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江山谋之医妃不好惹 > 第四十二章 男人的针锋相对
夜间

第四十二章 男人的针锋相对


  “草民既然揭了皇榜,就是有把握的。”萧寒月道。

  宁夜又望了她一眼,再看了宁涟一眼,忽而扬起一抹冷笑,“好,本王言尽于此,你要是想送死,那就去吧。”

  说罢,就要越过两人径自向前走去。

  “慢着!”宁涟低喊道。

  宁夜脚步停顿在宁涟身侧,“皇兄还有事?”

  “现在还是在皇宫,宁夜,如今在皇宫你都对我如此放肆了吗?”宁涟话语间有种冰霜凝结的犀利。

  萧寒月往后退了退,拉开和这两个人的距离。

  传闻天幽夜王和太子殿下的关系并不好,看来是真的。

  就现在在皇宫的小径上,这两人什么都没做,只是简简单单的谈话。

  她都能感觉到空气中浓郁的火药味啊。

  “皇兄是太子,夜不敢。”宁夜的声音则是听不出任何情绪,“夜刚刚去过父皇的御书房,听庆公公说边关以东有异动,所以父皇急召各位大臣商讨议事去了。”

  “所以现下皇兄和寒萧兄是找不到父皇,夜觉得安乐的性命重要,皇兄要是不想浪费这个时间,大可以先带寒萧兄去诊治安乐,等看完病症再禀报也不迟。”

  紧接着他再度迈开步履往前走。

  萧寒月回身望了眼那抹绛紫色的影子越走越远,不由得颦眉。

  宁夜,是在帮她?

  是真的担心她治不好安乐,然后被天幽皇帝定罪?

  所以才特意提醒宁涟,大可以对她揭皇榜的事情先斩后奏,她要是能治好安乐,就是功德一件,之后天幽皇帝追问起来就说他在议事,不便打扰。

  如果在看过安乐的病以后没把握治,萧寒月就是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也没关系,反正天幽皇帝还不知道谁揭了皇榜。

  那看守皇榜墙的士兵也只是知道皇榜被揭了,至于是谁,他们可不清楚。

  何况萧寒月手中的皇榜,本身就是捡来的!

  就算天幽皇帝下令搜查,左右搜不到她身上。

  “怎么了?感动了?”宁涟见萧寒月想的出神,打趣儿道。

  他刚刚,其实也出神了这么一会儿。

  只不过萧寒月没有察觉而已。

  “我知道你和夜王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萧寒月挑眉,“他的建议,你会听吗?”

  宁涟同样挑眉看他,“你觉得呢?”

  “会!”萧寒月眉眼弯成了一个弯月。

  这一瞬间,她的脸哪怕是被泥土涂抹的枯黄,还粘着易容的胡子,可偏偏原本的艳丽被溢出了几分。

  看的宁涟一呆,随即回神笑道,“理由?”

  “你要带我直接去安乐郡主的闺房,本身就是打算先替我隐瞒我揭了皇榜的事实吧?”萧寒月道。

  “你很聪明。”宁涟由衷点头。

  “太子殿下果然如传言一般宅心仁厚。”萧寒月吐了吐舌头。

  这个美男,除了害她发烧生病,好像还是不错的。

  宁涟笑着摇头,“走吧,安乐病了快有两年,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够治好她。”

  萧寒月颔首,“定不辱命。”

  宁夜刚走出一小段路,整个人的气息一变,转而骤然如同霜雪降落,周身寒冷的可怕。

  “殿下。”

  苏慕和柳絮迎了上来,都被宁夜的突然变化吓了一跳。

  两人对视一眼,颇为奇怪。

  他们家殿下以前没人的时候就是这种状态,可是近日已经正常了不少。

  怎么现在......

  “殿下去书房见皇上,可是皇上说了什么惹殿下不高兴吗?”苏慕小心翼翼地道。

  这种状态下的殿下极其可怕,稍有触动,后果不堪设想啊。

  所以连他这个百变小贴心都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没有。”宁夜气息一收,全身上下淡然如水,好似刚刚的凛冽从未发生过,“本王今日没有见到父皇。”

  “对了。”苏慕有些纳闷宁夜的状态,忽然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他,“这封信是蔺公子派死卫送来夜王府的,说一定要我亲手交给王爷,想来可能和昀少爷有关。”

  宁夜皱了皱眉,纤细修长的指尖勾住了信封。

  拆开信封,仅仅只是扫了一眼,才消怠的寒意再度上涌。

  “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宁夜低低地怒骂一句。

  然后掌心内力凝聚,将手中的信,连纸带信封一起烧为灰烬,顺着五指指缝洒落。

  “柳絮,把灰扫了。”宁夜脚步急促了些,往宫门外走去。

  “苏慕,去蔺府一趟,把蔺青云给本王‘请’进夜王府!”

  “是。”

  ——

  萧寒月跟着宁涟进了后宫。

  据宁涟所说,安乐小郡主秦宣仪自幼就被放在皇后身边抚养,一切的衣食起居比真正的公主都要讲究。

  不过她格外懂事,并不贪图那些锦衣玉食,知道自己身体孱弱,经常生病,怕病气过给皇后,早就想搬出去住了。

  可皇后舍不得,直到两年前郡主病情加重,奄奄一息,太医说需要静养,皇后才忍痛割爱,放了安乐郡主出来,可是还是不愿她离宫。

  于是当日就跑到金殿上求着天幽皇上在后宫一处幽静辟地整理了一座院子出来。

  “宣仪阁到了。”

  眼前的门只被微微打开一丝缝隙,宁涟转头朝萧寒月笑了笑,“你进去吧,本王是男子,进出入安乐的闺阁不好,等到了宣仪宫里面自会有人领你去看安乐的。”

  “你和安乐小郡主不是兄妹吗?还在意这些?”萧寒月惊讶道。

  宁涟无奈,“我与安乐是皇室兄妹,不得不在意。”

  萧寒月嘴角抽了抽,“安乐郡主身子好的时候,你就没去看过她?”

  宁涟愣了愣,“当然看过。”

  他和安乐自幼一起长大,从前安乐还在皇后身边养着,他身为皇后嫡子,跟安乐的关系也比其他人亲近。

  “那你怕什么?”萧寒月黑脸道,然后一把扯着他的衣角就要往宫内进去。

  “你别......”宁涟忽然挣脱了萧寒月的手,轻咳一声,“本太子自己进去。”

  话音刚落,他利索地推开门,脚步迅疾的进了宫。

  萧寒月:“......”

  不是刚刚不愿意进去吗?

  她茫然了一会儿,然后也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