“罗青,走。”

  萧寒月面容瞬间呆滞。

  这就完了?

  说好的有赏赐?

  她刚还琢磨着怎么跟宁涟开口要钱呢。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