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四十一章 她的心,不会动
夜间

第四十一章 她的心,不会动


  “殿下,皇宫到了。”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门外响起车夫的叫喊。

  宁涟看了萧寒月一眼,起身掀开车帘先一步下了马车。

  萧寒月刚一探出脑袋,就见宁涟朝她伸了伸手。

  这是......要扶她?

  萧寒月原本的气又消了一点。

  然后她理所当然地在宁涟的手上一搭,跳了下去。

  她这一搭不要紧,站在旁边的车夫和立在车顶的罗青可是差点一口咬碎了钢牙。

  这这个老百姓!

  居然敢搭主子的手?!

  完了。

  罗青隐着身体扶额,这个人完了。

  可是下一秒,罗青却看到宁涟和没事儿人一样,直接带着萧寒月进了宫门。

  他脚一歪。

  摔下了马车,还好他武功高超,在空中一个灵巧的翻身,稳稳落地。

  车夫吞咽了口唾沫,“我知道太子殿下生性冷僻,而且有剧烈的洁癖,那人的手这么脏......”

  可太子却允许他摸......

  莫非殿下是?断袖?

  车夫和罗青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有些强烈的猜想。

  “去通知皇后娘娘一声,就说看能不能往太子府塞几个男人进来。”罗青认真地望着车夫。

  就算殿下真有这么个癖好,也不能叫个这么丑的伺候。

  车夫会意点点头,“那罗公子你......”

  “我继续跟着殿下。”

  “好。”

  萧寒月一路跟着宁涟进宫,原本以为他是要带自己去见天幽皇帝的。

  毕竟她是揭了皇榜,要替安乐郡主治伤的。

  可却没想到这人一直带着她走啊走,而且像是越走越偏。

  周围的女子也开始多了起来,珠翠环佩,胭脂粉黛。

  又是这个味道。

  萧寒月捂了捂鼻子。

  世上最悲催的事情大概就是一个女人闻不得浓重的脂粉味了。

  “你要带我去哪?”她终于忍不住问。

  “去安乐郡主的闺房啊。”宁涟道。

  “安乐郡主住在皇宫的吗?”萧寒月一愣。

  宁涟笑道,“你这冒冒失失的过来,难道还不知道安乐的身份吗?”

  萧寒月摇摇头。

  她只是为了那一万两黄金而已,至于安乐是谁,她没必要知道。

  宁涟无奈,“安乐是父皇长姐的亲生女儿,当年姑姑嫁给宣仪将军府的秦将军,两人鹣鲽情深,当年秦将军要出边关扫荡乱贼,姑姑还不知道怀了安乐,偷偷女扮男装跟了上去,后来就出了意外......”

  “姑姑动了胎气,孩子虽然保住了,可一直以来她身体都不好,最后难产去世,而秦将军也因为姑姑的死悲痛欲绝,跟我父皇接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后殉国了。”

  萧寒月余光撇去,清晰可见地看出宁涟眸光中的那一丝悲痛。

  她恍然间脚步停住,有些陌生地望着眼前。

  这个故事,好凄美。

  凄美到她心中居然也有一丝渴望和向往。

  如此相爱的两个人......有一天,她也可以拥有这种感情吗?

  “怎么了?”宁涟见萧寒月不动了,那一丝悲痛也是很快被掩盖住,笑问。

  “没什么。”萧寒月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来,“想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是啊,她多想了。

  她的心,怎么可能会动?

  鬼面医仙三十年,不曾动心,或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动了吧。

  “安乐有你这样的堂哥哥,应该也很幸福吧。”

  宁涟怔了怔,笑道,“安乐虽是孤女,但她一直以来都是幸福的。”

  “这个幸福,跟我没有关系。”宁涟抬头望天,“安乐是女孩,从小集尽万千宠爱,无忧无虑长大,父皇纪念秦将军和姑姑功德,在安乐满月那日就赐名宣仪,封号安乐,赐领地,只因她是宣仪将军府现在唯一的后人。”

  萧寒月面色淡了下来,看不清心中所想。

  她也是孤女,或许比安乐好一些,她还有亲人在世。

  只是却远远不及安乐幸运。

  满月便赐予封号,以公主的身份被赐领地的,还有惠贤。

  可为何......自从娘去世。

  她的爹就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

  或许君主本来就易变吧,后宫佳丽三千,旧人去新人来,有什么好惋惜的?

  至于将军,他们日日驰骋战场之上,生生被岁月逼成一个铮铮的铁骨汉子,可铁汉若是柔情起来,反倒是重情重义。

  “我其实很想听听更多关于安乐父母的事情。”萧寒月笑道。

  就算不能拥有,她真的很想知道,这样相爱的两个人,到底经历过什么。

  宁涟点点头,看着她笑意温和,“如果有机会,我会讲给你听的,只是今天恐怕不行了。”

  萧寒月一愣,“为什么?”

  “因为......”宁涟笑意开始微微泛冷,而眼神则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讲故事要是给别人打扰,那可就不精彩了。”

  萧寒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整个身子颤了一下下。

  我的妈。

  阴魂不散啊。

  不远处有个假山,而自假山后头,有一抹绛紫色的身影正缓缓绕过来。

  萧寒月又不是瞎子,这种颜色,这个金丝牡丹的花案。

  她就是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是谁来。

  因为,整个天幽,都只会有一个人喜欢这么深沉的颜色和浮夸的图案。

  夜王宁夜。

  萧寒月不自觉地往宁涟身后躲了躲。

  紧紧是这么一个微妙到极致的动作,却令宁涟一双凤目闪过一丝幽光。

  她......认得宁夜?

  “夜,参见太子皇兄。”

  绛紫色的影子不过须臾的功夫就转瞬到两人跟前,宁夜双手交叠,简单地行了个宫廷礼。

  在天幽,哪怕是兄弟间都是要行礼以示尊敬的。

  “不必多礼。”宁涟淡淡地道,转而唇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扯过萧寒月的身子介绍道,“这是刚刚揭了安乐皇榜的小兄弟,寒萧。”

  萧寒月嘴角一抽。

  宁涟和宁夜打招呼,扯上她干嘛?

  这个时候,她最不想打交道的就是宁夜了,这人就是个魔鬼,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寒萧,见过夜王。”但为了不惹人怀疑,萧寒月还是老老实实地行礼。

  宁夜伸手将她要躬下去的身子扶起,淡淡地道,“寒萧?”

  “是。”萧寒月答道。

  宁夜宁涟兄弟间的行礼很随意,可她寒萧的身份只是一介平民,是要对这兄弟两人行三跪九叩的。

  可宁夜的动作......有点让她不解。

  “安乐可是先天不足才虚弱至此,你当真要治她?”宁夜道。



  ------题外话------

  抱歉今天电脑出了点问题,所以今天更新晚啦~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