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四十章 飞黄腾达不靠女人
夜间

第四十章 飞黄腾达不靠女人


  ‘噗嗤’

  马车未动,可马车里却突然响起男子低低的笑声。

  就在刚才,罗青还给他传音入密,讲了这人在马车外提的要求。

  还真是......天幽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好玩的人。

  “行了,我的侍卫既然犯错,是我教导不甚,本太子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你说吧。”宁涟说话间还掺杂着笑意。

  萧寒月面色阴沉,所以?

  他之前是故意的?

  不过......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萧寒月问道。

  宁涟一愣,“自然,我既然许诺了你,就一定会做到。”

  他知道这人想要什么,反正太子府不缺,不管他要多少,给就是了。

  “太子殿下可能带我去皇宫?”

  “你要去皇宫做什么?”宁涟颦眉。

  不是要钱吗?带他去皇宫当然不难,对宁涟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可要是带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去皇宫,他又如何保证这人不是图谋不轨呢?

  “实不相瞒,太子殿下,在下刚刚揭了安乐郡主的皇榜,想去皇宫替安乐郡主治病。”说罢,萧寒月从袖口中拿出了塞好的皇榜,递进了封闭的车帘子里。

  她能猜到宁涟的担忧,但是有了这个皇榜,宁涟就不会再怀疑她了。

  毕竟皇榜如假包换,她也算是告诉了宁涟她的目的。

  我要去皇宫是为了救人,反正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更不会图谋不轨。

  本来是想要钱,可比起那赏赐,似乎她现在最大的难题应该是怎么去皇宫。

  马车车内突然传来一片寂静。

  宁涟沉默了下,许久,才有些怀疑地道,“你当真有把握治好安乐妹妹?”

  “七成。”萧寒月垂帘道,“就算不能完全治愈,至少可保郡主性命无忧。”

  车内再度宁静。

  “来人,将这位小兄弟带上马车。”宁涟道。

  罗青立即道,“太子殿下,算了吧,这人布衣上,脸上都有些脏,属下再去太子府派一辆马车吧。”

  “无妨,安乐妹妹的病重要。”

  罗青眼看自家主子,然后扫了全身上下脏兮兮的萧寒月一眼,有些无奈。

  主子有洁癖啊......

  “小兄弟,请。”罗青带着萧寒月来到马车跟前,原想扶着萧寒月上马车。

  谁知,萧寒月纵身一跃,自己上去了。

  “这人年纪看着不大,而且没有武功和内力,身形倒是矫捷。”车夫惊讶地道。

  他是太子殿下的专用车夫,也是有点武功底子的。

  罗青眉宇拧了拧,脚尖轻点,重新跳上马车车顶,然后隐匿地无影无踪。

  而马车里面。

  萧寒月刚一进去,见到那端坐在车里的竹叶青锦袍美男,一愣,一呆。

  一晃神,然后回神。

  “是你?!”萧寒月咬咬牙,瞪眼道。

  天幽太子宁涟???

  前些日子在燕王府屋顶喝酒的月下花美男??

  将她推下屋檐害的她身子孱弱,发烧昏迷三天三夜,差点晕翘翘的贱男?

  “怎么......小兄弟见过我?”宁涟疑惑地道。

  萧寒月摸摸脸,差点忘记她现在是易容了。

  她现在是个男人。

  嗯。

  “没有!”萧寒月双手怀抱在胸前,一屁股坐在马车的车垫上,怒气冲冲地道。

  马车车轱辘开始缓缓转动。

  可这车厢内竟然是弥漫起一股十分奇特的气氛来。

  “小兄弟你有事吗?”

  “没有!”

  宁涟苦笑了下。

  眼见这人一副见了仇人的样子,心想这个样子......哪里像没有了。

  难道是他刚刚在马车外开的玩笑过分了些?

  他摸摸鼻子。

  “还不知道小兄弟的名讳。”宁涟轻咳了下道。

  萧寒月撇嘴,随口道,“寒萧。”

  你还别说,她这萧寒,寒萧倒过来,竟然还是个诗情画意,意境极美的名字。

  萧寒月颇为满意。

  “好名字啊。”宁涟由衷赞叹道。

  这个人虽然衣着简朴,可依稀可见应该是出生不菲的。

  至于这穿着......

  宁涟上下打量了萧寒月一眼,又是咳了咳。

  应该只是低调。

  须臾,他微微笑道,“寒萧兄弟应该不是我天幽人吧?”

  “来自西楚。”萧寒月淡淡地道。

  惠贤本身就是西楚公主,她这么说好像也没毛病。

  “倒也是个好地方。”宁涟颔首道,“我那弟妹,是你们西楚的公主,你既然来自西楚,定然也听说过。”

  “西楚皇室人丁单薄,一共就两位公主,能不听说过吗?”萧寒月身子往后一靠,倚在车厢的车臂上,闭上了眼睛,继续说瞎话道,“只不过我这小角色,哪里能见得到公主?连她的样貌我都不清楚。”

  宁涟挑眉,“你要是想一睹真容,本太子可以帮你引荐。”

  ‘咔嚓。’

  宁涟话音刚落,忽然,马车后车车轮似乎是在一块石头上卡了卡,整个车厢传来一阵激烈的抖动。

  萧寒月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身旁男子的身上。

  宁涟俊秀的面容肉眼可见地一沉。

  只是脸上才染上厌恶,很快鼻尖萦绕的一抹清香令他怔愣了下。

  “对不住太子殿下。”萧寒月不好意思地挪了挪地儿。

  她怎么连这点小颠簸都稳不住。

  “无妨。”宁涟浅浅一笑。

  这回轮到萧寒月奇怪了。

  不过宁涟到底是个男人,应该不会这么小气。

  这点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当下,她因为宁涟把她推下屋檐吹了一夜风而生的气。

  少了一点点。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萧寒月问。

  宁涟唇角突然勾起一抹玩昧的弧度,“本太子说,要是你想见西楚的公主,我可以替你引荐。”

  萧寒月身子微不可见地一抖。

  她就在这里,宁涟要是真去燕王府引荐。

  见谁?

  “不不用了。”萧寒月赶忙挥手。

  “哦?”宁涟挑眉看他,“寒萧兄,这可是你飞黄腾达的好机会。”

  “飞黄腾达也不能去求一个女人啊!”萧寒月立即拍着胸脯严肃道,“何况我要是能救了安乐郡主,那就是天幽的太医,还不算飞黄腾达吗。”

  宁涟若有所思的模样,许久,总算是点点头,“好像说的也有道理。”

  闻言,萧寒月瞬间松了口气。

  以至于,她没有发现,宁涟眸光一闪而逝的笑意。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